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经典案例> 刑事 > 正文   
浙江5人疑坐冤狱案
添加时间:2013-5-8 9:35:05     浏览次数:2051

浙江5人疑坐冤狱17年案复查 家属指控警方逼供

2013年01月23日02:39  新京报

1月22日,萧山农垦一场。1995年3月一女出租车司机遇害的地方。新京报记者 刘刚 摄

5人获刑

新京报讯 (记者刘刚 实习生郭涛)1月4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陈建阳等人抢劫、盗窃案立案复查。

此前,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在浙江萧山发生两起抢劫出租车司机致死事件。

经侦查,认定是萧山籍陈建阳等5人所为。1997年,其中四人被判死缓,一人被判无期。

2012年,当地在侦查其他案件中发现1995年3月20日抢劫出租车司机案件的线索,认为可能对上述案件的判决有影响。

今年1月4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外称,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并将“有错必纠”。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一名被判死缓男子已于1月11日刑满释放,多名服刑男子及家属已接到浙江省高院立案复查通知。

1月22日,多名被告家属受访时指控警方当年办案涉嫌“刑讯逼供”。此外,被告家属说,代理律师当年曾做无罪辩护,对检方证据提出质疑,一审法官未予采纳。

【判决书•四宗案】

四人劫杀出租司机获600元

1

时间:1995年3月20日

地点:萧山农垦一场

被告人:陈建阳、田伟冬、朱又平、田孝平

一审判决书显示,经庭审认定,1995年3月20日上午,被告人陈建阳、田伟冬、朱又平、田孝平经事先预谋、结伙窜至萧山市衙前镇,租乘由被害人徐彩华驾驶的车牌号为浙江01-G3705夏利出租车至萧山市农垦一场16队四号桥南的机耕路地段。

当天下午1时许,4被告人先采用威胁手段对徐彩华实施抢劫,当遭到徐彩华的反抗后,即对被害人徐彩华采用扼颈及石块猛击头部等手段,致徐死亡,并劫得现金600余元和金戒指2枚、金耳环1副,数字传呼机1个等财物。

之后,将被害人尸体丢弃在路旁,由陈建阳驾驶被害人的出租车逃离现场,并将该车丢弃在萧山城北水泥厂东侧围墙边。经鉴定,被害人徐彩华头部及颈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使机械性窒息死亡。

四人劫杀出租司机获800余元

2

时间:1995年8月12日

地点:坎山青风加油站

被告人: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田孝平

一审判决书认定,1995年8月12日中午,被告人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田孝平经预谋,携带双股白色电线、尖刀等作案工具、窜至绍兴县柯桥镇伺机抢劫作案。

当晚7时许,陈建阳、王建平出面,骗得被害人陈金江驾驶的车牌号为浙04-A2709桑塔纳出租车,当车驶出30余米后,田伟冬、田孝平一同上车至萧山市坎山镇青风加油站东30米路段时,4人先采用持刀威胁的手段对陈金江实施抢劫。

陈金江反抗,王建平即持刀猛刺陈的腹部,陈建阳用携带的电线猛勒陈金江的颈部,田伟冬、田孝平则用手抓住陈金江的身体,致陈当场死亡,劫得现金800余元。

经鉴定,被害人陈金江系被人卡颈、勒颈及锐器刺伤腹部使肝破裂,引起机械性窒息,合并大失血死亡。

俩人结伙入户盗窃彩电、香烟

3

时间:1995年9月2日 地点:萧山市城厢镇 被告人:陈建阳、王建平

法院一审还查明,1995年9月2日晚上,陈建阳、王建平结伙,踢门闯入萧山市城厢镇一居民家,窃得21英寸西湖彩电一台及香烟等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600余元。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21英寸西湖彩电1台,并随案移送中院。

田孝平拦截东风货车 劫195元

4

时间:1995年10月5日

地点:萧山市欢潭乡岳驻村公路 被告人:田孝平

此外,法院一审还认定,1995年10月5日晚6时,田孝平携带尖刀,窜至萧山市欢潭乡岳驻村的公路上,以搭车为由,拦截了石永基驾驶的农用货车,田上车后采用持刀威胁的手段劫得现金100元。

后来,田孝平听说石永基认识自己的一位朋友,便将100元还给石,但要求石帮其拦截一辆车供抢劫。

石被迫拦截一辆东风牌货车。继而,田孝平在车上持该车上的螺丝刀和铁棍等,对车上两人进行威胁,劫得现金人民币195元。随后,田被执勤的交警抓获,并当场缴获凶器尖刀和螺丝刀各1把及赃款195元。

【辩护意见】

4人曾否认抢劫作案 法院未采纳

多名家属回忆,案发后,4人委托浙江萧山启明律师事务所律师辩护,1人委托浙江杭州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辩护。

据曾在庭审现场旁听过的家属介绍,开庭地点定在萧山法院,由杭州中院法官主审。

据一审判决书记载,5个被告人中,仅田孝平一人对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陈建阳等4人均辩解未参与抢劫。

此外,辩护人分别提出,起诉书认定4名被告人参与抢劫犯罪的证据不充分,请法庭进一步查明后依法作出公正处理。

据家属介绍,第一次开庭并未当庭宣判。杭州中院一审判决书称,4人未参与抢劫作案的辩解,均与事实不符,纯系推诿罪责之词。

据家属回忆,庭审现场,公诉机关出示的主要是几个当事人的口供,而这些有罪供述又被律师质疑系“刑讯逼供”所得,但辩护意见未获法庭采纳。

【判决结果】

指纹证据不足 上诉后三人死刑改死缓

据一审判决书,1997年7月11日,杭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

据浙江高院通报,一审结束后,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朱又平提出上诉,田孝平未提出上诉。

据《法制日报》援引浙江高院相关法官的消息说,1997年,死刑案的核准权尚未收回到最高法院,浙江高院在对该案复核过程中,发现该案证据存在诸多疑点,最主要的是移送的材料中没有指纹证据。按疑罪从轻原则,浙江高院对5名被告人中的3人从死刑改判为死刑缓期执行。

刑满释放者:两起命案我肯定没有干

【探访】

浙江高院立案发布复查17年前命案的消息不久,1月11日,其中一名涉案人田伟冬刑满释放回到欢潭村。闻讯后,有当事人家属“又欢喜又气愤”。刚回到家的田伟冬昨天说,他在等待法院给出一个最终的定论。而陈建阳、朱又平、田孝平等三名涉案人家属称,在狱中见到当事人时都曾称没有杀过人。涉案人田孝平的哥哥说,弟弟从监狱打来电话说,高院已经到监狱找过他,让他安心,法院会给一个交代。

田伟冬 “我在等一个定论”

1月11日,田伟冬刑满释放,在5个获刑者中,是第一个回到欢潭村的。

回家十天,田伟冬很“忙”:与过去的17年告别:扔旧衣、跨火盆、放鞭炮;相亲;学着用手机,学着融入新生活,还忙着接待各地找上门来的记者。

昨天下午,在家里,和多路记者座谈一个小时,田伟冬戴一副黑框眼镜,他说,他知道佘祥林、赵作海,也知道记者要问什么,但一切均无可奉告——“因为我在等一个定论”,他需要法院一个最终说法。

田伟冬初中毕业后,去技校学厨师。1995年,被抓捕前在萧山小南门开饭店。

家属称,服刑期间,田伟冬表现好,还自考了大专,学物流专业,多次减刑。重获自由后,在妹妹看来,田伟冬精神状态不错。

田伟冬用一款黑色的智能触屏手机。他刚学会打接电话。他说,手机更像是“一块砖头”。他对今后已有安排:先学车,再娶个老婆,明年生孩子。

新京报记者追问:“那两起出租车抢劫命案,是你干的吗?”田伟冬先是一愣,扶了下镜框,说,这个可以回答,“肯定没有”。

朱又平母亲 “儿子多次喊冤,自学法律”

闻讯后,朱又平母亲“又欢喜又气愤”。1月17日上午,萧山司法部门工作人员拿着书面材料来到欢潭村,谈关于儿子的事。

朱母说,在村委会,司法部门工作人员要求她填写材料,并口头告诉她,“最近十多天,朱又平有可能会放出来”。

朱又平在家排行老二。出事前,朱又平在萧山一家钢厂打工。朱母回忆,1995年11月28日,晚饭后,欢潭村委会干部把朱又平从家里叫走。后来被警察带走。警察告诉她,儿子涉嫌抢劫杀人。那一年,朱又平刚满20岁。

“我们不懂法律,但相信政府。”朱母说,家人借钱凑足2400元,在萧山聘请律师,最后判了死缓。入监服刑后,父母每月8日或21日去探监。

朱母告诉记者,几乎每次会见,儿子都会给她讲,他没有杀人,他是冤枉的。

朱母说,儿子要求父母购买法律书籍,探监时送去,“这些年,朱又平在监狱,一边服刑,一边自学法律。”

陈建阳父亲 “儿子哭诉真没做这个事”

涉案人陈建阳的父亲陈朝海今年63岁,满头白发。陈朝海夫妇早年离婚,陈建阳初中毕业后随母亲来到萧山,事发前,他在萧山一家宾馆当门卫。

陈朝海说,事发后,家属请的律师凌伟健发现多处疑点,做了无罪辩护,法官没有理会。陈朝海说,因为儿子杀人的证据不足,前后经历,“死刑改死缓,死缓改无期,无期改18年”。

在浙江六监服刑期间,陈朝海探监,儿子曾哭诉,“爸爸,我真的没有做这个事。我真做过这事,也不会让你花钱请律师。”

1月21日,陈建阳的妹妹陈建芳探监。陈建阳告诉她,1月9日,浙江省高院去监狱找过他一次,知道高院立案复查一事。陈建阳安慰家人,在外面一定要稳住,最重要是人先出来。

不过,陈建阳还是对家人抱怨,“我一直说过我没做没做,你和爸爸都不相信我!”得知省高院要复查,陈家人去萧山找原来的代理律师,意外的是,当年的律师去年因车祸去世。

陈朝海最近得到消息说,2月初,陈建阳或可保释出狱。

田孝平哥哥 “弟弟打电话称法院会给交代”

1995年被抓时,田孝平虚岁17。田家兄弟三人,田孝平排行老三。其大哥田永说,三弟初中毕业在萧山一家布厂打工。

至今,田永仍记得开庭的细节:检察官读完公诉书,律师对人证、物证和赃物提出质疑,杀人时用什么凶器,赃物的下落。不过,律师的质疑意见,主审法官没有采纳。

一审后,田孝平没有上诉。田永回忆,庭审时,田孝平还说过一句气话,“人是我杀的,把他们4个人放掉,反正我家3兄弟”。

刚进浙江省六监服刑时,田孝平曾给家属讲,身体不好,“小便出血”。没有说原因。

一周前,萧山区司法局来到欢潭村,找到家属,嘱咐“不要冲动,我们会安排”。

四五天前,田孝平从监狱往家里打来电话,“他说案子有眉目了,省高院到监狱找过他,让他安心,法院会给他一个交代。”

田永说,感觉弟弟在电话里心情沉重,“语气很低,跟以前不一样”。

□新京报记者 刘刚 浙江杭州报道

(原标题:浙江高院立案复查17年前命案)

 

浙江5人疑坐冤狱17年续:1人称难忍刑讯咬断舌头

2013年01月25日02:41  新京报

当事人田伟冬的家。1月11日,田伟冬已经刑满释放。新京报记者 刘刚 摄

杭州市中院的刑事判决书(1997年)。新京报记者 刘刚 摄

■ “浙江高院立案复查17年前命案”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刘刚 实习生郭涛) 浙江高院对田伟冬、陈建阳、王建平等5人劫杀出租车司机、盗窃案仍在复查之中。“公诉人出示的核心物证,既无血迹鉴定也无指纹比对。”昨日,曾担任田伟冬二审辩护的律师辛本峰提供书面材料,披露当年案件审理中存在的诸多疑点。

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在浙江萧山发生两起抢劫出租车司机事件,司机徐彩华和陈金江遇害,田伟冬、陈建阳等5人被锁定为涉案人员。据相关当事人当年的上诉状和申诉状指控,萧山警方当年在侦办案件过程中,存在刑讯逼供情节,其中一当事人甚至曾咬断舌头缝五针。

时隔17年此案再次被提出复查,源自一条新线索。据《南方周末》昨日披露,2012年春,浙江警方在一次全省公安集中行动中,通过指纹比对,发现一条涉及当年萧山抢劫杀人案的线索。2012年12月下旬,犯罪嫌疑人项某被抓获,通过审讯和指纹比对,被确认为是1995年3月20日萧山抢劫出租车案的犯罪嫌疑人。

2013年1月4日,接到相关报告后,浙江高院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目前已另行组成合议庭阅卷,调查核实有关证据,提审陈建阳等人。截至昨日发稿,尚无复查更新消息发布。浙江高院相关人士表示,复查结果出炉后会向社会公布。

■ 证据疑点

作案路线 案发后拉尸体往城区跑?

辛本峰是田伟冬的二审辩护律师。1997年,供职浙江杭州国泰律师事务所的辛本峰,受上诉人田伟冬家属的委托,介入田伟冬等人抢劫、盗窃案二审。

昨日,辛本峰告诉新京报记者,接案后,他和另外一个上诉人的辩护律师讨论,一致认为案件客观依据不存在,“可能是错案”。

判决书中称,“被告人田伟冬、田孝平致被害人陈金江当场死亡,而后,由被告人陈建阳驾驶该出租车逃离现场……途经萧山新街镇九号坝公路铁板桥时,因该出租车左侧车轮卡入铁板槽内而未能继续行驶,便将该车随同被害人的尸体丢弃在桥上而仓皇逃离。”

为了熟悉情况,辛本峰等人搞来一辆小车,沿当事人供述的作案路线走了一遍,“走完后觉得更不可思议。”辛本峰说,一个非常深的印象是,几个人被控在萧山郊区作案,没有往郊区逃跑,反而往城区跑,还拉着具尸体,怎么可能?!

发现案子有问题,辛本峰将一审、二审判决书、辩护词、上诉状等材料装订成册,保存至今。

证人证言 34名证人无一出庭质证

据相关材料记载,1997年6月24日,田伟冬等5人抢劫、盗窃案,在萧山市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从上午9点30分开始至11点50分休庭,下午1点10分至15点30分结束。

当时,辛本峰向浙江高院一位副院长递交了一份书面材料——《关于田伟冬被控参与两次抢劫分别致两人死亡和参与一次盗窃一案的情况反映》(1997年8月),上面详细列举了认定田伟冬抢劫罪证据不足的理由。

辛本峰介绍,公诉机关提出的34名证人中,无一人出庭当庭质证,有关问题都是公诉人代替证人回答。

比如公诉人称本案是因证人朱富娟的证言得以破获,但从该证言内容看,朱只是听另一个女的讲过陈建阳讲述他们作案的事情,朱富娟又声称看到过三个男青年(大概是陈建阳等人),所做的仅是一般体貌描绘,“如此重要的证人未到庭作证”。

两个遇害出租车司机的同行书面证言称,看到过男青年来租车,做了体貌描绘,但描绘与各被告人又不像,证人同样未出庭。

物证状况 作案石头未做指纹比对

在《情况反映》上,辛本峰记录到,首先,陈建阳、王建平的作案刀具没有,讯问笔录中也均无涉及刀具下落的内容。

出租车司机陈金江被勒死的电线,未当庭举证,询问笔录中的长度与起诉书中的长度相差四米。两次抢劫所得赃物,一件也没有出示。

此外,辛本峰至今仍记得一个细节,法庭认定徐彩华系被石块猛击头部致死,但法庭上公诉人出示的一块石头,大小不但同讯问笔录中不一致,而且既没有对石头上的血迹与死者做同一鉴定,也没有用石头与陈建阳等人之间的手印或体味做同一鉴定。

此外,据判决书记载,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中,包括5名当事人的有罪供述。但辩护律师回忆,很多供述存在“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前后不一”的情况。

■ 审讯过程

在上述《情况反映》材料中,田伟冬的二审辩护律师辛本峰称,田伟冬始终没有承认参与抢劫的事实,最后被视为“态度极差”。然而,在抢劫和盗窃的指控中,田伟冬并不否认盗窃一事。对之前作出的有罪供述,田伟冬在后来的上诉状中称是因为“刑讯逼供”。

据一位参与辩护的律师回忆,不只是田伟冬,几个当事人都存在类似遭遇,“第一被告陈建阳,也被打得不行。”

陈建阳在浙江六监服刑期间,父亲陈朝海前去探望,儿子曾向其哭诉真没有杀过人,之所以承认是因为被打,“他们要打我,我也没有办法,他们用皮鞋踢我,两个人把我拉到床上,睡了5天5夜。”

田伟冬上诉书 “痛打难熬咬断舌头”

辩护律师辛本峰至今保存着田伟冬当年的“上诉状”,其中记载,田伟冬对1995年9月2日晚上和陈建阳一起在城厢镇盗窃彩电和香烟的指控,没有异议,但关于抢劫的事,他既没有参与,也不知道。相关有罪供述,田伟冬说,是“严刑拷打逼人招供”。

上诉状记载,1995年11月28日夜,在萧山市城厢镇派出所,公安干警把田伟冬头部撞到墙上,后被送到萧山城厢镇卫生院就医,因卫生院见伤势过重,又转送到萧山第一医院,缝了三针。

“这样重的伤还不让上诉人休息。”其上诉状描述,第二天(1995年11月29日)又连续提审,用电警棍打,拳打脚踢。“上诉人因痛打难熬,咬断舌头,到萧山第一医院抢救,缝了五针才接上。”

“另外几次提审中,在寒冬腊月,往上诉人身上泼冷水,使上诉人受冻,有时把上诉人的头浸到抽水马桶里,逼上诉人招供”。辛本峰回忆,在代理辩护期间,他至少会见过田伟冬5次,还见过田舌头上的伤口,“舌尖靠里一点,横向伤口。”

“咬断舌头后,家人一直很关心。”辛本峰说,每次会见结束,家属都会询问田伟冬讲话是否还流利。

王建平申诉状 “酷刑下做有罪供述”

1997年入狱后,王建平和家人一直写“申诉状”喊冤。

据王建平家属提供的“申诉状”,1995年11月28日上午,王建平被通知到萧山“刑警队”,待了4天,“一进去就把我当成突破口,经过四天四夜的酷刑审讯(棍打、打断再打、水淋、电警棍打、劈打数百个巴掌、罚跪、不给睡觉),直至第二次抽搐,右手食指被打成骨折,使我无法忍受折磨,想死也死不成。”“当时招供对我来说是唯一的一种解脱。”

据申诉状中描述,酷刑之下,王建平做出了第一次有罪供述。到第五天(1995年12月2日),“他们叫我洗掉脸上的血迹,晚上被送到收容审查站,后又多次被刑警队提出去打,其中有一个胖警察打得最多。”

申诉状称,“我对新街、红垦农场、坎山镇的路一点儿都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刑警队叫我指认现场,我又怎么能够办到”。王建平在申诉状中说,“我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相信会有机会得到昭雪的。”

据了解,王在浙江服刑多年后,2006年被转到新疆,目前仍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高泉监狱服刑。

■ 二审改判

二审为何改判死缓?

当时“谁也不敢说不杀” 直到高院换领导

1997年12月29日,针对田伟冬等4人提起的上诉,浙江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将田伟冬等3人从死刑改为死缓。

据二审判决书称,浙江省高院对该案的认定是,“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浙江高院认为陈建阳、田伟冬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单独或分别结伙采用持械威胁或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并致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予以严惩。”

浙江高院的二审判决书称,杭州中院原审判决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唯对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所犯抢劫罪的量刑不当,应予改判。

浙江高院当时的判决书认为,“对被告人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尚不能立即执行死刑”,判决书没有说明具体原因,只是提到“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

据浙江当地接近高院的法律界人士回忆,该案在浙江高院审理期间,内部曾引起不小争议。有律师曾将反映问题的材料递至一位副院长手上,材料批转给刑庭,要求慎重判决。

一位知情人士称,当时浙江高院审判委员会为此案多次开会,但“谁也不敢说不杀”,直到浙江高院更换主要领导,新的负责人到任后,主持会议讨论,该案才最终改判。

此前《法制日报》援引浙江高院相关法官的消息说,浙江高院发现该案证据存在诸多疑点,最主要的是移送材料中没有指纹证据。

■ 探访

当年办案法官今何在?

一审主审法官现任杭州某区法院院长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该案当年一审由杭州市中院负责,合议庭人员是1名审判长和2名人民陪审员,当时的主审法官目前是杭州市某区法院的院长;当时杭州市检察院两名代理检察员的公诉人,现任杭州市人大常委会某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另一位是杭州市中级法院的党组成员。

浙江省高院二审是书面审理,没有开庭。据终审判决书记载,高院终审的审判长是张德宝,审判员是丁锡明,代理审判员是干金瑶。接近浙江高院的当地法律界人士透露,主审的三位法官,目前两位已退休,一位在高院刑庭任副庭长。

据辩护律师介绍,参与前期侦办案件的民警涉及原城厢镇派出所、原萧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后期有杭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据称,当年办案民警,有的仍在岗,有的已退休。

■ 官方回应

复查后第一时间公布

连日来,新京报记者先后向萧山区公安分局、萧山区检察院、杭州市公安局、杭州市检察院以及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采访申请,就上述刑讯逼供等细节进行求证,得到的答复均为浙江省高院正在复查,以省高院的答复为准。

浙江省高院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复查工作繁琐、谨慎,过程需要时间,在复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没有更多的回应,待复查结束,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结果。

□新京报记者 刘刚 实习生 郭涛 浙江杭州报道

(原标题:两当事人当年上诉称遭刑讯逼供)

 

浙江5人坐冤狱17年 服刑人称恐惧未来生活

2013年01月28日09:40  大众网-齐鲁晚报

陈建阳当年的照片和判决书。

文/片 本报记者 张子森

继佘祥林案、赵作海案后,浙江萧山死缓案再一次打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下称《刑诉法》)的软肋上。

自1996年《刑诉法》修改后,“疑罪从无”的理念在该法的相关条文中成为一条硬性规定。但在命案必破、政府和被害人家属压力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很多案子的判决选择了折中的“疑罪从轻”方式,为日后“冤案”的出现铺垫了道路。

萧山出租车司机徐彩华被杀案背后,是4名弱冠少年在坐牢17年后,人生已近不惑。已经释放的田伟冬却也处在疑惑和迷茫中:“我如何融入这个已不认识的新社会?应该由谁、拿什么来补偿我逝去的青春?”

而近些年连续出现的佘祥林、赵作海等冤案,也是对司法文明进程的一个个巨大考验。

儿子要出狱了,

可他看不到父亲了

萧山位于杭州东南,经济富裕,民风淳朴。

灰色的外墙,没有装修的客厅,老旧的八仙桌……朱又平家的房子在欢潭村显得非常落魄。

朱母至今记得1995年11月28日那一天。在萧山一轧钢厂打工的朱又平回家后刚吃完晚饭,村干部进门说有事找他。随后,朱又平被警察带走,“你儿子涉嫌抢劫杀人。”

从此朱又平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朱又平前后被抓走的还有四个年轻人。

1995年10月5日,萧山市(现杭州市萧山区)欢潭乡欢潭村17岁的少年田孝平拿着一把尖刀和一把螺丝刀,在离家不远的公路上以搭车为名拦路抢劫,被交警当场抓获。第二天,他被收容审查。

同年11月20日,在萧山小南门自己开饭店炒菜的田伟冬被当地警方收容审查。

在此后被指控的四项罪名中,田伟冬只承认了一起:1995年9月2日晚上和隔壁村的陈建阳在萧山市城厢镇盗窃21英寸西湖彩电及香烟,价值1600多元。

陈建阳因此案于同年11月30日被收容审查。随后两天,欢潭村的朱又平和城厢镇东湖村的王建平也被收容审查。

但田伟冬没想到,真正和他扯上17年关系的,并不是那起盗窃案,而是两件他自始至终就没主动承认过的案子: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在萧山市发生的两起抢劫并杀害出租车司机案件。

但五个年轻人的命运从此被改变。

根据本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至少有三人多次提及遭遇刑讯逼供。田伟冬曾在上诉书中称自己遭遇刑讯逼供后咬舌自尽;而陈建阳服刑期间曾对探监的父亲表示自己认罪是因为“他们打我”。

在这个有2000多人口的大村,陈建阳、田伟冬、朱又平、田孝平的家人因为“家里有杀人犯”而成了另类。

“我想孩子时会哭出来,他爸爸不会。十几年心里一直窝囊。”朱又平的母亲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朱又平的父亲查出骨癌,同年5月份,朱又平被允许见父亲一面。

朱又平戴着手铐和脚镣,在法警陪同下来到医院。朱母泪流满面,恳请法警摘掉手铐。获得允许后,朱母用自己的衣服把朱又平的脚镣包起来:“那东西拖在地上,声音非常大。”

在同病房病人难以名状的眼神中,朱又平只呆了一个小时。2013年1月17日,萧山区司法部门工作人员来到朱家,亲口告诉朱母“朱又平十几天后就会回来”。

朱母在那张八仙桌上填写了材料。桌子上方的墙上,朱又平父亲的遗像挂在那里,“儿子要出狱了,可他看不到了。”

当时司法系统

是“疑罪从轻”

事情回溯到1996年,当年11月26日,萧山市检察院首次将该案报送至杭州市检察院。本案中,包括检方陈述的杀人匕首、电线等凶器均未当庭呈现,唯一的凶器物证石头上,也没有被告人的指纹信息。但因为有被告人的口供,当地警方据此认定5人有罪,并提请检察机关控诉。

根据1996年修改的《刑诉法》第162条第3项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并于1997年1月1日实施。这就是“疑罪从无”原则。

1997年6月13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正式受理此案。

相关报道显示,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一审律师进行的是“从轻辩护”。但据参与一审的原萧山启明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建军回忆,他进行的是“无罪辩护”。

但王建军回忆,当时“疑罪从无”理念并没有真正得到实行。原杭州市国泰律师事务所律师、现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律师辛本峰,是此案二审时田伟冬的代理律师,他回忆,“当时整个司法系统有个观念,并不是疑罪从无,而是疑罪从轻。”

辛本峰回忆,浙江省高院进行二审时,发现该案的诸多供述矛盾、没有主要证据、次要证据无法确认,认识到此案可能存在问题,因此遵循了“疑罪从轻”原则,改判了死缓。“疑罪从无”在这时被“疑罪从轻”代替,尽管第一次大修的刑诉法已经生效。

法律常常让位于

一时的治理需求

在他们服刑的17年间,有多个冤案影响着中国的法治进程。

湖北人佘祥林1994年因“杀妻”被判死刑,湖北高院改判有期徒刑15年。2005年3月28日,佘的妻子突然出现。随后,佘祥林获释,被判无罪。

1999年,河南人赵作海被怀疑杀死同村的赵振晌,于2002年被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

一位浙江律师界人士称,这几个案件有多个共同点,最主要的是在面对死刑判决证据存疑的情况下,司法机关总是倾向于把死刑改判为缓期执行。

辛本峰分析,“疑罪从无”自确立后,普遍会出现在一审判决犯罪嫌疑人有期徒刑两三年的终审裁定中,但涉及到无期徒刑以上的案件,它立刻变成“疑罪从轻”。

“司法系统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公安部门破不了案无法向政府交代;如果改判无罪,政府和公安部门无法向受害人家属交代。”辛本峰说,这些压力最终集中到法院身上,谁敢轻易改判无罪?

在实施中,受制于“命案必破”思维,我国刑事执法中并未确立“疑罪从无”的行为习惯,从侦查、起诉、判决乃至社会民众的观念,仍然信奉“宁可错杀也不错放”。

有评论称,在各种现实压力下,一系列旨在保障公民不被错判的程序机制,往往让位于一时的治理需求,这正是以往我国司法实践中错案发生的根源,也是制约刑事司法文明进步的最大障碍。

比如出租车司机徐彩华被害案发生于当年萧山“两会”的第一天。经过整治后,同年8月12日又发生了出租车司机陈金江被抢劫杀害案,这直接挑战了当地警方的底线。

“这种情况下警方肯定会有压力。”上述浙江法律界人士分析,公安部门除了要应对政府压力,也要展现自己的效率,尽快破案以防止受害人家属上访闹事,“但求快就容易造成冤假错案。”

实际上,从1996年开始,我国司法文明开始通过文本形式的改变进步。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正彬认为,1996年、2012年《刑诉法》两次修改都体现了关注、保障人权的进步。

“以前公检法权力过大,没有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利,也没有充分保障被告人的人身权利。这两次修改以后,提高了国家对人权的保障。”但这种进步受制于具体的操作。

佘祥林、赵作海等依靠“死者”复活洗冤的命运,是对司法系统客观审判程序的极大讽刺。包括本案在内,冤案产生的根源在于法律上的原则实际上并没有相应的机制和程序来保障。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此前表示,冤假错案的防范重在司法理念的理性选择。要避免司法权受到外来势力的影响,保证控辩双方力量平衡,还要理性对待民意。

1月11日,田伟冬刑满释放。陈建阳、朱又平、田孝平的家人,也通过各种渠道获悉了他们近期会通过保释或其他方式出狱的消息。

由于当年一审判定王建平与1995年8月份的案子有关,而新证据只与同年3月份的案子有关,远在新疆服刑的王建平是否能够获释,其家人还没有消息。

但王建平在申诉状中说,“我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相信会有机会得到昭雪的。”

□新闻背景

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在萧山市(现为杭州市萧山区)发生抢劫并杀害出租车司机徐彩华、陈金江事件,警方认定是萧山籍陈建阳等5青年所为。在缺乏作案工具、指纹证据,主要依赖口供的情况下,1997年12月终审,4人被判死缓,1人被判无期徒刑。

2012年春,浙江警方在一次全省公安集中行动中,发现了一条涉及当年萧山抢劫杀人案的线索;2012年12月下旬,犯罪嫌疑人项某被抓获,通过审讯和指纹比对,被确认为是1995年3月20日萧山抢劫出租车案的犯罪嫌疑人。

对话田伟冬——

在坐了17年监狱后,田伟冬不知道烤五花肉该怎么吃,他的妹妹用生菜卷起来,放上酱料和蒜瓣,塞到他嘴里。他刚从监狱里出来14天,吃饭时摆弄着一部智能手机,但只会打电话。

1月11日,田伟冬穿着妹妹提前买好的衣服走出监狱,回到了离别17年的家。本报记者与他多次接触,希望还原一个被迫改变人生命运的田伟冬。

出狱前一夜无眠

齐鲁晚报:出狱那天,你是什么心情?

田伟冬:离开监狱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一夜无眠,兴奋,紧张,还有对未来生活的恐惧。

齐鲁晚报:你在上诉材料里提到,因为被警方刑讯逼供曾咬断舌头。

田伟冬:(伸出舌头)我的舌尖是平的,不像正常人有个弧度。1995年11月底,我在萧山第一人民医院住过院。

齐鲁晚报:你听说过赵作海吗?

田伟冬:赵作海、佘祥林我都知道。我在监狱里常读书看报,学习法律,国家赔偿法、刑事诉讼法。还考了物流专业的自考,大专。

齐鲁晚报:在里面还抱着希望?

田伟冬:我没抱什么希望,只想坐牢要熬到头儿。

里面的阳光和外面不一样

齐鲁晚报:出来之后最想干什么?

田伟冬:看看阳光。里面的阳光和外面的不一样。

齐鲁晚报:哪儿不一样?

田伟冬:你进去就知道了。

齐鲁晚报:17年了,感觉外面有什么变化?

田伟冬:很大。房子改了四次。窗外原来没有厂房,鸟语花香。别人认不出我来了。

齐鲁晚报:你最好的时光没有了。

田伟冬:百味杂陈。

齐鲁晚报:你妹妹说,你多年没有接触社会,担心你不适应,想今后养着你。

田伟冬:(笑嘻嘻地)哪能让她养哦,等我找个老婆结了婚,我要去创造未来!你不知道,我在里面学了很多技术的。

齐鲁晚报:都学过什么?

田伟冬:我当了五年的“护士长”,也当过护士,在监狱医院给服刑人员打针输液。

我还没有学会发短信

齐鲁晚报:你妹妹说,家里亲戚给你策划过未来?

田伟冬:有人说继续当厨师,也有人说去做生意,不过妈妈说,今后最重要的事是做人。出来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在餐厅里吃饭,在里面的时候就幻想过多次,出来以后要吃够,喝够。

齐鲁晚报:你可以用手机上微博。

田伟冬:我还没有学会发短信,也不懂怎么用手机上网。

齐鲁晚报:你上学的时候成绩不错。

田伟冬:上高中的时候学习成绩不错,到了高三的时候,学校要求交上百块钱的复习资料费,但家里穷,拿不出来。妈妈说去借钱,我想早点出去打工挣钱,钱没有挣到,还把家都差点毁了。

齐鲁晚报:你妈妈很不容易。

田伟冬:妈妈的眼泪哭干了,那天我回家,妈妈也没有流泪,只是眼睛红了。(停顿片刻)我也是。

浙江5人疑坐17年冤狱案被曝逼供 1人被打骨折2013年01月30日09:00  正义网 我有话说(9人参与)

沿着乡村小道,走近一间红房子,大门紧闭,旁边的小门敞开着,隐约可见院子里有人在打篮球。

“请问田伟冬在家吗?”

其中一名男子顺手一指,记者随之一怔,眼前这位看起来30岁不到、光着膀子、单手拿着篮球的人就是他?

几分钟后,田伟冬穿了身套头卫衣,邀请记者一起坐下聊。

“从来没有想过案子会复查。对我来说,这就像天上掉下来一个馅饼。”隔着桌子,田伟冬呷了口茶说道。

坐在法治周末记者眼前的这个人,干练、沉稳、机警,丝毫不像是铁窗里呆了17年的人。

田伟冬,39岁,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欢潭村人。1995年因涉嫌抢劫杀人被警方带走调查,曾被判死刑后改判死缓,今年1月11日刑满释放。

连日来,自称已经是合法公民的田伟冬,再次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有人拿他跟赵作海、佘祥林相提并论(注:赵、佘二人同样因杀人案被判刑,后因“被害人”突然出现得以平反),原因是,17年前,田伟冬连同另外几人被指控的一起抢劫杀人案,真凶另有其人。2013年1月4日,浙江高院决定对该案进行立案复查。

迟到17年的真凶

1月19日上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发布了一条重磅级消息。

“有人爆料:杭州萧山,1995年一起抢劫杀人案,当时5名犯罪嫌疑人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一年前,现场血指纹对上另一人。现此人已抓获并交代,由市刑侦支队办理此案。”

当晚,浙江高院发布通报,证实了该条消息:“2012年公安部门在侦查其他案件中发现,1995年3月20日抢劫出租车司机案件的线索,认为可能对上述案件的判决有影响。”

前述的5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是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朱又平、田孝平。他们年龄相仿,都是萧山籍,其中3人还是同村人。

通报显示,1995年3月20日及8月12日,在萧山农垦一场16队四号桥南的机耕路、坎山镇青风加油站东侧路段,分别发生抢劫出租车司机并致出租车司机死亡的案件。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是陈建阳、田伟冬等5人所为。其中,陈建阳、田伟冬还于1995年9月2日盗窃价值1600余元的财物。

杭州市检察院以陈建阳、田伟冬犯抢劫罪、盗窃罪,其余3人犯抢劫罪向杭州中院提起公诉后,1997年7月11日,杭州中院分别以抢劫罪判处陈建阳、田伟冬死刑,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两罪并罚执行死刑;以抢劫罪分别判处王建平死刑,朱又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田孝平无期徒刑。

事后,除了田孝平,其余4人均提起上诉。

1997年12月29日,浙江高院改判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3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核准朱又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经过多次减刑,就在5人即将刑满释放之际,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发现了新的线索,使得这起沉寂10多年的命案有了新的逆转。

据有关媒体报道,2012年春天,浙江警方在一次全省公安集中行动中,发现被通缉的在逃人员项某的指纹,意外地对上了1995年3月20日抢劫出租车司机案件的现场血指纹。

经过近10个月的追捕,2012年12月下旬,项某被杭州警方抓获。经侦查,项某已确认为1995年3月20日的真凶,陈建阳等人被排除在外。

目前,同是萧山籍的项某已被逮捕。

但是,陈建阳、田伟冬等人被指控的另一起1995年8月的抢劫杀人案,目前还未完全排除是他们所做。

为了了解真相,到达萧山后,法治周末记者辗转多地,找到了当年参与辩护的多名律师。从掌握到的相关材料上来看,案件存在诸多疑点。

刑讯下的“冤案”

1月24日上午,在萧山区太古广场A座大厦6楼,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了曾参与一审辩护的律师王建军。

在接手田伟冬等人的案子时,王建军30岁出头,是萧山启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向记者回忆,对于当年的具体细节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但是印象最深的是:“检察院指控的证据都是一些间接证据,并没有直接证据。”

记者在一份家属提供的一审法院刑事判决书上看到,检察机关出示了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有罪供述等作为证据。

根据判决书上的记载,发生在1995年3月20日的抢劫案,被害司机徐彩华的头部及颈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使机械性窒息死亡。法院认定,田伟冬等人采用扼颈及石块猛击头部等手段,致其死亡。

另一起发生在1995年8月20日的抢劫案,被害司机陈金江系被人卡颈、勒颈及锐器刺伤腹部使肝破裂,引起机械性窒息,合并大失血死亡。法院认定,命案发生时,“王建平即持刀猛刺陈的腹部,陈建阳用携带的电线猛勒陈金江的颈部,田伟冬、田孝平则用手抓住陈金江的身体,致陈当场死亡”。

王建军对此表示异议的是,起诉书中并没有作案工具(比如尖刀)、现场指纹等直接证据。

一审法院开庭审理时,除了田孝平,其余4人均辩解自己未曾参与抢劫杀人,辩护人亦提出:“证据不充分,请法庭进一步查明后依法作出公正处理。”

针对田伟冬等人的辩解,一审法院认为:“经查均与事实不符,纯系推诿罪责之词,本院不予采信。”尤其是田伟冬,“归案后抗拒交代其犯罪事实,认罪态度极差”。

来自田伟冬本人对于17年前两起杀人案的答复是:“肯定没有。”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田伟冬却始终不愿意多谈过去的那段经历,“总结起来就是4个字——百味杂陈”。

他表示:“我所面临的压力,不光是与你们谈谈的压力。我在等待一个时机,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想多谈。”

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田伟冬只告诉记者两件事情。第一,他是在浙江省第二监狱服刑的。第二,他是在萧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的。

至于治疗了什么,为什么会去治疗,田伟冬始终不愿回应。

外界普遍关心的是,田伟冬等人作出的有罪供述是否因为受到了刑讯逼供。

在记者的多次追问下,田伟冬表示,在接受警方调查阶段,他在医院做过一次小手术,但是没有住院。

“日期是1995年11月27日到30日之间。”随后,他又无所谓地耸耸肩笑了:“你是看不出来的。”

事后,法治周末记者辗转从知情人士处拿到几份当年的案件材料,即当时的判决书、上诉状、辩护词等。上诉状、辩护词等提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所谓的“小手术”,是指田伟冬在遭遇警方刑讯逼供之下咬断了舌头,被送至医院抢救,缝了5针。

曾参与辩护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除了田伟冬,当年受到指控的其余4人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都是打出来的”。其中,王建平右手食指被打成骨折。

二审宣判后,田伟冬、王建平的家属并未放弃,一直在积极地上访和申诉,所寄材料均石沉大海。

记者调查走访期间,朱又平的亲属告诉记者,朱又平在被抓前一年还获得过一次见义勇为奖,“是抓抢劫犯获得的见义勇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朱又平自己却成了“抢劫犯”,10多年来全家人一直在村里抬不起头。

纠问式庭审的恶果

如今,田伟冬等人的案子已复查多日,官方一直未公布新的进展。这让家属们心急如焚,也让公众心存疑惑:当年的“冤案”到底是谁办的?怎么办的?

法治周末记者来到萧山公安分局,以期了解案情,该局政治处副主任胡早玲表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不好作出任何回应。

据媒体报道,该案当年一审的主审法官目前已升任杭州市某区法院的院长,当时杭州市检察院两名公诉人(代理检察员),一个现任杭州市人大常委会某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另一位是杭州中院的党组成员。

前述知情律师表示,参与前期侦办案件的民警涉及原城厢镇派出所、原萧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后期有杭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

今年1月4日,浙江高院决定对田伟冬等人抢劫、盗窃案立案复查,这起案件能否进入再审程序,目前还无法得知。

多名辩护律师向法治周末记者直言,这起17年前的“冤案”之所以会发生,要站在当时的司法环境下看待问题。

律师王建军告诉记者:“过去的庭审质证程序淡化,律师很少有机会说话。”

他坦言,过去的法庭庭审与现在庭审不可同日而语。原来的庭审是纠问式,法官占主导地位,开庭的前半部分几乎都是审判长跟公诉人的事情。直到辩论环节,才轮得上律师登场。但是在辩论环节,律师也仅仅是宣读自己的辩护意见。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1996年,恰逢我国庭审制度变革,当年的刑事诉讼法有了重大的修订,引入了强烈的控辩对抗因子。至此,庭审才开始由纠问式转向控辩式。

以往的纠问式,审判长集侦查、控诉、审判职能于一身,不论是否有被害人或其他控告,根据职权主动追究犯罪,被告人是被审问、受追诉的对象。而控辩式则不同,用美国大法官杰克逊的话来说,就是“让双方打仗”,法官成了“裁决者”。

1997年1月1日,刑诉法第一次大修生效。修订后的刑诉法第162条第3款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这一“疑罪从无”原则作为一大亮点,蕴含了人权保障的进步理念。

但是,虽参加了有关新刑诉法的培训,也了解什么是疑罪从无原则,站在当时的环境下,王建军在参加辩护时,还是“不敢强硬地提出”。

田伟冬二审辩护律师辛本峰认为,这次错案不管是谁查出来,都是一次司法的进步。“自己敢于揭短,对公安来说也是好的。否则的话,他们内部就可以销掉,也死无对证了。”

有关法律界人士表示,相比于赵作海、佘祥林,田伟冬等人有着更幸运的成分。“前者是因为名义上的死者突然回来了,案件得以被动地重新复查,是自下而上的纠错。而后者不同,是公安内部发现线索后,产生的一次自上而下的纠错。”

杜绝刑讯才是根本

据多家媒体报道,当年田伟冬等人由死刑改为死缓,也颇费周折。

法治周末记者在浙江高院的判决书上看到,法院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陈建阳、田伟冬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单独或分别结伙采用持械威胁或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并致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予以严惩。”

浙江高院认为,原审判决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唯对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所犯的抢劫罪的量刑不当,应予改判。

至于改判的理由,判决书中唯一能找到的,就是“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

知情人士透露,浙江高院发现该案证据存在诸多疑点,最主要的是移送材料中没有指纹证据,依据“疑罪从轻”,留有余地判了死缓。

全国律协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主任田文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疑罪从无”原则的产生背景是无罪推定原则,还有一个就是保障人权的原则,只要不能证明别人有罪的时候,就得假定别人是无罪的。

至于“疑罪从轻”,田文昌表示,这是一种折中的做法,“留有余地,既不敢判,也不敢放。”实际上,“疑罪”无非就是有罪或无罪的情况,在重罪与轻罪之间可以选择“疑罪从轻”,在罪于非罪之间选择“疑罪从轻”就是明显违反无罪推定原则的。

目前的司法实践中,无罪推定原则并没有明确地落实到位,“疑罪从轻”的情况比较多。田文昌认为,究其原因是因为有罪推定观念的根深蒂固,另一方面就是重刑思想依然难以改变。

纵观近几年来,不乏有冤假错案见诸报端。田文昌非常沉痛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希望通过一个个沉重的教训,敲响警钟,认识到这里面的问题。”

作为“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在刑辩实务中接触过不少因有罪推定导致刑讯逼供的案子。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冤假错案中的非法取证,最主要的一种方式就是刑讯逼供。”

2010年6月13日颁行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出台,首次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这一规则的出台就是为了遏制刑讯逼供,但在实施上依然步履维艰。

“审讯时同步录音录像的问题、监所外提审的问题、证人出庭作证的问题……目前仅凭宣示性的口号,缺乏保障性条款,很难落地。”令田文昌忧心的是,刑讯逼供如果不能真正遏制住,冤假错案就永远消除不了。

(原标题:浙江疑坐17年冤狱5人被曝均被逼供 1人被打骨折)

 

浙江5人坐17年冤狱事件已锁定真凶 正审查起诉

2013年05月08日02:39  新京报

“3•20”案疑似“真凶”项生源。

5月5日,萧山衙前镇吟龙村,徐祥华看着妻子的遗像,说生活又被打乱。18年前,徐妻跑出租车遇害,去年该案发现新的线索。新京报记者 刘刚 摄

浙江高院立案复查1995年萧山5青年劫杀出租车司机案有了最新进展。3名假释者已从浙江高院获悉,复查结果有望6月出炉,再审程序将视复查结果启动。

新京报记者获悉,劫杀出租车司机案嫌疑人项生源,去年底被萧山警方抓获后,目前已由杭州市公安局移送嘉兴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案由是“涉嫌故意杀人”。

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杭州市萧山分别发生两起劫杀出租车司机案。公安机关认定系萧山籍5青年所为。1997年,浙江高院终审判处四人死缓,一人无期。

2012年,浙江警方侦查其他案件时发现“3•20”案新的线索,认为可能对上述判决有影响。今年1月4日,浙江高院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

项生源案或将近期审理

浙江政法系统相关人士日前透露,萧山警方主要是通过原“3•20”案件现场痕迹(指纹)比对上了一枚捺印指纹,而确认萧山籍的项生源为真正嫌疑人。

5月3日,与此案相关的假释者王建平、朱又平、陈建阳三人预约到浙江高院审判监督庭。省高院法官告诉他们,项生源案已进入司法程序,或于5月20日前后在嘉兴中院开庭审理。

昨日下午,浙江嘉兴检察院公诉处工作人员表示,项生源涉嫌故意杀人案目前还在审查起诉阶段,是否公诉、何时公诉等问题,尚未确定。

嘉兴中院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昨日回应,尚未接到项生源起诉材料。

浙江高院称复查结论最迟7月4日公布

王建平等三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省高院办案法官称,复查结果有望6月出炉,再审程序将视复查结果启动。

昨日下午,浙江高院审判监督庭相关法官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萧山案复查结果尚无明确日期,但根据刑诉法规定,复查程序一般不超过6个月,也就是说,复查结论最迟7月4日公布。

5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3•20”案遇害者家属处获悉,已于4月中旬收到嘉兴市检察院邮寄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正准备委托律师参与诉讼。

记者还获悉,萧山5个获释者中,田伟冬、田孝平、朱又平等3人,已与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辛本峰等律师签委托协议。辛本峰是田伟冬的二审辩护律师,当年坚持无罪辩护。

■ 回放

“生活又被完全打乱了”

“3•20”案遇害者家属要求查明真凶、赔偿损失

徐祥华是18年前萧山“3•20”案遇害者女出租车司机徐彩华的丈夫。今年4月中旬,他接到一个来自嘉兴检察院的电话。

检察官通知,真凶可能另有其人,并寄来一份《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

在这份告知书上,嘉兴检察院说,该院已经收到杭州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项生源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的案件材料。

徐祥华这才意识到,18年前杀死妻子徐彩华的凶手,可能是项生源,而非已入狱服刑的朱又平等4人。

徐祥华今年52岁,如果妻子徐彩华还活着,今年应该51岁,两人都是萧山衙前镇人。上世纪90年代初夫妻俩在衙前开出租车。

1995年3月20日下午,徐祥华接到妻子遭遇不测的消息。

当天,徐彩华的尸体,在萧山农垦一场旁一个池塘边被发现。2天后,失踪的出租车,在离尸体40公里处发现。

徐祥华回忆,他在车上看到两块石头,出租车左前挡风玻璃开裂,右前保险杠和大灯破碎。车内,在驾驶室与副驾之间的手刹附近,有血迹。妻子身上的金戒指、金耳环,还有5000元现金和存折,都没有找到。

2年后,徐祥华旁听了“3•20”案庭审,他说,当时不懂法,并没有提出刑事附带民事的赔偿要求,甚至几个当年的“罪犯”判了什么刑都不知道。

2013年5月5日夜里,站在妻子的遗像前,徐祥华涨红了脸,他说“自己的生活又被完全打乱了”,他要求司法机关查明真凶,严惩凶手。另外,他这次将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凶手赔偿损失。

眼下,徐祥华正计划着请个律师。

■ 揭秘

警方比对指纹纠错案

记者探访疑凶家乡:曾获刑,是乡里能人

“3•20”案因发现新线索而由浙江省高院复查。新京报记者从权威途径了解到,该案去年发现的新犯罪嫌疑人是萧山人项生源。

5月5日,记者来到项生源的老家——萧山区前进街道三丰村。去年下半年,公安和法院人士进村调查了解项生源的情况,大家才知道项生源在外面“出了事”。在此之前,项一直被村里人看做在外做生意的“成功人士”。

【纠错】

公安信息化建设成关键

据当年参加过萧山案的辩护律师透露,警方曾在“3•20”案现场提取到血指纹,但庭审时,公诉机关并未出示。

17年后,警方如何锁定项生源为犯罪嫌疑人?浙江政法系统相关人士日前透露,2012年发现“3•20”案可能有错误,主要是因为公安信息化建设的普及及刑事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

上述人士介绍,原“3•20”案件现场痕迹(指纹)比对上了一枚捺印指纹,引起萧山警方重视,后经大量核查工作,确认了萧山籍的项生源为真正嫌疑人。

“警方是本着有错必纠的精神和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办理此案的”,上述人士透露,萧山警方抓获项生源后,项交代了作案过程。为此,萧山警方按诉讼法有关规定上报并汇报,浙江省高院便启动复查程序。

【案情】

因无钱付车费起纠纷

项生源老家三丰村位于萧山区东北部。距1995年“3•20”案中出租车女司机抛尸地点的农垦一场约10公里。

新京报记者从接近萧山警方人士处获悉,“3•20”案后,警方从案发现场获取一枚血指纹。去年,萧山区公安分局办案时,通过指纹库比对,发现这枚血指纹与萧山区前进街道的项生源指纹吻合,萧山警方主动上报,后在杭州市内将项生源抓获。

多家媒体今年初披露,项生源归案后,交代了“3•20”案相关过程。

项生源的亲属介绍,今年春节前,项妻委托律师,并已去看守所会见。项妻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今年春节,项妻曾向亲戚透露律师会见时了解到的案情。

据该亲戚说,1995年,项生源在滨江区浦沿镇一家盐场打工。3月20日,项生源从盐场拿了工资,坐公交车回家,在车上钱被小偷偷走。

项生源下车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当时的山海村。但女出租车司机走错了路,本来要往北走,去三丰村,但女司机往东走,开到萧山农垦一场。

18年前,农场只有一条小道,旁边都是树木和庄稼,属于静僻之地。项生源叫女司机开到山海村,对方不同意。女司机问项要车钱,但项的钱丢了,身上没钱,“两个人于是在出租车里扭打。”

据该亲戚称,项生源曾掐住女司机的脖子,但项强调他离开时,女司机仍活着。“他以为没有出事,就没有自首。他并不知道女司机死了。”

【“前科”】

曾因盗窃罪获刑

在三丰村,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项生源弟兄三人,大哥在前进镇上做点小生意,二哥在一个工厂开车。项生源排行老三,1972年出生,今年41岁。

在邻居眼里,项生源是村里少有的能人之一,因为常在外面跑,见过世面,村里早年发展经济时,还考虑过让项生源带头,搞一些项目。

“他唯一的毛病,是小时候小偷小摸,手脚不干净,有过前科。”多个村民回忆。

5月4日,项生源的父亲项满南告诉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村民的说法。“老三曾在绍兴一个小店里盗窃香烟等财物,后来被判刑一年六个月。”项满南72岁,他记不清项生源是哪一年判的刑,只记得他是在杭州的监狱服刑。

项满南回忆,项生源初中毕业后,即外出打工,家里人对他的情况并不知情。1996年前后,项生源与杭州滨江区浦沿镇的一个姑娘结婚,两人育有2女。

婚后,项生源曾随妻子的亲戚,去四川、广东等地做生意,最后,又回到浦沿镇开窗帘店。

去年公安进村调查前,邻居还见过项生源开着平时常开的黑色轿车回村。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刚

(原标题:萧山案锁定“真凶”正审查起诉)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