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知识产权
其他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知识产权 > 特许经营 科学发现> 裁判文书 > 正文   
杨国伟与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4-16 22:10:54     浏览次数:765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二中民初字第00594号

原告(反诉被告)杨国伟,女,汉族,1975年3月14日出生,北京怡心靓韵美容中心业主,住北京市通州区西关大街114号252号。

委托代理人刘欣慰,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剑,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崇文区崇文门外大街3号公寓1301室。

法定代表人徐秋菊,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晓东,北京市众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丁灿平,北京市众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杨国伟与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亮丽美容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1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3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杨国伟的委托代理人刘欣慰、郭剑,亮丽美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秋菊及委托代理人李晓东、丁灿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国伟起诉称:2007年1月5日,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就美丽妈妈产后恢复中心通州店的加盟事宜签订了《协议书》,对双方权利义务均作出了明确约定。协议签订后,杨国伟如约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了特许加盟的各种费用,并为通州店的正常营业提供了各种条件。但是亮丽美容公司存在如下违约行为:1、其不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2、其提供的产品仪器为不合格产品;3、其广告中有虚假宣传内容;4、其没有向杨国伟提供技术资料、管理方案、员工技术培训、业务指导等,给杨国伟造成重大损失,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的涉案《协议书》于2008年8月4日解除;亮丽美容公司返还杨国伟商标授权使用费、产品费、仪器费、人员培训费、技术转让费、咨询服务费共计98 780元、广告费64 600元、赔偿杨国伟房屋租金、物业费、取暖费、水电费等经济损失687 94.44元(以上三项合计232 174.44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亮丽美容公司答辩并反诉称:亮丽美容公司履行了涉案协议约定的各项义务,不存在杨国伟诉称的违约行为,故不同意杨国伟的诉讼请求。亮丽美容公司认为杨国伟按照协议约定应当交纳每月1200元的商标使用费,杨国伟自2008年7月起未交纳上述费用,故请求法院判令杨国伟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2008年7月至2009年3月的商标使用费8400元。

杨国伟针对反诉答辩称:杨国伟2008年7月起没有支付上述商标使用费是针对亮丽美容公司的违约行为而行使的抗辩权,另外,涉案商标为未注册商标,其无权收取商标使用费,且杨国伟于2008年7月中下旬起就不再经营“美丽妈妈”,没有使用涉案商标,杨国伟无需支付商标使用费,故不同意亮丽美容公司的反诉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1月5日,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杨国伟在北京市通州区翠屏北里29号楼8单元851室开设“美丽妈妈――产后恢复中心”通州店,亮丽美容公司提供开设该店必须的技术、产品、仪器,并为杨国伟提供业务咨询、人员培训、广告服务等方面的支持,在找好营业场所的情况下,保证杨国伟在20日内正常营业。杨国伟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技术转让费、产品费、仪器费、人员培训费、咨询服务费、商标授权使用费等共计10万元,签订合同时先支付5万元,同时,亮丽美容公司将上述项目的技术资料、管理方案、业务流程、产品报价等提供给杨国伟。亮丽美容公司在签订协议后应当开始准备仪器设备、产品并培训人员,在杨国伟找好营业场所后20日内,按照附件所列清单将所有仪器、产品等送到杨国伟指定地点,人员符合上岗要求,能保证杨国伟正常营业,在开业前杨国伟支付余款5万元。杨国伟在正常营业后,亮丽美容公司在广告、人员(包括两名技师、一名主管)、技术(包括对店长的技术辅导、管理方法和业务流程)等方面给予支持。在杨国伟累计营业额达到10万元的次月起,在每月5日前,杨国伟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商标使用费2000元。亮丽美容公司向杨国伟提供质量可靠的产品以及全新有保修卡并有质量保证的仪器和设备(详见附件清单),并保证技术的实用性和可靠性。杨国伟可无限次去亮丽美容公司处免费学习产后恢复技术项目和经营方法。杨国伟正常营业后,亮丽美容公司指定专人定期给杨国伟员工培训,并对杨国伟的经营给予指导帮助。协议第二条还约定了亮丽美容公司向杨国伟提供的技术和产品的具体项目,包括去妊娠纹等14项。协议后附有亮丽美容公司向杨国伟提供的产品、仪器、设备清单,其中列明器械类包括“香熏加湿器、负离子彩光仪”等12种共计20台(个、套),家具电器类包括“前台接待桌椅、美容床+凳”等14种共计41个(套、台、组、幅),产品类包括“去斑美白、乳晕嫩红”等18种共计73盒(瓶、套、包),工具类包括“搅棒、工服”等16种共计70个(盒、包、双、件、幅)。协议第六条约定了违约责任,如违反本协议,违约方要向对方支付违约金1万元。

2006年11月11日,亮丽美容公司开具收据,证明其收到杨国伟交付的加盟费5万元。双方均认可上述费用已转为本案协议的第一笔加盟费。2007年2月7日,亮丽美容公司开具收据,证明其收到杨国伟交付的开店费用48 780元。该笔费用与约定的5万元余款具有1120元的差距,对此,亮丽美容公司主张由于其向杨国伟提供涉案协议附件所列清单中的物品时,杨国伟未接收其中的1件家俱,故该1120元系折抵该件家俱的费用;杨国伟主张由于其此前作为普通消费者曾在亮丽美容公司进行过1120元的消费,故亮丽美容公司给予了其1120元的优惠。亮丽美容公司主张,其在收到杨国伟交付的首笔5万元款项后,按照约定,将协议附件列明的产品、设备、培训合格的店长张燕及技师等均送至通州店,杨国伟检验相关产品设备合格后予以签收并给付了余款48 780元。杨国伟认可其签收了附件所列产品和设备等,但是主张所收产品和设备属于不合格产品。杨国伟未提交相关仪器,但是主张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仪器上未标注生产厂家、合格标识等,属于不合格产品。对此,亮丽美容公司主张其交付给杨国伟的产品和设备均有合格证、保修卡、使用说明书等,为合格产品。杨国伟当庭提交了产后紧肤霜、妊娠纹修复霜、红粉之恋洁阴露、乳晕嫩红素、产后美胸套装、产后瘦身套装、祛疤液、热灸液八种产品。其中产后紧肤霜和妊娠纹修复霜标注“卫生许可证:(1997)卫妆准字29-XK-1432,中国总经销:广州蕙雅美容用品有限公司”字样。乳晕嫩红素和红粉之恋洁阴露外包装标注“卫生许可证:(2002)卫妆准字29-XK-2217,中国总经销:北京红橙美容用品有限公司”字样。产后美胸套装和产后瘦身套装外包装均标注:“监制:北京红橙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直门外大街48号 指定分装:泓立化妆品有限公司 厂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均禾街长红村第七经济合作社 生产许可证:XK16-108 6798 卫生许可证:(2005)卫妆准字29-XK-2720号”等内容。祛疤液和热灸液为裸瓶,无外包装,瓶贴上仅有“美丽妈妈”字样。亮丽美容公司主张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上述产品属于特殊用途化妆品,应当标注批准文号,上述产品未标注特殊用途化妆品批准文号,且未标注生产厂商名称,无质量合格标记(企业出厂产品检验合格证/章),所以为不合格产品;另根据其从卫生部网站上打印的“2006年下半年化妆品抽检不合格产品明细表”显示,卫生批准文号为(2002)卫妆准字29-XK-2217,由南海市桂城埃菲尔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06年6月13日生产的产品“玫瑰雪肤面膜”系不合格产品,而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同一卫生批准文号的乳晕嫩红素和红粉之恋洁阴露也应当是不合格产品。亮丽美容公司仅认可产后紧肤霜和妊娠纹修复霜为其所提供,否认其余六种产品系其所提供,同时,其认可北京红橙美容用品有限公司与亮丽美容公司为同一法定代表人,并主张其提供给杨国伟的产品均有外包装,不是裸瓶。亮丽美容公司提交了“美丽妈妈”乳晕嫩红素、妊娠纹修复霜以及丽芙牌消疤液等产品,主张上述产品为其所提供的产品,并提交了其与广州市惠雅美容用品有限公司签订的《产品加工合作协议》以及广东泓立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生产许可证等,主张“美丽妈妈”乳晕嫩红素、产后瘦身霜等产品系由其委托广州市惠雅美容用品有限公司生产,广州市惠雅美容用品有限公司提供的产品系由广东泓立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

杨国伟于2007年4月开始营业。杨国伟主张其于2007年1月即开始营业,最初的营业地点在“翠屏北里商6号”附近的民宅,同年3月后迁入其租赁的“翠屏北里商6号”地址,但是其未就此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杨国伟于2007年8月11日、9月17日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2007年8月和9月的广告费各4800元,10月10日支付同年10月的商标使用费和广告费6150元,11月18日和12月20日支付11月和12月的商标使用费和广告费各6000元,2008年1月26日支付同年1月的商标使用费和广告费4800元、2月21日支付2月的商标使用费和广告费4200元。同年3月20日,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附加合同,约定:从同年3月起,杨国伟在每月10日前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广告合作费5800元和品牌使用费1200元共计7000元,并注明地面广告方式为垄断《红孩子》双月刊,并在其他专业渠道,如《丽家宝贝》、《福连家》季刊;将美丽妈妈产后恢复手册直投全市各大医院、妇幼机构;加强在早教机构、月嫂公司、摄影机构的合作,向上述机构发卡;加强在全市医院发卡宣传渠道的工作。在“培训的支援”部分约定“出台更加规范的培训制度和培训手册及加强对员工的培训”。此后的3月27日、4月12日、5月24日和7月10日,杨国伟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同年3月、4月、5月、6月的商标使用费和广告费各7000元。

2007年6月3日、8月22日、11月16日,2008年1月9日、3月28日,杨国伟先后自亮丽美容公司购买产后紧肤霜、祛疤液产品等共计1195元。

2008年7月24日,曹文静在北京市长安公证处,进入亮丽美容公司的网站(网址为“www.meilimama.cn”),打印该网站相关页面内容。相关页面“品牌简介”中显示“‘Schone Mama’(美丽妈妈)品牌由德国医学博士Lisa Frohilch于1989年在德国创立。2002年‘美丽妈妈’从香港进入中国”等字样;“专家团队”中显示“Lisa Frohilch 品牌创始人、孟献玲研发部主任、刘桂玲培训导师、汪宗明产品部主任”字样。上述过程由北京市长安公证处进行现场公证。杨国伟据此主张,亮丽美容公司的网站上的关于“品牌简介”和“专家团队”的相关宣传内容为虚假宣传。

2007年北京版第13期、北京总第17期、2008年北京总第19、20、21期《红孩子》杂志、2008年《丽家宝贝》夏季号等杂志上均登载有Lisa Frohilch医学博士系“Schone Mama”品牌的创始人,2002年Lisa Frohilch带着“Schone Mama”近30年的专业技术和服务理念来到中国等内容,并宣称“孟献玲 主治医师,是美丽妈妈中国区研发部主任”“刘桂玲 主治医师,美丽妈妈中国区培训导师”“汪宗明 高级工程师,美丽妈妈中国区技术部主任”以及“美丽妈妈”被亚洲国际品牌管理中心评为“国际知名品牌”,“美丽妈妈是世界华商协会会员单位,2007年9月荣膺“亚洲著名品牌”、美丽妈妈全国50家连锁店成为世界华商协会指定的“专业产后恢复保健机构”。亮丽美容公司主张“美丽妈妈”品牌确实系德国传入中国的品牌,但是并未就此提交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亮丽美容公司提供了亚洲品牌盛典组委会授予其“亚洲名优品牌奖”的获奖证书、亚洲国际品牌管理中心授予其“国际知名品牌”的牌匾、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授予其“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会员、指定保健服务机构”的牌匾,证明其广告宣传中提及的荣誉并非虚假宣传。

2008年9月16日,亮丽美容公司委托案外人刘杰前往位于“翠屏北里商6号”的杨国伟经营处,取得盖有“美丽妈妈孕产研护中心通州店”章的“瘦身项目”收款收据,亮丽美容公司据此主张杨国伟仍然以“美丽妈妈”的名义进行孕产恢复经营。杨国伟提交了其与刘杰的电话录音,其中杨国伟称其已经与亮丽美容公司解除合同,要求收回开具给刘杰的上述收据。

另查一,亮丽美容公司于2008年7月24日在商务部进行特许经营备案。亮丽美容公司于2006年10月26日提出在第44类上注册“美丽妈妈”商标的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予以受理,现该商标处于审查期间,尚未予以核准注册。

另查二,杨国伟于2007年3月23日与北京紫金恒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恒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紫金恒公司将其所有的位于“翠屏北里商6号”房租赁给杨国伟从事商业用途,租赁期限自2007年3月23日至2010年3月22日止。年租金为32 000元。杨国伟支付2007年3月23日——2008年3月23日的物业费838.8元。此外,杨国伟主张其于2007年3月22日和2008年3月11日支付租房款各32 000元,但相关收据上加盖的是“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区西总屯村民委员会财务专用章”,杨国伟对此未作合理解释。杨国伟还主张其支出水费、电费和取暖费共计3955.64元。

另查三,杨国伟所经营的北京怡心靓韵美容中心系于2007年4月20日成立,取得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场所为“北京市通州区翠屏北里商6号”。

另查四,亮丽美容公司提供了与北京婴赞美家政服务中心等签订的合作协议十份,主张亮丽美容公司发布广告的方式除在《红孩子》、《丽家宝贝》、《乐友》杂志媒体上登载广告外,还包括通过家政公司、月嫂公司、儿童摄影机构、医院等发放“美丽妈妈产后恢复中心”贵宾卡和宣传手册等。

另查五,亮丽美容公司就《“美丽妈妈”产后恢复中心标志》向国家版权局申请著作权登记,国家版权局于2008年3月7日对上述作品的著作权予以登记。

上述事实,有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的涉案协议书、附加合同、杨国伟支付加盟费和广告费、商标使用费的相关票据、房屋租赁合同及杨国伟支出物业费等相关票据、《红孩子》等杂志相关内容、(2008)京长安内经证字第7209号公证书、商务部相关备案信息、“美丽妈妈”商标受理通知书、相关电话录音、相关产品、杨国伟提货证明、2008年9月16日收款收据、亮丽美容公司与相关媒体、广告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相关获奖证书、牌匾等、相关著作权登记证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的涉案协议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亦不违反法律和法规的相关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严格依约履行相关合同义务。

本案杨国伟指控亮丽美容公司的违约行为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不具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构成违约。鉴于涉案协议书中并未约定亮丽美容公司许可杨国伟使用的“美丽妈妈”商标系注册商标,杨国伟亦未举证证明亮丽美容公司曾向其声称涉案商标为注册商标,故亮丽美容公司不具有“美丽妈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不构成违约。

第二,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产品和仪器为不合格产品,构成违约。杨国伟在本案中提交了8种产品作为证据,亮丽美容公司虽然否认其中的6种产品系其提供,但是鉴于除“热灸液”以外的7种产品均在涉案协议附件清单以及杨国伟进货单据中予以列明,且亮丽美容公司自行提供的相关产品的外包装与杨国伟提交的产品的外包装基本相同,故本院认定杨国伟提交的除“热灸液”以外的7种产品为亮丽美容公司所提供。对于杨国伟诉称的产品和仪器不合格问题,本院认为,其一,亮丽美容公司在杨国伟营业前将协议书附件所列清单中的所有仪器、产品交付给杨国伟,并由杨国伟进行了签收。杨国伟签收上述仪器、产品等物品的当时及在此后的合理期间内,均未声明相关仪器、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且其已经实际使用了相关仪器和产品,并未提交用户反映质量问题等方面的证据;其二,杨国伟在本案中并未提交亮丽美容公司向其交付的仪器,不能证明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仪器存在质量问题;其三,按照涉案协议书附件清单所列的产品内容,以及杨国伟此后从亮丽美容公司进货的单据,杨国伟从亮丽美容公司处取得的产品包括“去斑美白、乳晕嫩红”等23种,杨国伟向法院提供的产品仅为7种;其四,杨国伟提供的“祛疤液”系裸瓶,亮丽美容公司否认其向杨国伟提供的产品系裸瓶,故无法判断该产品外包装上的标注内容;其五,杨国伟提交的“产后美胸套装”和“产后瘦身套装”产品外包装标注有监制单位名称和地址,指定分装厂名和厂址以及生产许可证、卫生许可证等内容,但未标注质量合格标记,且亮丽美容公司未能证明上述产品系由“北京红橙科技有限公司监制”;其六,杨国伟提交的“产后紧肤霜”、“妊娠纹修复霜”、“乳晕嫩红素”和“红粉之恋洁阴露”外包装仅标注卫生许可证号和中国总经销的相关信息,未标注生产厂名、厂址、质量合格标记等;其七,杨国伟未能举出充分证据证明其提交的上述7种产品为质量不合格产品,其以同一卫生批准文号中的某一产品系不合格产品推断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同一卫生批准文号的其他产品亦为不合格产品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八,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向其提供的产品为特殊用途化妆品,但是其并未举证予以证明,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综上,亮丽美容公司提供的部分化妆品标注不够规范,构成违约。

第三,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所作广告中有虚假宣传内容,构成违约。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亮丽美容公司在其网站以及《红孩子》等杂志上登载的相关广告上均宣称涉案商标系从德国引进、孟宪玲等为其公司员工,但其对此并未举出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认定上述信息属于虚假宣传。杨国伟还主张亮丽美容公司在《红孩子》等杂志上登载的相关广告上宣称其获得“国际知名品牌”等荣誉系虚假宣传,鉴于亮丽美容公司已经出示了其获得相关荣誉的证书或者牌匾,且该证书或者牌匾中显示的荣誉名称以及授予单位与亮丽美容公司在相关广告中的宣称相符,故亮丽美容公司在相关广告中对于其所获荣誉的宣传不属于虚假宣传,本院对杨国伟的此项主张不予支持。

第四,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未提供技术资料、管理方案、员工技术培训、业务指导等,构成违约。根据涉案协议的相关约定,亮丽美容公司负有开业前培训和开业后培训以及提供经营指导的义务。对于开业前培训,鉴于涉案协议约定亮丽美容公司在签订协议后应当开始培训人员,并应在杨国伟找好营业场所后,确保人员符合上岗要求,能保证杨国伟正常营业,杨国伟才在开业前支付余款;杨国伟已经于2007年2月支付了余款,且已经正常营业一年有余;起诉前,杨国伟从未向亮丽美容公司就开业前培训问题提出异议;杨国伟虽然主张其营业并未使用亮丽美容公司的技术,而是使用其自行掌握的技术,但是并未就此举证予以证明,故综合上述事实,本院认定亮丽美容公司已经履行了其对杨国伟在开业前进行培训的义务。对于开业后培训和经营指导的义务,鉴于根据涉案协议的约定,亮丽美容公司要指定专人定期给杨国伟员工培训,并对杨国伟的经营给予指导帮助,亮丽美容公司的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履行了上述义务,故本院认为亮丽美容公司在杨国伟开业后未提供技术培训和经营指导,构成违约。

综上,亮丽美容公司向杨国伟提供的部分产品标注不够规范、亮丽美容公司在其网站和相关广告中有部分虚假宣传内容、亮丽美容公司未向杨国伟提供开业后的技术培训和经营指导,构成违约。但是杨国伟与亮丽美容公司签订涉案协议的根本目的在于杨国伟能够使用亮丽美容公司的涉案商标,使用亮丽美容公司的相关技术进行孕产方面的经营。本案中,杨国伟已经使用亮丽美容公司的“美丽妈妈”商标,以“美丽妈妈产后恢复中心通州店”的名义正常经营了1年多的时间,合同的根本目的基本得以实现。故亮丽美容公司的上述违约行为并未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不构成根本性违约。故对于杨国伟据此要求确认解除合同并返还相关费用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但是,鉴于杨国伟明确表示不再进行涉案协议项下“美丽妈妈”的孕产经营,且未有证据表明其仍在使用“美丽妈妈”商标继续经营,涉案协议实际上已停止了履行,责令杨国伟继续履行涉案协议已失去实际意义,故本院认定涉案协议不宜继续履行,但是杨国伟应当就其不再履行涉案协议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相应的违约金。另外,亮丽美容公司存在前述违约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鉴于杨国伟并未举出充分证据证明其因亮丽美容公司相关违约行为所受损失,故本院结合涉案协议关于违约金的相关约定,酌情确定亮丽美容公司的相关违约责任。

关于亮丽美容公司提出的反诉请求,鉴于亮丽美容公司目前证据仅能证明杨国伟在2008年9月还在使用“美丽妈妈”的商标进行经营,没有证据证明杨国伟在2008年9月之后仍在使用“美丽妈妈”商标进行经营,故杨国伟应当向亮丽美容公司支付2008年7月至9月的商标使用费。亮丽美容公司关于杨国伟应当支付2008年9月以后的商标使用费的主张缺乏证据,本院不予支持。杨国伟主张亮丽美容公司不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无权收取商标使用费,其不支付商标使用费系针对亮丽美容公司的违约行为行使抗辩权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一百一十条第(一)项、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杨国伟与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于二○○七年一月五日签订的涉案《协议书》解除;

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赔偿杨国伟损失七千元;

三、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杨国伟赔偿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损失一万元;

四、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杨国伟向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给付二○○八年七月至九月的商标使用费三千六百元;

五、驳回杨国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4783元,由杨国伟负担2783元(已交纳),由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负担2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北京亮丽新世界美容有限公司负担10元(已交纳),由杨国伟负担15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冯  刚

代理审判员  葛  红

代理审判员  张  剑

二○○九 年 五 月 二十 日

书 记 员  赵立辉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