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 表演者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崔健与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新会佩斯光电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表演者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6-25 6:16:26     浏览次数:1252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鲁民三终字第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唱片广州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天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石杨。

被上诉人崔健。

委托代理人王飞,北京市海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新会佩斯光电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尚继花,董事长。

原审被告山东省济宁市新华书店。

法定代表人王安民,总经理。

上诉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崔健、原审被告新会佩斯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会佩斯公司)、山东省济宁市新华书店(以下简称济宁新华书店)侵犯著作权、表演者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济民五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法定代表人罗天平及其委托代理人石杨,被上诉人崔健委托代理人王飞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新会佩斯公司及济宁新华书店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1985年,中国唱片总公司为崔健策划录制了12首歌曲,以《梦中的倾诉》为题目出版发行。2003年,中国唱片广州公司经其母公司中国唱片总公司许可,委托新会佩斯公司复制了《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CD光盘,并出版发行,济宁新华书店销售了该光盘。该光盘的生产源识别码(SID码)为ifpiQ104。依据《全国光盘复制单位SID码一览表》,复制单位为新会佩斯公司,版号为ISRC CN-F13-03-337-00/A.J6,出版、发行单位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该光盘收录的12首曲目分别为:1、谁、谁、谁(美国摇滚乐曲,黄小茂、崔健填词);2、梦中的倾诉(美国歌曲);3、雪花飘(小轩词、谭健常曲);4、艰难行(崔健词曲);5、我的心愿(刘元词曲);6、星光满天(小轩词、谭健常曲);7、世界的末日(美国歌曲);8、生活不能没有你(美国歌曲);9、草帽歌(日本电影《人证》插曲);10、哈罗(美国歌曲);11、是否(台湾电影《搭错车》插曲,罗大佑词曲);12、梦里的呼唤(佚名词曲)。其中1、谁、谁、谁由黄小茂、崔健填词,4、“艰难行”词、曲作者为崔健,12首曲目的演唱者均为崔健。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复制、出版、发行该录音制品未取得词曲作者及演唱者崔健的许可,未向崔健支付词曲作者及表演者报酬。

2006年6月25日,崔健的委托代理人在济宁新华书店购买了两张涉案CD光盘。该光盘彩封标有“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盘芯标有“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

另查明,崔健主张为本案诉讼支出律师费、查询费、光盘购买及差旅费等共计31707元。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如无相反证据,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除《著作权法》另有规定的,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案中,依据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出版的《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光盘,确认崔健是该专辑中歌曲《谁、谁、谁》的词作者,歌曲《艰难行》的词、曲作者,是《谁、谁、谁》、《梦中的倾诉》、《雪花飘》、《艰难行》、《我的心愿》、《星光满天》、《世界的末日》、《生活不能没有你》、《草帽歌》、《哈罗》、《是否》和《梦里的呼唤》十二首歌曲的表演者,依法享有著作权和表演者权。依照《著作权法》的规定,录音制品的著作权人、表演者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录有其创作作品、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作为专业性单位,复制、出版、发行崔健创作、表演的录音制品《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应当取得崔健的许可并支付报酬,未经崔健的许可复制、发行其创作(仅2首)并表演的作品,主观上存在过错,客观上侵犯了其著作权及表演者权,应共同承担停止侵权行为、赔偿其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支出的民事责任。中国唱片广州公司答辩称其出版发行《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时取得了中国唱片总公司的许可,使用的是中国唱片总公司合法录制的音乐制品,属合法使用。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虽然录音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但是,被许可人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录音制品,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表演者许可,并支付报酬。本案中,中国唱片总公司仅仅是涉案录音制品的制作者,仅享有录音制品制作者权。取得中国唱片总公司的许可仅仅是取得了录音制品制作者的许可,并不能替代著作权人及表演者的许可。关于使用已经被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再行制作录音制品,是指由表演者重新进行表演并予以录制,而不是对他人的录音制品进行翻录。故中国唱片广州公司的该答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还答辩称中国唱片总公司1985年录制《梦中的倾诉》时已向崔健一次性支付了全部艺酬,现在发行该音乐专辑是使用总公司的版库资源,没有侵犯崔健的著作权和表演者权,但其不能提供中国唱片总公司1985年录制崔健专辑时,已与崔健约定今后许可他人复制发行时可不再支付词曲作者及表演者报酬的证据,故该答辩理由亦不予采纳。根据《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音像复制单位接受委托复制音像制品的,应当与委托的出版单位订立复制委托合同,验证委托的出版单位的《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副本及其盖章的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及著作权人的授权书,但是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并未取得著作权人及表演者崔健的授权,新会佩斯公司作为光盘复制单位,未能按照相关规定的要求履行审查义务,故其关于已尽了复制单位合理注意义务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崔健要求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停止对其涉案曲目著作权及表演者权的侵害、收回并销毁涉案音像制品、未经其许可不得复制发行涉案音像制品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依法予以支持。济宁新华书店虽已举证证明其销售的涉案光盘有合法来源,但亦负有停止销售侵权光盘的法定义务,故崔健请求判令济宁新华书店停止销售涉案光盘,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数额,崔健要求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32万元,因崔健未能提供因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经济损失的具体数额的证据,也不能提供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而获利的证据,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只承认复制、发行了1000张光盘,但因二者主观上存在过错,且其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而不能被采信,故依据法定赔偿标准,根据二侵权人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情节、侵权曲目的数量、侵权性质、因侵权产生的后果、社会影响力及崔健为调查和起诉侵权行为所支出费用的合理性酌定判处。

关于崔健的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因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侵犯的是崔健依法享有著作权和表演者权中的财产权,并未侵犯崔健的人身权利,故对崔健要求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在《中国文化报》上发表声明,向崔健公开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五)项、(六)项、(九)项、第二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三十七条第一款(五)项、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第一款(一)项、(三)项、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济宁新华书店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录有12首涉案曲目的涉案光盘《崔健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二、新会佩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崔健所享有的词曲著作权和表演者权的侵害,未经崔健许可不得复制涉案光盘《崔健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三、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崔健所享有的词曲著作权和表演者权的侵害,收回并销毁涉案光盘,未经崔健许可不得出版、发行涉案光盘《崔健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四、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共同赔偿崔健经济损失包括诉讼合理支出共计15万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五、驳回崔健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7310元,由崔健负担2800元,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共同负担4510元;其他诉讼费4200元,由崔健负担1700元,新会佩斯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共同负担2500元。

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判决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各自承担赔偿责任和赔偿金额,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各承担一半。主要理由为:一、原审判决赔偿15万元数额过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著作权侵权赔偿的依据为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对涉案光盘的委托复制加工数量仅为1000张,有《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加工、发行单价及发票等为证。崔健的涉案专辑是1985年录制的旧版,其版权价格目前不会超过1万元,崔健也只是涉案专辑12首歌曲中1首的词曲作者和1首的词作者,加上演唱也只能占总版费的22%,而且中国唱片总公司1985年录制涉案专辑时,已按照当时惯例一次性向崔健支付了全部报酬,计算侵权损失或获利时应当考虑上述因素。二、原审判决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并共同赔偿15万元不合理,责任不明确,应当判决分别承担责任和各自负担赔偿金额。三、崔健主张的诉讼标的过高,没有依据,其相对较高的诉讼费用应由其自行承担。

被上诉人崔健口头答辩称,一、复制委托书的复制数量与本案实际的复制数量没有关联性。二、崔健是华语乐坛具有较高地位和影响力的歌手,歌迷众多,其正版专辑发行数量大、价格高,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认为崔健的演唱专辑版权价格不超过1万元是其单方看法,没有充分依据。三、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是共同恶意侵权,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侵权案件的诉讼费应由侵权方承担,原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判决的诉讼费用负担比较合理。综上,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原审被告新会佩斯公司没有到庭,其庭后提交的书面陈述意见称,一、原审判决的赔偿金额过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新会佩斯公司作为受托复制单位已尽了合理注意义务,没有过错,即使涉案光盘构成侵权,也应当由出版单位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承担全部责任,新会佩斯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济宁新华书店没有到庭,也没有提交书面陈述意见。

二审中,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为证明其上诉主张,除重新提交了其原审中提交的《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产品销售发货单及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外,又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1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其他公司签订的版权许可使用合同十份,证明与崔健的涉案专辑类似的节目现在的版权交易价格;证据2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05年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报告》一书第154页,内容为2003年我国音像制品的发行数量和发行品种,证明一个专辑节目在市场上的发行数量平均仅为1000至2000张;证据3为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卫知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在该案中崔健就涉案同一专辑起诉中国唱片深圳公司等单位,获得的侵权赔偿为47500元,本案赔偿数额15万元明显过高。被上诉人崔健对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1十份版权许可使用合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上述合同中的版权仅涉及录音制作者权,不涉及词曲作者权和表演者权,标明的价格也多为公司内部使用价格,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2是正式出版物没有异议,但该出版物不具有权威性,与本案亦无关联性;对证据3判决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同,该判决书不能作为确定本案赔偿数额的依据。本院认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提交的上述三份证据均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且均不属于新证据,不能证明其上诉主张,本院均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一、原审判决的赔偿数额及诉讼费用的负担是否适当;二、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是否应当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一、关于原审判决的赔偿数额及诉讼费用的负担是否适当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情节,综合确定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崔健要求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30万元、为调查和起诉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2万元,因不能提交其因侵权行为而受到的实际损失及侵权人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因侵权行为的违法所得的证据,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虽主张中国唱片总公司1985年录制《梦中的倾诉》时,已向崔健一次性支付了全部报酬,其经中国唱片总公司许可复制涉案光盘,不应再向崔健支付报酬,但不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与新会佩斯公司虽只承认复制、发行了1000张光盘,并提交了《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产品销售发货单及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为证,但《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产品销售发货单及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中的节目名称均为《崔健》,与涉案光盘的节目名称《崔健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不同,委托方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提交的《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的复制单位未加盖公章,与受托方新会佩斯公司提交的同一份《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不一致,增值税专用发票也没有加盖国税局的统一监制章,均不能作为本案有效证据使用。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还主张崔健的涉案专辑版权价格不超过1万元,但亦无充分依据。故原审法院依据法定赔偿标准,综合考虑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侵权曲目的数量、侵权产生的后果及崔健为调查和起诉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为15万元,并无不当。对于诉讼费用的负担,根据《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的规定,诉讼费应由败诉方负担。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崔健的诉讼主张成立,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新会佩斯公司作为败诉方,应当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原审法院根据对崔健的其他诉讼主张的支持情况,判决双方分担诉讼费用亦无不当,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主张本案诉讼费用应由双方各负担一半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是否应当承担共同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崔健是涉案光盘《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专辑中歌曲《谁、谁、谁》的词作者,歌曲《艰难行》的词、曲作者和全部12首歌曲的表演者,其著作权及表演者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中国唱片广州公司未经崔健许可,为出版发行目的,擅自委托新会佩斯公司复制涉案《崔健 摇滚乐之父的经典柔情》CD光盘,新会佩斯公司作为光盘复制单位,未尽到其应有的合理注意义务,即接受委托并复制了该被控侵权光盘,因此,涉案被控侵权光盘是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的共同行为产生的结果,原审法院认定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与新会佩斯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共同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主张其应与新会佩斯公司各自承担侵权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中国唱片广州公司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10元,由中国唱片广州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戴  磊

代理审判员 柳 维 敏

代理审判员 战 玉 祝

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 红 燕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