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侵犯商标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法国轩某公司与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8-4 7:42:43     浏览次数:833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法国轩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B

委托代理人金蔓丽,辽宁鼎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苗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龙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某。

上列被上诉人李某、郭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涂祖应。

原审被告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欧阳某,总经理。

上诉人法国轩某公司因侵害商标权、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1)浦民三(知)初字第2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3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3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法国轩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苗苗、被上诉人李某、郭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涂祖应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海公司)、原审被告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力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4月,原告法国轩某公司以被告某海公司、李某、郭某、某力公司生产、销售的红酒产品上使用“斧头”、“Hennessypt”标识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以及在红酒产品上显著标示“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轩某公司)”等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后原告在原审中申请追加某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风公司)为被告,并请求判令五被告:1、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即某力公司、李某、郭某、某风公司停止销售含有“斧头”、“Hennessypt”标识和使用轩某扁平葫芦形酒瓶立体商标的葡萄酒产品,某海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含有上述标识或商标的葡萄酒产品,李某、郭某、某风公司停止在其注册运营的网站上使用上述标识或商标;2、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即停止使用含有“轩某”和“Hennessy”字号的企业名称;3、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人民法院报》上消除影响;4、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万元(以下币种相同)。

被告某力公司辩称:1、某力公司被上海市长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所有的侵权商品均被没收,此后未再销售涉案侵权产品,故不存在停止销售问题。2、2008年12月12日,某力公司与香港轩某公司签订《销售协议书》,并获得该公司出具的《销售授权书》,故侵权产品系由某力公司合法采购。某力公司购进涉案侵权产品共7个品种计6,660瓶,支付货款25万元,对外仅销售90瓶,销售金额6,977.70元,所获利润仅1,000元左右,剩余产品均被工商部门没收,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即使构成侵权,也不应与其余被告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李某、郭某、某风公司共同辩称:1、涉案产品及外包装等均由被告某海公司制造,李某、郭某系受某海公司蒙骗才去注册了香港轩某公司。2、李某和郭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实施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其后果由公司承担。3、涉案产品被工商部门查处后,李某、郭某、某风公司即停止涉案产品的销售。4、原告的产品是白兰地,涉案产品是葡萄酒,两者不是同一种产品。5、虽然涉案产品侵犯了原告的商标权,但标注“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和“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企业名称的行为是正当使用,不构成不正当竞争。6、涉案侵权产品销售价格大约几十元一瓶,故原告要求五被告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00万缺乏依据。7、愿意向原告表示歉意,并同意发表公开声明以消除影响。

被告某海公司在原审中未作答辩。

原审法院查明:

一、原告的企业名称及注册商标情况

原告法国轩某公司是在法国注册成立的世界著名葡萄酒生产商,其生产的轩某干邑(白兰地)距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其酿造历史可追溯至1756年。原告于1995年4月19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设立“法国轩某公司北京代表处”,并开始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该名称从事商业活动。

“”商标由原告于1980年5月10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137068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白兰地和白兰地酒,有效期自1980年5月10日始,经续展后,至2020年5月9日止。

“”商标由原告于1995年1月21日经国家商标局注册,注册号为第725686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法国白兰地酒、白兰地酒、葡萄酒、酒精饮料及利口酒,有效期自1995年1月21日始,经续展后,至2015年1月20日止。

“Hennessy”商标由原告于1996年10月28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890628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有效期自1996年10月28日始,经续展后,至2016年10月27日止。

“”商标由原告于1996年10月28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890643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有效期自1996年10月28日始,经续展后,至2016年10月27日止。

“轩某”商标由原告于2005年11月28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3909238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干邑酒、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酒精浓汁、白兰地、酒(利口酒)、威士忌酒、葡萄酒、酒(饮料)、促进消化的酒(利口酒或烈酒),有效期自2005年11月28日至2015年11月27日止。

“”立体商标由原告于2006年1月21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3240985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酒精饮料(啤酒除外)、酒(饮料)、含酒精果子饮料、含水果的酒精饮料、果酒(含酒精)、威士忌酒、葡萄酒、杜松子酒、鸡尾酒,有效期自1996年10月28日始,经续展后,至2016年10月27日止。

二、原告的驰名商标及企业字号的知名度情况

原告的“Hennessy”注册商标,在中国被翻译成中文“轩某”,由于其在相关公众中拥有较高的声誉和知名度,故在2007年7月2日生效的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汕中法知初字第3号中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此后,原告仍持续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该商标至今。而且,原告将该中文译名“轩某”亦注册为商标,在商业活动中持续使用至今。

在中国,原告的企业名称早期被音译成中文“雅斯?埃内西有限公司”。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原告一直在对外商业活动中使用“法国轩某公司”的中文译名至今。原告对其使用注册的轩某系列商标的产品,包括干邑(白兰地)以及企业在报刊杂志、电视等各类传播媒体中持续投入了大量的广告宣传,范围涉及全国大部分地区,被相关公众广为知晓。

三、被告生产、销售葡萄酒产品的侵权事实

被告某海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13日,公司类型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和实收资本为300万元,经营范围为干红葡萄酒生产、销售。

被告李某、郭某系夫妻关系。2008年3月底,李某在其经营酒类批发业务时,与被告某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龙某相识,双方约定由某海公司生产标有“Hennessypt”等标识的葡萄酒产品及其包装,产品包括国轩、15年真藏、20年真藏、30年真藏、50年真藏、百年真藏、王子干红、霞多丽干白等八种,并由郭某在香港注册公司,以该公司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销售上述葡萄酒产品。随后,某海公司于2008年4月7日以标识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但未获核准注册。

被告郭某于2008年4月8日在香港注册成立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繁体中文名称为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为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并由其担任该公司的唯一股东和董事,由李某担任该公司总经理。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港币10,000元。经原告在香港对该公司提起诉讼,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于2008年10月28日判令:禁止该公司在香港或其他地区,在与其相关的商业或业务中,使用含“Hennessy”或“轩某”和/或与其相似的名字或名称;将“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和“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撤销,或变更其名称,且变更后的名称不包含“Hennessy”和“轩某”或其任何近似模仿。经原告申请,香港轩某公司于2009年3月5日被强制变更为“1224419法国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为1224419FRANCEGROUP(HK)CO.LIMITED)。2010年12月2日,该公司名称又变更为“某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李某、郭某于2008年8月15日起,以香港轩某公司及其中国服务中心的名义,从事经销葡萄酒的经营活动。同年8月25日,郭某以每瓶6至10元的价格从被告某海公司处购进冰红葡萄酒、2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3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5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等产品进行销售。在该些葡萄酒产品的标贴和外包装、礼盒上分别标有“”、“Hennessypt”等标识、“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或“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的企业名称,以及“由Hennessypt商标持有人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授权河北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在中国分装销售”等字样。此外,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瓶身外观为扁平葫芦形。

2008年11月28日,经原告投诉,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白云分局在广州市白云区南湖山庄南园中三街11号香港轩某公司中国服务中心查获了尚未销售的冰红葡萄酒2,004瓶、2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18瓶、3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678瓶、5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576瓶、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48瓶,共计3,324瓶,以及葡萄酒礼盒308个,货值25,974元。该局以上述葡萄酒商品上的“”标识与原告的“”、“Hennessy”注册商标相近似,已构成商标侵权为由,于2009年1月8日作出穗工商云分处字[2009]104号行政处罚决定,对郭某处以责令停止经营、责令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没收被查获的侵权商品以及罚款30,000元的行政处罚。

2008年11月28日,经原告投诉,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在香港轩某公司的广州总代理商即广州逊煌贸易有限公司的经营地查获“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38瓶、外包装袋133个及“Hennessypt”标识500个。该局以广州逊煌贸易有限公司于2008年8月2日至2008年11月1日期间销售标有“”、“Hennessypt”标识的葡萄酒产品,该标识与原告的“”、“Hennessy”注册商标相近似,已构成商标侵权为由,于2009年2月5日作出穗工商天分处字[2009]41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广州逊煌贸易有限公司处以责令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没收被查获侵权物品的行政处罚。

2008年12月12日,被告李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与被告某力公司签订《销售协议书》一份,授权某力公司在上海地区销售由香港轩某公司委托被告某海公司生产的“Hennessypt”品牌系列葡萄酒。次日,李某向某力公司提供了香港轩某公司的公司登记资料,并出具香港轩某公司的授权书,授权某力公司为香港轩某公司在上海地区的销售总代理商。2009年5月,经原告投诉,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长宁分局在某力公司的办公场所查获了尚未销售出的“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共计5,718瓶,分别为15年干红葡萄酒414瓶、冰红甜型葡萄酒336瓶、2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474瓶、3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810瓶、5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480瓶、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66瓶、国轩干红葡萄酒3,138瓶。该局查明,某力公司共从李某处购进“Hennessypt”品牌的15年干红葡萄酒、冰红甜型葡萄酒、2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3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50年真藏干红葡萄酒、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国轩干红葡萄酒等七种葡萄酒产品共计6,660瓶,进货总金额为234,720元。在该些葡萄酒产品的标贴和外包装上分别标有“Hennessypt”和“”,且标注有“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或“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的企业名称,以及“由Hennessypt商标持有人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授权河北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在中国分装销售”、“总经销: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等字样。此外,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瓶身外观为扁平葫芦形。某力公司向上海好盛食品经销有限公司销售“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合计90瓶,销售总金额为6,977.70元,其还以出样或赠送方式对外发放了“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合计852瓶。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长宁分局于2009年12月22日作出沪工商长案处字第[2009]第050200910358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上述“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均系侵犯“Hennessy”(轩某)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并处以没收上述查获的侵权葡萄酒产品的行政处罚。

2009年3月25日,经原告投诉,河北省昌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被告某海公司处查获该公司生产的标注有“Hennessypt”标识以及“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字样的干红葡萄酒500箱、包装箱1000个,货值10,000元。该局于2009年5月25日作出昌工商处字[2009]51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某海公司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擅自在生产的葡萄酒上使用“Hennessypt”标识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处以责令停止违法经营行为和罚款28,000元的行政处罚。2009年10月23日,河北省昌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再次在某海公司处查获并扣押了“Hennessypt”葡萄酒酒箱11包及“Hennessypt”酒标1箱。在酒箱的包装带上标有“”标识以及“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等字样。

2010年9月14日,经原告投诉,安徽省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瑶海区分局在合肥点滴酒类经营部查获并扣押了标有“”、“Hennessypt”标识以及“轩某干红葡萄酒”、“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或“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的企业名称和“经销商:珠海市茂源贸易有限公司”等字样的干红葡萄酒共计1,164箱。此外,该局还查获大量侵权产品外包装及标贴。该经营部现场负责人称,该些产品均由被告某海公司生产,外包装系由深圳市宇盛包装设计有限公司制作。为此,原告已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上述侵权行为起诉合肥点滴酒类经营部负责人潘徽优及珠海市菲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其前身为珠海市茂源贸易有限公司),追究其销售侵权商品的责任。

四、被告通过网站侵权的事实

2008年4月10日,被告李某、郭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注册并开始运营域名为Hennessypt.com的网站,通过该网站对其销售的标有“Hennessypt”、“”等标识的葡萄酒产品进行宣传。该网站页面使用了“Hennessypt”、“”等标识以及“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网页首部标注“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轩某葡萄酒”,网页底部标有“版权所有2008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由Hennessypt商标持有人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授权河北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在中国分装销售”等字样,网页左侧列明“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联系地址、电话、传真及中国服务中心的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南湖庄园中三街11号)、电话、传真、移动电话(13760784488)等内容,以及加盟商的名称,包括“福建省总代理--厦门市润合经贸发展有限公司”、“郑州国芳商贸有限公司”、“河源英杰酒业有限公司”、“湖南轩某专门店有限公司”、“广州逊煌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景山酒业有限公司”。该网站列明了葡萄酒产品的名称,如“Hennessypt20年真藏”、“Hennessypt王子干红”、“轩某霞多丽干白葡萄酒”、“轩某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等等。2009年4月22日,经原告投诉,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作出CN-0900254号裁决,认定Hennessypt.com域名中的“Hennessypt”与原告的“Hennessy”注册商标具有混淆性相似,属恶意注册,裁决将域名Hennessypt.com转移给原告。2009年5月6日,李某和郭某又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注册运营了域名为hennessypt.net的网站,该网站与www.hennessypt.com网站的设计风格及内容一致。

2009年3月4日,被告李某、郭某以香港轩某公司中国服务中心的名义注册运营了域名为hennessypt.com.cn的网站,通过该网站对其销售的标有“Hennessypt”、“”等标识的葡萄酒产品进行宣传。该网站页面使用了“Hennessypt”、“”等标识。网页首部标注“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中國服務中心”,网页底部标有“版权所有: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中国服务中心”、“技术支持:棱峰国际”等字样,网页左侧的“联系我们”栏中列明了联系地址、电话、联系人,其中联系人中标注有“李生13760784488”等内容。在网站的“产品说明”中,将产品名称均表述为“Hennessypt”系列产品,如“Hennessypt15年干红葡萄酒选用法国著名酿酒品种葡萄赤霞珠……”等等。2009年10月19日,经原告投诉,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作出CND2009000148号裁决,认定hennessypt.com.cn域名中的“Hennessypt”与原告的“Hennessy”注册商标具有混淆性相似,属恶意注册和使用,裁决将域名hennessypt.com.cn转移给原告。

上述三个网站现均已停止运营,无法正常访问。此外,被告郭某还以香港轩某公司总经理助理等名义通过B2B网站,如阿里巴巴等网站发布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产品的广告宣传、推销信息,如“供应轩某红酒50年葡萄酒380.00/支”等等。

五、与本案相关的其他事实

被告某海公司销售给被告李某、郭某的标有“Hennessypt”标识的国轩、15年真藏、20年真藏、30年真藏、50年真藏、百年真藏、王子干红、霞多丽干白八种葡萄酒产品的价格分别为10元/瓶、15元/瓶、18元/瓶、18元/瓶、20元/瓶、48元/瓶、13元/瓶、38元/瓶。李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对外销售上述葡萄酒产品的价格分别为15元/瓶、29元/瓶、48元/瓶、68元/瓶、90元/瓶、148元/瓶、19.80元/瓶、138元/瓶。被告某力公司对外销售上述葡萄酒产品的价格分别为38元/瓶、68元/瓶、98元/瓶、138元/瓶、188元/瓶、238元/瓶、48.80元/瓶、238元/瓶。

根据被告某风公司提供的公司登记资料记载,该公司已于2011年7月22日停止经营活动,同年9月2日已申请注册撤销。至庭审辩论终结时,该公司尚未正式注销。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业务范围仅涉及销售涉案的“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产品。

原审法院认为:

本案系涉外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因被诉侵权行为均发生在我国境内,故本案纠纷的处理应适用我国法律。

一、关于五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根据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的,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是第890628号“Hennessy”注册商标、第725686号“”注册商标、第3909238号“轩某”注册商标、第890643号“”注册商标、第137068号“”注册商标以及第3240985号“”(扁平葫芦形酒瓶)立体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其对上述注册商标享有的专用权受到我国法律保护。在案证据证实,原告的上述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被告李某、郭某、某风公司辩称被诉侵权的葡萄酒产品与原告干邑产品是不同种类的产品。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注册商标使用在干邑(俗称白兰地)产品上,该产品亦属于酒精类葡萄酒饮品,而被诉侵权产品为葡萄酒,两者区别仅在于酿造程序,即白兰地是在葡萄酒的基础上进行二次蒸馏所得,故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注册商标所核定使用的第33类商品属于同类商品,原审法院对上述辩称意见不予采纳。因此,原告指控涉案葡萄酒产品上标注的“Hennessypt”、“”标识以及扁平葫芦形瓶身,是否侵犯上述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取决于原告商标与被诉标识是否相同或近似。

比对被诉侵权产品和包装上的标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原审法院认为:第一,比对被诉侵权产品和包装上的“Hennessypt”标识与原告第890628号“Hennessy”注册商标,前者比后者增加了“pt”字符后缀,其余部分均一致。根据相关公众从左到右顺序读写英文的习惯,往往对字符串较靠左侧的字符印象深刻,而忽略注意较靠右侧的字符。在从左侧开始绝大部分字符均相同的情况下,有可能给相关公众造成两者无差别的印象。尤其是在“Hennessy”本身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相关公众即使注意到两者的差别,也极易造成标有“Hennessypt”的葡萄酒产品与原告存在某种关联关系的认识。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的“Hennessypt”标识与原告第890628号“Hennessy”注册商标构成近似。

第二,比对被诉侵权产品和包装上的“”标识与原告第890643号“”注册商标,前者系“手持战斧图形”和“Hennessypt”字符的上下组合标识,该“手持战斧图形”较之图形下方的字符在视觉效果上显得突出和醒目,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区别仅在于手持战斧的左右方向不同。在隔离状态下,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观察两者时,通常难以区分左右方向的不同而容易产生混淆。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的“”标识与原告第890643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

第三,比对被诉侵权产品和包装上的“”标识与原告第137068号“”注册商标,两者均由图形和字符构成,区别在于前者为上下垂直排列,后者为左右水平排列,并且两者的图形为左右方向相反的手持战斧图形,前者的字符部分比后者的字符部分增加了“pt”后缀。如前所述,前者字符部分的“Hennessypt”与后者的字符部分“Hennessy”构成近似,加之后者字符部分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关公众在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容易对两者的产品及来源造成混淆,故原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的“”标识与原告第137068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同理,被诉侵权的“”标识与原告第890628号“Hennessy”注册商标亦构成近似;被诉侵权“Hennessypt”标识与原告第137068号“”注册商标亦构成近似。

第四,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中“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产品的瓶身外观与原告第3240985号“”(扁平葫芦形酒瓶)立体注册商标,两者均为扁平葫芦形瓶身,瓶身正面的商标或标识所在位置亦相同,而原告的该注册商标通过其商业性使用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显著性较高,相关公众在隔离状态下观察两者,极易造成两者产品和来源的混淆,故原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的“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产品的瓶身外观与原告第3240985号“”(扁平葫芦形酒瓶)立体注册商标构成近似。

第五,被诉侵权的www.hennessypt.com、www.hennessypt.net、www.hennessypt.com.cn网站突出标示“轩某葡萄酒”字样,在产品介绍中有“轩某15年真藏干红葡萄酒”、“轩某百年真藏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等内容,该行为明显将“轩某”作为产品品牌即商标进行使用,与原告的第3909238号“轩某”注册商标构成相同,与原告的第725686号“”注册商标在字形上仅有繁简体的细微差别,而在读音、含义上则完全相同,亦构成近似。被告李某、郭某和某风公司辩称某风公司仅注册运营了www.hennessypt.com网站。原审法院认为,涉案的三个网站内容均系宣传香港轩某公司及其“Hennessypt”品牌葡萄酒产品,并在网站上明确标注香港轩某公司企业名称,在网页页面底部均标有“版权所有2008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或“版权所有: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中国服务中心”,且www.hennessypt.net网站与www.hennessypt.com网站无论是设计风格还是内容均无二致,故原审法院认定上述三个涉案网站均由某风公司注册并运营。

据上,原审法院认定,未经原告许可,被告某海公司生产、被告某风公司、某力公司销售的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同类商品及包装上使用“Hennessypt”、“”标识以及扁平葫芦形瓶身,侵犯了原告的第890628号“Hennessy”、第725686号“”、第3909238号“轩某”、第890643号“”、第3240985号“”、第137068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被告某风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涉案网站上使用“轩某”文字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第725686号“”、第3909238号“轩某”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二、关于五被告是否对原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不得从事损害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从而损害竞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作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企业名称”予以保护。

本案中,原告主张被诉侵权产品及包装和涉案网站上存在“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等字样的企业名称,使用了原告的企业字号“轩某”、“Hennessy”以及原告的第3909238号“轩某”、第890628号“Hennessy”注册商标,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审法院认为,首先,原告系外国法人,其企业名称为SocieteJasHennessy&CO.,字号为“Hennessy”。由于原告在中国长期销售酒类产品,且原告将其字号注册成商标,并被我国相关法院认定为驰名商标,其字号在中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熟悉,故该字号可作为企业名称受到我国法律的保护。因此,被诉侵权产品及包装上标注“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使用了与原告英文字号相同的“Hennessy”,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其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其次,“法国轩某公司”作为原告企业名称在中国的中文译名,其早在1995年已经在我国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注册登记,在商业活动中一直使用至今,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在相关公众与原告的商品之间已经建立了特定的关联,成为原告区别于其他市场主体的重要标识。因此,“法国轩某公司”是原告在中国使用的中文企业名称,其中文字号“轩某”亦因具有较高的知名度而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亦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被告某海公司与某风公司作为经营葡萄酒产品的企业,与原告存在经营竞争关系。在未经原告许可的情况下,该两被告在生产和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以及某风公司在涉案网站上标注“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使用了与原告中文字号相同和近似的“轩某”、“”文字,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其商品来源产生误认,亦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原告还主张被告某力公司销售被诉侵权葡萄酒产品的行为也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审法院认为,某力公司实施了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权的葡萄酒产品的行为,但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某力公司自行或参与他人实施了侵害原告企业名称权的行为,故原告要求某力公司承担不正当竞争的民事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三、关于五被告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一)被告某力公司应承担销售侵权产品的商标侵权责任,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某力公司辩称其向香港轩某公司合法购进侵权葡萄酒产品,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销售者不承担赔偿责任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二是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虽然某力公司提供了向香港轩某公司购买被诉侵权产品的证据,但原告的“Hennessy”品牌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消费者对原告的商标和商品亦较为熟悉,而某力公司作为从事销售酒类商品的经销商,对于酒类商品及其品牌具有较高的认知能力,其对原告的注册商标理应有较深刻的了解。某力公司在进货和销售过程中,应该注意到被诉侵权葡萄酒商品所注明的商标标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非常近似,而该些葡萄酒商品的进货价格又远低于原告的商品市场价格。因此,可以认定某力公司是明知侵权产品而仍购进、销售。某力公司未履行合理的注意义务,未采取适当措施以避免商标侵权行为的发生,在主观上对购买、销售侵权商品具有过错,已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鉴于某力公司的商标侵权行为已对原告的商誉及其注册商标的良好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亦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故应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责任。因某力公司所有库存侵权葡萄酒产品已被上海市长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没收,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某力公司继续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故原告要求某力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请已无必要,原审法院对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某力公司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人民法院报》上消除影响的诉请,原审法院认为消除影响的范围应与侵权后果影响的范围相一致,某力公司作为侵权葡萄酒产品在上海地区的销售总代理商,对外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已对原告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故原告请求某力公司登报消除影响,并无不妥,予以准许。但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某力公司在上海以外的其他地区实施了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的行为,故某力公司在上海地区性法制类报刊上刊登声明即可实现为原告消除影响的目的,具体报刊由法院酌定。关于某力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原审法院认为,由于某力公司侵权获利及原告的损失无法查明,故原审法院结合其侵权的性质、方式、持续时间、侵权范围、侵权产品销售数量、购销价格、主观过错程度以及原告产品的知名度、市场价格等因素予以酌定。根据查明的事实,某力公司除已销售90瓶侵权产品外,还对外以出样或赠送的方式发放了852瓶侵权产品,虽然某力公司对此没有直接获利,但该些侵权产品同样已流入市场,扩大了损害结果,势必会造成原告市场份额的减少,故原审法院对某力公司仅销售90瓶侵权产品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由于某力公司销售的侵权葡萄酒产品来源于生产商某海公司和销售商某风公司,故某海公司和某风公司应对某力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二)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应就生产、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李某、郭某不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李某与被告某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龙某于2008年3月底约定由某海公司生产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及产品包装,由郭某在香港注册公司,并以该公司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销售该葡萄酒产品。2008年4月7日,某海公司将侵权商标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次日,郭某在香港注册成立香港轩某公司。同年4月10日,李某、郭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注册侵权网站,在网站上对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进行销售宣传。同年8月15日起,李某、郭某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对外销售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以上事实充分表明李某、郭某与某海公司就生产、销售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进行了共同策划、分工合作,三被告具有明显的侵权意思联络,主观恶意明显,但由于郭某与李某分别为香港轩某公司的唯一股东、董事与总经理,均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销售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故郭某、李某的行为应视为香港轩某公司的行为,由此产生的后果应由香港轩某公司即被告某风公司承担。因此,某海公司与某风公司应就涉案商标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承担共同侵权的责任。

鉴于被告某海公司在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后仍在继续生产、销售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故原审法院对原告要求某海公司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诉请予以支持。但由于被告某风公司现已变更企业名称并处于停业状态,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公司仍继续销售涉案侵权葡萄酒产品,且涉案三个侵权网站现均已停止运营而无法正常访问,故原告要求某风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请已无必要,原审法院对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某海公司、某风公司登报消除影响的诉请,原审法院认为,消除影响的范围应与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影响相一致。某风公司作为某海公司在中国地区销售总代理,在全国范围内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已对原告的商誉和产品声誉造成较大的不利影响,故原告请求该两被告在全国性的相关报纸上消除影响,并无不妥,原审法院予以准许,但该两被告仅须在一份报刊上刊登声明即可实现为原告消除影响的目的。因本案侵权行为导致的原告损失和上述两被告获利情况均无法查明,故对某海公司与某风公司应共同承担的赔偿数额予以酌定。原告以50万元的标准分别计算因该两被告实施的全部商标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原审法院认为,虽然该两被告在本案中实施的侵权行为同时侵害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企业名称权,但该两侵权行为导致的是同一损害后果即原告商誉和产品声誉的损害、原告市场份额的抢占,故原审法院结合该两被告侵权的性质、方式、持续时间、侵权范围、侵权产品购销价格、主观过错程度以及原告企业名称及其商标的知名度、产品的市场价格等因素,在法定赔偿限额50万元内酌定赔偿金。

被告某海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由此导致的后果由其自行承担。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五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于2011年12月22日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某力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经济损失40,000元;二、被告某力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上海法治报》上就侵害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法院核定);逾期不履行的,由原审法院在上述报刊上刊登判决书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某力公司承担;三、被告某海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生产、销售侵权葡萄酒产品及其包装;四、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人民法院报》上共同就侵害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法院核定);逾期不履行的,由原审法院在上述报刊上刊登判决书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共同承担;五、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经济损失460,000元;六、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共同对判决第一项中被告某力公司应当赔偿的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七、驳回原告法国轩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原告法国轩某公司负担5,000元,被告某力公司负担800元,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共同负担8,000元,被告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对被告某力公司负担的受理费承担连带责任。

法国轩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改判三被上诉人及某风公司:1、连带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460,000元;2、在两个以上公开媒体澄清事实,消除影响;3、对原审被告某力公司应赔偿款项40,000元承担连带责任;4、对于除原审被告某力公司应承担的受理费800元以外的全部诉讼费承担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李某、郭某共同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审判决基本正确,尽管对部分判决不服,但不提出上诉。

被上诉人某海公司、原审被告某力公司在二审中未作答辩。

二审期间,上诉人法国轩某公司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材料:1、某风公司的撤销证明书,证明某风公司已经于2012年1月13日被撤销;2、法律意见书,证明香港法律关于公司被撤销后的相关规定。经质证,被上诉人李某、郭某认为证据1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证据2是律师依据香港法律出具的法律意见书,对中国大陆不起作用。本院认为,证据1涉及某风公司主体资格问题,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纳;证据2涉及某风公司被撤销后相应法律后果的意见,并非法律规定,故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法国轩某公司的第3240985号“”立体商标的有效期应为2006年1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止,原审对该事实的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余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某风公司的前身即香港轩某公司设立后,除销售涉案葡萄酒产品外,没有其他任何经营活动。某风公司的注册已根据香港《公司条例》第291AA(9)条经2012年1月13日刊登的宪报公告(189)宣布撤销,并在注册撤销时解散。

本院认为:某海公司、某力公司及某风公司未经许可,在生产、销售的涉案葡萄酒产品及包装上使用“Hennessypt”、“”标识以及扁平葫芦形瓶身,侵犯了法国轩某公司享有的第890628号“Hennessy”、第890643号“”、第137068号“”、第3240985号“”立体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某风公司未经许可,在涉案网站上使用“轩某”文字的行为侵犯了法国轩某公司享有的第725686号“”、第3909238号“轩某”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在生产、销售的涉案葡萄酒产品及李某、郭某以某风公司名义注册的涉案网站上使用“法国轩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法國軒尼詩集團(香港)有限公司”、“FranceHennessyGroup(HK)Co.Limited”等文字的行为构成对法国轩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因此,某海公司、某力公司、李某、郭某等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民事责任。

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李某、郭某应否承担共同侵权责任。上诉人法国轩某公司认为,李某、郭某的行为应认定为共同侵权,他们应对涉案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李某在2008年3月与某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龙某约定,由某海公司生产涉案葡萄酒产品及其包装,由郭某在香港注册公司,并以该公司名义销售该葡萄酒产品。嗣后,郭某于同年4月在香港成立某风公司的前身即香港轩某公司,随后李某、郭某又以香港轩某公司名义注册了网站,对涉案葡萄酒产品进行宣传,并且从同年8月起在中国大陆地区以香港轩某公司的名义销售涉案葡萄酒产品。以上事实表明,李某、郭某与某海公司就涉案葡萄酒产品的生产、销售具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并且进行了一定的分工。香港轩某公司实际是某海公司、李某、郭某为了实施涉案侵权行为而设立,该公司成立后,除了李某、郭某以该公司名义在中国大陆销售涉案葡萄酒产品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经营活动。综上所述,本院认定李某、郭某与某海公司、某风公司具有共同的侵权故意,他们应承担共同侵权的民事责任。原审认定李某、郭某的行为系某风公司的职务行为,故相应法律后果应由公司承担,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及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原审判决后,某风公司于2012年1月13日已被撤销,该公司在注册撤销时解散。因此,某风公司已经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上诉人要求其承担民事责任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本院已认定该公司唯一股东郭某对涉案侵权行为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故本院在本案中无需再处理某风公司被撤销后其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

关于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在两个以上公开媒体上消除影响的上诉请求,因原审判决被上诉人就侵权行为在《人民法院报》上刊登声明已足以达到消除影响的目的,故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1)浦民三(知)初字第20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

二、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1)浦民三(知)初字第203号民事判决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

三、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人民法院报》上共同就侵害法国轩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法院核定);逾期不履行的,由原审法院在上述报刊上刊登判决书主要内容,费用由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共同承担;

四、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法国轩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460,000元;

五、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共同对原审判决第一项中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应当赔偿的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六、驳回法国轩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由法国轩某公司负担人民币5,000元,上海某力贸易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800元,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共同负担人民币8,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由昌黎县某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李某、郭某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郑军欢

代理审判员汤丽莉

代理审判员徐燕华

二○一二年八月七日

书 记 员沈晓玲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