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按认定原则)> 多余指定原则> 裁判文书 > 正文   
于滨与蔡长球专利侵权纠纷案(两审;变劣)
添加时间:2012-3-9 11:02:56     浏览次数:928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4)穗中法民三知初字第264号

原告于滨,男,汉族,1956年2月25日出生,住址:沈阳市和平区四经街二段四里30号,联系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215号40楼7-2。

委托代理人闫闾,男,汉族,1953年12月20日出生,住沈阳市和平区南京街6段6里6-3号。

委托代理人王占平,辽宁同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蔡长球(中山市古镇永安路灯厂业主),男,1958年5月25日出生,汉族,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冈南村七组。

委托代理人刘泽沛,广东中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建军,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专利代理人。

原告于滨与被告蔡长球专利侵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闫闾、王占平,被告委托代理人刘泽沛、林建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于2000年5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并在2003年10月1日获得专利号为ZL00107380.X,名称为“仿椰子树形状彩灯”(简称椰树灯)的发明专利。现被告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擅自制造、销售、侵权产品椰树灯,已构成侵权。现诉请: 1.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人民币。2.要求被告赔偿因调查、制止侵权和提起诉讼所发生的差旅费、律师代理费及相关费用3万元。3.请求法院没收被告生产的所有侵权椰树灯,销毁专用生产设备。4.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一切侵权行为并在《古镇灯饰报》上公开道歉。案件受理费用由被告负担。

为证明其诉请,原告提供的证据有: 1.专利证书,2.交费通知,3.发明专利说明书,4.发明专利公告,均证明其专利的有效性。5.被告的订货单和宣传画册,证明被告存在销售和许诺销售的侵权行为。

被告答辩称: 一、本案原告专利应为无效,我们已提起无效请求,原告专利的法律状态非常不稳定的,希望法庭中止本案的审理。二、答辩人的被控侵权产品没有落入本案专利保护范围,被答辩人的侵权主张不成立。原告的专利是在大量现有技术基础上的一个改正专利,其保护范围非常明确,答辩人生产的样品缺少其控制电路的必要的技术特征,既没有字面侵权,也没有以等同方式落入其保护范围,不应构成侵权。三、原告诉请第二项主张因调查、制止侵权和提起诉讼所发生的差旅费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证据支持,依法应予以驳回。四、原告在诉请中要求销毁专用生产设备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五、原告在诉请中要求在媒体上公开道歉也没有法律依据,最高院明确规定专利权是一种财产权,本案不需要赔礼道歉。综上所述,要求判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原告负担。

为证明其答辩意见,被告提供的证据有: 证据1是专利无效申请书及无效理由,说明本案专利存在着稳定性方面的问题;证据2是专利号为96193340.2的现有专利、证据3是专利号为97224560.X的现有专利,说明该产品现有技术情况;证据4是一份专利号为87213678的现有技术的资料,说明骨架孔的结构在现有技术中的反映;证据5是北京高院(2003)高行终字第115号判决书一份、证据6是北京一中院(2002)行初字第402号判决,说明通过确权程序其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范围非常窄;证据7是复审委3774和6016号无效决定;证据8是北京高院(2002)高民终字第33号判决,说明实质相同的两个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的规定,已有相关判例予以无效;证据9是原告的实用新型专利授权文本(专利号是00205635.6),证明其存在重复授权。证据10是被告生产成本和订货单,证明被告生产数量少,利润低,原告要求赔偿10万元没有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0年5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的发明专利,该专利于2003年10月1日授权公告,专利号:ZL00107380.X。该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为: 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包括支架、多个发光体及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些发光体设置在支架内,并在所述控制电路的控制下通电发光,该支架包括树干结构及树叶结构,其特征在于:树叶结构包括叶茎和叶叉,该叶叉包括有凹槽及用于供叶茎穿接的骨架孔,而叶茎穿过叶叉的骨架孔而组成树叶结构。

原告称自2002年5月起开始发现被告侵权生产、销售其专利产品,在本案审理期间,原告向本院提出证据保全申请,要求查封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椰树灯的叶片(其认为其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均集中在叶片上)。本院依原告请求依法查封了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椰树灯的叶片,并对被控侵权产品的生产现场进行了拍照。之后本院在被告处进行现场勘查,在被告展厅内发现有一颗椰树灯,原告指控该椰树灯即为被控侵权产品。经查验,该椰树灯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

被控侵权产品也为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 经比对,除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外,被控侵权产品的其余技术特征与原告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均相同。被告认为其不具备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故被控侵权产品没有落入原告专利的保护范围。原告则认为,用开关来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是基本常识,因此,“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为多余指定。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要求中止本案诉讼。合议庭经研究后不同意中止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原告享有的第ZL00107380.X、名称为“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的发明专利至今有效存续,应受法律保护。原告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为: 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包括支架、多个发光体及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些发光体设置在支架内,并在所述控制电路的控制下通电发光,该支架包括树干结构及树叶结构,其特征在于:树叶结构包括叶茎和叶叉,该叶叉包括有凹槽及用于供叶茎穿接的骨架孔,而叶茎穿过叶叉的骨架孔而组成树叶结构。将专利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相比较,被控侵权产品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技术特征。因此,原告专利中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技术特征是否属于多余指定的特征是本案审理的焦点问题。本院认为,发明专利的侵权认定必须贯彻全面覆盖原则,即被控侵权产品必须包括原告专利技术方案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在进行专利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的侵权特征对比时,在判断某一必要技术特征是否属于多余指定,亦应考虑“禁止反悔”原则的适用,防止权利人利用“多余指定”达到扩张其权利的保护范围,以维护社会的公平。从字面分析,“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是对“控制电路”的限定,表明该“控制电路”的具体特征及功能、效果。对本案专利而言,如无“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完全达不到原告专利所要求的技术效果。因此,该特征对原告专利而言,并非是可有可无的。原告在申请该专利时,已经自愿将该限定其权利的特征列入其独立权利要求当中,原告不得反悔。而且原告亦未提供相应证据材料证明其多余指定的主张成立,故原告认为“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属于多余指定特征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由于被控侵权产品缺乏“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必要技术特征,因此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没有落入原告专利的保护范围。原告指控被告侵犯其第ZL00107380.X专利权的诉讼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于滨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310元和由原告于滨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本案判决确定的一审案件受理费5310元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彭新强

代理审判员 张立鹤

人民陪审员 张佳虹

二OO四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汪 毅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4)粤高法民三终字第29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于滨,男,汉族,1956年2月25日出生,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四经街二段四里30号,住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215号40楼7-2号。

委托代理人:温旭,广州三环专利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胡子骐,广州三环专利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长球,男,1958年5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冈南村七组,系中山市古镇永安路灯厂业主。

委托代理人:林建军,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上诉人于滨因与被上诉人蔡长球专利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穗中法民三初字第2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滨2000年5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的发明专利,该专利于 2003年10月1日授权公告,专利号ZL00107380。X。该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为: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包括支架、多个发光体及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些发光体设置在支架内,并在所述控制电路的控制下通电发光,该支架包括树干结构及树叶结构,其特征在于:树叶结构包括叶茎和叶叉,该叶叉包括有凹槽及用于供叶茎穿接的骨架孔,而叶茎穿过叶叉的骨架孔而组成树叶结构。

于滨称自2002年5月起开始发现蔡长球侵权生产、销售其专利产品,在本案审理期间,于滨向法院提出证据保全申请,要求查封蔡长球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椰树灯的叶片(其认为其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均集中在叶片上)。原审法院依于滨请求依法查封了蔡长球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椰树灯的叶片,并对被控侵权产品的生产现场进行了拍照。之后在蔡长球处进行现场勘查,在蔡长球展厅内发现有一颗椰树灯,于滨指控该椰树灯即为被控侵权产品。经查验,该椰树灯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

被控侵权产品也为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经比对,除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外,被控侵权产品的其余技术特征与于滨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均相同。蔡长球认为其不具备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故被控侵权产品没有落入于滨专利的保护范围。于滨则认为,用开关来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是基本常识,因此,“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为多余指定。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蔡长球要求中止本案诉讼。合议庭经研究后不同意中止本案诉讼。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滨享有的ZL00107380。X、名称为“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的发明专利至今有效存续,应受法律保护。于滨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必要技术特征为: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包括支架、多个发光体及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 这些发光体设置在支架内,并在所述控制电路的控制下通电发光,该支架包括树干结构及树叶结构,其特征在于:树叶结构包括叶茎和叶叉,该叶叉包括有凹槽及用于供叶茎穿接的骨架孔,而叶茎穿过叶叉的骨架孔而组成树叶结构。将专利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相比较,被控侵权产品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技术特征。因此,于滨专利中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技术特征是否属于多余指定的特征是本案审理的焦点问题。原审法院认为,发明专利的侵权认定必须贯彻全面覆盖原则, 即被控侵权产品必须包括于滨专利技术方案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在进行专利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的侵权特征对比时,在判断某一必要技术特征是否属于多余指定,亦应考虑“禁止反悔”原则的适用,防止权利人利用“多余指定”达到扩张其权利的保护范围,以维护社会的公平。从字面分析,“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是对“控制电路”的限定,表明该“控制电路”的具体特征及功能、效果。对本案专利而言, 如无“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 这一特征,完全达不到于滨专利所要求的技术效果。因此,该特征对于滨的专利而言, 并非是可有可无的。于滨在申请该专利时,已经自愿将该限定其权利的特征列入其独立权利要求当中,于滨不得反悔。而且于滨亦未提供相应证据材料证明其多余指定的主张成立,故于滨认为 “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属于多余指定特征的主张,不予支持。由于被控侵权产品缺乏“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必要技术特征,因此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没有落入于滨专利的保护范围。于滨指控蔡长球侵犯其第 ZL00107380。X 专利权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所述,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于滨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 5310 元由原告于滨负担。

于滨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1、原审法院对上诉人于滨专利中权利要求1关于控制电路的技术特征不属于多余指定特征的认定是错误的,由此得出被上诉人的产品因缺乏该特征而不构成侵权的结论也是错误的。具体理由是:(1)即使缺少“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 这一特征,上诉人专利的发明目的和所要求的技术效果也能达到,而非完全达不到。本发明的目的是“提供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即在仿椰子树形状的支架内设置各种彩色发光体,在夜间模拟椰子树发光状态,使夜色更加绚丽多姿”。因此,即使缺少“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 这一特征,也可以实现专利的发明目的,原审法院认为缺少该特征,完全达不到上诉人专利所要求的技术效果是错误的。(2)“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是非必要技术特征。上诉人专利说明书中写到:“在本发明中,可设置一连接各发光体的控制电路,由该控制电路控制各发光体的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因此,控制电路是可有可无的。权利要求1的前序部分记载该特征,确实是上诉人在专利申请过程中专利申请文书撰写笔误而误加入其中的。原审认定没有证据证明该特征属于多余指定是错误的。(3)“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仅是进一步增进本发明的技术效果的有益特征而已,而非必须的。(4)原审法院以上诉人“自愿”将该特征写入专利权利要求书等为理由,认为不属于多余指定,是错误的。现实中,申请人因为自身的经验等将非必要技术特征也写进独立权利要求是常有的事。2、原审法院对本案中在现场勘察的椰子树灯是半成品的事实未调查清楚,而以该半成品的结构与上诉人的专利权利要求1作比对,由此得出被控侵权产品不构成侵权的结论也是错误的。原审法院仅以在被告展厅所发现的一棵椰子树作为被控侵权产品是错误的,原审法院应依职权调查被上诉人侵权产品成品的销售去向,并向有关购买者调查勘验所购产品的具体结构。3、即使原审法院现场勘察的被告椰子树灯是成品,但由于该产品是原审被告为规避原告发明专利保护范围而作的技术变劣,因此该产品仍是侵权产品。原审法院以该被控侵权产品不具有“控制电路”这一技术特征而认定该产品不构成专利侵权的结论是错误的。4、原审法院在其依全面覆盖原则判断被控侵权产品不构成全面覆盖后,没有进一步依据等同原则对侵权物与专利技术方案做比对,即直接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不构成侵权,也是违反专利侵权判断的法律适用程序的。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改判被上诉人停止一切侵权行为,销毁侵权产品及制造侵权产品的专用设备,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0万元人民币及上诉人因调查、制止侵权和本诉讼所支付的合理费用3万元人民币。3、判令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蔡长球答辩认为:1、涉案专利在权利要求1中限定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是该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上诉人的理由不成立。第一、从上诉状中自相矛盾的论述中可以看出,该技术特征具有有益的效果。上诉状中认为蔡长球规避本专利保护范围而将其变劣,显然认可该特征有明显的技术效果。第二、从专利公开文本和授权文本看,该技术特征也是必要技术特征。从专利申请到授权三年半的时间,并没有对该技术特征做任何修改。第三、从于滨在本案专利申请日前两个月申请的实用新型专利的权利要求来看,该特征也是必要的技术特征。于滨2000年3月6日申请的实用新型专利中,权利要求9限定的是与本专利相同的技术特征,在本发明专利申请中,将该特征提升到权利要求1,可见该特征是必要的。第四、本专利有代理机构,对专利的规定是了解的,不存在申请过程中的失误或者不严谨。第五、即使专利申请中有失误,也应当由申请人自己承担责任。第六、写入权利要求的特征,应当遵守“禁止反悔原则”,以保护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第七、根据专利侵权判定,法院不应当主动适用多余指定原则。2、原审判决中据以认定是否侵权的涉嫌产品,是于滨所认可的。原审法院根据于滨的请求进行现场勘察,确定了被控产品,而且在判决书中有明确的论述。3、于滨认为涉嫌侵权产品是变劣技术,应当适用等同原则的主张不成立。于滨大力主张“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给该专利带来突出效果,还具有“象霓虹灯或礼花灯那样发光”的效果,显然是必要技术特征,而于滨在原审也并没有要求适用等同原则,且本案被控产品缺少一个特征,显然不适用等同特征,而应当优先适用禁止反悔原则。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04年4月5日,于滨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蔡长球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2、蔡长球赔偿因调查、制止侵权和提起诉讼所发生的费用3万元。3、请求法院没收蔡长球生产的所有侵权椰树灯,销毁专用生产设备。4、蔡长球立即停止一切侵权行为并在《古镇灯饰报》上公开道歉,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再查明:原审法院审理期间,于2004年9月10日到蔡长球处进行了现场勘察,根据勘察笔录记载,双方当事人确认了一棵椰树灯为被控侵权产品,经勘察,法院确认该被控椰树灯不能控制灯的发光顺序和时间。双方当事人均在勘察笔录上签名确认。

本案一审期间,蔡长球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宣告于滨的本案专利无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2004年7月29日发出《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

本案二审期间,于滨在法庭上播放了其自己拍摄的录像资料,认为该录像资料是上诉后取得的,拍摄于蔡长球工厂外面,内容是闪光的被控产品,认为其必然有控制电路。蔡长球对该录像资料的真实性表示异议,认为录像资料不能证明是哪里的产品,也看不出闪光的顺序,缺乏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能证明于滨的上诉主张。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ZL00107380。X号“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发明专利,是于滨2000年5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 2003年10月1日授权公告的。尽管蔡长球在本案一审期间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至今未作出决定。因此,目前本案专利仍然处于合法有效的状态,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根据于滨的上诉和蔡长球的答辩,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在于:1、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所记载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 这一特征,究竟属于多余技术特征还是必要技术特征。2、原审判决所依据的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为双方当事人所认可。3、本案是否应当运用等同原则进行侵权判断。

关于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所记载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 这一特征,究竟属于多余技术特征还是必要技术特征问题。根据我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因此,在确定专利的保护范围时,应当以此为据。首先,从本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书看,其记载的独立权利要求是“一种仿椰子树形状的彩灯,包括支架、多个发光体及控制所述发光体发光顺序和发光时间的控制电路,这些发光体设置在支架内,并在所述控制电路的控制下通电发光,该支架包括树干结构及树叶结构,其特征在于:树叶结构包括叶茎和叶叉,该叶叉包括有凹槽及用于供叶茎穿接的骨架孔,而叶茎穿过叶叉的骨架孔而组成树叶结构”。从文字上看,“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应该是本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中的必要技术特征。对此,双方当事人没有争议。其次,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和答辩以及参考该专利的说明书与附图,并没有任何文字表明本专利不需要“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第三,本专利从申请到授权,历时三年多时间,申请人如果认为“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是多余的,完全有合理的时间提出修改意见。但本案诉讼中,于滨并没有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本专利申请授权期间曾就该专利的权利要求提出了修改意见。而专利权利要求书是专利权人明确要求其专利保护范围的法律文件,向公众清楚表明申请人所要求保护的权利范围,因此,经过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授权后,不能随意更改。否则,公众便无法合理地确定和预测专利的保护范围。因此,在确定专利的权利保护范围时,仍应当以授权文本中的权利要求书为准。于滨上诉认为本案专利的独立权利要求书中记载的“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是多余的技术特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本案诉讼中所依据的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为双方当事人所认可的问题。上诉人于滨认为原审法院对本案中在现场勘察的椰子树灯是半成品的事实未调查清楚,而以该半成品的结构与上诉人的专利权利要求1作比对。对该问题,根据2004年9月10日经过双方当事人签字确认的现场勘察询问笔录记载,被控侵权产品是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的。因此,原审法院以双方认可的椰树灯为被控产品,并无不当。而且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当场确认的“该椰树灯没有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也没有异议。因此,二审诉讼期间于滨认为被控产品是半成品,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于滨在本案二审期间提供的录像资料,因其不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该资料的合法来源,其资料本身又不能表明被控产品的技术特征,被上诉人蔡长球又对该材料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不予认可,因此,该录像资料也不能证明于滨的主张。

至于本案是否应当运用等同原则进行侵权判断的问题,由于被控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本案专利的技术特征相对比,被控产品并不具备“控制多个发光体的发光时间和顺序的控制电路”这一特征,因此,缺少了一个必要的技术特征。等同侵权判断并不是整体技术方案的比对,而是各个技术特征之间的比对,故在被控侵权产品缺少本专利一个或者多个必要技术特征时,不能运用等同原则将两个技术方案进行整体对比。原审判决以被控产品缺少本专利一个必要技术特征为由,认定被控侵权产品没有落入本案专利的保护范围,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310元,由上诉人于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建强

代理审判员 高 静

代理审判员 欧修平

二00五年六月二日

书 记 员 肖海棠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