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经典案例> 刑事 > 正文   
胥敬祥冤案
添加时间:2013-5-8 5:58:21     浏览次数:874

胥敬祥冤案始末

http://www.jiaodong.net2005-04-15 16:49:28 正义网

一个原本清白的人被判处了十六年徒刑,就在他还有15天就服刑期满时,他终于收到了一份不起诉决定书。看着这份决定书,他长出一口气:"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3月15日下午5时,河南省鹿邑县检察院的检察官宣读了一份特殊的不起诉决定书,被关押了13年的胥敬祥终于走出了河南省第一监狱。

"我终于熬到出狱的这一天了,检察官和律师帮助我讨回了清白。感谢给我帮助的人,我要用后半生报答你们。"回到村里后,胥敬祥见人就说:"我是无罪释放的。"这句话他不厌其烦,说了一遍又一遍。然而,令人苦涩的是,胥敬祥还有15天就服完十六年徒刑(曾被减刑)。更令人不解的是,一个原本清白的人却被关押了13年。这起案件背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看着"抄"家的民警,胥敬祥不识字的妻子吓傻了,和孩子呆呆地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但是,她怎么也不相信丈夫会出事,而且一走就是13年。

追根溯源,案件要从1991年春节说起。当时,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杨湖口乡发生了10多起入室抢劫案。当地群众人心惶惶,也给警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接到群众报案后,县公安局以及周口地区组织了大量的警力,采用化装侦查等手段,进行摸底排查。"参与侦查的一名干警回忆说。但是,由于歹徒均为乘夜色蒙面作案,被害者根本提供不了有价值的线索。侦破工作一度陷入了僵局。

就在案件毫无进展时,一件绿色毛背心使案件出现了转机。1992年3月,本乡小桥村村民卫国良在同阎胥庄农民胥敬祥喝酒时,偶尔发现他穿着一件绿色的毛背心。毛背心左肩上有一处编织错了的树叶。

卫国良也有一件绿色的毛背心,左肩上也有一处织错了的树叶。因为嫌窄,他已还给了为他纺织背心的妻妹梁秀阁。而梁秀阁恰恰就是这10多起抢劫案的受害者之一。当时,几名蒙面歹徒持械闯入梁家,抢走现金560元、自行车一辆、绿毛背心一件。

接到报案后,鹿邑县公安局刑警队迅速行动,于4月1日将胥敬祥刑事拘留。

"1992年底,我听说有人在张庄村联系卖大烟,遂与胥敬增一起到张庄村找到了卖大烟的妇女李素贞。我冒充派出所的查她贩毒,在假装去派出所的路上,她突然塞给了我300块钱,之后她跑了。"做贼心虚的胥敬祥,主动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种瓜得豆,这显然不是警方想要的。但对于抢劫案,胥敬祥却断言自己毫不知情。看看绿色毛背心,警方当然不相信他的供述。

"胥敬祥被带走后,民警就把我们家抄了。把门后的地都给挖了,把家里翻了个遍,甚至俺闺女穿的裙子都给拉走了,整整拉了一三轮车。"胥敬祥不识字的妻子吓傻了,和孩子呆呆地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但是,她怎么也不信丈夫会出事,而且这一走就是13年。

出人意料的是,在刑警队里被关了几天几夜后,胥敬祥招供了。他承认与梁小龙及梁小龙带来的青龙、黑龙、绿龙等人,先后8次蒙面入室实施了抢劫。而且,从讯问笔录上看,他对每个人的长相特征,都说得一清二楚。4月13日,胥敬祥被鹿邑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关键人物梁小龙的出现,暴露了案件的漏洞。此时,胥敬祥的嫌疑应该可以排除了。但是,案件在经过长达3年之久的补充侦查后,法院还是开庭了。

胥敬祥招供后,轰动中原的这起连环抢劫案终于告破。案件遂交由鹿邑县公安局预审股审理,该股承办此案的是二级警督李传贵。

李传贵是个老警察了,有丰富的办案经验。他详细审阅了全部151页材料,发现这些证据根本无法认定有关犯罪事实。见到胥敬祥后,他果然大呼冤枉,断然否认自己参与了抢劫,并称口供都是被刑讯逼供得来的,"我保证,假如要有一个人能证明我和他们一起抢劫一次,枪毙我都没有怨言"。

慎重起见,李传贵向局领导提议,案件暂时不能移送。有关领导决定,迅速抓捕胥敬祥招供出的同案犯。此外,因为审查时限已到,李传贵建议先就胥敬祥涉嫌抢劫李素贞案移送起诉。李传贵依然不放心,他向内勤移送案卷时写了一个说明,大意是由于只抓到了胥敬祥,而没有抓到其同伙,而且他有的情况承认,有的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待以后抓到其同伙后再立案处理。

但是很快,警方将此案移送县检察院审查起诉。8月16日,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认定胥敬祥抢劫李素贞的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查。

没有想到,就在此时出现了转机。1992年年底,警方从山东抓获了胥敬祥供出的同案犯梁小龙。但是,他否认与胥敬祥一起抢劫,更不知道所谓的青龙、黑龙和绿龙是何等人物,并称案发时自己在山东济宁打工。

梁的辩解经查证属实,这更暴露了胥敬祥的供述存在漏洞。但是,在经过长达3年之久、7次补充侦查之后,1996年12月,鹿邑县检察院以胥敬祥涉嫌抢劫罪、盗窃罪,向县法院提起了公诉。

1997年正月初一,胥敬祥在狱中给审判长写了一封长达数千言的自诉答辩书,哭诉自己的经历:"我是被冤枉的,口供是在严刑拷打下编造的,指纹是被人按着手按上去的。1991年春节后,我与同村两个人一起在山东打工,到6月份才回到鹿邑,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而且,家里搜出来的旧衣服是在集会上买的,同村人胥祖国可以作证。"

"我在看守所天天以泪洗面,望眼欲穿,盼望自己能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我上有高堂老母,父亲因我入狱而得病身亡,下有3个未成年的子女,我有心以死来解脱自己,但是如果我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我被冤枉的罪名将难以澄清……"

1997年2月28日,鹿邑县法院庭审时,胥敬祥再次鸣冤,胥的辩护律师也当庭指出案件的司法程序严重违法,超期羁押被告人近5年时间,可至今犯罪同伙不能确认。希望法庭充分考虑本案事实和证据,作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判决。

7天后,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胥敬祥构成抢劫罪、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六年。奇怪的是,对这个结果,胥敬祥没有提起上诉。随后,他被送到河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他们拽掉了我两绺头发,而且不让我回家喂刚4个月大的孩子,我只好按他们说的承认了。""我是个文盲,我没有能力去给胥敬祥申冤,但我有信心等他回来。"

轰动中原的蒙面持械入室抢劫连环案终于有了结果,有关单位松了一口气,有人甚至还为此立功受奖。但是,1993年7月,一封举报信犹如一枚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打破了这表面的平静。

举报信称,县公安局负责预审胥敬祥的李传贵,故意抽调胥敬祥的材料,隐匿犯罪证据。本来已经尘封的案件,因这封举报信再次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是啊,如果胥敬祥是冤枉的,他怎么会不上诉呢?鹿邑县检察院经过侦查,批准逮捕李传贵,并以李传贵涉嫌徇私舞弊罪提起公诉。

此后,鹿邑县法院宣判李传贵无罪。鹿邑县检察院随即提起抗诉,河南省周口地区中级法院于1995年8月28日终审裁定维持原判。1997年10月,河南省检察院周口分院提请河南省检察院抗诉。显然,要搞清李传贵一案的事实,关键要搞清胥敬祥案的真相。胥敬祥一案的全部卷宗材料被调到了省检察院。

审查结果让人备感震惊!主办此案的河南省检察院公诉处蒋汉生发现,所有指控胥敬祥犯罪的证据均不成立。指控其8起入室抢劫的事实,绝大多数存在时间错误、对象错误、事实错误、供证互相矛盾、无作案凶器、无犯罪同伙、无人证物证、无赃物等种种离奇情况。

而对那件关键证据--绿毛背心,胥敬祥被捕之后多次申辩,称是与同乡胥祖国在集市上买的旧衣服中的一件,而且有其同村村民胥祖国作证,但未见胥祖国的证词。

此案这么多疑点,令蒋汉生心惊不已。他与同事先后翻越太行山脉,驱车在运煤车路上行驶了五六个小时,终于在山西找到了正在那里打工的胥祖国。胥祖国证实了那件绿毛背心是他和胥敬祥一起在集市上购买的。

此外还发现,从胥敬祥家搜出的50多件衣物中,经过被害人辨认并归还被害人的只有一件女上衣、一双手套、两条毛巾、两枝圆珠笔、三块手绢,但这些东西随处可以买到啊!而且,在辨认这些赃物的时候,警方采取的是直面辨认的方法,这并不符合侦查辨认的法定程序。

蒋汉生特意来到了鹿邑县,找胥敬祥的妻子张玉萍核实有关证据。见到警车,她害怕得直往后躲。

"当时,他们拽掉了我两绺头发,还打我。而且不让我回家喂刚4个月大的孩子,我只好按他们说的承认了。""我是个文盲,我没有能力去给胥敬祥申冤,我有信心等他回来。"蒋汉生受到极大触动。一个妇女,她不知道怎么打官司,怎么进行诉讼,怎么申冤,只有苦苦等着丈夫归来。

胥敬祥自从被关押后,便隐约感到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控着自己的命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有关部门不愿撕下错案的面纱,还是法律真的不公?

2001年3月,河南省检察院经过3次检委会讨论后,认为必须还案件以本来面目,于是指令周口市检察院对胥敬祥案向周口中级法院提出抗诉。5月27日,周口市检察院向周口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认为有关证据自相矛盾,胥敬祥案一审判决实属错判。

不久,周口市中级法院指令鹿邑县法院重新审理。2002年4月16日,鹿邑县法院审理后裁定,维持原判决。

在关押期间,胥敬祥已学习了一些法律知识,他随即提起了上诉。此时,河南省检察院也迅速通知周口市检察院再次抗诉。然而,2003年3月25日,周口市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二审裁定,维持了原判决。明明是一起错案,为什么依然是原判决呢? 5月12日,河南省检察院依法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起抗诉。

河南省检察院提起抗诉后,记者对有关人员进行了采访,看他们是如何解释当年的行为。当询问为什么胥敬祥的每一次审讯笔录签字都不一样时,现任鹿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朱培林,也是当时的参加办案民警之一,他说:"这个我不清楚,这字不都是李传贵写的吗?"当说到胥敬祥按的手印时,他忙说:"(强迫按手印)这个绝对不可能。咱也不会这样。这也不是给我们自己办案件。"

但是,胥敬祥却说:"我被抓的第二天晚上,公安局的几个人将我捆绑住,先用棍子把我的脚打烂,后来用穿着皮鞋的脚跺我的脚踝骨,我疼得昏死过去。他们折磨我三天三夜,还用烧化的塑料布往我的身上滴,滴到我的背上、屁股上,疼得钻心……"至今,胥敬祥右脚踝骨还是畸形。

"最后,我被打得开始胡说了。我以前跟梁小龙的哥哥做过生意,知道他抢劫过人家,批捕在逃。他(民警)说我跟梁小龙合伙抢劫的,我俩都5年没见过面了,怎么会呢?他们开始残忍地折磨我,于是我不得不承认了。"经胥敬祥辨认,在十几份讯问笔录中,竟然只有一个是他的签字。他还说,"指印是他们拿着我的手按的,他拉着我的手,你不按也得按。"

更让人惊奇的是,胥敬祥的妻子张玉萍是个文盲,但搜查证上她的签名却是工工整整的,一看就是受过硬笔训练的人写的。上面并没有张玉萍的指印,而这种搜查证应当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在采访中,不管是当年的办案民警,还是主审的法官,只要触及到这些实质性的问题,都以事情过去太久为由,不做回答。但是,我们不禁要问,究竟谁应当为胥敬祥13年的关押生活负责呢?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胥敬祥已被关押了整整13年,这期间,他得了心膈肌炎、慢性肾炎等疾病。他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因为,他离开家时孩子才4个月大。

精神的折磨最可怕。的确,当初一头黑发的胥敬祥,经过13年的关押已是满头白发。

"这些年,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我总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没有想到有些公职人员这么横行霸道。"说这话时,胥敬祥显得有些麻木。"一审后我没有上诉,因为,我感到如果上诉,他们会打死我的。我想到监狱服刑后,通过其他渠道上诉。"

得知河南省检察院对他的案子提起抗诉后,胥敬祥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蒋汉生检察官来这里问了我的情况,还想着我的身体,就是亲爹娘也只能这样对待我了,我跟他没有啥关系,我没有想到上面的检察院能为我出这口气。"

"他们硬让我承认,曾给了审我的预审股长李传贵5000元钱,我哪里有钱送礼啊!"说到自己给别人带来的"麻烦",胥敬祥心中百感交集,一个劲地说连累了预审股长。

的确,办理此案的压力和阻力可谓无处不在。就在省检察院提起抗诉之时,竟然有人说,省院的承办人接受了胥敬祥的几万块钱。有关领导虽然对这种造谣生事的人十分生气,但还是要求进行彻底调查。后来了解到,胥敬祥家里一贫如洗,买种子化肥的钱都没有,小孩上学都是妻子娘家帮忙。为胥敬祥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说:"他家里的财产不超过3000块钱,其中包括价值2000元的房子。"

一次,蒋汉生在监狱里看到胥敬祥病得很重,问他为何不到医院去看病时,胥有气无力地说:"我没有钱。"蒋汉生十分不解,问:"这里看病不是不要钱吗?""看病是不要钱,但是要挂号费。""挂号需要多少钱?""5分。"蒋汉生此时才知道,他已经连5分钱都拿不出来了。

这13年的监狱生活给胥敬祥一家带来的是什么,常人是难以想象的。这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妻子喝了农药,如果不是抢救及时,早已离开人间。他大女儿未成年便外出打工了,另外两个孩子也辍学在家。他实在想不起最小的儿子叫什么了。

得知省检察院提起抗诉的消息,胥敬祥激动万分。"我心跳得特别快。干部叫我休息,但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跑到医院里,给了我两片安眠药,整整睡了一天,这之前,我每天最多睡5个小时。我心里感到踏实点了,相信他们会公正处理的,会给我一个无罪判决。"

"2001年正月初五,还属于过年期间,可蒋汉生检察官到监狱问我的情况,然后冒着大雪到我家去取证,年都没有过好。那是我最感动的时候,人家都认为我跟蒋检察官是什么亲戚。"直到现在,他心中依然充满了感激。

2004年6月16日,河南省高级法院对胥敬祥一案公开开庭审理。在法庭上,公诉人宣读完出庭意见,胥敬祥谈到自己的家庭时泣不成声痛哭流涕。但是,他出奇地镇静,没有感到自己受了冤屈而大吵大闹。甚至,在最后发表自我辩护意见时,他还在感谢法院、感谢检察机关、感谢监狱管理机关、感谢法律援助机关。

2005年3月15日,被关押13年后,胥敬祥终于走出了监狱。他回到了偏僻的小村庄,见到了日夜思念、一直等待他的亲人……

编余剩墨:

我喜爱的蒙田喜欢引用古罗马哲人泰伦斯的名言:“我是人,人类的一切都与我血肉相关。”这句话现在听来似乎有些冠冕堂皇,有些不切实际。我是人,但没有血肉,别人的血肉更与我毫不相干;只要我不坐牢,别人坐牢和我有什么关系!胥敬祥的头发从黑到白,对我只是有视觉效果,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夏丐尊先生在翻译《爱的教育》时,哭了好几次。他说,教育制度的改革就像是挖池塘,有人说该挖成方的,有人说该挖成圆的,但都没有成功,因为池塘里没有水!这“水”就是“爱”。没有爱,教育制度无论怎么改都是失败的。同理,从胥敬祥的冤案中我们也可以检讨到很多司法制度上的缺失,但显然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的司法人员没有血肉没有良知,制度再好也是没有用的。

编辑这篇稿件我们费了很多心血,一夜之间要从十万字中摘出数千字,加班直加得目光迷离。我们只有一个微薄的愿望:希望胥敬祥的故事能让一些人的血液再热起来,脉搏再跳动起来,意识到全人类都是肉做的,他们的悲苦就是我们的悲苦。

迟到的公正依然是公正。我们感受到了进步的阳光,它不仅照耀在胥敬祥身上。

(郑海啸)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