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权属> 经典案例 > 正文   
石狮市政府诉王则坚第三人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厦门市艺术设计公司著作权权属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5-11 22:18:05     浏览次数:1104

【案情】

原告: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石狮市政府)。

被告:王则坚。

第三人: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以下简称工艺美校)。

第三人:厦门市艺术设计公司(以下简称艺术公司)。

1981年,原福建省委某领导在石狮镇视察时,提议雕塑一尊石狮作为城标。1987年,石狮市政府(原为石狮镇政府,后升格为市)从华侨黄氏兄弟处筹得资金,将树立城标一事摆上工作日程。石狮市政府将城标作品的主题确定为应表现出石狮人民开拓进取、奋发上进的精神面貌。之后,石狮市政府与工艺美校进行联系,请工艺美校为其设计创作一能体现该主题的狮子造型。但工艺美校并未接受该委托,而只是将石狮市政府的要求告诉了本校的有关专业人员,由他们自行设计创作出若干狮子造型。包括王则坚在内的专业人员根据石狮市政府的命题要求,各自进行了创作。王则坚经过一段时间的构思、创作,完成了“东方醒狮”的小稿。该稿较简陋,王则坚在此基础上又做了“东方醒狮”中稿,该模型较小稿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只是在细节上更为精致些,石狮市政府看到该中稿后,对该狮子造型表示认可,选中确定为城标石狮造型。

1988年6月25日,石狮市政府在选中王则坚设计的“东方醒狮”中稿的基础上,作为甲方与艺术公司(乙方)签订了一份委托制作城标作品的《合同书》,签约时,工艺美校校长陈文灿及王则坚均在场。该《合同书》的主要条款是艺术公司拟写的。合同约定:石狮市政府委托艺术公司设计创作石狮市城标《东方醒狮》雕塑,该城标作品象征石狮人民开拓向上的精神风貌;雕塑体量初步拟定为高7.1m、宽9m~10m,待中稿放大后最后审定;合同签订后6~7个月完成雕塑安装,交付验收使用;工程总造价18万元,包工包料,包运输安装;合同中双方的责任,石狮市政府主要为:(1)雕塑地平面以下的基座基础工程和附属花圃工程由石狮市政府负责完成;(2)落实建设资金,保证施工如期用款。艺术公司为:实行总方负责制,保证按合同施工,保证工程质量。合同签订后,石狮市政府支付9万元给艺术公司。王则坚着手将“东方醒狮”中稿制作放大成石膏大稿。1990年6月13日,石狮市政府又支付给艺术公司23160元。

“东方醒狮”城标(以下简称城标)作品所用的原材料为花岗岩,因此制作城标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花岗岩雕刻,这是艺术公司自身无法完成的。艺术公司便将城标作品的花岗岩雕刻工作委托惠安崇武石雕工艺公司(以下简称惠安公司)完成。惠安公司在承担该花岗岩雕刻工作以及安装城标作品的过程中,王则坚多次到现场检查、指导。为了惠安公司领款方便,王则坚让石狮市政府将《合同书》项下的部分款项直接付款给惠安公司。经结算,石狮市政府实际支付给惠安公司总价款182000元。1991年5月,在城标作品落成一年后,艺术公司向惠安公司出具了验收证明。

该城标作品于1990年10月7日举行落成典礼,放置在石狮市塔前开阔地带。石狮市政府拟稿的“志文”与城标作品同时落成,上写着:“石狮市、镇人民政府筹建立志:石狮市城标荷蒙旅菲华侨黄氏光坦光赞二昆仲慷慨捐资承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设计狮身造型……”

因王则坚称城标作品是石狮市政府委托其个人创作的,著作权应归属其个人所有,于2000年10月16日办理了著作权登记。原告石狮市政府遂起诉称:城标作品构思于1981年,于1988年由石狮市政府与工艺美校签订委托合同书,并付给高达18万元的城标制作费。该城标作品虽委托工艺美校制作,但无论是构思创意,还是外观形态,都是在石狮市政府授意下由工艺美校制作出模型,再由石狮市政府召集有关人士几经评审、修改后定稿完成的,因此,作品属法人作品,著作权应归属石狮市政府。石狮市政府从未委托王则坚个人设计城标作品,亦未支付任何费用给王则坚。王则坚称其是城标作品的著作权人,与事实严重不符。故请求法院确认石狮市政府是该城标作品的著作权人。

被告王则坚辩称,石狮市政府的诉求不能成立。石狮市政府是委托艺术公司而不是工艺美校制作城标作品的,但实际设计人是其个人。事实上,城标作品是石狮市政府看中了王则坚的设计,与王则坚的挂靠单位艺术公司签订合同,委托王则坚设计、制作的。王则坚是惟一的著作权人,石狮市政府仅是从事了募集资金,提供物资条件等辅助性工作,石狮市政府以此来主张该城标作品著作权,没有依据。

第三人工艺美校称,城标作品是王则坚创作的,王则坚是该作品的著作权人。工艺美校从未与石狮市政府签订过委托合同,亦未收过石狮市政府的任何款项。工艺美校仅是把石狮市政府要求创作城标作品一事转告给王则坚等人,至于王则坚如何创作,作品是否被采纳,均与工艺美校无关。

第三人艺术公司称,根据双方签订的委托创作合同,城标作品应定性为委托作品而非法人作品。双方在合同中并未就作品著作权的归属作出约定,著作权依法应属于受托人。由于艺术公司仅是被挂靠方,王则坚才是合同的实际受托方,因此,该城标作品的著作权应归属王则坚。

【审判】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石狮市政府决定树立城标,确定了城标命题和创作要求。虽然石狮市政府为此事与工艺美校联系,要求委托工艺美校进行创作,但工艺美校并未接受委托,双方未达成委托创作的合意。工艺美校仅是将石狮市政府委托设计一事告知本校的有关人员。包括王则坚在内的学校专业人员均以自己独立创作的狮子造型作品应征送选,结果石狮市政府选中了王则坚设计的狮子作品,确定为城标作品的造型。对此王则坚也予以认可,同意将该作品交由石狮市政府作为城标使用。由于作品的著作权在作品完成后就自动产生和存在,该作品是王则坚独立设计和创作完成的,其依法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石狮市政府决定使用该作品时,双方也并未就著作权的归属进行约定,故石狮市政府称其拥有该作品著作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从石狮市政府和艺术公司签订的《合同书》内容看,该《合同书》是在作品造型定稿后,石狮市政府与艺术公司约定,由艺术公司根据王则坚提供的“东方醒狮”作品的造型,包工包料,按时按质制作完成城标作品;石狮市政府接受工作成果,买断城标作品的所有权,并支付报酬。因此,该《合同书》具有委托制作城标作品的内容,属加工承揽合同的性质,不具有委托创作城标作品的性质。石狮市政府以此合同作为其委托工艺美校设计作品的证据及王则坚以此合同作为石狮市政府委托其设计作品的证据,均不能成立。

石狮市政府另称,该城标作品虽是委托工艺美校创作的,但作品的性质应是法人作品,理由不能成立。因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的艺术表现形式,而不是创意。石狮市政府决定要在石狮市建立一石狮城标及提出该城标所要表现的主题,仅是提出命题和创作要求。石狮市政府以此要求享有作品著作权,于法无据。石狮市政府所立“志文”内容是记载树立城标作品的全过程,石狮市政府仅是筹建立志的身份,不具有署名发表城标作品的性质。石狮市政府以此证明作品系其法人作品,证据不能成立。石狮市政府另称是在其授意下由工艺美校制作出狮子模型,再由石狮市政府召集有关人士几经评审、修改后定稿完成城标作品,缺乏证据,不予支持。

石狮市政府决定制作该城标作品,除作为一个景点外,更重要的是要将它作为一个城市的象征,体现石狮市人民开拓向上的精神风貌。王则坚作为城标作品的创作者,很清楚该城标作品是专为石狮市政府创作的,必须要表达出石狮市政府的思想和情感,才能为石狮市政府接受和使用。因此,从王则坚应石狮市政府要求创作该作品,并在被选中后同意将该作品交由艺术公司作为制作城标的蓝本看,王则坚是同意将该作品许可给石狮市政府作为城标专有使用,且石狮市政府为此也支付了报酬。因此,从自愿、公平、合理的原则出发,本案讼争的城标作品应由石狮市政府享有专有使用权。

据此,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之规定,于2002年1月21日作出判决:一、被告王则坚对“东方醒狮”城标作品享有著作权;二、原告石狮市政府对“东方醒狮”城标作品享有作为城标使用的专有使用权,并司在政府公务活动中将该城标作为城市形象象征进行使用,但商业上的使用除外;三、驳回原告石狮市政府的其他诉讼请求。

石狮市政府不服一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石狮市政府上诉称,其始终是与工艺美校联系的,原审法院认定石狮市政府选中王则坚设计的醒狮作品造型没有事实依据;《合同书》具有委托制作城标作品的内容,实际签约方和履行方是工艺美校,艺术公司只是名义上的签约方,原审法院认定《合同书》的乙方是艺术公司,且将《合同书》定性为加工承揽合同,与事实不符;狮子造型是在石狮市政府主持下,委托工艺美校按石狮市政府的意志设计的,属法人作品,原审法院将该作品著作权判归王则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也违反了民事诉讼法“不告不理”原则;原审判决认定石狮市政府支付的费用是著作权许可使用费,以及石狮市政府享有城标作品的“专有使用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支持石狮市政府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则坚、工艺美校和艺术公司认为石狮市政府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应予以驳回。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查明原审认定事实基本属实。另查明:时任石狮镇副镇长、城标建设负责人郭迪田撰写的《东方醒狮的昂立——石狮城标兴建始末》提到,工艺美校校长陈文灿及城标设计师王则坚参加了落成典礼;城标工程先是由石狮镇政府与工艺美校签订设计施工合同,再由工艺美校与惠安崇武石雕厂签订施工合同;校长陈文灿、设计师王则坚认真负责。石狮市政府1990年10月8日的《石狮信息》中《石狮市城标“东方醒狮”举行落成庆典》一文中提到,石狮由旅菲华侨黄光坦、黄光赞捐资,聘请工艺美校的专家设计。

二审中,石狮市政府提供了一份由其单方委托有关专家出具的专业说明。但福建省高院认为,该“专业说明”是石狮市政府单方委托作出的,仅是就醒狮作品照片和石狮市政府提供的原保存于石狮侨联蔡世佳处的模型照片进行说明,且两张照片中有一张必是经转向后冲洗的,并未体现两者之间的真实情况,另石狮市政府也未能证明王则坚确有接触保存于蔡世佳处的模型,所以该说明的客观性明显欠缺,不宜采信。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石狮市政府为了设计城标与工艺美校联系,工艺美校将石狮市政府的请求转达给王则坚,王则坚是该城标作品的实际创作设计人。王则坚创作的作品为石狮市政府接受,这样在石狮市政府与王则坚之间就形成了事实上的委托创作关系,而艺术公司与王则坚的关系实际上仅是形式上的“挂靠”关系。在对委托创作作品著作权的归属没有约定的情况下,根据著作权保护人类智力劳动成果的相关原则以及一般惯例,作品著作权应属于实施具体创作行为的受托人,因此,石狮市城标作品“东方醒狮”的著作权人是王则坚。石狮市政府否认曾与王则坚联系设计城标事宜,但其无法合理解释王则坚为何出现于与城标有关的签约现场、施工现场、落成庆典现场。从王则坚所从事的工作和他的专业看,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郭迪田撰文所述,王则坚是城标作品的设计者。石狮市政府主张该作品属法人作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从《合同书》的条款看,《合同书》是在作品完成后签订的,其主要内容为城标坐落位置、城标雕塑的大小、工程日期、工程造价等,其中约定支付的款项均表述为工程造价。《合同书》虽有委托设计的表述,如前所述也不能理解为石狮市政府拥有城标作品的著作权。石狮市政府依据《合同书》主张其为城标作品著作权人,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石狮市政府委托创作的目的是设计城标雕塑,王则坚的醒狮作品也是专为石狮城标而创作的,作品的创作目的和使用方式双方是明确的。作为委托方的石狮市政府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使用城标。

石狮市政府的诉讼请求只是请求确认石狮市政府为城标作品的著作权人,王则坚也只是陈述其是城标作品著作权人的抗辩理由以及提供相关证据,并没有提出确认其为城标作品著作权人的反诉。原审法院应在查明城标作品著作权的归属后,作出是否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但原审判决作出确认王则坚享有城标作品著作权及石狮市政府对城标作品享有专有使用权等均超出了石狮市政府的诉讼请求,对此应予纠正。石狮市政府对此上诉部分有理,予以支持。综上,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于2002年12月9日作出判决:

一、撤销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厦知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石狮市政府的诉讼请求。

【评析】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1988年6月25日的《合同书》应如何定性

石狮市政府称,《合同书》中有“委托设计创作”的意思表示,合同具有委托创作的内容。其与工艺美校存在委托创作关系,其是委托方,受托方是工艺美校。王则坚及艺术公司也同样以该《合同书》中有“委托设计创作”的意思表示,是对合同签订之前委托创作行为的补充确认为由,主张合同是委托创作合同,该城标作品是委托创作作品,委托方是石狮市政府,受托方是王则坚。

但法院认为双方的观点,均不能成立。理由是:合同的成立必须是当事人之间的意思表示达成一致。《合同书》中虽有“委托设计”的字眼,但委托设计方和受托方是谁,合同中并没有提及。城标的狮子造型是王则坚设计创作的,但王则坚是以何身份设计创作的,合同中也没有明确。而从目前各方的举证及陈述看,(1)如果将受托方确定为工艺美校,石狮市政府虽有委托创作的要约,但工艺美校并未予以承诺,工艺美校一再表示其从未接受过石狮市政府的委托,也未与石狮市政府有任何书面或口头协议,而仅是将石狮市政府的要求告知本校的有关人员,其在该业务中仅起了纽带作用;(2)如果受托方确定为王则坚,虽王则坚表示认可,并称其是挂靠在艺术公司名下接受委托的,但石狮市政府却称其从未委托王则坚个人或艺术公司进行创作。因此,在没有证据证明双方达成委托与受托的一致的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仅凭《合同书》中有“委托设计”的字眼,认定合同包含委托创作的内容,城标作品定性为委托创作作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从《合同书》的内容上看,是艺术公司按照石狮市政府的要求,根据王则坚提供的“东方醒狮”作品的造型,包工包料,按时按质制作完成城标作品,交付给石狮市政府;石狮市政府接受工作成果,并支付报酬。因此,该合同具有加工承揽的性质,石狮市政府是定作方,艺术公司是承揽方。

二、“东方醒狮”作品是否系法人作品或委托作品,著作权应归谁所有

前已述及,工艺美校向学校有关人员告知了石狮市政府的创作要求,那么在石狮市政府与学校应征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应该是:石狮市政府是在工艺美校这一特定的范围内,向学校内不特定的所有人公开征集能体现其创作意图的狮子城标造型,这是向学校内不特定的所有人发出了委托设计的要约邀请。工艺美校的专业人员,包括王则坚在内,均以自己独立创作的狮子造型作品应征送选,这是这些设计人员以其行为向石狮市政府发出的要约。石狮市政府经过挑选,最后选中了王则坚设计的狮子作品,确定为城标作品的造型,王则坚对其人选也表示认可,故石狮市政府与王则坚之间完成了要约与承诺的订立合同的过程,形成了事实上的委托创作关系。由于作品的著作权在作品完成后就自动产生和存在,城标作品是王则坚独立设计和创作完成的,其依法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由于是委托创作的作品,对著作权的归属可以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但由于双方未对此进行约定,著作权应属于创作设计人,即王则坚。

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的艺术表现形式,而不是创意。所谓法人作品,是指由法人或非法人单位主持,代表法人或非法人单位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非法人单位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非法人单位视为法人作品的作者。本案中石狮市政府决定要在石狮市建立一石狮城标并提出该城标所要表现的主题,仅是提出命题和创作要求。从专业上讲,与作者自由创作相比,命题创作只会增加作者的创作难度,对创作作品并未起到帮助作用。故石狮市政府由此而要求分享或独享著作权,于法无据。至于石狮市政府主持整个城标制作过程筹集资金、选定城标坐落地址、选中作品、组织施工及举办落成庆典等,仅说明石狮市政府负责整个城标制作过程的组织工作,为物质条件的利用提供了方便,并不具备法人作品的构成要件,并不能因此认定该作品是法人作品。石狮市政府所立“志文”内容是记载树立城标作品的全过程,石狮市政府仅是筹建立志的身份,不具有署名发表城标作品的性质,更不能进而证明该作品为法人作品。

三、石狮市政府对城标作品享有的权利是什么

《著作权法》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本案发生在《著作权法》颁布实施之前,当时的法律对委托作品著作权的归属尚无具体的法律规定,虽然根据法学基本原理,案件讼争当时的法律、法规没有规定,可以参照适用后来颁布的法律。但如果不考虑案件是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的人们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仍很薄弱等具体情况,一概以未约定为由剥夺委托人的权利,对委托人明显并不公平。更何况《著作权法》的该条规定虽然充分保护了智力劳动成果创作人的权利,但完全排除了出资委托创作作品并最终使用作品的委托人的权益,并不尽合理。

因此,厦门中级法院认为,石狮市政府决定制作该城标作品,除作为一个景点外,更重要的是要将它作为一个城市的象征,体现石狮市人民开拓向上的精神风貌,使人们将城标与石狮市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融为一体,一看到该城标,就会联想到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城市。石狮市政府在要求工艺美校进行创作及之后与艺术公司签订加工承揽合同时,均已将其创作意图、目的、要求、所要表达的情感和理想等,明确地告知了有关人员。王则坚作为城标作品的创作者,很清楚该城标作品是专为石狮市政府创作的,必须要表达出石狮市政府的思想和情感,才能为石狮市政府接受和使用。因此,从石狮市政府决定树立城标,确定城标命题和创作要求,到王则坚应石狮市政府要求创作该作品,再到艺术公司根据王则坚的作品制作成现在的城标作品交付石狮市政府使用的整个过程看,王则坚是将该作品许可给石狮市政府作为城标专有使用,且石狮市政府为此也支付了对价。双方的这种专有许可使用的意思表示,从城标作品树立后双方的行为中也可以看出:双方履行合同后的10多年间,石狮市政府以该城标作品象征城市形象,在政府公务中代表城市形象进行宣传、使用,王则坚对此从未提出异议,也从未以其他方式使用或许可他人使用该作品。因此,从自愿、公平、合理、诚信原则出发,本案讼争的城标作品应由石狮市政府享有专有使用权,并可在政府公务活动中将该城标作为城市形象象征进行使用,但商业上的使用除外。

二审法院在二审过程中,撤销了一审法院确定石狮市政府此项权利的判决主文,改为仅在阐述判决理由时笼统地表述“石狮市政府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使用城标”。笔者认为,对作品的使用是作品著作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前已述及,法律上对委托作品并未赋予委托人任何权利,二审判决书中称的“法律规定的范围”具体指向的内容完全不明确。且在法律并未规定委托人对委托作品享有的具体权利内容的情况下,要依据公平、合理原则赋予委托人一定权利时,仅在判决理由上简要地进行阐述,而未在判决主文中予以明确是不够的。

*本案判决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10月12日公布法释(2002)31号《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十二条规定:按照《著作权法》第十七条规定委托作品著作权属于受托人的情形,委托人在约定的使用范围内享有使用作品的权利;双方没有约定使用作品范围的,委托人可以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免费使用该作品。

(编写人: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曾聆

责任编辑:樊军)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