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数据库著作权> 经典案例 > 正文   
新数据库权及欧盟最新判例(The New Database Right: Early Case Law form Europe)
添加时间:2013-5-10 6:00:50     浏览次数:2113

作者:许春明 (上海大学) 

Written by  P. Bernt Hugenholtz*

来源:http://www.netlawcn.net/second/content.asp?no=487

一、引言

自1996年3月11日欧盟通过数据库指令[1](the European Database Directive),已5年多了。该指令为电子的和非电子的数据库创设了一种特别的双重保护机制(two-tier protection scheme),要求各成员国以智力创作给予数据库版权保护,同时,引入一种禁止未经同意对数据库之内容进行摘录(extraction)或再利用(reutilization)的特殊权利(right sui generis),即所谓的“数据库权”(database right)。

欧盟各成员国实施该指令的最后期限是1998年1月1日。但是,只有德国、瑞典、英国和奥地利如期实施[2]。大多数成员国是在1998年至2000年间完成实施转化的[3]。

由于该指令已在欧盟各国转化为各自本国知识产权法,各国法院也已作出很多颇有意义的判决。本文将讨论与数据库权有关的指令中的一些重要概念[4],并简单介绍有关数据库权的最新判例。

二、有关数据库权的几个重要概念

1、“数据库”的定义(Notion of ‘database’)

数据库指令涉及“任何形式的数据库的法律保护”(第1条第1款)。不同于其草案,该指令不仅保护电子数据库(electronic databases),而且还保护纸张形式的数据库(databases in ‘paper’ form),如电话号码簿,以及采用微缩胶片的混合数据库(hybrid databases)。指令第1条第2款明确了其保护的客体是“经系统或有序地(a systematic or methodical way)安排,并可通过电子或其他方法单独加以访问的独立的作品、数据或者其他材料的集合”。因此,数据库不仅仅是一个简单数据的集合,一些作品的集合也符合这一定义,如选集、百科全书和多媒体CD。甚至,数据库还可以由其他材料构成,如声音记录、非原创的照片和受邻接权保护的其他产品。《说明备忘录》就将数据库的内容解释为最广泛涵义上的“信息(information)”[5]。

构成数据库的元素必须是“独立的(independent)”,并且是“可通过电子或其他方法单独加以访问的”。因此,由运动的图像集合而成的一部电影不是一个“数据库”,指令序言第17条明确排除了“录音、视听作品、电影、文学和音乐作品”。另外,构成数据库的元素必须是“经系统或有序地安排的”。但是,根据序言第21条,“这些材料是否实际上已按某种组织方式存储并非是必须的”,由此可以推断,一个存储在硬盘或其他数字介质上的未组织过的数据的集合,如果它附有检索数据的数据库管理程序,那就可以认为是一个数据库;相反,一张存有经有序安排的数据的软盘,却因其没有一检索程序而不能构成一数据库。

根据序言第20条,指令所赋予的保护也适用于“操作或查询某些数据库所必需的资料,如主题词和索引系统”。但是,指令并不保护运行这些数据库的计算机程序(第1条第3款)。计算机程序由1991年欧盟软件指令另行保护[6]。

2、数据库权的要件(Subject matter of database right)

数据库权保护数据库制作者的“额头出汗”(‘sweat of the brow'),即,投入在数据库之中的技能、精力和资金(skill , energy and money)。这种投入必须是“实质性的(substantial)”。然而,指令并没有规定对这种投入的最低要求,只规定受保护的投入既可以是“定性的(qualitative)”也可以是“定量的(quantitative)”。例如,雇佣具有专门知识的专业人员,如为词典选取索引词的编纂者,就可以认为是有定性的投入的。在实践中,大多数数据库都可能被认为有包括“资金的投入和/或时间、精力和能力的花费”[7]的定量的投入。

按照第7条第1款的规定,这种实质性的投入应是“对数据库的内容的获取、检验核实或输出(obtaining, verification or presentation)”作出的。“获取(obtaining)”显然是指对组成数据库的作品、数据或其他材料的收集。“检验核实(verification)”是指对数据库中已存的数据进行检查、核对和更新(checking , correcting and updating)。“输出(presentation)”包括对已编译数据的检索和传输(retrieval and communication),例如对模拟文件的数字化、关键词的创设以及用户界面的设计。

指令规定,数据库权的享有者为“数据库制作者(maker of a database)”(第7条第1款)。结合序言第41条,“数据库制作者是发起并承担投资风险的人”,分包人(subcontractors)被排除在该定义之外。

3、数据库权是范围(Scope of database right)

在指令第7条第1款中,数据库权被定义为:一种“禁止对数据库内容的全部或经定性或定量证明为实质性的部分进行摘录和/或再利用的权利”。“摘录”被定义为“采取任何方法或形式,将数据库内容的全部或实质性部分永久或暂时转移到另一载体上”。这一权利适用于下载、拷贝、打印以及其他任何形式的复制(永久的或暂时的)。

“再利用”被定义为,“通过发行拷贝、出租、在线或其他传输方式,以任何形式,将数据库内容的全部或实质性部分提供给公众”。在此,指令再次未定义“实质性”。根据《说明备忘录》,指令“不对数据库选用的材料的数量作明确的限制”[8]。

对非实质性部分的摘录和再利用是允许的,除非该行为被认定为是以一种“重复和系统”的方式,并且是“与对该数据库的正常利用相抵触或者不合理地损害了制作者的合法利益”(第7条第5款)。因此,即使是未授权用户,偶尔的浏览和零碎的拷贝,应该是合法的。

4、权利的例外(exemptions)

指令对数据库权只规定了有限的例外。第9条的规定排除了一些传统的权利限制,如新闻报道自由(journalistic freedoms)、引用权(quotation rights)、图书馆特权(library privileges)和政府信息的重复使用(reuse of government information)等。显然,欧盟立法机关认为,能对数据库内容的非实质性部分自由摘录和再利用,对用户而言,已是足够的了。

5、数据库权的期限(Duration of database right)

数据库权的保护期为自数据库制作完成之日(第10条第1款)或者首次公之于众之日(第10条第2款)起15年。在实践中,大多数数据库会享有更长的保护期。根据第10条第3款的规定,“对数据库内容所作的任何经定性或定量证明为实质性的改变,包括因陆续不断地增加、删节或修改而最终形成的任何实质性改变,可以导致对该数据库的经定性或定量证明为一个新的实质性的投入,因这种投入而形成的数据库有资格获得其独立的保护期”。因此,一个定期更新的数据库将获得准永久的保护(semi-permanent protection)。按照序言第55条,即使是仅仅对“数据库内容的实质性的检验核实”,也足以引发一个新的保护期。

6、保护的享有者(Beneficiaries of protection)

根据指令第11条之规定,只有成员国的国民或者欧盟居民才能享有数据库权,另外,那些按照某一成员国的法律成立的,在欧盟境内设有注册办公地、中央管理机构或主要经营场所的公司和厂商,也享有数据库权(第11条第2款)。欧盟理事会可以根据特别协议扩大保护至第三国的国民或居民(第11条第3款),当然,互惠(reciprocity)是这种协议达成的重要前提。

三、欧盟的判例

自指令通过及实施以来,有关新数据库权的法院判决至少有25起,其中大多数由德国、荷兰和法国的法院作出[9]。由于这种新权利的特殊权利特性以及欧盟立法者并没有提供明确的解释说明,法院对一些重要概念的理解适用发生争论是不足为奇的,例如,“数据库”的定义、投入所要求的“实质性”、数据库“制作者”的身份等等。下列的欧盟判例简介将表明,上述概念需要更高级别的法院作出更进一步的解释和说明。对数据库指令中的上述概念以及其他概念的最终解释说明,只能由欧洲法院(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作出。这样,这一新特殊权利才能保持一种新生的状态。

1、 比利时

1998年7月16日,比利时立法机关颁布法律,将指令转化为比利时国内法律[10]。对数据库的版权保护规定在1994年6月30日的比利时版权法(the Belgian Copyright Act of 30 June 1994)修正案中。新颁布的法律是一部规定了特殊权利及其例外的单独立法。然而,至今只有一例关于数据库权的法院判决。

判例1: UNMS v. Belpharma Communication —— 布鲁塞尔法院(Court of Brussels)1999年3月16日[11]

比利时的第一起数据库权判例涉及的是,未经授权摘录和再利用一本汇集了法语社区“自助”团体(‘self-help' groups)信息的小册子。被告出版了他们自己的(全国性)自助团体目录,其中复制了原告的小册子,甚至包括原告小册子中的错误。法官在认定这种小册子构成一数据库后,判定原告为(非电子)数据库的制作者,责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

2、 法国

在法国,特殊权利规定在1998年7月1日修改的《法国知识产权法典》(the French Code de la Propriété Intellectuelle)(CPI)第3卷第4章中[12]。有关数据库权的判例已有好几起。

判例2:Dictionnaire Permanent des Conventions Collectives —— 里昂民事法庭(Tribunal de grande instance de Lyon) 1998年12月28日[13]

“Dictionnaire Permanent des Conventions Collectives”案可能是实施数据库权规定后的第一例法国判决。“Dictionnaire”是一个400多份已刊登在官方杂志上的劳资集体谈判协议(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s)的汇编。按照里昂法院的判决,由于Dictionnaire在其标题下的原创性的表达和归类,故而构成一个受版权保护的数据库。然而,因被告在其竞争性的出版物中只是复制了协议的内容,而没有复制Dictionnaire中的任何原创性因素,故不能认定其版权侵权。当然,被告的寄生性行为(parasitic behaviour)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因为Dictionnaire是多年的实质性投入的成果。令人惊奇的是,新数据库权在此案中并没有被直接适用。

判例3:Électre v. T.I. Communication and Maxotex ——巴黎商业法庭(Tribunal de commerce de Paris) 1999年5月7日[14]

本案涉及的是,未经许可在一网站上使用一CD-ROM,该CD-ROM存有在法国出版的作品的书目信息。作为原告CD-ROM的用户, T.I.通讯公司接受了使用条件,即禁止传播CD-ROM的内容。因此,法院认为不必适用数据库权。同时,法院认为网络服务提供商Maxotex并未侵犯原告的数据库权,因为运行一个不合法的网站并不等于摘录或再利用。Maxotex在接到通知后及时关闭侵权网站,因而免除责任。

判例4:France Télécom v. MA Editions —— 巴黎商业法庭(Tribunal de commerce de Paris)1999年6月18日[15]

法国电话公司提供一种通过在法国仍较为普遍的Minitel获取电子电话号码簿服务。被告未经授权复制了用户数据,并通过Minitel和Internet在线提供数据。巴黎法院首先认定任何形式的电话号码簿均是法律意义上的数据库,认定原告在收集、检验核实和维护数据上的花费构成实质性的投入,被告应承担其“纯粹的剽窃(pure and simple piracy)”的责任,尤其是其未曾主动向原告请求许可。事实上,原告已表明了以一合理费用许可的意愿,并希望以此避免反竞争行为。

判例5:Groupe Moniteur and others v. Observatoire des Marchés Publics ——巴黎上诉法院(Cour d'appel de Paris) 1999年6月18日[16]

本案涉及的是,未经授权复制和发布出版在专门月刊上的公共采购投标要求书。被告从Moniteur和其他杂志上摘录投标要求书,汇编后以邮件订购方式发送给客户。原告提起了版权、数据库权和不正当竞争侵权的诉讼。因缺乏原创性,版权保护被驳回。不过,被告的行为还是被认定为具有寄生性(parasitic nature),并因此构成不正当竞争。数据库权并未被援用。法院认为,投标要求书的汇编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数据库,但是,原告只是简单复制从发布者处获取的要求书,并未在其制作上作出实质性的投入。

3、 德国

德国是第一个实施数据库指令的国家。1997年8月1日通过的《信息与通讯服务法》[17](the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Services Act)(也被称为《多媒体法(the Multimedia Act)》)中特别的一章(第7章),将欧盟指令转化至德国版权法之中。至今,国家法院已作出至少12起数据库权案件的判决,下面讨论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几起。

判例6:柏林在线(Berlin Online) ——柏林法院(Landgericht Berlin) 1998年10月8日[18]

柏林在线是一存储着Berliner Zeitung报的分类广告的在线数据库,它被一“外部搜索引擎”进行系统搜索并能自动将搜索结果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用户。柏林法院认定,数字形式的转化以及对广告的选择、更新和检查核实构成德国版权法第87条a(1)(1)下的实质性投入;使用搜索引擎就相当于重复地系统地摘录了数据库的非实质性部分,不合理地损害了数据库权享有者的合法利益。因为搜索引擎故意避开在柏林在线网站上的广告,法院认定该网站的所有者受到了损害。

判例7:Süddeutsche Zeitung —— Köln法院(Landgericht Köln)1998年12月2日[19] 

本案的事实与上述柏林在线案相似。原告的在线数据库存贮了已经刊登在Süddeutsche Zeitung报上的房地产广告。该数据库常常被一专门搜索引擎搜索,该引擎能根据所提供的报纸日期和名称,回复给用户广告全文。法院认为广告的集合体是一受保护的数据库,并认定对房地产广告的获取和维护构成一种实质性的投入;使用搜索引擎就相当于重复地、系统地再利用了数据库内容的非实质性部分,不合理地损害了数据库权权利人的合法利益。同样,法院认定原告已遭受损害,因为在原告网站上的广告被故意避开了。

判例8:Tele-Info-CD —— 联邦最高法院(Bundesgerichtshof)1999年5月6日[20]

Tele-Info-CD案是对一起剽窃电话号码簿的案件的判决,这或许是第一起在欧盟由国家最高级别法院作出的数据库权案的判决。被告扫描了Deutsche Telekom的用户数据,并出版CD-ROM数据库。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定,电话号码簿不是版权作品,但是,因在其产品中包含有实质性的投入,故而不论是电子的还是非电子的电话号码簿,都是受保护的数据库。法院还认定,扫描用户数据是对Deutsche Telekom权利的侵权;在公司私有化后,这种数据库不再是公共产品而不受保护。另外,最高法院判决,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例9:baumarkt.de ——Düsseldorf上诉法院(Oberlandesgericht Düsseldorf )1999年6月29日[21]

原告运行的网站存有建筑结构和“自己动手”产品(‘do-it-yourself' products)的信息以及广告。被告运行的搜索引擎链接了原告的网址,并采用加框技术显示原告网站的内容。上诉法院认同这样的观点,即,作为网页集合体的网站是一个适格的享有数据库权的数据库。但是,原告未能证明其在数据的建构、维护或者显示上的实质性投入。同时,由于广告是受委托而发布在网页上的,故而认定原告不是一个承担商业风险的独立实体,因此,不能认定原告为数据库的制作者。

判例10:Kidnet/Babynet —— Köln法院(Landgericht Köln)1999年8月25日[22]

本案涉及的是,对被告网站的(电子的)复制,该网站存有一个按字母顺序排列的有关育儿主题的251条网址链接的目录。该链接目录被认定为一受保护的数据库。法院认定原告在汇编、搜索和更新目录上具有所要求的实质性投入。鉴于251条链接中的239条相同,甚至具有相同的语法错误,科隆法院判决这种复制是一种未经授权的摘录和再利用。

判例11:MIDI-Files —— 慕尼黑第一法院(Landgericht München I) 2000年3月30日[23]

本案涉及的是,网络服务提供商上载侵权MIDI(音乐)文件的责任。慕尼黑法院裁定,MIDI文件不能构成德国版权法意义上的数据库,一个对独立数据的随机的集合(random collection)是不能被认定为数据库的。

判例12:C. Net —— 柏林上诉法院(Kammergericht Berlin)2000年6月9日[24]

原告运行的数据库能为活动组织者和票务销售商提供重大娱乐活动的价格和场所信息。根据法院的判决,该数据库构成德国版权法第87条a意义上的数据库。尽管数据并没有物理性地排列(即在数字载体上),但其呈现给用户的是一种已经组织过的方式(an organised fashion),因此,认定数据是被系统地排列的。尽管数据库程序的开发和对数据库的技术操作是委托一数据运行公司完成的,原告仍因其支付给受托方的实质性费用而适格为该数据库的制作者。但是,只摘录数据库中某单一活动的数据,并不构成对数据库权的侵权。没有证据证明被告重复和系统地摘录了非实质性部分。因为并未发生对数据库权的侵权,法院未给予原告基于不正当竞争规则(侵占)的辅助性保护(supplementary protection)。

判例13:Medizinisches Lexicon —— 汉堡法院(Landgericht Hamburg) 2000年7月12日

本案涉及的是,一个提供医学词典的在线数据库,它同时还有书本和CD-ROM的形式。原告控告被告对其数据库的链接和用所谓的加框技术显示。法院认定该词典是受版权保护的数据库,在该数据库的结构上,特别是在检索信息的用户系统上,具有独立的创造性。判定链接和加框构成未经原告授权的复制行为。

4、 荷兰

荷兰于1999年7月8日转化了数据库指令[25]。荷兰立法机关曾在两种不同的立法方式中选择指令的实施,一种是现存的版权法,另一种是引入数据库权的新数据库法(new Database Act)。这部在生效前已颇有争议的新法律,已产生许多有趣的判决。

判例14:Vermande v. Bojkovski —— 海牙地方法院(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The Hague)1998年3月20日[26]

Vermande/Bojkovski案是新法实施前判决的,涉及的是未经授权从商业出版的CD-ROM上复制法律法规并发布在一网站上。海牙地方法院认为,数据库指令并未对这类汇编产品的特殊权利设置法律限制,根据指令,CD-ROM出版者应该受到保护。但是,由于指令尚未真正实施,而且,荷兰版权法第11条明确规定法律法规属于公共领域,得不到禁令保护。本案促使在数据库法中采纳了一条款(第8条第1款),该条款规定,对法律、法规、政府规章、条例以及法院判决、行政决定的数据库,政府是数据库权的所有者。这一条款的根据或许是指令第13条的规定,指令不得影响“公共文件使用方面的法律”。

判例15:KPN v. Denda International and others —— 阿纳姆上诉法院(Court of Appeal Arnhem)1997年4月15日[27]

另一起在新法实施前判决的案例涉及的是,批发销售KNP电信的电话用户名录的拷贝。阿纳姆上诉法院并未认同被告所作的抗辩,被告抗辩认为,KNP的用户数据的集合体仅仅是其作为电话服务提供者的核心业务所产生的副产品(spin-off),因此,不构成“实质性的”投入。然而,法院却又认定,KNP拒绝以公平合理的条件许可他人使用数据,是滥用其支配地位[28]。这一争议一直持续到荷兰邮政电信当局(the Dutch Post and Telecommunications Authority)(OPTA)。最终,KNP被责令以很低的费用许可使用其用户数据[29]。

判例16:KPN v. Denda International and others ——Almelo地方法院(District Court Almelo)2000年12月6日[30]

本案判决的意义在于,除了其他事项以外,Almelo地方法院必须考虑,在数据库法生效之前而又在指令实施最后期限到期之后发生的行为,是否会构成数据库权侵权。法院裁定,不适用数据库指令,因为如果适用会破坏法律的确定性(legal certainty)。荷兰版权法一贯保护非原创性作品,即,那些达不到原创性要求的,以字母、数字形式(alpha-numerical form)表达的书籍、数据汇编和其他信息产品[31]。法院适用旧法,给予原告电话号码簿以一非原创性作品的版权保护。对于发生在指令实施以后的行为,适用新数据库法。法院未采信被告提出的“副产品”抗辩,法院认为,尽管KNP的电话号码数据库直接源自于“8008”用户的数据档案,但其仍体现了实质性的投入。

判例17:De Telegraaf v. NOS and HMG —— 荷兰竞争当局(Dutch Competition Authority)1998年9月10日[32]

本案是由荷兰竞争当局作出的第一例决定,荷兰竞争当局是应新竞争法(the new Competition Law)的实施而于1998年1月1日成立的,其职能是(除其他事项以外)处理与版权和数据库权有关的可能的滥用。报纸出版商De Telegraaf被广播公司NOS和HMG拒绝许可其使用他们的广播和电视节目表。根据欧洲法院对Magill案的判决(the Magill decision of 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竞争当局认为广播公司已滥用其支配地位。因其拒绝许可,荷兰的消费者就不可能买到含有节目表的报纸——一种荷兰市场上没有的产品。令人感兴趣的是,该决定同时分析了新数据库权的范围。竞争当局对节目表是否满足“实质性的投入”的要求产生怀疑,认为节目表只是广播公司核心经营活动的副产品。

判例18:NOS v. De Telegraaf —— 海牙上诉法院(Court of Appeals of The Hague)2001年1月30日[33]

De Telegraaf与广播公司的纠纷一直延续到民事法庭。De Telegraaf在等待上述竞争案的最终结果之际,已在其每周电视指南中复制了节目表。海牙上诉法院适用“副产品原则(the 'spin-off'-doctrine)”,并以不经辩论的简易诉讼作出判决,广播公司因未能证明其在制作节目表方面有任何实质性投入,而不能享有数据库权保护其节目表。尽管如此,广播公司依然享有对其非原创性作品的版权保护。但是,他们不断拒绝以合理条件许可他人使用节目表的行为,被判定为构成反竞争行为(anti-competitive behaviour)。总之,法院未给予任何禁令。

判例19:KPN v. XSO ——海牙地方法院(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the Hague)2000年1月14日[34]

海牙地方法院判决,专门搜索引擎的运行商侵犯了KPN的数据库权。该运行商从KNP的在线电话号码簿中摘录数据并且不向用户指明网址,从而影响KNP的广告收入。法院明确驳回了“副产品”抗辩。

判例20:NVM v. De Telegraaf ——海牙地方法院(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the Hague)2000年9月12日[35]

同样,在荷兰房地产经纪人组织NVM诉报纸出版商De Telegraaf一案中,海牙地方法院判定数据库权侵权。后者运行着一网络搜索引擎(‘El Cheapo'),使其用户得以查寻待售的房地产和其他商品。法院认为,El Cheapo从NVM的网站上获取数据,就是数据库法意义上的未经授权的摘录和再利用。值得注意的是,法院补充认为,即使对少量数据的摘录,也适格为(“定性的”)实质性的摘录,因为对最终用户而言,仅仅一点点的数据就可能具有极大的价值。

判例21:NVM v. De Telegraaf ——海牙上诉法院(Court of Appeal The Hague)2000年12月21日[36]

“El Cheapo”案的判决被海牙上诉法院推翻。在确认房地产信息的集合体是一个技术意义上的数据库后,上诉法院认为,所要求的在数据库上的实质性投入未得到证明。NVM的各个代理商早已建立了用于内部网络的数据库,因此,该数据库被认定为只是其他经营活动的副产品。

判例22:Algemeen Dagblad a.o. v. Eureka —— 鹿特丹地方法院(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Rotterdam)2000年8月22日[37]

本案涉及一提供对在线的报纸文章自动超链接的网站(‘Kranten.com')。报纸出版商PCM诉称,对新闻内容提要的未经授权的使用,构成数据库权侵权。法院未予采信,而认为内容提要只是其出版报纸的副产品,因而并不能表明其实质性的投入。而且,PCM未能说明,由于Kranten.com系统地链接其下层网页(“深”链接)而使其减少广告收入。

5、 西班牙

西班牙是通过修改其1996年知识产权法(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Act of 1996),于1998年3月7日实施数据库指令[38]。

判例23:Editorial Aranzadi ——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Elda 1999年7月2日[39]

本案涉及的是,未经授权复制判例和法律数据库并上载至互联网。法院认定,数据库出版者在对材料的汇编、系统化和索引方面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尽管被告更改了原告为防止复制而设置于文件中的识别码(idetification codes),被告的行为仍被判为是对出版者数据库权的侵权。

6、 英国

英国是通过1997年《数据库版权和权利条例》[40](the Copyright and Rights in Databases Regulations 1997)实施指令的,这一条例已于1997年12月18日由国家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批准。至今,已有两起有关数据库权的判例。

判例24:Mars v. Teknowledge —— 高等法院大法官法庭(High Court, Chancery Division)1999年6月11日[41]

本案涉及的是一种安装在Mars售货机中的可设置半导体芯片(programmable semiconductor chip)(辨别器)。对这种芯片,可以根据指定硬币的参数进行设置或重新设置,以辨别顾客使用的假币。Teknowledge成功地破译了芯片的加密密码,并提供自己的重新设置参数服务。Mars提起版权和数据库权侵权以及泄密的诉讼。Teknowledge以普通法British Leyland判例中的“修理权(right to repair)”和“备用零件抗辩(spare part defence)”作出抗辩。法官认为,不论英国法还是欧盟计算机程序指令或者数据库指令,都没有允许成员国提供“修理权”。尽管数据库指令第6条第2款(b)允许成员国通过国内法提供版权保护的例外,但是这种例外必须由成员国通过立法实施。法官不能为了成员国的利益而直接适用指令。

判例25:British Horseracing Board (BHB) v. William Hill Organization Ltd. —— 高等法院(High Court of Justice)2001年2月9日[42]

在线书商William Hill使用了由赛马管理团体(BHB)为其赌马网站汇编的赛马信息。Laddie J.法官认定,BHB的数据库是受数据库权保护的,BHB已在其数据库的控制和维护(controlling and up-keeping)上作出实质性投入。William Hill摘录诸如赛马地点、时间之类的核心信息(core information),构成以重复和系统的方式复制数据库的实质性部分。然后,法院指出,那些需不断更新的所谓“动态”数据库(‘dynamic' databases)同样受数据库权的保护。

四、结论

综观上述判例,表明在数据库指令通过后的五年,数据库权的轮廓仍是模糊不清的。一些重要概念的矛盾解释和争论已公开化,如“实质性”投入的要求、“重复和系统地”摘录的定义。那些直接源自于现有经营活动的现有数据而形成的数据库,如经营电话服务和电视频道,是否够格为受保护的数据库?在荷兰的一些法院中通行的“副产品”原则是否普遍适用?仅仅对少量数据的摘录,即使这些数据对用户是极其有价值的,是否还是“非实质性的”?能自动浏览网络数据库的搜索引擎的运行者,是否应承担“重复和系统地”摘录和再利用的法律责任?数据库权是否给依据不正当竞争的现有规则(如侵占)和特殊权利以前的规定作出的补充性保护留有余地?或者这种保护被新数据库权所优先适用?对这些以及其他的重要问题,欧盟各国法院作出的是冲突的甚至有时是混乱的回答。

总之,要得出结论实在是为期过早。但在此,建议那些考虑引入数据库权或类似制度的非欧盟国家,耐心地等待和观察——等待欧洲法院有机会明确指令中的重要概念;观察实施的后果是否有利于信息产业和公共利益。另外,研究应于2001年底作出的欧盟理事会评价报告[43],也是极有意义的。

--------------------------------------------------------------------------------

* 该文发表于在2001年4月19—20日纽约Fordham大学法学院举办的第9届国际IP法律与政策年会上; 原文见: http://www.ivir.nl/publications/hugenholtz/fordham2001.html.

* P. Bernt Hugenholtz,阿姆斯特丹大学信息法学院版权法教授,欧洲共同体法律顾问团知识产权特派组(Intellectual Property Task Force)主席。

[1] Directive 96/9/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1 March 1996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databases.

[2] See P.B. Hugenholtz, ‘Implementing the Database Directive', in: Jan J.C. Kabel and 

Gerard J.H.M. Mom (ed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Information Law - Essays in Honour of Herman Cohen Jehoram, The Hague/Londen/Boston, p. 183.

[3] 欧洲共同体已于1999年7月30日决定,以未能实施指令为由,将希腊、爱尔兰、卢森堡和葡萄牙诉至欧洲法院。诉爱尔兰一案已延期,欧洲法院于2001年1月11日作出侵权声明, Case C-370/99. 

[4]更详细的讨论请参阅 J. Gaster, Der Rechtsschutz von Datenbanken. Kommentar zur Richtlinie 96/9/EG, Cologne: 

Carl Heymanns 1999.

[5] Explanatory Memorandum, p. 19.

[6] Council Directive 91/250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OJ L 122/42 of 17 

May 1991.

[7] Recital 40.

[8] Explanatory Memorandum, p. 52.

[9]对有关判例的首次评论可参阅 J. Gaster,‘The EC sui generis right revisited after two years: a review of the practice of database 

protection in the EU Member States', [2000] 5 Communications Law 87.

[10] Act of 16 July 1998, 1998年9月1日生效.

[11] UNMS v. Belpharma Communication, Court of Brussels 16 March 1999, [1999] 

Auteurs & Media 370. 

[12] Act no. 98-536 of 1 July 1998, J.O.R.F. of 2 July 1998, p. 10075,1998年7月1日生效.

[13] Dictionnaire Permanent des Conventions Collectives, Tribunal de grande instance de Lyon 

28 December 1998 [1999] 181 RIDA 325.

[14] Électre v. T.I. Communication et Maxotex, Tribunal de commerce de Paris 7 May 1999,http://www.juriscom.net/txt/jurisfr/da/tcparis19990507.htm.

[15] France Télécom v. MA Editions, Tribunal de commerce de Paris 18 June 1999, [1999] Droit 

de l'informatique & des télécoms 57, [1999] Multimedia und Recht 568.

[16] Groupe Moniteur and others v. Observatoire des Marchés Publics, Cour d'appel de Paris 18 

June 1999, [2000] 183 RIDA 316.

[17] 英文版本见: http://www.iid.de/rahmen/.

[18] Berlin.Online, Landgericht Berlin 8 October 1998, [1999] Computer und Recht 388, critical 

comment J. Obermüller at 594.

[19] Süddeutsche Zeitung, Landgericht Köln 2 December 1998, [1999] Computer und Recht 593,

 critical comment J. Obermüller at 594.

[20] Tele-Info-CD, Bundesgerichtshof 6 May 1999, [1999] Multimedia und Recht 470, note J. Gaster at 543; 

[1999] Computer und Recht 496.联邦最高法院在同一天判决了三起类似的案件.

[21] baumarkt.de, Oberlandesgericht Düsseldorf 29 June 1999, [1999] Multimedia und Recht 

729, note J. Jaster at 733; [2000] Computer und Recht 184.

[22] Kidnet/Babynet, Landgericht Köln 25 August 1999, [2000] Computer und Recht 400.

[23] MIDI-Files, Landgericht München I 30 March 2000, [2000] Computer und Recht 389, note M. Lehmann

 at 392.

[24] Kammergericht (Court of Appeal) Berlin 9 June 2000, [2001] ZUM 70.

[25] Act of 8 July 1999, Staatsblad 1999, 303, 1999年7月21日生效. 英文版本见:http://www.ivir.nl/legislation/nl/databaseact.html.

[26] 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The Hague, 20 March 1998, [1998] Informatierecht/AMI 65 

(Vermande/Bojkovski), 英文版本见:http://www.ivir.nl/rechtspraak/vermande-en.html.

[27] Court of Appeal Arnhem, 15 April 1997, [1997] Informatierecht/AMI 218 (KPN/Denda).

[28] See final judgement by Court of Appeal Arnhem, 5 August 1997, [1997]

 Informatierecht/AMI 215.

[29] Denda v. KPN, Dutch Post and Telecommunications Authority (OPTA), 29 September 1999,

 [2000] Computerrecht 47; 使用费被确定为不高于0.005f每一数据.

[30] KPN v. Denda International and others, District Court Almelo 6 December 2000, [2001] AMI.

[31] See P.B. Hugenholtz, ‘Copyright and databases, Report on the Netherlands', 

in: M. Dellebeke (ed.), Copyright in cyberspace, ALAI Study Days 1996, Amsterdam: 

Otto Cramwinckel 1997, p. 491.

[32] De Telegraaf/NOS and HMG, Netherlands Competition Authority

 (Nederlandse Mededingingsautoriteit), 10 September 1998, Mediaforum 1998, p. 304, 

note P.B. Hugenholtz.

[33] NOS v. De Telegraaf, Court of Appeals of The Hague 30 January 2001, [2001] 

Mediaforum 90.

[34] KPN v. XSO, 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the Hague 14 January 2000, [2000] Mediaforum 64,

 note P.B. Hugenholtz; Informatierecht/AMI 2000, p. 71, case comment A. Beunen at p. 58.

[35] NVM v. De Telegraaf , 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the Hague 12 September 2000, [2000] 

Mediaforum 395, note M.M.M. van Eechoud.

[36] NVM v. De Telegraaf, Court of Appeal The Hague 21 December 2000, [2001] 

Mediaforum 87, note M.M.M. van Eechoud.

[37] Kranten.com , President District Court of Rotterdam, 22 August 2000, 

Mediaforum 2000, p. 344, 英文版本见:http://www.ivir.nl/rechtspraak/kranten.com-english.html.

[38] Act No. 5/1998 of 6 March 1998, BOE No. 57 of 7 March 1998, p. 7935, 1998年4月1日生效.

[39] Editorial Aranzadi,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Elda (Alicante) 2 July 1999, 

http://www.onnet.es/aranzadi.pdf.

[40] Copyright and Rights in Databases Regulations 1997, SI 1997/3032, HSI - Issue 302, p. 10145, 1998年1月1日生效.

[41] Mars v. Teknowledge, High Court, Chancery Division 11 June 1999, [1999] EIPR N-158.

[42] Horseracing Board Ltd. v. William Hill Organization Ltd., High Ct. of Justice, Ch. Div., 9 February 2001,

 Case No. HC 2000 1335, http://www.courtservice.gov.uk/judgments/judg_home.htm.

[43] Article 16 § 3 Database Directive.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