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商标权转让 许可> 裁判文书 > 正文   
云南膳坊本草科技有限公司与昆明蓝汇商贸有限公司、王会、王兰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8-4 13:49:12     浏览次数:1782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云高民三终第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云南膳坊本草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万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雨嫱,云南真宇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李明晋,云南真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明蓝汇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会,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兰。

三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王惠民,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审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夏彤,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凯,该公司职员,特别授权代理。上诉人云南膳坊本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膳坊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昆明蓝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汇公司)、王会、王兰及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无敌公司)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昆知民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9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云南膳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雨嫱、李明晋,王会作为被上诉人蓝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被上诉人、被上诉人王兰及三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王慧民,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依法经审批延长审限,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原昆明无敌制药厂成立于1994年,系王昌、刘素华、王兰、王会、王元五人投资建立。据史志记载,原审被告王会、王兰的曾祖父王子荣(1879-1960)自幼喜习医学,不仅继承了祖传的几种医药,而且还在实践中创制了72种中草药配制的“无敌膏”和“无敌丹”等多种药剂药方及其用法。王子荣膏药,代代相传,后继有人。2002年3月,该厂向国家商标局提出了以“王子荣”文字及图像为组合的两枚商标注册申请。2002年4月,盘龙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作出批复,同意昆明无敌制药厂呈报的《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组建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实施方案》,确认该厂净资产扣除经济补偿金、残疾职工保障金等费用后,剩余净资产680.6万元归上述五个投资者所有(每人享有136.12万元),将企业改制为该五个投资者为股东组建的有限责任公司,股本总额(注册资本)为755万元,五名股东每人实物出资136.12万元,货币出资14.88万元,各占股本总额的20%。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五名投资人保证该厂所拥有的原材辅料、低值易耗品、库存商品等实物转入新公司。该厂的全体员工亦认可该厂的全部资产权益属五名投资人所有。同时,昆明博扬会计师事务所对新组建公司注册资本的实收情况进行审验。2002年6月,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企业印章被销毁。2003年6月、7月,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申请的两枚“王子荣”文字及图像组合商标获得注册,商标注册号分别是第3119214号和第3119215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药酒、膏、中药成药等,注册人为“昆明无敌制药厂”。2005年9月8日,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及其股东与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签订合同,约定无敌药业公司引进原告为新股东,无敌药业公司使用的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761665号和第3119214号)、四个“无敌系列药品”国药准字号及三个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等无形资产均为原王氏股东所有。2005年12月,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认缴出资额428.926万元,成为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新股东。昆明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对无敌药业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明确除土地使用权之外的其他无形资产不纳入评估范围。2006年1月,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225.5万元。2010年12月,云南无敌公司实收资本由1225.5万元增加为2451万元,增加的实收资本均为货币出资,股东为2个法人股东和11个自然人股东。同时,推选王会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兰为监事会成员。2007年10月16日,甲方王会、王兰、王鹏程(系王元之子)与乙方云南无敌公司签订了一份“知识产权有偿使用协议》,约定甲方将其所持有的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761665号和第3119214号)、四个”无敌系列药品“国药准字号及三个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等知识产权按每年40万元的对价许可给乙方使用,使用期限为三年。之后,云南无敌公司支付了一部分许可使用费给王兰、王会等。

原审被告蓝汇公司系自然人出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原审被告王会、王兰为该公司股东。2008年年底,原审被告王会、王兰以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名义与蓝汇公司签订注册商标转让合同,将注册人为”昆明无敌制药厂“的两枚注册商标(注册号分别是第3119214号和第3119215号)转让给蓝汇公司,并向国家商标局提出转让注册商标申请。2009年5月,国家商标局出具核准商标转让证明,上述两枚注册商标转至蓝汇公司名下。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系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股东,其认为原审被告王兰、王会冒用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名义,将属于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上述两枚注册商标转让给蓝汇公司的行为侵犯了云南无敌公司的权益,原审原告于2011年6月3日向云南无敌公司的董事会提交请求书,请求云南无敌公司对王兰、王会向蓝汇公司转让涉案商标的行为提起诉讼。由于云南无故公司一直没有提起诉讼,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遂向法院提起诉讼。庭审时,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认可其支持原告云南膳坊公司提起本案诉讼。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1、关于原告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的问题。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认为公司的董事、监事等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董事会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作为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股东,认为作为公司股东和监事的王会、王兰与蓝汇公司恶意串通转让云南无敌公司拥有的涉案注册商标的行为侵害了云南无敌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云南膳坊公司向云南无敌公司的董事会提交请求书,请求公司对王兰、王会向蓝汇公司转让涉案商标的行为提起诉讼。在云南无敌公司一直没有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其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庭审时,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亦同意云南膳坊公司提起诉讼,因此,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其诉讼主体资格适格。2、关于云南无敌公司是否是涉案两枚注册商标所有权人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涉案两枚商标的原始注册人是原昆明无敌制药厂,该厂由王昌、刘素华、王兰、王会、王元五人投资建立。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及第三人认为,该厂于2002年4月改制时,所拥有的包括无形资产在内的所有资产已一并转入到改制后的公司,因此改制后的公司是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人。而三原审被告则认为原昆明无故制药厂改制时的所有资产归五个投资人所有,改制后的公司由五个投资人投资入股组建,但五人出资额的形式均为实物和货币出资,并不包含无形资产出资。因此,判定云南无敌公司是否是涉案商标所有权人的关键在于,原昆明无敌制药厂所拥有的涉案商标在改制时是否作为五个投资人的出资投入到改制后的公司。云南膳坊公司认为无形资产出资主要体现在改制文件的批复、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及云南无敌公司的增资扩股防议中。首先,盘龙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针对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时作出的补充批复中明确,该厂净资产扣除经济补偿金、残疾职工保障金等费用后,剩余净资产680.6万元归五个投资者所有(每人享有136.12万元),将企业改制为该五个投资者为股东组建的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股本总额(注册资本)为755万元,五名股东每人实物出资136.12万元,货币出资14.88万元,各占股本总额的20%。由此可见,五个投资人投资入股的方式均为实物和货币出资,并不包含无形资产出资,即新公司注册资本755万元均为实物和货币出资。原昆明无故制药厂的五名投资人亦出具保证书确认该厂所拥有的原材辅料、低值易耗品、库存商品等实物转入新公司。其次,昆明博扬会计师事务所对新组建公司注册资本的实收情况进行审验时明确,改制组建的昆明无敌药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755万元构成如下:74.4万元(14。88万元×5)由五位股东投入,680.6万元根据盘龙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改制文件的精神,由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后剩余净资产划归企业五位投资者所有,并作为个人资本投入新公司。虽然在该验资报告的验资栏目中有一栏标注”无形及其他资产105165.07元,但根据原无敌制药厂提供给会计师事务所进行验审的资产情况报表中反映,无形资产没有金额体现,递延资产为105165.07元。虽然原审原、被告双方对递延资产的解释产生争议,但可以确认无形资产和递延资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验资报告中提及约“无形及其他资产105165.07元”代表的应该是递延资产105165.07元,而非无形资产。此外,虽然在2010年11月云南无敌公司的增资扩股协议中提及了“原股东对所投资入股的设备、仪器等实物及无形资产拥有完整的所有权或知识产权”,但是根据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时的情况已经明确,改制时五个股东的出资方式均为货币和实物出资,且之后公司通过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方式引入原告和其他股东时,并未发生原始股东王昌、刘素华、王兰、王会、王元五人将无形资产投资入股的事实。因此仅凭该表述,不能证明改制时五个股东将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无形资产投入到新公司。同时,根据三原审被告提交的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与云南膳坊公司签订的《合同》和王会、王兰等与云南无敌公司签订的《知识产权有偿使用协议》中的表述,以及云南无敌公司向王会、王兰等支付过一部分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的事实,可以更进一步证实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五个投资人没有将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无形资产投入到改制后的公司,即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不是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因此,原审原告云南膳坊公司作为云南无敌公司的股东,要求确认被告王会、王兰与蓝汇公司转让涉案注册商标行为无效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云南膳坊本草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原告云南膳坊本草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云南膳坊公司不服,向本院上诉云南膳坊上诉人云南膳坊公司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1、撤销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昆知民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2、确认原审被告王会、王兰以原“昆明无敌制药厂”名义向原审被告蓝汇公司转让第119214号、第3119215号注册商标的行为无效;3、由原审被告王会、王兰及原审被告蓝汇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具体的事实和理由如下:一、原审判决遗漏及错误认定案件事实,导致案件事实认定错误。

(一)、原审判决遗漏认定了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的关键过程,导致将涉案的注册商标错误认定为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无形资产,进而错误认定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不是涉案的商标权人。在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时根本不存在涉案商标的商标权,更不存在涉案商标作为五个投资人的出资投入到改制后的公司的问题。涉案注册商标原本就是昆明无敌药业有限公司的资产,现该资产依法应当由原审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享有所有权。一审判决由于遗漏了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的关键过程,将涉案注册商标错误认定为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无形资产,导致其对涉案商标的权利人认定错误。(二)原审判决遗漏认定涉案商标的商标权人。一审判决仅仅认定:“……第三人无敌公司不是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但是并未明确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是谁。由于一审判决未对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进行认定,导致其判决缺乏基本事实依据。(三)原审判决遗漏认定被上诉人伪造昆明无敌制药厂印章签订商标转让合同》及使用伪造印章在《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上签章,并竭力掩盖注册商标已经转让的事实。直至注册商标被转让两年后的2011年7月26日,两被上诉人王会、王兰还在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会上主张知识产权使用费,还要求继续签订“知识产权有偿使用合同”。(四)原审判决认定事实自相矛盾,缺乏事实依据。原审判决在认定了“王会、王兰以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名义与蓝汇公司签订注册商标转让合同”即注册商标转让合同的转让方为昆明无敌制药厂,而后面却认为注册商标的转让方为王会、王兰,其认定事实自相矛盾。

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从原审判决的说理,其认为原审第三人不是涉案商标的所有权人,因此,作为原审第三人的股东上诉人要求确认注册商标转让行为无效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的理由是上诉人不适格,但引用的法律为民诉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关于举证责任的规定,原审法院明显适用法律错误。

三被上诉人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本案中上诉人作为原审原告主体不适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认为本案未确定商标权人,其会通过另外的途径主张权利,其他同意上诉人的意见。

在庭审中,三被上诉人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1年7月17日原审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临时股东会议决议四,云南无敌公司向张瑾、王会支付剩余的知识产权使用费45万元。欲证明云南无敌公司承认商标权属于个人所有。2、云南无敌公司2012年1月至6月财务经营报告。欲证明云南无敌公司确认本案商标不属于云南无敌公司无形资产范围。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对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三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因为股东之间的约定不能改变公司财产的性质,商标还在争议中,公司要求两位股东张瑾、王会交还所有证照,才进行补偿。云南无敌公司2012年1月至6月财务经营报告没有将商标列入不代表商标是对方的,该报告也没有证明商标不是公司资产。

在二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请求本院调取刘素华、王会、王兰王元诉被告昆明蓝汇商贸有限公司商标权属纠纷案和王会、王兰诉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的起诉状和裁定书。本院到昆明中院进行了调取,查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5日以(2012)昆知民初字第14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刘素华、王会、王兰、王元撤回对被告昆明蓝汇商贸有限公司商标权属纠纷的起诉,同日,该院以(2012)昆知民初字第14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王会、王兰、撤回对被告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纠纷的起诉。

经审理,本院确认的法律事实与原审的一致。

本院认为,1.关于上诉人是否有权提起诉讼,即本案上诉人的主体资格是否适格的问题。上诉人认为其是第三人的股东,而三被上诉人通过恶意串通,通过转让协议把本属于第三人的权利非法转让出去,损害了第三人的利益,该转让合同无效。而上诉人作为股东,依法可以提起本案的诉讼。三被上诉人认为本案案由决定双方当事人之间没有法律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的理解与适用,商标转让的主体是转让人与受让人,上诉人没有代替第三人提出诉讼的资格。另三被上诉人认为商标转让的主体是转让人与受让人,对商标转让提出异议的应是合同相对人,上诉人没有资格提出。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对商标转让异议主体均未做限制性规定,三被上诉人该理由无法律依据。相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认为公司的董事、监事等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董事会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上诉人云南膳坊公司作为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股东,认为作为公司股东和监事的王会、王兰与蓝汇公司恶意串通转让云南无敌公司拥有的涉案注册商标的行为侵害了云南无敌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上诉人云南膳坊公司向云南无敌公司的董事会提交请求书,请求公司对王兰、王会向蓝汇公司转让涉案商标的行为提起诉讼。在云南无敌公司一直没有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其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一、二审中,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亦同意云南膳坊公司提起诉讼,因此,上诉人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其诉讼主体资格适格。

2.关于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

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首先遗漏认定了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的关键过程,错误认定第三人云南无敌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不是涉案的商标权人。其认为因原审判决并未明确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是谁,即原审判决未对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进行认定,导致其判决缺乏基本事实依据。其次,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遗漏认定被上诉人伪造昆明无敌制药厂印章签订《商标转让合同》及使用伪造印章在《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上签章,并竭力掩盖注册商标已经转让的事实。另原审判决还存在认定事实相互矛盾的问题。三被上诉人则认为,其主张是涉案的商标权人,原审判决也未进行司法认定。客观讲,由于本案对转让人是否享有所有权没有确认,所以主张转让有效或无效都不能支持。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认为原审认定事实遗漏和错误的问题,经二审审查确认,原审认定的法律事实均为查明的事实,原审对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的过程、涉案商标的转让过程等进行了认定,不存在遗漏认定和认定事实相互矛盾的问题。原审判决根据昆明无敌制药厂改制时的情况,改制时五个股东的出资方式均为货币和实物出资,且之后公司通过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方式引入上诉人和其他股东时,并未发生原始股东王昌、刘素华、王兰、王会、王元五人将无形资产投资入股的事实。同时,根据三被上诉人提交的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与云南膳坊公司签订的《合同》和王会、王兰等与云南无敌公司签订的《知识产权有偿使用协议》,结合云南无敌公司曾向王会、王兰等支付过一部分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的事实,可以证实原昆明无敌制药厂的五个投资人没有将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无形资产投入到改制后的昆明无敌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最后认定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不是涉案两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原审该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以上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如前所述,上诉人云南膳坊公司系第三人云南无敌公司的股东,而第三人虽然目前是涉案商标的实际使用人,但其并不是商涉案商标的所有权人,上诉人不能举证证明三被上诉人转让商标给其造成损失和带来损害,其要求确认被告王会、王兰与蓝汇公司转让涉案注册商标行为无效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0元,由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冉 莹

审 判 员   杨凌萍

代理审判员   孙 熹

二 O 一 三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罗 燕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