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擅用名称 冒用标志> 裁判文书 > 正文   
上海强生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强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强生集团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与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陈某某侵害企业名称(商号)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4-28 22:55:10     浏览次数:1054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沪二中民五(知)终字第7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某某。

委托代理人陆永卿,上海翰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韦渊卿,上海翰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某。

委托代理人陆永卿,上海翰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韦渊卿,上海翰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强生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洪某某。

委托代理人梁之炘,上海市中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强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某某。

委托代理人梁之炘,上海市中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强生集团汽车修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金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某。

委托代理人梁之炘,上海市中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因侵害企业名称(商号)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1)杨民三(知)初字第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0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1年11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陆永卿、韦渊卿及上诉人陈某某,被上诉人上海强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生集团”)、被上诉人上海强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生控股”)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梁之炘、被上诉人上海强生集团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生汽修”)的委托代理人梁之炘、张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1、被上诉人享有“强生”商号权的相关事实

1996年2月,经相关部门批准,上海市出租汽车公司改建为上海强生经济发展(集团)公司。1998年12月,上海强生经济发展(集团)公司经依法核准变更企业名称为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其经营范围为:授权范围内国有资产的经营、管理;客运、房地产、国际贸易及相关产业。1996年9月28日,上海市出租汽车公司获得第8XXXX4号“QS强生”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服务项目为第39类,即出租车运输。2004年1月,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受让该商标。2005年11月,中国交通企业管理协会向被上诉人强生集团颁发荣誉证书,认定其入选2005全国交通百强企业。2006年3月,上海市名牌产品推荐委员会向被上诉人强生集团颁发证书,推荐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强生牌客运出租”为2005年度上海名牌。2010年1月,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被上诉人强生集团颁发证书,认定被上诉人强生集团注册并使用在出租车运输服务上的“QS强生”商标为上海市著名商标,有效期自2010年起至2012年止。另查,上海市出租汽车公司的前身是祥生汽车公司(Johnson Garage Co.)。据《上海公用事业志》记载,祥生汽车公司是上世纪30年代后期上海规模最大的出租汽车公司,有一定社会声誉和竞争优势,解放初期实行公私合营后组建为上海市出租汽车公司。

1992年2月,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上海浦东强生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核发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主营汽车出租、小公共汽车班线运营,兼营汽车配件。1996年10月,上海浦东强生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新进行工商登记,经营范围为汽车出租、小公共汽车班线运营、汽车修理、汽车配件等,公司股东为上海强生经济发展(集团)公司(即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等五个企事业单位。1998年5月,上海浦东强生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经依法核准变更企业名称为上海强生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6月变更企业名称为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诉人强生控股于2002年至2005年连续四年被全国用户委员会、中国质量协会用户委员会评为优质服务月先进单位。2005年7月,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处评为上海出租汽车创建文明行业先进集体。2007年12月,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海市质量协会评为用户满意企业。

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成立于1994年3月,经营范围为汽车修理、汽车专项修理、汽车维修设备与工具制造等,公司股东为被上诉人强生控股等。被上诉人强生汽修自1997年8月起先后独资设立了上海大众汽车强生特约维修站有限公司、上海强生汽车装饰有限公司、上海强生九环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上海上强高级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上海瑞吉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同时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下属有上海强生集团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一厂、二厂、三厂、五厂、六厂、七厂、八厂等多家分公司,上述子公司、分公司均从事汽车维护、机动车维修、汽车配件销售等相关领域的经营活动。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下属子公司、分公司在从事汽车维修经营活动中,其企业名称中的“强生”二字使用的是被上诉人强生集团成员企业标准字体,即中文颜楷体,笔划加粗。2003年7月,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中标“上海市市级机关公务用车定点维修项目”;2009年2月,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向被上诉人颁发计量认证证书;2010年1月,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成为上海市汽车维修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

2、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与上诉人陈某某及案外人珠海市欧亚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亚汽车”)合作的相关事实

2001年底,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与上诉人陈某某三方作为股东拟共同出资设立强生快车手,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向工商部门出具“关于同意‘强生’冠名的承诺函”,承诺同意其所属强生汽修参与合资组建强生快车手并使用“强生”冠名。强生快车手公司章程第十一条规定,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各出资人民币1,000,000(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元,各占股份33.3%,该章程落款日期为2002年1月1日。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又于2002年3月27日签订合股协议书,其中第九条约定,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出资1,000,000元及“强生”品牌使用授权,占股35%;案外人欧亚汽车出资1,000,000元及“快车手”品牌使用授权,占股35%;上诉人陈某某出资1,000,000元,占股30%。2002年4月29日,强生快车手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2006年3月,经强生快车手股东会决议决定,案外人欧亚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将其各自所持强生快车手3.35%的股权转让给案外人上海强生汽车装饰有限公司,次月,上述股权转让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完成交割。产权交割完成次日,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及案外人上海强生汽车装饰有限公司四方股东形成修改公司章程的股东会决议,明确各自所占股份比例分别为33.3%、30%、30%、6.7%。2007年10月15日,强生快车手股东会决议,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上海强生汽车装饰有限公司退出在强生快车手的全部投资,同时收回“上海强生快车手汽车维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商号中的强生名称。2008年1月16日,强生快车手经工商部门预先核准变更企业名称为“上海杰生快车手汽车维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

3、上诉人陈某某申请、使用第31XXXX5号“强生”注册商标的相关事实

2002年4月1日,上诉人陈某某向国家商标局同时申请第31XXXX4号“QS”注册商标和第31XXXX5号“强生”注册商标,次年国家商标局予以核准,核定服务种类均为第37类,包括车辆保养和修理、车辆清洗、车辆上光、车辆抛光、车辆服务站等,专用权期限均自2003年11月21日至2013年11月20日止。2004年1月21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第31XXXX4号“QS”注册商标由上诉人陈某某转让给被上诉人强生汽修。2007年12月,上诉人陈某某授权上诉人强手汽车在第37类服务上使用第31XXXX5号“强生”注册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自2008年1月1日至2013年11月20日,该商标使用许可未经国家商标局备案。

4、被控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相关事实

上诉人强手汽车成立于2000年,其控股股东是案外人张岚,系上诉人陈某某之妻。上诉人强手汽车所属汽修经营网点位于本市虹口区奎照路XXX号、虹口区汶水东路XXX-XXX号、松江区春九路XXX号和松江区环城路XXX号。被上诉人在庭审中对上诉人强手汽车的上述经营网点无异议。上诉人强手汽车在上述经营网点使用的商业标识略有不同:有圆形灯箱和大字招牌之分,圆形灯箱上部是“汽车服务连锁企业”、中部是“强生”、下部是www.auto885.com;大字招牌是“汽车服务 强生 连锁企业”或“强生 汽车服务连锁管理中心”。上述商业标识均包含了“强生”、“汽车服务连锁企业”、“www.auto885.com”等元素,其中“强生”的字体较大,位置突出,与被上诉人强生集团成员企业标准字体无明显差异。

2010年10月25日,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委托代理人在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上网输入“http://www.auto885.com”网址,浏览网站相关页面并实时打印。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就上述证据保全过程出具(2010)沪普证经字第5781号公证书。据公证书记载,该网站首页页眉有“强生汽车服务连锁”字样,其中“强生”字体较大,与被上诉人强生集团成员企业标准字体无明显差异,右上方标明®;首页左侧设置指向“强生集团”的“友情链接”,中部设置“维修保养”等四个栏目,右侧显示“强生房产---62XXXX23 强生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为城市住宅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强生出租---6XXXX000 上海有规模、信誉好、具有品牌效应的汽车出租公司”等内容;首页页脚显示“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等内容。点击首页标题“关于我们”进入“公司简介”栏目,页面显示“‘强生汽车服务连锁’由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负责管理运营,主要从事汽车维修、保养、美容装潢、保险理赔、二手车买卖等相关服务,业务覆盖范围:上海市”等内容。

5、其他相关事实

强生快车手曾使用域名“qsauto.com.cn”作为公司网站,变更企业名称为上海杰生快车手汽车维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之后,上诉人陈某某仍以强生快车手的名义将该域名变更为 “auto885.com”,后将该域名用于上诉人强手汽车的公司网站。目前,域名“auto885.com”所有人是上诉人陈某某。

被上诉人在本案诉讼中支付维权费用31,293.5元,包括公证费1,000元、查档费293.5元和律师费30,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使用“强生”注册商标的行为是否侵害被上诉人的企业名称(商号)权。

1、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强生”商号使用在先。被上诉人强生集团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依法取得企业名称权并持续使用“强生”商号近二十年。上诉人陈某某于2002年4月申请、2003年11月获准注册“强生”商标,上诉人强手汽车于2008年1月1日经上诉人陈某某许可使用“强生”注册商标,两上诉人的申请注册时间、取得商标专用权时间以及实际使用时间均晚于被上诉人取得企业名称(商号)权的时间。被上诉人强生控股和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均系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直接或间接控股的企业法人,可以在本案中与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共同主张诉讼利益。

2、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强生”商号具有一定知名度。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前身上海市出租汽车公司由解放前的祥生汽车公司实行公私合营组建成立。经过多年发展,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基于其相当的经营规模和广泛的经营范围,在上海相关公众心目中获得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尤其是在出租车运输领域有一定的美誉度。由于出租汽车数量庞大,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车辆的日常维护、检测与修理等活动,因此,可以认为出租车运输与汽车维修存在一定联系,上海相关公众在出租车运输领域对“强生”商号的信赖足以影响到在汽车维修领域对“强生”商号的信赖。上诉人陈某某与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共同出资设立强生快车手,将“强生”纳入强生快车手的企业名称之中,亦可印证“强生”商号在汽车维修领域的声誉。

3、上诉人陈某某申请“强生”注册商标时具有搭便车或攀附商誉的主观意图。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陈某某申请注册“强生”商标正值其与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案外人欧亚汽车共同出资设立强生快车手之时,上诉人系“恶意抢注”行为。上诉人陈某某认为,根据强生快车手章程中关于“三方各出资100万元、各占33.3%股份”的规定可以看出,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并未以“强生”商号出资。原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拟参与合资组建强生快车手时,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向工商部门承诺同意强生快车手使用“强生”冠名;2002年3月27日的合股协议书中明确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以货币和“强生”品牌使用授权出资;2007年10月15日强生快车手股东会决议收回强生快车手商号中的强生名称。根据以上事实,足以认定上诉人陈某某在申请“强生”注册商标时对被上诉人享有“强生”商号及其在汽车修理领域蕴含的市场声誉和市场价值是明知的,具有搭便车或攀附商誉的主观意图。另,上诉人陈某某关于被上诉人强生汽修知晓其申请注册“强生”商标的辩称,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陈某某将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QS强生”注册商标一拆为二分别申请注册商标的行为,其正当性本身尚值得商榷,且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强生汽修以明示或默示的方式许可其将“强生”商号申请注册商标,因此上诉人陈某某的上述辩称原审法院不予认可。

4、上诉人强手汽车使用“强生”注册商标的行为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强手汽车使用“强生”字样与被上诉人企业标准字体相同,且上诉人在其网站上发布与被上诉人经营活动有关的信息,足以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上诉人强手汽车认为,此系其规范使用合法取得的注册商标,不构成侵权,亦不会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原审法院认为,经营者的市场经营活动应当秉承诚实信用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对于攀附他人商誉的行为,应予以制止。上诉人陈某某申请注册商标时便具有搭便车或攀附商誉的主观意图,此后又将“强生”注册商标授权给上诉人强手汽车使用,将其个人所有的域名用于上诉人强手汽车的网站,而上诉人强手汽车在其经营网点突出使用的“强生”字样与被上诉人的企业标准字体无明显差别,在其网站上亦设置“强生集团”链接或者发布“强生出租”、“强生房产”等与被上诉人经营内容相关的信息,因此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或误认,被上诉人要求两上诉人共同承担侵权责任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由于被上诉人强生集团取得企业名称(商号)权的时间先于上诉人申请、注册和使用“强生”商标的时间,且“强生”商号具有相当的市场知名度,因此被上诉人强生集团的“强生”商号依法构成相对于上诉人“强生”注册商标的在先权利。上诉人陈某某明知被上诉人在先的“强生”商号及其蕴含的市场声誉和市场价值,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将被上诉人在先的“强生”商号注册为商标,并授权上诉人强手汽车在网站和经营网点使用,上诉人强手汽车的网站上亦发布与被上诉人经营活动有关的内容,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损害赔偿,被上诉人未能提供被侵权期间所受到损失的证据,亦无法证明上诉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故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性质、情节、范围、时间以及被上诉人商号的声誉等具体情况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立即停止侵权,删除网站(网址为www.auto885.com)上发布的含有“强生”字号和与被上诉人经营活动有关的内容(包括“强生集团”友情链接和“强生房产”、“强生出租”经营信息),拆除上诉人强手汽车所属经营网点中含有“强生”字号内容的店招和广告;二、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在《解放日报》上刊登声明,为被上诉人强生集团、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诉人强生汽修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法院审核,刊登费用由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承担);三、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共同赔偿被上诉人强生集团、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包括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70,000元。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被上诉人强生集团、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诉人强生汽修负担345元,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共同负担1,955元。

判决后,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共同诉称,首先,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陈某某申请“强生”注册商标时具有搭便车或攀附商誉的主观意图,与实际情况不符。第二,原审判决要求上诉人拆除强手汽车所属经营网点中“强生”字号内容缺乏法律依据。第三,上诉人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审法院的认定与事实不符。最后,原审判决要求上诉人承担的损害赔偿额存在错误。因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强生集团、被上诉人强生控股、被上诉人强生汽修共同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的案由,本案系因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引发的诉讼。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本案案由应确定为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纠纷,原审法院确定的案由不当,应予纠正。

首先,关于上诉人申请“强生”注册商标的主观意图,由于本案属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纠纷,系平等主体之间因商业标识的使用行为而产生的民事纠纷,而商标注册申请属于行政授权程序,上诉人在申请注册商标时的主观意图并不属于民事诉讼审查的范围。因此,上诉人关于申请“强生”注册商标时不具有主观恶意的诉请,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审查。

其次,关于上诉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请,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取得“强生”商号的时间先于上诉人申请、注册和使用“强生”商标的时间,且经过长期的使用,“强生”商号已经具有相当的市场知名度,上诉人在上诉状中对此也予以认可,因此,上诉人拥有的“强生”商号依法应予保护。虽然上诉人对“强生”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但上诉人对注册商标的使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在经营过程中依法规范使用自己的注册商标,不应侵犯他人的在先权利,使消费者发生混淆误认。本案中,上诉人强手汽车明知存在在先的“强生”商号,仍然在所属营业网点突出使用“强生”字样,在其网站上亦设置“强生集团”链接或者发布“强生出租”、“强生房产”等与被上诉人经营内容相关的信息。虽然被上诉人从事的是出租车运输服务,上诉人从事的是车辆的日常保养、维修等服务,但由于出租车运输与汽车维修、保养等客观上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在被上诉人在先使用的“强生”商号具有相当市场知名度的情况下,上诉人突出使用“强生”标识的行为,仍足以导致相关公众发生混淆、误认。上诉人陈某某作为“强生”商标和涉案网站的所有人,明知上诉人强手汽车的上述不规范使用行为,仍不加以制止,与上诉人强手汽车共同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原审法院关于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民事责任的认定并无不当。对上诉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请,本院不予采信。

第三,关于拆除上诉人强手汽车所属经营网点中的“强生”标识。本院认为,在上诉人强手汽车所属经营网点使用的“强生”标识系不规范使用,且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情况下,上诉人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拆除侵权标识,系停止侵权民事责任的具体履行方式,因此,原审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对上诉人关于拆除“强生”字号内容缺乏法律依据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最后,关于赔偿数额。本院认为,本案属《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规定的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由于上诉人因侵权所得利益,被上诉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均难以确定,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性质、情节、范围、时间以及被上诉人商号的声誉等具体情况,酌情确定上诉人共同赔偿被上诉人包括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70,000元,于法有据。对于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强手汽车、上诉人陈某某的上诉请求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50元,由上诉人上海强手汽车技术有限公司、陈某某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国泉

代理审判员  胡 宓

代理审判员  凌宗亮

二○一二年七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李晶晶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

第一百五十八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