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抗辩事由> 裁判文书 > 正文   
李发中与陈柳明、潮安县唐厦陶瓷洁具有限公司侵犯发明专利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9-14 11:43:43     浏览次数:1261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冀民三终字第4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发中。

委托代理人宋风波,河北侯凤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森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柳明。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潮安县唐厦陶瓷洁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柳光,该公司董事长。

二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人林金锋,河北太平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发中因与被上诉人陈柳明、被上诉人潮安县唐厦陶瓷洁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厦公司)侵犯发明专利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石民五初字第005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发中的委托代理人宋风波、杨森林、被上诉人唐厦公司及被上诉人陈柳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林金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4年6月14日,李发中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直通压力自封坐便”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为200420032061.8),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5年7月6日颁发专利许可证,并于当日予以公告(公告号为CN2707863Y)(以下简称061号专利)。该专利的权利要求书载明:1、直通压力自封坐便,包括坐便池(1)和水箱(2),水箱(2)设置在坐便池(1)后座上端,且水箱(2)与坐便池(1)为一整体结构,其特征是坐便池(1)下端排污口(3)处设置有自封装置,自封装置包括封水槽(4)、配重盒(5),封水槽(4)、配重盒(5)通过连接板(6)固定连接成一体结构,配重盒(5)上设有配重盒盖(7),在封水槽与配重盒(5)之间的连接板(6)上固定有转轴(8),封水槽(4)与配重盒(5)装设在坐便池(1)下端排污口(3)下方,排污口(3)外侧壁后部相对应部位分别设置有轴板插槽(9),在轴板插槽(9)内分别插设有轴板(10),轴板(10)上分别固定有固定轴瓦(11),转轴(8)的两端分别插设在固定轴瓦(11)内,在固定轴瓦(11)开口部位的上、下段相对应处分别设有卡槽(12)插瓦(13)的上、下端分别插设在固定轴瓦(11)的上下卡槽(12)内。

2004年11月23日,案外人黄泽广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活底节水坐便器”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为200420095490.X),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5年12月21日颁发专利许可证,并于当日予以公告(公告号为CN2747292Y)(以下简称490.X号专利)。该专利的权利要求书载明:1、一种活底节水座便器,包括盆装坐便器,所述坐便器的底部活动连接有翻转底盘并以该底盘为其底,其特征在于所述翻转底盘固定在摇臂的一端,所述摇臂的另一端插装锤子,所述摇臂的中部两侧设有梢轴并通过梢轴与所述坐便器活动相接。

2006年11月9日,李发中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流体动力坐便器”发明专利(申请号为200610134214.3),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0年1月27日颁发专利许可证,并于当日予以公告(公告号为CN100585102C)(以下简称涉案专利)。该专利要求书载明:1、流体动力坐便器,包括坐便器(1)和水箱(2),水箱(2)设置在坐便池(1)后座上端,且水箱(2)与坐便池(1)为一整体结构,坐便池(1)下端排污口(3)处设置有自封装置,自封装置包括封水盒(4)、配重盒(5),其特征是在于所述的封水盒(4)与配重盒(5)为一整体结构,封水盒(4)与配重盒(5)之间的隔壁上分别设有助冲流动口(6)和注水孔(7)。

2009年7月20日,针对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李发中向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经过审查认为,相对于李发中的061号实用新型专利,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的权利要求1-3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2款的规定,于2010年1月14日决定宣告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全部无效。

原审还查明,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2008年8月13日对李发中的

061号实用新型专利的法律状态发布公告,内容为专利权终止(未缴年费专利权终止)。

2009年11月28日,黄泽广将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使用权授权给唐厦公司,该授权具有排他性。

2010年5月,李发中发现陈柳明销售唐厦公司生产的2877型坐便器,认为涉嫌侵犯其涉案发明专利。5月21日,李发中的委托代理人宋风波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该型号产品一件(以下简称被控侵权产品),并申请石家庄市平安公证处对购买过程进行了公证,公证处对该产品进行拍照并封存,出具了公证书。

原审庭审中,经把被控侵权产品与李发中的涉案发明专利技术特征相对比,该产品具备涉案发明专利权利要求书中的特征(1)-(5),缺少(6)助冲流动口和(7)注水孔。把被控侵权产品与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相比对,二者特征完全一致,应认定涉案产品是唐厦公司完全按照黄泽广的技术方案生产的。

原审认为,李发中的涉案发明专利是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的发明专利,其专利权受法律保护。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以权利要求书中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所确定的范围为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规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技术特征,或者有一个以上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案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的发明专利不同,没有落入涉案发明专利的保护范围,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已被无效,丧失了专利权,据以宣告其无效的061号实用新型专利也已经终止不受保护,而且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的技术方案在李发中申请涉案发明专利前已公开,所以该方案属于现有技术。被控侵权产品与黄泽广的技术方案一致,是按照现有技术生产的产品,不构成侵犯专利权。对李发中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李发中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25.5元,由李发中承担。

原审判决后,李发中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其上诉的主要理由为: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原审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缺少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从而认定“涉案产品与原告的发明专利不同,没有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是错误的。原审法院错误地用外观专利鉴别方法,来鉴别技术发明专利。留孔就为了让水进入配重盒,不需人工往配重盒内装配重物(水)而已,功能和效果及其他没有任何改变。被控侵权产品里有一套封水装置,前面有封水盒,后面有配重,中间是由轴作支撑,两边插入轴瓦中上下转动排放脏物的。这与李发中的涉案专利技术结构、要件、功能、特征、效果都一样,同是实现坐便冲刷、排放、封闭隔臭,相同功能,同时达到排放粪便和污物相同效果,同样是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最关键的是,只要采用的封水装置,前端有封水盒,后端有配重物,中间有轴作支撑上下翻转排放的,不管样式如何变换,配重物如何变化都逃不出“配重平衡封闭技术的保护范围”,亦即李发中创造性的发明了配重平衡封闭技术在座便器上的使用,这是应当受到保护的。被控侵权产品所采用的技术方案与李发中涉案发明专利是等同的,且不属于缺少某专利技术特征而导致技术效果的变劣。另外,原审庭审时对方称被控侵权产品的配重盒能前后移动调节配置重,及配重盒上有孔。由此可以看出,双方盒上都有孔,不存在对方无孔的的特征差异,而原审法院却说对方配重盒上无孔,因此不侵权显然是错误的。2、原审法院认定061号实用新型专利已经终止不受保护是错误的,认定“黄泽广的技术方案在李发中申请发明专利前已公开所以该方案属于现有技术”从而认定对方产品是按现有技术生产的产品不构成侵犯专利权是错误的。根据我国专利法相关法律规定,李发中的发明专利于2010年1月27日授权发证,在允许同一申请人对同样的发明创造既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又申请发明专利的情况下,申请人应审查要求放弃一项在先的实用新型专利权时,该发明专利申请在实用新型专利终止权利前已经处于临时保护期了,不能认为有关技术已经进入公有领域。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定,李发中须放弃已经授权的实用新专利,才能授权发明专利,有发明专利接续实用新型专利对产品进行继续保护,这是同样发明技术的转接,所以现有的实用新型专利技术被发明专利技术所代替,而不是自然放弃。黄泽广被宣告无效专利技术,早于李发中的发明专利,我方并不否认,但这属于发明专利接续实用新型专利对该产品的保护,而李发中的实用新型专利早于黄泽广的技术方案。因此,也不能认为该技术属于现有技术。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应当适用《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等同原则而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14条。遂请求撤销原判,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诉讼费用由陈柳明、唐厦公司承担。

唐厦公司答辩称,一、李发中认为“唐厦公司所采用的技术方案与李发中的发明专利是等同的”,并以此认为唐厦公司生产的产品侵犯其发明专利权,这是完全错误的。我公司所采用的技术方案的提出时间远远早于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的提出时间,因此我公司采用的技术方案不可能“等同”于涉案发明专利的技术方案。我公司所使用的黄泽广的技术方案的提出时间是2004年11月23日,远远早于涉案专利。涉案专利的申请时间2006年11月9日。因此我公司所采用的技术方案不可能“等同”于李发中的涉案发明专利的技术特征。李发中的061号实用新型专利与涉案发明专利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技术方案,不是《专利法》第九条所说的“同样的发明创造”。二、我公司生产产品的技术特征也确实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书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不同。我公司生产的产品的封水盒与配重盒不是整体结构,是可拆分、可移动结构,我公司生产的产品上也确实没有助冲流动口和注水孔。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驳回李发中的诉讼请求。

陈柳明的答辩理由与唐厦公司相同。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主要调查以下两个焦点问题:1、由唐厦公司生产、陈柳明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侵犯了李发中涉案发明专利权?2、如果构成侵权,唐厦公司、陈柳明应当承担何种民事责任?

关于问题一,通过对原审时提交的被控侵权产品进行比对,双方对于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包含李发中涉案发明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技术特征1-5没有异议。

唐厦公司与陈柳明认为,与涉案专利权利技术特征相比,被控侵权产品缺少助冲流动口、注水孔两个技术特征,且与涉案专利技术特征中的“封水盒与配重盒为一整体结构”不同,被控侵权产品的配重盒与封水盒之间是可拆分可移动的结构。涉案专利的专利产品封水盒与配重盒是焊死的,其产品的原理与涉案发明专利原理相同。

李发中认为,被控侵权产品的原理与涉案专利原理相同,都是重力配重。被控侵权产品的配重盒上有一个杆,配重盒与孔之间有一个圆形通道,有一个助冲流动口,还有一个注水孔,我方涉案专利产品上有两个孔,配重盒和封水盒是在一起的,配重盒上也是有孔的,工作原理是重力配重。被控侵权产品上有一个孔。

唐厦公司与陈柳明认为,被控侵权产品是根据黄泽广490.X实用新型专利生产的,李发中认可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黄泽广490.X实用新型专利技术特征一致。但是认为,黄泽广490.X实用新型专利晚于李发中的061.8号实用新型专利,而涉案发明专利与061.8号实用新型专利是一个连续的承接过程,根据《专利法》第九条的规定的原则,涉案发明专利的保护期限应当从061.8号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时间开始起算。

经当庭比对,被控侵权产品封水盒壁上无孔,封水盒与配重盒之间可拆分,可调整距离。

双方就此问题没有提交新的证据,对原审证据无新的质证意见。

关于问题二,李发中认为,如果唐厦公司、陈柳明侵犯涉案专利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关于损失赔偿数额,因无法提供唐厦公司、陈柳明的侵权获利,因此请求法院对损失赔偿数额酌定。关于为此案所花费的合理费用,提交公证费发票800元及购买被控侵权产品发票1100元。

唐厦公司、陈柳明认为,其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不构成侵权,如果构成侵权对于上述合理费用可以赔偿,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所获得的利润最多几百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李发中的“流体动力座便器”(申请号为200610134214.3)专利是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的发明专利,其专利权受法律保护。根据专利法的规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以权利要求书中记载的的必要技术特征所确定的范围为准,也包括与该必要技术特征相等同的特征所确定的范围。等同特征是指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专利权的保护期限自申请之日起计算。

在本案中,通过对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技术进行比对,被控侵权产品缺少在配重盒与封水盒之间的隔壁上的助冲流动口和注水口等技术特征,且封水盒与配重盒为可拆分结构,与涉案专利技术特征中的封水盒与配重盒为一整体结构不同,因此,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技术特征不完全相同。虽然,如李发中上诉称,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技术均使用了重力配重原理,但结合涉案专利的说明书中载明的:“本发明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提供一种流体动态配重,可吸纳尾水,又可备水助冲……”的内容来看,在涉案专利技术方案中,配重盒中使用水作为配重材料起到动态配重、吸纳尾水及备水助冲的作用,而被控侵权产品使用水泥作为配重材料则无法达到涉案专利所能达到的上述要求。因此,李发中关于“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技结构、要件、功能、特征、效果一样,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因此二者构成等同技术特征”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使用现有技术,因而不侵犯李发中涉案专利权”问题,李发中认可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案外人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技术特征完全相同,而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系黄泽广在2004年11月23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因此无论黄泽广的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是否被无效,作为一个完整的技术方案,其在2004年11月23日之后成为公开技术方案。李发中的涉案发明专利系在2006年11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涉案专利权的保护期限应当自2006年11月9日始。李发中上诉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九条,涉案发明专利的保护期限应当自061.8号实用新型专利的申请日2004年6月14日起予以保护,但是该条所针对的是“同一申请人同日对同样的发明创造既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又申请发明专利”的情况所作出的规定,与本案中李发中所主张的情况不同,因此其该上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此,即使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技术方案构成等同技术方案,根据专利法的有关规定,被控侵权产品实施的技术属于现有设计的,不构成侵犯专利权。因此在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因使用了黄泽广490.X号实用新型专利所包含的技术方案而不构成侵犯李发中的涉案专利权。

综上,李发中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应当予以驳回。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25.5元,由李发中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守军

代理审判员  宋 菁

代理审判员  张 岩

二O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李 天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