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垄断
反垄断
当前位置:首页 > 反垄断 > 垄断协议> 经典案例 > 正文   
份独家代理协议引发的诉讼—法官谈对“纵向限制协议”的法律规制问题
添加时间:2013-9-11 9:50:50     浏览次数:1879

作者:倪衷轩

来源:《上海法治报》

图为合议庭正在审理此案的场景。

两家同领域的公司,因为一份独家代理协议引发诉讼。一方依照协议约束代理商,并获得一审判决的支持,而另一方则对判决提出了上诉。

官司打到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后,合议庭在上诉理由之外还有着新的思考:案件中涉及的限制性商业竞争条款是否违反了我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能否以竞争法理论对限制竞争予以规制?

虽然这是一起发生在2002年的案件,距离现今的 《反垄断法》出台有6年之久,但本案的最终判决结果,体现了法官超前而敏锐的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意识。□倪衷轩

案件背景

本案是一起涉及限制性商业竞争条款效力的经销协议赔偿纠纷案。对当事人基于意思自治签订的限制竞争的经销协议,根据合同必须信守的原则,法院支持原告是自然的。但合议庭成员不是就案论案,而是进而思考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这种条款是否违反了我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能否以竞争法理论对限制竞争予以规制?

尽管当事人没有以此作为案件的争议焦点,合议庭判前却予以了充分考虑。二审最终维持了一审的判决。案件审结后,民四庭与研究室联手对上述问题开展调研,完成了 《试析独家经销协议中的限制竞争条款》一文。

该文提出了对纵向限制协议的审查原则,即只有 “不合理”地限制了竞争,才为竞争法所规制,如何判断 “不合理”,要结合具体市场状况、对价、合同条文约定等多因素予以认定;在法律适用上,可以采取对我国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规定的 “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条件”加以扩张解释的方法。

案情追溯

A 代理协议埋伏笔

北京瑞泽网络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与科玛蒂克 (上海)科技贸易有限公司是两家生产销售人们在银行大厅中常见的那种自动排队机的企业。

作为专业从事电子排队管理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的产品的企业,科玛蒂克是外商在我国境内设立的贸易公司,而北京瑞泽则是一家本土企业。

为了打开市场,科玛蒂克和北京瑞泽于2000年12月8日签订代理协议一份,约定科玛蒂克授权北京瑞泽为北京、天津等地代理销售商,北京瑞泽用自己的名义、帐户自行承担风险,销售科玛蒂克产品。

协议第三条规定,北京瑞泽应自觉维护科玛蒂克的利益,如科玛蒂克未在本区域发展除北京瑞泽外的其他代理商,北京瑞泽同意不在本区域代理除RAJ5600、RAJ5800以外的其他与科玛蒂克有竞争的产品;

第十三条规定,在协议执行期间或终止后二十四个月内,无科玛蒂克书面确认,北京瑞泽以及或任何其关联企业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以任何身份经营、购销、出租、生产或宣传与科玛蒂克产品有竞争力或有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协议有效期为一年。

之所以设置这些条款,是因为科玛蒂克知道北京瑞泽本身也生产销售这类产品,他们不希望被后者自家生产的竞争性产品抢去市场份额。

B 条款效力需辨析

虽然协议已有约定,但是真正开始履行后,科玛蒂克发现北京瑞泽仍在互联网、报刊上宣传与科玛蒂克有竞争力的产品,并于2001年12月和次年6月销售给客户北京瑞泽自行开发的RAJ5700排队机共计十一套,价款26万余元。

为此,科玛蒂克认为北京瑞泽违反了双方约定的竞业禁止义务条款,致使自己受经济损失,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北京瑞泽立即停止违约经营行为、赔偿科玛蒂克经济损失40万元。

案情比较简单,协议内容也比较明确,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北京瑞泽应承担违约责任,故判决:北京瑞泽应在2003年12月7日前不得进行销售 (除RAJ5600、RAJ5800排队机外)和宣传与科玛蒂克产品有竞争力或有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行为;北京瑞泽应酌情赔偿科玛蒂克损失4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北京瑞泽不服,向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案由时任副院长、现任院长的王信芳担任审判长,赵惠琳作为承办法官。

在细察案情和北京瑞泽公司的上诉理由时,合议庭注意到一个被当事各方忽视的问题——双方协议中的限制性商业条款是否有效?

C 认定未限制竞争

赵惠琳法官介绍,各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律制度既规制狭义上的不正当的竞争行为,也规制限制竞争行为,而限制竞争行为主要分为横向联合协议或纵向限制协议两种。

她表示,类似本案这样的独家代理以及独家经销协议都属于纵向限制协议,纵向限制协议一般只有 “不合理”地限制了竞争,才为竞争法所规制。如何判断 “不合理”要结合具体市场状况、对价、合同条文约定等多因素予以认定;在法律适用上,可以采取对我国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的 “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条件”加以扩张解释的方法。

本案中,通过 《代理协议书》,瑞泽公司在销售科玛蒂克公司的排队机产品上取得了排他的专有权,作为对价,瑞泽公司放弃了自己产品的开发与销售。对于当事人双方而言,这一协议本身并非有失公平。

“至于这一协议有无可能带来 ‘不合理’限制竞争的后果,危害市场秩序,则主要应考虑该产品的市场状况。”

合议庭为此专门对两家公司及市场上同类产品的状况做了了解。 “本案所涉的排队机在国内有数十家厂商在经营该类产品,瑞泽公司自从1996年起就开始销售此类产品,其已占据了市场较大份额。相比之下,作为纵向协议上游厂商的科玛蒂克公司是一家跨国公司在上海设立的子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尚不具有垄断地位或市场支配地位。

另外,从本案涉及的独家经销协议的期限来看,一年的独家经销期限亦不至于过分限制竞争。至于双方约定了协议结束后的24个月仍为限制竞争期间,虽然显得较为苛刻,但依照中国现行的竞争法实践,尚不足以得出该约定无效的结论。”

最终,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阐述

本案中的两项主要问题

赵惠琳

第一,北京瑞泽研制开发、生产销售的RAJ5700排队机产品与协议书所约定的科玛蒂克产品是否具有竞争力或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

虽然,争议双方在协议中对产品是否具有竞争力的判断标准协议书未作出专项解释。中国大陆的两部与竞争有关的法律也没有给出相关定义,但我国台湾地区 《公平交易法》第4条规定 “本法所称竞争,谓二人以上事业在市场上以较有利之价格、数量、品质、服务或其他条件,争取交易机会之行为”殊有参考价值。争议双方已在协议书中明确表述产品为带有终端、显示、打印、计算、出票、软件等功能的电子排队管理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同时另以列举排除方式,明确了与协议书约定的产品不形成竞争或有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仅限于RAJ5600、 5800产品。因此,对RAJ5600、5800产品之外的其他产品,是否与科玛蒂克产品具有竞争力或倾向,主要应根据产品所具有的技术和功能来确定。

根据北京瑞泽自己所确认的RAJ5700产品所具有的功能和技术、以及科玛蒂克提供的RAJ5600、 5800排队机的简介、宣传资料等证据证实北京瑞泽所研制开发、生产销售的RAJ5700产品与协议书项下所约定的科玛蒂克产品同属电子自动化排队管理系统产品,该产品所具有的部件构造和系统功能等与协议书约定的科玛蒂克产品基本相符。另外,北京瑞泽将RAJ5700产品推向市场后,已经引起消费者的注意并与之签约。因此,无论从双方协议约定的内容本身、还是系争产品所具有的实用功能以及所占有的一定市场等方面来看,RAJ5700产品具备了与科玛蒂克产品形成商业竞争的能力。故北京瑞泽提出RAJ5700产品系与协议书约定的产品不具竞争力或有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的主张不能成立。

第二,北京瑞泽于协议终止后,销售RAJ5700排队机产品是否违反了协议中有关限制性商业条款的约定?是否应承担违约责任?

北京瑞泽与科玛蒂克所签订之协议第十三条规定, “在此协议执行期间或协议终止后二十四个月内,没有科玛蒂克的书面确认,北京瑞泽以及或任何其他与北京瑞泽相关的实体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以任何身份经营、购销、出租、生产或宣传与科玛蒂克产品有竞争力或有竞争倾向的类似产品。”

对于上述条款中,所涉限制商业竞争期限内容的表述,在意思理解上当事人双方存有争议,并在上诉理由及答辩意见中各执一词。二审法院认为,按照逻辑推理,该条款中后半段内容要求北京瑞泽不能进行相关的竞争性经营活动的要求,系受前半段两个或然的期间条件限制的,即该项条款系罗列性条款,北京瑞泽在两个期间中不能任意作出选择。因此,该项条款的实质内容为在此协议执行期间以及协议终止后二十四个月内,没有科玛蒂克的书面确认,北京瑞泽不得进行与科玛蒂克产品形成竞争的经营活动。

协议第十三条作为双方当事人为协调平衡双方间各自的经济利益、限制享有产品独家专营权的经销商进行同类产品市场竞争而设定的特定期限条款,符合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北京瑞泽未能切实予以履行,属违反协议约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法官简介

赵惠琳,女, 1965年10月出生,大学本科,国际经济法专业,1986年进入法院工作,现任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法官。

主要审理涉及民商事纠纷的各类案件,曾审理过上海百安居建材超市有限公司与上海加冠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纠纷案,上海华新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与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财产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上海强生旅游公司与上海航空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案等影响较大的案件。

撰写的《正确理解合同目的及根本违约规则》、《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损益相抵原则的适用》、《无上级主管有限公司的法律责任问题》、《约定不明合同的履行原则》、《非典与国际应急机制》等论文,在多家报刊上发表。

从业格言

清清白白做人、公公正正办案。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