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字库字体著作权> 经典案例 > 正文   
高新技术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由北大方正字体维权事件引发垄断思考的法律分析
添加时间:2013-8-28 4:59:53     浏览次数:1457

作者:肖群  马晓刚(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

来源:http://www.netlawcn.net/second/article.asp?artno=1863

前言

知悉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召开研讨会,会议主题有高新技术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正好我们之前也在代理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方正”)诉美国暴雪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雪”)著作权侵权一案(目前该案件仍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结合该案的具体情况,以及我们收集到的北大方正诉其他公司字体著作权侵权案例信息,我们认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通过及正式施行的时期,北大方正的字体维权行为受到各方抗辩并遭遇反诉,而且各法院对案件从各种角度出发有不同的判决结果,这是比较特殊的一种现象,值得我们法律人认真思考。因此,我们希望总结我们代理此案件的心得和代理意见,并结合其他相关事项,对北大方正的字体维权行为是否有垄断市场的嫌疑事宜进行研究,终成此文。希望与大家共同探讨,为推动我们的司法建设尽绵帛之力。

事实背景

2007年8月,北大方正以侵犯其自主知识产权的方正字库著作权之名,将美国暴雪娱乐有限公司诉上法庭,并索赔1亿元人民币。这是北大方正维护字体权利的第一起案件,我们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是此案中暴雪一方的代理人。案件审理过程中,北大方正增加诉讼请求,将索赔额追加至4.08亿元。2010年2月,暴雪败诉,判决书要求暴雪承担经济损失140万元和合理费用5万元。

之后北大方正又将北京佳萌锐普科技发展公司(以下简称“佳萌公司”)、北京时先九恒科技公司等企业告上了法庭,诉由全部是对方正字体侵权。

2008年6月,北大方正诉宝洁产品“飘柔”洗发水等多款产品的包装、标识中使用了方正电子的倩体“飘柔”, 索赔134万元。2010年年底,一审法院做出判决,认为方正倩体字库产品中的每一个单字都具有独创性并享有美术作品著作权的确认依据不足,因此,宝洁公司使用倩体字库产品中“飘柔”二字未构成侵犯北大方正字体著作权的行为。

2011年4月初,北大方正给桂林天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和公司”)发律师函,称天和公司未经北大方正授权许可,以营利为目的长时间、大规模、大范围地使用方正字体作品,侵犯了北大方正的权益,应就上述侵权行为赔偿损失,并刊登道歉声明来消除影响;而且,该律师函要求尽快就上述事项达成解决方案,否则,北大方正将可能在不做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采取包括提起民事诉讼、申请采取行政措施等在内的一切措施。

2011年6月,天和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对北大方正的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天和公司在有关药品包装上的字体使用不侵犯北大方正的著作权。为天和公司提供包装设计的咨询公司被列为诉讼第三人。

法律背景

1990年9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该法的宗旨是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和繁荣。《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颁布实施后,历经多次修正。之后,我们国家陆续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及一系列实施细则和配套的行政法规、司法解释文件等,至今知识产权应当受到尊重和法律保护的意识已深入人心。

2007年8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该法的宗旨是为了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特别规定:经营者依照有关知识产权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行使知识产权的行为,不适用本法;但是,经营者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适用本法。

争议焦点

1、北大方正字体是否拥有著作权?即北大方正字库、字体、字型是否具备著作权法保护的特性和条件?

2、北大方正字库字体维权是否会对大众非商业目的使用产生影响?

3、北大方正的维权行为是否涉嫌滥用知识产权及垄断?

代理意见

1、暴雪

要点归纳为:

1,本案争议的字库、字体和字型都不具备著作权法保护的特性和条件,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字库和字体更不是计算机软件,涉案字体只是将第三方成熟的字型描述技术(True Type)用于自己的字体文件中,不能因此享有所谓的“计算机软件”的权利;涉案字库和字体也不是美术作品;

2,北大方正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是涉案字库、字体和字型的权利人;

3,暴雪使用的字体有合法来源,且使用的仅是汉字的字义内容的功能、而不是汉字的表现形式,字体在涉案游戏中的存在与否根本无关游戏的运营,因此,对涉案字体的使用不构成著作权侵权;

4,北大方正赔礼道歉、赔偿请求及一审判决的赔偿额均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2、佳萌公司

佳萌公司指出,北大方正作为字库企业的龙头,其字库和排版软件占有国内市场较大份额,如果完全按照北大方正的所谓经营策略,那么其他同类企业将永远被其压制,这是不合理的。北大方正通过后端字库对佳萌RIP软件进行控制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其通过限制其他同类型发排软件的开发和销售,以达到行业垄断的目的,这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同样会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宝洁公司

要点归纳为:

1,北大方正对倩体字库字体内容不享有著作权,字库不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美术作品的范畴,因为倩体字库是经过数字化的扫描和修饰生产而成,这种劳动不属于创作性劳动;

2,对于字体各国都不给保护,而北大方正字体维权涉嫌垄断;

3,在主张方正倩体不存在著作权的同时,宝洁公司还对中国著作权审查程序提出质疑,认为著作权登记证书并不必然是权利证明,因为在中国版权登记中心进行著作权登记并不注重实质审查;

4,即使北大方正对倩体字库字体整体享有著作权,但并不表明单字符合美术作品的特征,其字库中的每个字并不都是具有独创性。

4、天和公司

天和公司认为,收到北大方正的律师函,以及北大方正通过媒体宣告其与某著名啤酒集团公司签订了《方正字库产品许可使用协议书》,这使得天和公司觉得受到了警告,为保护自身权益,主动向法院提出请求,要求确认天和公司在有关药品包装上的字体使用不侵犯北大方正著作权。该案是我国第一起请求确认不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案件,掀起了另类著作权的热议。

审理结果

1,北大方正诉暴雪著作权侵权的案件仍在二审中,尚未有结果;

2,北大方正诉佳萌公司等几家公司著作权侵权案件的结果不详;

3,北大方正诉宝洁公司著作权侵权案件,二审法院终审认定宝洁公司不构成侵权;

4,天和公司的案件进展情况不清楚。

法律分析

我们代理的二审中暴雪的代理意见:

一、北大方正的字库、字体、字型不具备著作权法保护的特性和条件

1.1字库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1.1.1字库不是计算机软件。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高民终字第443号生效判决书已认定涉案《方正兰亭字库》不属于计算机软件。

1.1.2字库不是美术作品:字库仅是字体文件的集合,与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品,因此,字库不属于美术作品。

1.1.3涉案字库实际上是不同字体文件的简单集合,没有任何有独创性的甄选、编排。因此,其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创作,不构成汇编作品,不应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1.1.4涉案字库不属于著作权法及其实施条例保护的任何其他作品。

1.2 字体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1.2.1字体是公有领域中的汉字的一种“书写风格”,如柳体、王体、北魏、宋体等;这种书写风格无论从法理还是实践中都不能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同时,字体经过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积淀,作为传统中国汉字的古韵表象,已经成为了人类共享的中华文明遗产,是任何人都不能据为己有并垄断的。

1.2.2涉案字体文件也不可能是汇编作品。涉案字体文件包括GB和GBK两种,但其仅是完全按照中国国家标准总局发布的《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基本集》(GB)和《汉字内码扩展规范》(GBK),对其中收录的汉字、符号等的机械再现。北大方正根本没有证明是以什么独创性方式对公有领域的中国汉字和符号以及国家标准总局发布的文件中涉及的汉字和符号等进行了何种再创作。

1.2.3涉案字体不属于著作权法及其实施条例保护的任何其他作品。

1.3 字型受著作权法保护须具备相应的前提条件

单个字型,在书写者直接书写出时可能会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书法作品”)。但前提是这种“书法作品”须符合美术作品的基本要求。通过机器的交扩、归纳由“书写函数”自动编制出的“字型”只是一种机械的“字型”体现,是不受保护的“书写风格”的机器再现。

按北大方正在庭审演示中的主张,方正字体是通过“动态文字流”、即通过无生命/无思维的“函数”生成,而并非“人”有意识的智力创作,所以,涉案字体文件中的字型不能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

二、对北大方正字体的使用不构成著作权侵权

2.1如前所述,北大方正对涉案字体并没有任何权利,因此,北大方正主张的著作权侵权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2.2涉案游戏使用的字体有合法来源:涉案游戏使用的字体是2005年上半年按照商业用户价格,从合法购买的字库文件中挑选的。因此,对涉案字体的使用并非是未经许可的侵权使用。

2.3 对字体的使用属于对汉字的功能性使用,使用的是字义内容的功能、而不是汉字的表现形式。即:使用的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内容”、而不是可能成为美术作品的字形。此外,也不是把方正字体当作美术作品进行使用,因此,不构成美术作品侵权,更何况涉案字体或字形并非美术作品。

2.4在游戏中使用字体的方式不同于集成软件提供者给用户提供字库功能性的办公、商业性使用,其使用的目的和方式类似于电影作品中的字幕和对话。即使北大方正对涉案字体享有著作权,即使使用的是北大方正主张权利的字体,北大方正也没有任何理论和法律依据以及先例,因此种使用方式追究所谓侵权。

2.5字体在涉案游戏中存在与否根本无关游戏的运营

2.5.1将游戏中的涉案字体进行替换后,游戏玩家数量不降反升,由此可见,涉案字体的选择和变化对游戏没有任何影响。

2.5.2替换游戏中的涉案字体文件后,游戏仍能正常运行(参见法庭的演示),即:涉案字体是否存在于涉案游戏中、根本不影响游戏软件的运行。

2.5.3无论从大小还是功能来讲,涉案字体在游戏中的比重都是微乎其微的。

三、北大方正赔礼道歉、赔偿请求及一审判决的赔偿额均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3.1北大方正上诉要求“赔礼道歉”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赔礼道歉”仅适用于人身权受到严重侵犯的情形,就本案而言,北大方正没有证据证明其人身权受到严重侵犯,因此,其无权要求赔礼道歉。而且,一审判决对所谓人身权的请求已有认定,即,北大方正的署名权没有受到侵害。

3.2北大方正上诉要求按照其主张的涉案游戏客户端数量和单款字体报价的乘积计算赔偿额,但即使原审被告构成侵犯北大方正著作权,北大方正该项赔偿请求计算方式也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1)北大方正自己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显示,2008年北大方正的广东商业用户使用作为“彩色照排包”的字库购买金额是人民币5000元,由此可见,即使原审被告未合法购买取得涉案字库的商业许可使用权,北大方正的损失也不过人民币5000元。

(2)涉案字体不是计算机软件,因此,作为游戏客户端的个人玩家的数量与本案无关,更何况即使是计算机软件侵权,最终用户从来都不负有经济赔偿义务。因此,将游戏玩家的数量比照最终用户的数量乘以北大方正辩称的单款字体的价格计算赔偿额是一种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主观臆断。

(3)涉案游戏字体并非唯一的,游戏玩家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自行更换成其他字体(原审被告证据7及原审被告在法庭的演示)。因此,在北大方正没有证据证明游戏玩家都使用涉案字体的情况下,以客户端数量(即游戏玩家的数量)计算其所谓损失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4)针对一审判决认定北大方正没有提交每款字体价格,其在《上诉状》中提出了一种计算方式,即将字库的商业用户售价除以字库中的字体数量,得出所谓的单款字体平均售价,并试图以此种计算方式达到增加赔偿额的目的。而众所周知,字库销售是区分商业用户和个人用户,针对商业用户和个人用户的基本报价相去甚远,且计算方式根本不相同。

(5)庭审中已对北大方正的收费行为提出质疑:WINDOWS下的方正字库如果被其他游戏使用,北大方正是否还另行收费?如果收费,北大方正向谁收费?是向微软公司、游戏发行方、还是游戏玩家?由此可见,北大方正既没有收费的法律依据,也没有先例可以遵循。

3.3北大方正的支出应由其自行承担:本案中,一方面北大方正为本案支出的公证费、翻译费、律师费、查询费等各项费用均与原审被告无关,另一方面,北大方正主张的费用过高、数额已明显超出“合理”范畴,因此,应由其自行承担。

3.4原审法院没有采用知识产权审判案件中的赔偿计算方式,自行酌情确定的赔偿数额高出法定最高赔偿额的3倍,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即使北大方正拥有涉案字体的著作权,即使原审被告侵犯其著作权,一审的此种判决也是明显违反法律和司法审判规则,严重损害了原审被告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原审被告认为:北大方正不能证明自己权利来源,不能证明自己主张的权利构成计算机软件作品和美术作品,不能证明原审被告如何侵权,属于滥用诉权,漫天要价。一审判决认定涉案字体中的字型构成美术作品以及酌情确定的赔偿数额(将近法定最高赔偿额的3倍)亦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我们了解的二审法院支持宝洁公司的审判意见:

北大方正诉宝洁公司著作权侵权案一审判决北大方正败诉后,北大方正提出上诉。二审期间,北大方正补充扩大了上诉状内容,并将涉诉的“飘柔”洗发水等包装带到法庭作为证据进行展示。

在历经3年多的诉讼程序后,这起字库维权案终于在2011年8月,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宝洁公司在其洗发水等产品上使用方正倩体字库中“飘柔”二字的行为不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而是获得了方正公司的默示许可。

二审法院认为,汉字字库产品的购买者既有广告公司这样为了商业目的使用的购买者,也有仅仅是为了屏幕显示或者打印的家庭使用购买者。在北大方正公司并未将涉案倩体字库产品区分为个人版(或家庭版)与企业版销售的情况下,这一销售模式足以使广告公司这样的商业性购买者合理认为,北大方正公司未对其商业性使用具体单字加以禁止。而对于广告设计公司这类购买者而言,其购买产品的主要目的在于使用该产品中的具体单字进行设计,并将其设计成果提供给客户进行后续使用,这一使用方式是商业经营的主要模式,亦是其获得商业利益的主要渠道。如果禁止其实施上述行为,或要求其客户在后续使用其设计成果时仍要取得北大方正许可,则对于此类购买者而言,其很难以此作为工具进行商业经营,该产品对其将不具有实质价值,购买该软件也不会给此类购买者带来合理预期的利益。

北大方正虽在其许可协议中对上述使用行为进行了限制,但一方面,该许可协议并非安装时必须点击,另一方面,该限制条款不合理地排除了购买者的主要权利,因此,许可协议无法限制实施上述行为,设计公司有权许可其广告客户复制、发行其使用字库产品获得的设计成果。因为宝洁公司的复制及发行行为属于对设计公司的设计成果的复制、发行,因此,宝洁公司的行为亦当然应被视为经过北大方正默示许可的行为。

结语

通过对前述案件的法律分析,我们发现,涉及北大方正字体的相关各案在法院判决中出现了不同的判决结果,或者判决结果相同,但是判决的理由不同。

1、 北大方正诉宝洁的案件,一审、二审法院均认定不侵犯北大方正的著作权,但在一审中法院强调北大方正单个字体具有独创性的证据不足,二审时北大方正为此补充了大量证据,意在向法庭证明其单个字体具有独创性。二审法院没有就单个字体是否享有著作权做过多陈述和分析,而是从合同成立的角度对北大方正的许可协议进行了分析,最终认定宝洁公司使用字体的行为应被视为经过北大方正默示许可的行为。

2、 北大方正诉暴雪的案件,虽然一审法院认定暴雪侵权,要求暴雪承担经济损失140万元和合理费用5万元,但是相对于北大方正4.08亿元的诉讼请求,以及已实际付出的花费(200万元以上的诉讼费、50万元的审计费、近50万元的办案杂费),我们很难认为这是北大方正期待的一审胜诉结果。因此,该案一审判决出来后,北大方正和暴雪都选择了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目前该案仍在二审程序中。我们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作为暴雪的代理人仍在继续向法院陈述两大基本意见,即北大方正字库、字体、字型不具备著作权法保护的特征和条件,暴雪对北大方正字体的使用不构成侵权。截止本文完成之时,该案最终结果不明。

从前述情况结合多种因素分析,我们不难看出法院作为最终的司法裁判机关,在保护知识产权和防止垄断中找寻平衡的良苦用心。2011年4月新修订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加了“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这一新的案由,我们认为,法院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强调尊重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的同时,也要禁止经营者滥用知识产权,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繁荣和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法律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三条对垄断行为的定义做出了明确规定,即包括三种行为:其一,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其二,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其三,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这是该法的核心内容之一,其中第二项关于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在该法第十七条中规定有七种表现形式,对于以保护知识产权方式出现的维权行为是否属于第七项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仍有待进一步探讨、研究。但是在北大方正字库维权案件启动以来,业界很多议论也指出:北大方正推广其字体是一个大陷阱,企业使用了字体之后,就要被强迫要求签署授权协议,如果不同意签署,就会被方正诉上法庭,主张更多的赔偿。虽然北大方正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已有包括微软、三星、宜家等将近100家企业与北大方正签订授权,主动购买北大方正字库授权,但是北大方正与暴雪、北大方正与宝洁关于字体使用的著作权争议案件,天和公司请求法院认定不侵犯北大方正著作权的案件,均表明关于字体维权的事件显然已不是单个企业的事,而是事关整个行业、整个国民经济的大事,对各方面的影响都将非常巨大。

综上,对于北大方正是否涉嫌滥用知识产权,其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是否属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确实有待法律专家及各行业专家共同参与研究、分析。我们作为暴雪一方的代理人,也会跟踪我们代理案件的进展情况,做深入的分析,最大限度地维护我们代理人的合法权益。同时,我们认为,任何一部法律的颁布和执行、法院最终生效的判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应的司法解释,都要在保护权利人合法权利的前提下,兼顾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我们相信,尽力推动高新技术知识产权保护和反垄断之间的平衡,代表了大多数利益团体的心声,我们也争取为寻找到符合我们国情的最佳法律保护方案提出意见和建议,并会不断地进行这方面的探讨和研究,也希望引起各位同行的高度关注。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