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抗辩事由> 裁判文书 > 正文   
武志远、永清县伟佳机械加工厂与北京雪花电器集团公司侵犯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9-14 8:13:09     浏览次数:1011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高民终字第79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武志远。

委托代理人周建军,河北周建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永清县伟佳机械加工厂。

法定代表人赵云庭,厂长。

委托代理人鲍峰。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雪花电器集团公司。

法定代表人董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岚,北京市东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武志远、永清县伟佳机械加工厂(简称伟佳加工厂)、北京雪花电器集团公司(简称雪花公司)因侵犯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一中民初字第96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0年3月1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4月28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伟佳加工厂的委托代理人鲍峰,上诉人武志远的委托代理人周建军,上诉人雪花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武志远为ZL02209468.7号“连续式滴灌软管打孔机”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2007年8月18日,武志远与伟佳加工厂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武志远许可伟佳加工厂在中国境内制造、使用、销售涉案专利的专利产品,许可方式为排他许可。许可费为180万元,采取一次总付的方式,合同有效期为5年。2007年12月23日,北京鑫迪模具制造公司(简称鑫迪公司)(供方)与五家渠天山塑料厂(需方)签订销售合同,合同中约定的产品为内镶式滴灌生产线中部件,规格型号栏中注明是打孔机,数量为一台,单价为二十万元。合同约定供方按照图纸设计中的尺寸进行加工生产。2008年11月6日,鑫迪公司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申请注销登记。雪花公司在企业注销登记申请表中主办单位处盖章。2008年11月19日,鑫迪公司注销。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应当适用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2001年专利法)进行审理。本案中,雪花公司认可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相比,区别在于:1、开关不同,被控侵权产品是接近开关,涉案专利是光导开关。2、电机的固定位置不同,涉案专利的电机是固定在底座上,被控侵权产品的电机是固定在轴承固定座上。就区别1而言,由于被控侵权产品中的接近开关与涉案专利中的光导开关均属于非接触式的开关,均通过触头带动探测杆予以感应,发出控制信号,通过控制系统以启动电机,驱动旋转头。因此,被控侵权产品中的接近开关与涉案专利中的光导开关相比,属于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了基本相同的功能,且达到了基本相同的效果。同时,本领域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的劳动就能够想到以接近开关代替涉案专利的光导开关。因此,被控侵权产品中的接近开关属于与涉案专利中的光导开关等同的特征。就区别2而言,雪花公司所述的被控侵权产品的轴承固定座固定于底座上,因此,与轴承固定座连接的电机实际上也是固定在底座上,与涉案专利电机固定在底座上实质相同。因此,被控侵权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侵犯了涉案专利权。雪花公司提交的证据没有显示产品完整的技术方案,其提交的2007年的产品图纸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后,产品照片没有显示时间,无法证明其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制造与本专利相同的产品或者已经作好制造的必要准备。故法院对其依据2001年专利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主张先用权不予支持。由于鑫迪公司已由雪花公司申请注销,雪花公司在办理注销手续时,曾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出具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意见,但并未提交相应的清算报告等清算材料,故鑫迪公司存续期间发生的侵权行为引起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由雪花公司承担。由于武志远、伟佳加工厂没有提交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雪花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的证据,故法院参考涉案专利许可使用费的数额,结合雪花公司侵权行为持续的时间等因素,决定本案的赔偿数额。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2001年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雪花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武志远、伟佳加工厂经济损失36万元;二、驳回武志远、伟佳加工厂的其他诉讼请求。

武志远、伟佳加工厂、雪花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武志远、伟佳加工厂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由雪花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40万元。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审法院对侵权事实的认定和责任承担的裁判正确,但是,仅判决雪花公司赔偿36万元,缺乏法律依据,请求按照专利许可费的3倍确定赔偿数额。

雪花公司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武志远、伟佳加工厂的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为:本案起诉时,鑫迪公司已经注销,不属于鑫迪公司的遗留债务。雪花公司与鑫迪公司没有法律关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2年4月5日,武志远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连续式滴灌软管打孔机”的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涉案专利)。2003年2月5日,涉案专利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02209468.7,专利权人为武志远。涉案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1如下:一种连续式滴灌软管打孔机,其特征是,它包括打孔、导料及检测部分,其中:导料部分包括底板、设于底板上的导向槽;打孔部分包括电机、与电机传动连接的旋转头,位于旋转头上的钻杆,旋转头位于导向槽的上方或下方,其上的钻杆对应导向槽,电机固定于底板上;检测部分包括探测杆、光导开关,探测杆位于导向槽上方或下方,其顶端的触头对应导向槽,光导开关位于探测杆尾端、其触头对应探测杆。

涉案专利说明书载明:光导开关控制电机停转、真空管退回。本实用新型中所用光导开关为普通常用光电开关,即在其中设有发射管和接收管,当触压触头动作时,可发出控制信号。

2007年8月18日,武志远与伟佳加工厂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武志远许可伟佳加工厂在中国境内制造、使用、销售涉案专利的专利产品,许可方式为排他许可。许可费为180万元,采取一次总付的方式,合同有效期为5年。2007年10月3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上述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进行了备案。2008年5月5日,伟佳加工厂向武志远支付了180万元。

北京晶鑫塑胶机械公司(简称晶鑫公司)成立于1993年,经济性质为集体所有制,隶属单位为雪花公司。晶鑫公司于1996年更名为鑫迪公司,经济性质为全民所有制。

2007年12月23日,鑫迪公司(供方)与五家渠天山塑料厂(需方)签订销售合同,合同中约定的产品为内镶式滴灌生产线中部件,规格型号栏中注明是打孔机,数量为一台,单价为二十万元。合同约定供方按照图纸设计中的尺寸进行加工生产。供方随机配备电控制“台达PLC”伺服电机,驱动及触摸屏等相关的配套部件,随合同附带设计图一份,供货时间为验收付款后发货,付款方式为供需双方签定合同,由需方付给供方定金3万元,其余货款在提货时付清,预留质保金5%,一年内付清,即提货时付16万元,质保金1万元。2008年2月21日,五家渠天山塑料厂与鑫迪公司人员共同签署设备验收单,验收结果为经上电开机,各部件及操作系统运行正常,可以交付使用。2008年2月22日,五家渠天山塑料厂向鑫迪公司支付了19万元。

2008年11月6日,鑫迪公司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申请注销登记。企业注销登记申请表中“注销原因”栏中载明“公司亏损,上级要求注销”,“主办单位(主管部门)或清算组织证明清理债权债务情况及同意注销的意见”栏中载明“清算报告:1、债权债务已清算完毕;2、各项税款已结清;3、职工工资也已结清。同意注销”,该处有雪花公司的盖章及相关负责人的签字。2008年11月19日,工商机关核准鑫迪公司注销登记。雪花公司在注销鑫迪公司时,没有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提交清算报告。

2008年8月26日,陈佩盛针对涉案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理由是涉案专利不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2009年4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1330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

在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雪花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1、北京绿源塑料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绿源公司)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该公司农和微灌塑料器材获得国家级新产品的证书和荣誉证书、产品照片和绿源公司出具的证明。该证明中载明:从1992年起原北京塑料制品厂就成立了专门为开发内镶式滴灌生产技术领导班子,经过努力奋斗10个月完成了此项目,通过对产品检验达到了各项技术指标,为国内填补了空白。雪花公司提交上述证据证明生产线是自己设计、制造成功的,绿源公司从1993年初至2001年一直正常使用。2、鑫迪公司与石河子市恒德源塑料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3、绿源公司与北京雪花集团机械模具厂签订的关于改造及出售内镶式滴灌管生产线的协议、内镶式滴灌管生产线简介、标明时间为2007年3月和2007年6月的产品图纸及产品照片。

在本案一审开庭审理过程中,武志远、伟佳加工厂主张以鑫迪公司与五家渠天山塑料厂签订的合同所附的产品图纸作为侵权比对的对象(简称被控侵权产品)。雪花公司认为,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如下:产品是一种连续式滴灌软管打孔机,其特征是包括打孔、导料及检测部分,导料部分由底板、设置在底板上的导料槽,打孔部分包括电机、与电机传动连接的旋转头。底板上前端设置有两个导向杆,以控制导料的位置,使其不移动。位于旋转头上的冲头,旋转头位于导向槽的上方,其上的冲头对应导向槽,电机固定于固定座上,检测部分包括探测杆、接近开关,探测杆位于导向槽上方,其顶端的探测轮对应导向槽,接近开关安装在固定块的尾部。探测轮和探测杆有连接关系。武志远、伟佳加工厂对雪花公司描述的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表示认可。雪花公司认为,涉案专利与被控侵权产品相比,有以下不同:1、开关不同,被控侵权产品是接近开关,涉案专利是光导开关。2、电机的固定位置不同,涉案专利是固定在底座上,被控侵权产品是固定在轴承固定座上。武志远、伟佳加工厂认为,光导开关和接近开关都属于非接触性探测开关,都是在靠近时启动开关,功能是一样的。雪花公司主张其一共销售了3台被控侵权产品,每台单价20万元。武志远、伟佳加工厂对此不予认可。

在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雪花公司为证明其并非鑫迪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与鑫迪公司不存在法律关系,向本院提交了新的证据,包括:企业法人开业申请书、验资报告、变更登记申请书、京国资改组字(2007)56号文件、兴国通(2008)6645号通知书、隆达企字(2003)74号文件、隆达企字(2005)126号文件、雪花公司文件、工作小组通知、审计报告。武志远、伟佳加工厂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并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企业内部文件不能对抗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中,涉及鑫迪公司上级主管部门的证据或为企业的内部文件,或为企业自行制作的通知,均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记载的内容不同,而企业工商登记资料是具有对外效力的企业资质证明,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雪花公司所主张的事实,本院对其不予采信。

上述事实,有涉案专利授权公告文本、第1330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备案证明、中国农业银行联行来帐凭证、产品销售合同及所附图纸、发票、企业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表、企业注销登记申请书、雪花公司一审、二审阶段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当事人的上诉主张,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雪花公司是否为鑫迪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应否对鑫迪公司的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以及本案的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记载的鑫迪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是雪花公司,并且鑫迪公司注销时,雪花公司亦作为其上级主管部门盖章认可,上述证据已经形成完整证据链,足以证明雪花公司是鑫迪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的法律事实。由于雪花公司在本案二审中提交的关于鑫迪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并非雪花公司的证据本院未予采信,故本院对雪花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支持。在鑫迪公司办理注销手续时,雪花公司作为其上级主管部门已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出具了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证明,故鑫迪公司注销后,对鑫迪公司存续期间发生的侵权行为之债应当由雪花公司承担。由于雪花公司对于一审判决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侵犯了涉案专利的专利权没有异议,故雪花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由于武志远、伟佳加工厂没有提交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鑫迪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的证据,其主张以涉案专利的实施许可费的1至3倍计算赔偿数额。考虑到涉案专利为实用新型专利、涉案专利许可使用费的数额为5年的许可使用费用以及鑫迪公司的侵权行为持续的时间仅为1年等因素,一审法院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为36万元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武志远、伟佳加工厂、雪花公司的上诉主张及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四万九千六百元,由武志远、永清县伟佳机械加工厂共同负担四万二千九百元(已交纳),由北京雪花电器集团公司负担六千七百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四万九千六百元,由武志远、永清县伟佳机械加工厂共同负担四万三千四百二十元(已交纳),由北京雪花电器集团公司负担六千一百八十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燕蓉

代理审判员  焦 彦

代理审判员  戴怡婷

二〇一〇 年 五 月 二十八 日

书 记 员  李 静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