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经典案例> 刑事 > 正文   
张高平、张辉冤案
添加时间:2013-5-8 5:59:22     浏览次数:1414

浙江十年奸杀冤案始末

2013年3月29日央视《新闻1+1》播出《这个错判,今天是否还会发生?》,以下是节目实录:

(节目导视)

解说:

十年前,一桩没有任何物证和目击证人的强奸致死案令叔侄两人背负重罪。

声音来源:张高平:

他们人为把我办成铁案,而不是我犯下铁案。

解说:

十年之后,一纸迟来的无罪判决书,他们终于踏上回家路。

声音来源:张高平:

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我肯定相信。

解说:

十年申诉,十年坚持,张高平与张辉从未放弃。

声音来源:张高平:

我一天刑没有减,我没犯罪。

解说:

公安致歉,检察院纠错,法院宣告无罪。

工作人员:

浙江省公安厅针对张辉、张高平冤案做出表态,向当事人及家属致歉。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这个错判,今天是否还会发生?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要来关注一个接近十年前的错判,同时我们更要关注的是,这一个错判曾经存在的那些漏洞经过这十年司法的一些变化,包括新的《刑事诉讼 法》开始实施,这些漏洞会被补上吗?还会不会发生呢?这个事情要先从2003年5月18日那一天来谈起。那一天,张辉、张高平叔侄俩要开大货车送货去上 海,出于好心,一个认识的王某,才17岁的小姑娘搭他们车到杭州。没问题,去了。但是后来发现这个王某被强奸致死,因此这叔侄俩就成了最大的嫌疑 人,2004年的时候,他们一个被判死刑,一个被判了无期,后来二审的时候判了死缓,另一个判了十五年,于是他们就进了监狱。然而在三天前,浙江高院再审 宣布这叔侄俩无罪释放,并且向他们道歉。来,咱们一起回头去看一看。

张高平:

我当时高兴,我笑。张辉流泪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就有这么一天的。

解说:

3月26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布因强奸致死案被判处死缓的张辉、有期徒刑十五年的张高平无罪。拿到无罪判决书的那一刻,张高平和侄子张辉,一个笑,一个哭。

(电话采访)

张高平:

我兴奋,现在天天晚上都睡不着,胡思乱想。

解说:

出狱那天到杭州来迎接他们的亲友有近二十个,这一纸正义的判决让叔侄俩等了近十年,而他们的家人也同样备受煎熬。

张高平:

我把嘴唇咬着,我没哭,我叫他们不要哭,我说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应该不要哭,千万不要哭。

解说:

入狱十年已经改变了张高平的容貌,这让他见到家人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难为情。

张高平:

虽然是高兴,还是有点不舒服。我年轻的时候不这么难看,见到我女儿第一眼,我都怕他们看到我难看的样子,现在头发掉光了,难看得很。

解说:

26号大家在杭州休息了一晚。27号终于可以踏上回家的路。从浙江省乔司监狱到安徽省歙县不到200公里,驱车只需不到三个小时。对于从前做货运买卖的叔侄俩来说,这条路并不陌生。然而,一路的风景却让张高平深感物事人非,阔别多年的家乡歙县更是不让他不敢相认。

(电话采访)

张高平:

一到歙县我就不认识了,我还以为到了香港呢。以前我们歙县只有有限几个红绿灯,高楼大厦都没有。现在那么多高楼多大厦,那么多房子,绿化那么好,我不认识了。回到村里,县城跟农村没什么区别,人家都是高楼大厦,我瓦片房子都要倒了,我失落,就是失落。

解说:

一路上,车队每行驶一段距离都会停下来燃放鞭炮,当他们来到村口看到的是排在两排夹道欢迎叔侄归来的乡亲。

(电话采访)

张高平:

村里全都出来了,最老的都是90多岁看到我都流眼泪,他们说就是说不容易,不容易,真不容易,人活着回来就好,人活着回来就好。

解说:

十年间,村里人大都盖起了新房,有的还住进了高楼,而张高平只能回到废弃多年的老宅。看着母亲的屋子,一路都没有流泪的他还是哭了。四年前,母亲离世,而在狱中的他没能送老人最后一程,如今重获自由的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侄子张辉到父母的坟头上香祭拜。

(电话采访)

张高平:

我使劲磕头,我使劲磕头,我说儿子回来了,儿子今天平反了,回来了看你了。

解说:

回家的这两日,家人每天都为他们准备满桌的好菜,并带着他们置办新衣。张高平说,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洗净前尘,现在已经如愿。而对于以后,如今38岁的张辉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工作,能好好孝敬双亲。

白岩松:

在重审的法庭上,张高平对法官们说了这样一段话,“今天你们是法官和检察官,但是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和检察官。如果要是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也可能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他的这番话说的真是够好的了。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一下张高平,张高平你好。

(电话连线)

张高平:

主持人你好。

白岩松:

回家已经三天了,回家的感觉怎么样?

张高平:

回家的感觉,高兴,高兴,真是高兴,真是高兴。

白岩松:

现在第三天晚上能睡着了吗?

张高平:

晚上我都睡不着,我兴奋的都睡不着。

白岩松:

但愿从今天晚上开始能够睡着。当宣判你无罪的那一瞬间,你想的最多是什么?

张高平:

我高兴,我高兴,我首先感谢的就是我们的朱明勇律师,还有张凯律师,阮教授,还有李华教授,石河子监狱的检察官,《东方早报》的鲍志恒记者,也 感谢浙江省高院、高检领导对我的高度重视。我更加感谢新一届党中央领导的英明领导,还有我的亲人,我大哥十年来对我不断的支持,没有放弃我们。

白岩松:

但是高平,我发现你没有感谢自己,包括也没有感谢张辉。难道你不该感谢自己吗?这么多年你怎么撑过来的?什么支撑着你?

张高平:

我始终坚信法律是严肃公正的,总会好人总是多的。

白岩松:

会启动国家赔偿,如果国家赔偿赔了一笔钱的话,你会拿它做什么?

张高平:

会拿到钱,我首先为我两个女儿盖个房子。然后再把身体,现在的身体不太行,我去把身体检查一下。看到适当的如果可以做的,投资一点。

白岩松:

女儿刚开始见的时候也许会有点生,三天过去了现在怎么样了?

张高平:

都是一天到晚缠着我、抱着我。

白岩松:

这是幸福的时刻。有很多人其实是在把你们错判的过程中犯了很严重的问题,导致你们这个错案的发现,你希望怎么处理他们?

张高平:

我当时就是真是巴不得他们也坐牢,后来想想我亲身经历坐牢这个滋味太难受了,我也不愿意再看到更多的家庭妻离子散,就是家庭,很难受,反正是我不愿意再看到他们坐牢。

白岩松:

你宽容他们了?

张高平:

我宽容。真的我亲身经历坐牢很难受的,失去亲人的滋味太难受了。看到我家里妻离子散,我不愿意再看到他们也像我一样的。

白岩松:

高平,你希望今后村里人或者认识你的人都怎么对待你?

张高平:

村里的人,我希望他们过得都好,都希望他们过得都好。

白岩松:

你是不是特急于向所有曾经认识的人去解释,我没有罪,我没有罪。我听说你还想给前妻寄一个判决书?

张高平:

当时我见到村里的人,90多岁的老人都在门口迎接我,见到我都在流泪。我这也想过了,我要寄一份无罪判决书给我前妻,让她也能抬起头来。

白岩松:

最后告诉我们,是否已经有新的梦想或者说接下来日子打算怎么过?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家都很关心你们两个。

张高平:

今后的分享,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哎呀,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我还真的现在都没考虑。

白岩松:

高平,但是好好过,好吗?

张高平:

好好好。

白岩松:

不容易,大家都会站到你们身边,保重,但愿你跟张辉从今天晚上开始都可以睡好觉。

张高平:

好好好。

白岩松:

保重啊,再见。

张高平:

好好好。

白岩松:

再见。其实刚才高平在接受连线采访的时候说了很多很多感谢,而且说的非常全。其实在他说的感谢过程当中,就有这个案子在纠错过程中起到了很关键作用的一些人。咱们回复这样一个纠错过程里头。

解说:

“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这是张高平在再审的法庭上说出的一番话。在近十年的冤狱中,正是因为他的坚持让他和侄子张辉终于等来了回家的这一天。

(电话采访)

张高平:

我说,这十年我虽然吃尽了苦头,流干了眼泪,但是我的心不会死,我始终坚信法律是严肃公正的。

解说:

对于吃尽了苦头的张高平来说,在十年间只有通过不断地申诉、写材料来换取他那渺茫的希望,而这也就是他近十年来生活的全部。

张高平:

我的材料,我写过的申诉材料,多得搞不清楚了,加起来我看有一麻袋。我自己没问题,我求人家帮我写,后来让我哥哥叫家里给我复印好寄来。

解说:

除此之外,张高平在狱中也不服从监狱管理,而这一点给2011年就曾采访过他的《东方早报》记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电话采访)

《东方早报》记者 鲍志恒:

2011年我去新疆石河子监狱和南疆库尔勒监狱分别采访了张高平和张辉。张高平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在狱中非常倔强、非常固执,见到狱警和管教人员就喊冤。

解说:

除开坚持喊冤外,张高平还以拒绝减刑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鲍志恒:

他不减刑的理由很简单,我不是一个罪犯,只有罪犯认罪了、服法了,那他才需要减刑。

解说:

一边身在狱中的张高平在坚持,而另一边他的哥哥,也就是张挥的父亲张高发十年间马不停蹄的奔波于安徽、浙江、北京各地,不断申诉、上访,寻找律师,直到2010年11月他找到了北京律师朱明勇。

律师 朱明勇:

张高发找到我的时候,我就看他那个形象,当时穿的衣服都非常的俭朴,而且那个形象确实让人感觉很寒心。但是我看到他带了一块火腿,他说是他们老 家的一个特产,然后从安徽带到北京,北京又带到,辗转到我出差的那个地方,还拿着一个棍子把那个火腿挑着。其实这个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他们家里面可能也就 只能拿出这块火腿来找一个好的律师。

解说:

面对已是一无所有的张高发,朱明勇永律师选择免费为其辩护。最终张高平、张辉的冤案通过多方的努力,在2011年11月22日这一天终于有了突破,警方通过DNA对比,找出了真正的犯罪分子。

朱明勇:

我们遇到的很多案件,如果说当事人自己不相信法律,也不相信公正能有一天会实现,不去努力,其实结果往往不是很理想的。

白岩松:

认错、道歉、纠错都是应该的,一方面来说错了就应该改,这是天经地义的。另一方面正是因为纠错了,使这个错判像一个镜子一样摆放在那里可以去照 一下。这十年,我们的法律环境在变,一些法律观念在改变,比如说原来是有罪推定,现在是疑罪从无。另外,《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从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 了,所以这也是我们要关注这面镜子,包括标题“这个错判今天到底还会不会发生?”其实这个案子之所以当时导致错判是在没有任何物证,也没有目击证人的前提 下,包括刑讯逼供取得证据,然后虽然没有腐败,但是有很多的司法人士是极其认真的把这个不存在的一个案件给办成了铁案。

接下来针对这个情况,我们也要连线一下专业人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的田文昌。田主任您好。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 田文昌:

你好。

白岩松:

你觉得将近十年前错判的案子之所以被错判的最关键点是什么?

田文昌:

其实这类的冤假错案,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取证非法,说具体点就是刑讯逼供。过去的赵作海案、聂树斌案这些案子都是由于刑讯逼供所带来的严重恶 果。当然这个案子应当说比赵作海的平反进了一步,赵作海案是元凶出现了,那是一个奇迹。元凶出现这样的几率简直太少了,所以在那种情况下才得到纠正。那么 浙江这个案子没有元凶出现的情况下,通过非法正义的排除得到了纠正,所以说这是一个进步,值得我们来好好的研究一下,也值得宣传。

白岩松:

田主任,我也特别的关注,毕竟是有了新的《刑事诉讼法》的修订,非法取证这样一些证据其实是不予以采纳,在新的这里都有明确的一个改变。您觉得十年后这样的错判在今天的法律环境下还有没有可能发生?

田文昌:

肯定还会有。只能说我们希望它越来越少。眼下的聂树斌案仍然没有被纠正,这就是一个例子。最近我在北京还办了一个没有任何物证的案件,仍然认定 为故意杀人。所有这些案件的形成,可以说冤假错案形成的元凶,真正的元凶是刑讯逼供。应当说这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有了很大的进步、很多突破,特别是对 非法正义排除问题做出很多具体规定,因为我也参加了立法,我深有体会。但是问题是在于,我们排除非法证据的具体措施和保障性的条款还是很不够。

白岩松:

就是说法律的条款上现在是开始实施了,但是保证它真的落地还需要。

田文昌:

对,就是我们的条款有很多突破,但是保障性的规定还有点欠缺。这样的话,我们在发生同类案件的时候,能不能真正做到有效排除非法证据防止冤假错案,还有待于进一步努力。

白岩松:

田主任,一会儿我们还会继续沟通。

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其实从浙江司法界来说,围绕这起案件也开始进行反思,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浙江司法人士的反思,我们所有人似乎都应该进入反思的过程中,照着这面镜子,别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来,一起关注。

解说:

昨晚浙江省公安厅针对张辉、张高平案在其官方网站向当事人和家属作出了道歉。除了道歉,这份200多字的声明还表示:“这起错案的发生,公安机 关的侦查工作作为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个环节,是有责任的,我们深感痛心,并且要求杭州市公安局配合有关部门做到有错必纠、有责必查,绝不掩盖、绝不袒护。

(电话采访)

记者:

那您现在知道浙江省公安厅公开表示道歉吗?

张高平:

我不知道。

解说:

七年前,参与侦查此案的时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此案证据无懈可击。

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 聂海芬:

案犯交待是实施强奸了,也成功了。但是我们从尸体上找不到这上面的痕迹,也就是没有犯罪嫌疑人的精斑等等。

主要还是从证据上,完善证据,让证据更为客观。

解说:

回头看这段采访,我们不知道聂海芬会不会向张高平、张辉叔侄道歉,而就在张辉、张高平走出监狱第二天,浙江高院新闻发言人就此案再次开庭审理的 有关情况答记者问中称:本案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存在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张辉、张高平的有罪供述、指认现场笔录等证据,依法应予排除,不能作为定案依 据”。在这份2000多字的回应中,浙江高院还表示:“将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尽快做好国家赔偿等善后工作,尽可能让张辉、张高平能够早日恢复正常的生 活”。

(电话采访)

张高平:

浙江省高院副院长跟我们讲话,他也鞠躬,向我们两个人道歉。他说,今天是(阴历)元(二)月十五,团圆的日子,选这个日子,元(二)月十五月亮圆,那天是十五号,他是说这些的。

解说:

继浙江省高院之后,浙江省检察院也很快发出了声音。3月27日,他们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省人民检察院依法纠正一起九年前错案”,其中称:“在 该案的再审过程中,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立足检察职能,本着有错必纠、实事求是的原则,积极推动法院再审立案,配合法院庭审,终使这起错案得以纠正”。

白岩松:

在这个纠错的过程中有一些偶然的这种因素,但是同时也因为存在一些好人,比如说新疆石河子检察院的检察官张彪知道了他们整个事情之后,就给他们 辩护律师还发了这样的短信,“我今年就要退休了,张辉、张高平的案子我希望你不要放弃。每到夜晚,我想起张高平向我哭诉被刑讯逼供冤案的情形,我都无法如 入眠。”“谢谢你发来让我流出泪水的信息,谢谢你们的努力。”“张高平他们后面的路怎么走,我有些惦念。”这是多好的一个检察官。但是我们会发现在这个案 件过程当中没有什么腐败或其它一些因素,而是有些法官像刚才被接受采访这样一些司法人士极其认真和努力的,就认定他有罪,最后给弄出一个错案来。

接下来要继续连线田主任。田主任。

田文昌:

你好。

白岩松:

你看法官就是一根筋认定他是有罪推定,但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明确的司法精神是疑罪从无吗,您觉得真的落实还需要做什么?

田文昌: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我们的法律现在有了相应的进步,但是我们的观念还有很大的滞后性,有罪推定的、疑罪从无的观念,在很多司法人员思想里 还是根深蒂固的。现在有些案件,我们一再强调不能靠口供定罪,我们的《刑事诉讼法》也规定了只有口供不能定罪,但是很多冤假错案就是凭着刑讯逼供所取得的 被告人口供,最后确定被告人有罪,甚至判了重型或者极刑,所以凭口供定罪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做法。

白岩松:

田主任,您认为要让疑罪从无真的落到实处,我们最要做的是什么?

田文昌:

最要做的一个是转变概念,一个是必须重视正当程序,一定要按照严格的法定程序进行审判活动,一定要切实贯彻排除非法证据的原则,一定要充分的、坚决的遏制刑讯逼供的现象,否则这些问题是很难解决的。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田主任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其实在这儿我不想说存在一定的偶然因素是那个犯罪嫌疑人后来也是被确定,即便那个人不存在,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但你这边用了非法证据,也 没有物证等等也应该无罪释放,永远应该记住张高平在重审的法庭上说的那一番话,“你们今天是法官和检察官,但是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 保障的话,你们的子孙也可能被冤枉,也可能徘徊在死刑的边缘。”记住这句话吧!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