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地理标志 特殊标志> 裁判文书 > 正文   
石狮市人民政府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厦门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两审;地理标志)
添加时间:2013-7-23 20:11:07     浏览次数:713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192号

原告石狮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黄南康,市长。

委托代理人佟卫东,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莹。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郑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厦门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荣欣,董事长。

原告石狮市人民政府(简称石狮市政府)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9月29日作出的商评字〔2011〕第23612号关于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异议复审裁定(简称第23612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1年12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厦门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厦门烟草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2年4月26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石狮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佟卫东、赵莹,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郑婷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厦门烟草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23612号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石狮市政府就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所提异议复审申请而作出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该裁定中认定:虽然被异议商标之“石狮”是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一个市级行政区划名称,但是远在古代石狮就被摆放在宫殿大门外,用于辟邪。时至今日,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甚至民间住宅门前都喜用石狮来辟邪、显威风。石狮依然是尊贵、不可侵犯的标志。可见“石狮”之“石头狮子”含义强于其行政区划名称。因此,被异议商标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

石狮市政府提交的获奖证书中仅一份上显示有商品名称,且为“休闲服装”,而百度百科关于“石狮”文字的搜索结果则仅可证明石狮市的历史及其在“服装”领域的发展状况。虽然如石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证明中所述,石狮市众多的市场经营主体的企业名称中含有“石狮”二字,但是依据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企业名称实行分级登记管理,企业名称应当由行政区划、字号、行业组织形式依次组成,故上述企业名称中的“石狮”应多指行政区划,仅起到标识市场经营主体所处地域的作用。综上,石狮市政府提交的在案证据不是将“石狮”作为商标标识或企业商号进行使用的证据,而是“石狮”作为行政区划名称在服装领域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木材”等商品的特点与石狮市特定的自然、人文因素有何关联。因此,并无充分理由可以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并产生不良影响。另,被异议商标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具备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在复审商品上予以核准注册。

原告石狮市政府起诉称:一、“石狮”是极具个性化的世界驰名的城市品牌。“石狮”与“石狮子”是具有不同含义的词语,各自有明确的相对应的具体解释,词语“石狮”的唯一规范的解释含义为行政区划名称,而非“石狮子”或“石头狮子”。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

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不予核准注册。二、被异议商标仅包含普通字体的地名“石狮”,无特别设计,不具有显著特征,若使用在具体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品产源于石狮市,具有地理欺骗性。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九条的法律规定,应当不予核准注册。三、厦门烟草公司的经营范围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毫无关系,其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缺乏法律依据。综上,原告请求法院撤销第23612号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答辩称:石狮市政府关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超出厦门烟草公司企业经营范围的理由并未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出过,其并非第23612号裁定的作出依据,且该理由不能成为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的理由。商标评审委员会坚持其在第23612号裁定中的认定意见,认为该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厦门烟草公司向本院提交书面声明,表示放弃相关诉讼权利。

本院经审理查明:

被异议商标由厦门卷烟厂于2004年2月12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指定使用于木材、建筑用非金属砖瓦、耐火材料、发光板材、非金属建筑材料、建筑玻璃、非金属建筑物、建筑用塑料管、石、混凝土或大理石像、非金属建筑涂面材料商品上,该商标图样见附件。

被异议商标于2008年7月10日被核准转让至厦门烟草公司,即本案第三人名下。

被异议商标被初步审定并公告后,石狮市政府在该商标异议期内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商标局于2009年12月23日作出(2009)商标异字第23474号“石狮”商标异议裁定(简称第23474号裁定),对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石狮市政府不服第23474号裁定,于2010年2月3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主要理由为:石狮市位于福建东南沿海,于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建市,以服装闻名于世,其作为行政区域名称已远远超过其本身的含义。被异议商标注册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消费者认为其所标识的是商品产地或提供地。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使一般消费者认为被异议商标标识的产品来源于石狮市,损害石狮市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并极有可能伤害石狮市人民的朴素情感,具有不良影响。综上,依据《商标法》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十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的规定,请求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石狮市政府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石狮市多项获奖证书复印件。

厦门烟草公司答辩的主要理由为:被异议商标的“石狮”是取义“石狮”千百年来流传已久的美好寓意,完全符合《商标法》的规定,不会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厦门烟草公司是国资委监管的国有企业,其十几年来树立的“石狮”品牌形象是正面的、积极的、绝不会造成不良影响。被异议商标不是地理标志,不会误导相关公众。石狮市是福建的先进县级市,厦门烟草公司是福建省的纳税大户,双方应共同努力,携手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厦门烟草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百度百科关于“石狮子”的解释;

2、厦门烟草公司注册在卷烟商品上的“石狮及图”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争议裁定书。

针对厦门烟草公司的答辩材料,石狮市政府的主要质证理由为:厦门烟草公司提交的百度百科的解释无法证明“石狮”文字有特定的固定象征含义,争议裁定书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石狮”用在商品包装上,通常代表商品的产地,无法提到标识商品来源的作用,明显缺乏显著特征。被异议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石狮市政府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

2、百度百科关于“石狮”解释的打印件;

3、石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证明原件。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9月29日作出第23612号裁定。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石狮市政府向本院提交了石狮市介绍、石狮市获得驰名商标企业的名单、《辞海》对“石狮”的解释作为证据。

以上事实,有被异议商标档案、第23474号裁定、第23612号裁定、石狮市政府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异议复审申请书和质证意见及其证据材料、厦门烟草公司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复审答辩书及其证据材料、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答辩通知书和证据交换通知书、石狮市政府在诉讼过程中向本院提交的证据、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该条款中“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是指地名作为词汇具有确定含义且该含义强于作为地名的含义,不会误导公众的情形。

本案中,石狮市为我国福建省县级市,“石狮”属于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不得作为商标。被异议商标由汉字“石狮”构成,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不予核准注册。

对于“石狮”的其他含义,虽然可以把“石狮”理解为“石头的狮子”,即以“石”修饰“狮”,以区别于“铜狮”、“铁狮”等,但“石狮”的该含义明显弱于其地名含义。同时,词汇“石狮”亦不能完全等同于词汇“石狮子”,“石狮子”特指在中国习俗下置于门前用于辟邪、显贵,具有鲜明文化寓意的石雕狮子,其他场合下的石头的狮子并非其指代之物,其也不具有指代本案中行政区划“石狮市”的地名含义,而“石狮”却可作多种含义解释,其指代特定事物“石狮子”的含义并不强于其地名含义。可见,被异议商标“石狮”并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述“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情形,第23612号裁定中相关认定缺乏根据,其据此所作裁定结果亦缺乏根据。

综上,第23612号裁定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第2目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9月29日作出的商评字〔2011〕第23612号关于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异议复审裁定。

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石狮市人民政府就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所提异议复审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仪 军

代理审判员  毛天鹏

代理审判员  李冰青

二○一二 年 五 月 九 日

书 记 员  卓 锐

书 记 员  郭小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高行终字第12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郑婷,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石狮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张贻山,代市长。

委托代理人佟卫东,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莹。

原审第三人厦门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荣欣,董事长。

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19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8月3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2年9月6日,上诉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郑婷,被上诉人石狮市人民政府(简称石狮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佟卫东到本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厦门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厦门烟草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明: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见下图),由厦门卷烟厂于2004年2月12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经初步审定并公告,指定使用在木材、建筑用非金属砖瓦、耐火材料、发光板材、非金属建筑材料、建筑玻璃、非金属建筑物、建筑用塑料管、石、混凝土或大理石像、非金属建筑涂面材料商品上。2008年7月10日,被异议商标经核准转至厦门烟草公司名下。

被异议商标(略)

2009年12月23日,商标局就石狮市政府针对被异议商标在法定异议期内提出的异议申请,作出(2009)商标异字第23474号《“石狮”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23474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石狮市政府不服该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申请。其主要理由为:石狮市位于福建东南沿海,于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建市,以服装闻名于世,其作为行政区域名称已远远超过其本身的含义。被异议商标注册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消费者认为其所标识的是商品产地或提供地。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使一般消费者认定被异议商标标识的产品来源于石狮市政府,损害石狮市政府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并极有可能伤害石狮市人民的朴素情感,具有不良影响。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十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的规定,请求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

石狮市政府在其于2011年4月22日提交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商标异议复审质证意见》中,明确被异议商标违反了包括第十一条在内的多个《商标法》条款。

石狮市政府并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石狮市获奖证书复印件、百度百科关于“石狮”解释的打印件、石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证明原件等作为主要证据。

厦门烟草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百度百科关于“石狮子”的解释;厦门烟草公司注册在卷烟商品上的“石狮及图”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争议裁定书。

2011年10月24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1〕第23612号《关于第3909599号“石狮”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23612号裁定)。该裁定书认定:“石狮”是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一个市级行政区划名称,但是远在古代石狮就被摆放在宫殿大门外,用于辟邪。时至今日,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甚至民间住宅门前都喜用石狮来辟邪、显威风。石狮是尊贵、不可侵犯的标志。可见“石狮”之“石头狮子”含义强于其行政区划名称。因此,被异议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主张。石狮市政府提交的获奖证书中仅一份上显示有商品名称,且为“休闲服装”,而百度百科关于“石狮”文字的搜索结果则仅可证明石狮市的历史及其在“服装”领域的发展状况。虽然如石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证明中所述,石狮市众多的市场经营主体的企业名称中含有“石狮”二字,但是依据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企业名称实行分级登记管理,企业名称应当由行政区划、字号、行业组织形式依次组成,故上述企业名称中的“石狮”应多指行政区划,仅起到标识市场经营主体所处地域的作用。综上,石狮市政府提交的在案证据不是将“石狮”作为商标标识或企业商号进行使用的证据,而是“石狮”作为行政区划名称在服装领域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木材”等商品的特点与石狮市特定的自然、人文因素有何关联。因此,并无充分理由可以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并产生不良影响。另,被异议商标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具备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综上,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在本案原审诉讼过程中,石狮市政府向本院提交了石狮市介绍、石狮市获得驰名商标企业的名单、《辞海》对“石狮”的解释作为证据。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石狮”系我国福建省石狮市市名,后者属于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县级行政区划的地名。就“石狮”二字的其他含义而言,虽然可以把“石狮”理解为“石头的狮子”,即以“石”修饰“狮”,以区别于“铜狮”、“铁狮”等,但现有证据尚无法证明“石头的狮子”之含义强于其地名含义。同时,词汇“石狮”亦不等同于词汇“石狮子”,在惯常用语中,“石狮子”特指中国习俗中置于门前用于辟邪、显贵,具有鲜明文化寓意的石雕狮子,而在其他场合下的石头的狮子并非其指代之物,其也不具有指代本案中行政区划“石狮市”的地名含义。然而,“石狮”二字却可作多种含义解释,且其指代特定事物“石狮子”的含义并不强于其地名含义。由此可见,被异议商标“石狮”并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述“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情形,第23612号裁定中相关认定缺乏根据,其据此所作裁定结果亦缺乏根据。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第2目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第23612号裁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就被异商标的异议复审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维持第23612号裁定。其主要上诉理由是:虽然“石狮”是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一个市级行政区划的名称,但是远在古代石狮就被摆放在宫殿大门外,用于辟邪。时至今日,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甚至民间住宅门前都喜用石狮来辟邪、显威风。石狮依然是尊贵、不可侵犯的标志。可见“石狮”之“石头狮子”的含义远早于石狮作为福建省县级市名即已存在,且强于其行政区划名称。加之,厦门烟草公司注册并使用在卷烟商标上的石狮商标已于2005年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成为被中国广大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驰名商标。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

石狮市人民政府、厦门烟草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本案审理查明,原审判决已查明的事实属实,有被异议商标档案、商标局第23474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第23612号裁定,石狮市政府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厦门烟草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其商评字[2005]第4633号《关于第3474069号“大石狮子shishi”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4633号裁定),该裁定书认定厦门卷烟厂(后更名为厦门烟草公司)核定使用在卷烟商品上的“石狮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

上述事实有第4633号裁定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由此可知,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或注册,除非该地名具有其他含义。“其他含义”是指明确的、公知的、区别于地名含义的其他含义。“其他含义”应强于地名含义,构成相关公众看到该地名词汇首先想到的含义。判断地名能否因具有“其他含义”而作为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应以相关公众为判断主体,“其他含义”能够使相关公众意识到该地名作为商标使用,用以标识特定商品或服务的来源。本案中,“石狮”是我国市级行政区划的地名。虽然“石狮”也可理解为“石头狮子”,在我国也有以石头狮子放置在门前两侧用于辟邪的习俗,但本案的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相关公众看到“石狮”首先想到“石头狮子”,因此,“石头狮子”的含义并不强于“石狮”的地名含义。厦门烟草公司在卷烟商品上使用的“石狮及图”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仅可以表明“石狮及图”商标为烟草商品的相关公众广泛知晓,将“石狮及图”和卷烟商品建立了特定联系,但烟草商品和木材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去甚远,使用在烟草商品上的“石狮及图”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不能证明木材等商品的相关公众能够将“石狮及图”和木材等商品建立特定联系,木材等商品的相关公众看到“石狮”并不必然认为该标识是指示商品来源的商标。此外,商标评审采用个案审查的原则,“石狮及图”商标被核准注册并不必然表明被异议商标亦应予以核准注册。综上,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莎日娜

代理审判员  戴怡婷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二○一二 年 九 月 二十 日

书 记 员  张 林

书 记 员  王真宇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