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不正当竞争总论 主体> 裁判文书 > 正文   
许汉池与伍棠时、汪元武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5-5 12:58:22     浏览次数:1066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09)民申字第586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许汉池,男,汉族,1950年9月5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太平白界东村东街向阳一巷1号。

委托代理人:余绮彤,广东凯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闫立德,北京市智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伍棠时,男,汉族,1953年5月8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麦朗乡沙咀村。

委托代理人:叶剑军,广东通法正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华敏,广东通法正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汪元武,男,汉族,1971年6月18日出生,住四川省大竹县观音乡大板村1组。

许汉池与伍棠时、汪元武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4月29日作出(2006)粤高法民三终字第292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09年4月16日,许汉池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并于2009年8月11日进行了公开听证(当事人均不申请不公开审理),许汉池及其委托代理人余绮彤、闫立德,武棠时的委托代理人叶剑军、华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许汉池申请再审称,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其具体理由为:1、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技术信息与被申请人使用的技术信息实质性相似。(1)“提爪式提升结构”并非一种产品结构,而是一组技术信息组合的统一体,其核心技术原理(技术方案)是“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与武棠时的“浅锅盘式提升结构”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存在差异,但根据江西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书》,其所包含的“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的技术原理或技术方案完全一致,两种提升结构的功能和目的一致,绝大部分的技术构成相同。原审判决仅仅因为实施方案时所使用的具体材料稍有差异就否定两种结构所包含的技术信息实质上相同或相似是对“技术信息”与“产品结构”的混淆,对“技术信息”作出了片面的理解。(2)原审判决认为“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是抽象的技术原理,不具备实用性,不属于法律所保护的技术秘密,认定错误。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作为一种实用的技术方案,其所包含的技术原理同样是法律所保护的技术秘密。所谓“抽象”与“具体”是相对而言的,两者之间没有明显、严格的界线。能够体现更高技术含量和价值的是自创性的技术原理,而这种技术原理一经道破,对于一个熟识本行业技术的人员来说,将技术原理或技术方案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稍作修饰或变动,即可不改变原有的功能而出现“结构有异”的情况。因此,对技术原理应加以保护。“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的技术信息不是抽象的原理,已经是一种具体的技术方案,一经形成,对于一个熟练的行业内技术人员来说,是显浅易做的。本案中,抽象的技术原理应该是利用提升的方式解决重力下滑问题并在上升过程使原料从液体变成固体,形成成品。(3)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技术秘密的核心方案及原理是“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的技术信息。只要汪元武向伍棠时披露该技术信息,伍棠时利用相同的原理、方式、手段达到同一目的效果,就是使用了与许汉池实质上相同或相似的技术信息。将两种仅仅在某些细节上存在差异的提升结构在结构组成、结构特点、提升特点、结构尺寸等方面进行异同比较,适用法律错误。(4)许汉池和武棠时的两种具体提升结构所隐含的技术原理即技术信息完全无异,其具体结构的差异仅仅是武棠时将许汉池的提升结构的原理或技术方案付诸实施时存在具体的、有形的差异。2、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粤高法知终字第106号民事裁定关于中国科学院广州化学研究所的《鉴定报告》不能作为确定本案侵权与否的依据的认定错误。3、原审法院所依据的江西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书》本身就是错误的,导致判决错误。(1)该鉴定书没有对原一审法院委托鉴定事项“龙江坦东海绵厂所使用的技术与许汉池的技术是否相同或实质性相似”作出鉴定。该委托鉴定事项的关键词是“使用的技术”,而作出的结论却是只针对具体的结构。从该鉴定中心随后作出的《关于“商请对本院(2005)佛中法民三重字第1号案件司法鉴定书部分内容进行进一步确认的函”的意见》的第二点“关于鉴定的事项和范围”也可看出,该中心亦承认其没有对“该使用的技术是否同样或实质性相似”进行鉴定。(2)该鉴定书关于“第一被告使用的海绵发泡机的浅锅盘式提升结构与原告海绵发泡机的提爪式提升结构不相同,也不等同”的鉴定结论超出了原一审法院委托鉴定事项范围。原审判决对超出委托事项范围的鉴定结论加以采信,对许汉池作出不利判决,适用法律错误。(3)该鉴定书背离事实,违背科学、严谨的鉴定精神与原则,离开事实的本质与全体,选择表面与片面,仅通过鉴定书的第八页上所列举的两者之间的对比,就作出了“既不相同、亦不等同”的结论,显然是错误的。许汉池的技术是“提爪式提升设备”,分八个部件,缺一不可。该鉴定书对外提升圈没有进行鉴定,对于提升结构的动力来源也没有提及,造成以偏概全。(4)江西知识产权鉴定中心拒绝许汉池的要求,没有出庭接受质询。4、汪元武与伍棠时的行为共同侵犯了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的技术秘密。汪元武在参与许汉池组织的设备改造过程中掌握了技术成为技术人员,并掌握全部数据资料,其随后将全部数据资料带走。伍棠时开设的坦东厂对同为“立式发泡机”的生产设备进行改造,增设同样的“提爪式提升结构”,这显然是汪元武向伍棠时披露其所掌握的关于在发泡体内镶嵌提爪式提升结构以便于提升的技术秘密。伍棠时明知汪元武存在上述违法行为,盗取并使用申请人的此项技术秘密,实属共同侵权。

被申请人伍棠时答辩称,其使用的“浅锅盘式提升结构”与许汉池主张为商业秘密的“提爪式提升结构”明显不同,伍棠时没有侵犯许汉池的商业秘密,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许汉池的再审申请。其主要理由是:1、许汉池主张的商业秘密为“提爪式提升结构”,而非“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塑料泡沫柱中心”这一技术信息,事实上该技术信息也不属于商业秘密。(1)许汉池主张的商业秘密为“提爪式提升结构”。在原审庭审中,许汉池明确其主张的商业秘密为“提爪式提升结构”,该提升结构由提爪、提绳、吊环等组成,提绳与提爪和吊环连接,提爪位于泡沫塑料柱中心上部,整个装置采取中心与周边同时提升的方法,而非“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塑料泡沫柱中心”这一技术信息。“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泡沫塑料柱中心”是“提爪式提升结构技术”的上位概念,前者是一种技术原理,是一种设想,后者是一个技术方案,具有实用性,两者截然不同。(2)“在发泡桶内用绳同步提升塑料泡沫柱中心”这一技术信息属于抽象的技术原理,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该技术信息是一种原理,并非具体的技术方案,不能直接实施。围绕一种原理,为了达到同一目的,不同的人可以设计出多种不同的具体技术方案,最终制作成不同的产品结构,不能因为这些技术方案或产品结构基于同一原理就认定侵犯了技术秘密。(3)在发泡桶内镶嵌内件进行提升这一原理是材料液态成型加工和复合材料成型行业常用的技术手段,并非许汉池所发明。2、许汉池的“提爪式提升结构”与伍棠时的“浅锅盘式提升结构”在结构和功能上均存在很大差异。(1)两种提升结构存在明显差异。与“提爪式提升结构”相比,“浅锅盘式提升结构”的最大区别在于加入了提缩盖和提缩圈,两者组成柔性体。(2)由于提缩盖和提缩圈的加入,“浅锅盘式提升结构”将链式提升器与合理压力之下推动的螺旋型上升相结合,除了能带动泡沫塑料柱同步上升,还可以使成型达到更理想效果,同时上升效果更佳。(3)江西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书》认定“提爪式提升结构”与“浅锅盘式提升结构”既不相同,也不等同。3、江西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书》具有科学性、真实性和专业性,应当作为裁判的依据。江西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是一个专业的鉴定机构,其作出的鉴定结论具有专业性、科学性、真实性和公正性。许汉池对该鉴定书的鉴定程序、鉴定人的鉴定资格均没有异议,其关于该鉴定书只针对具体的“结构”,而没有对“使用的技术”进行鉴定的主张是由于未理解该鉴定书及鉴定过程所致。

本院经审查认为,申请再审人许汉池关于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再审理由成立。许汉池的再审申请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百八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指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院     长    王胜俊

二 〇 〇 九 年 十 二 月八日

书  记  员   张  博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