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侵犯商业秘密罪> 裁判文书 > 正文   
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郭书周、杜开宁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司法鉴定)
添加时间:2013-4-9 20:52:09     浏览次数:2306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0)浦刑初字第2040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被害单位上海米开罗那机电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万新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银生,男,上海米开罗那机电技术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延志鹤,男,上海米开罗那机电技术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郭运国,执行董事。

诉讼代表人张爱平,女,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辩护人汤景林,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志华,上海市临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书周,男,大学文化程度,系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实际经营负责人(经理)。因本案于2009年11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二所。

辩护人王兴华,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王琼,北京市京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杜开宁,系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职工。因本案于2008年7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30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严寒,上海利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以沪浦检刑诉〔2009〕30067、〔2010〕3014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杜开宁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10年8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1月5日、1月6日、3月2日、3月3日、3月11日、3月18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杨晓波出庭支持公诉。被害单位上海米开罗那机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开罗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万新军及委托代理人李银生、延志鹤,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诉讼代表人张爱平及辩护人汤景林、张志华,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王兴华、王琼,被告人杜开宁及其辩护人严寒到庭参加诉讼。期间因公诉机关建议延期审理两次,经辩护人申请而决定延期审理四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6年4月,被告人杜开宁受聘担任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设备厂经理。期间,杜开宁利用职务便利窃取了公司保密图纸汽车氙气灯生产设备图纸中的等离子火头及六通阀图纸。2007年7月底被告人杜开宁离开米开罗那公司。2008年3月底,被告人杜开宁向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经营负责人即被告人郭书周提供了窃取的米开罗那公司的等离子火头图纸,并受郭书周聘请至伊特克斯公司,主管生产技术指导。期间,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伙同被告人杜开宁使用上述等离子火头图纸及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的米开罗那公司汽车氙气灯生产设备图纸中的手套箱、脱羟炉图纸,组织生产与米开罗那公司生产的汽车氙气灯生产设备关键技术相同的侵权产品7套,并予销售。经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以下简称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鉴定,米开罗那公司的脱羟炉、等离子火头、手套箱等设备的零部件的设计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材质以及具体技术要求的确切组合不为公众所知悉,属于非公知技术。经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鉴定,权利人米开罗那公司因商业秘密被侵犯,所受到的损失以查实的被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乘以被侵权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估算约人民币1,155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即被告人郭书周伙同被告人杜开宁共同侵犯商业秘密,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二百二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追究刑事责任。故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持有异议,该公司及其辩护人提出:1、公安机关搜集证据过程违法。2、公诉机关指控的商业秘密不成立,技术鉴定的程序违法。3、伊特克斯公司不知道被告人杜开宁窃取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也没有使用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4、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依据的是米开罗那公司提供的记账凭证,不予认可。

被告人郭书周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持有异议,其与辩护人提出:1、郭书周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专业,熟悉机械知识。2、杜开宁于2008年5月至伊特克斯公司工作,没有主管技术,只是协助生产。3、杜开宁没有向其提供盗窃的米开罗那公司图纸,是杜开宁自己将图纸录入伊特克斯公司的电脑中,具体录了哪些图纸也不清楚。4、公安机关搜集证据的过程违法。5、公安机关委托鉴定机构所作的技术鉴定程序违法,鉴定机构及鉴定人不具备鉴定资质。6、公诉机关指控的商业秘密不成立,涉案技术属于公知技术。7、会计师事务所的鉴定依据是米开罗那公司2006年的数据,应该采用2008年的数据。鉴定结论称每套设备利润165万元,但伊特克斯公司一套生产线的销售价格才100万元,故对审计结果不认可。8、在杜开宁来伊特克斯公司之前,伊特克斯公司已经生产了4套设备。

被告人杜开宁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

(一)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基本情况

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9日,法定代表人万新军,注册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机电产品领域的四技服务;机电产品,生产,销售;电光源,照明灯具,车辆专用照明设备,汽车相关电子产品的制造、加工、销售。该公司主要生产销售手套箱、汽车氙气灯生产线等设备。

2005年7月20日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特种灯制作设备SOLAR4000项目被认定为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

(二)被告人郭书周在北京米开罗那机电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北京米开罗那公司,法定代表人万新军)的任职情况

被告人郭书周于2002年7月获得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学院(成人高等教育)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学士学位。2003年7月被告人郭书周向北京米开罗那公司求聘网络工程师一职,其后在该公司任网管。

2004年1月12日,被告人郭书周与北京米开罗那公司签订《离职协议》,约定郭书周离开公司后,有义务永远保守公司商业秘密和技术秘密,不得向任何第三方公开或泄露,也不得自行利用公司技术或商业信息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否则公司将追究郭书周的法律责任。

(三)被告人杜开宁在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任职的情况

2006年4月17日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与被告人杜开宁签订《聘用备忘录》,聘请杜开宁任其制造部下属设备厂经理,负责设备厂的生产、调度及管理工作,杜开宁应遵守公司各项制度,尽职尽责,不得泄漏公司机密,不得将公司机密出让或泄漏给任何第三方,也不得将此用于自己开办公司使用,直至退休后三年之内。

2007年7月底被告人杜开宁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离职。

(四)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保密规定

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于2007年3月27日的《保密制度》规定:保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产品研发的图纸、设计思路、方案和模型、试验结果;公司设备的图片或相关技术信息;专有技术、专利技术、技术授权等,以及其他和知识产权相关的数据和保密事项,以及其他没有公开且公开后可能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的一切信息。保密人员包括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以及所有涉及到保密信息的人员。保密费用包含在基本工资中。不准在私人交往和通信中泄露公司保密信息,不准在公共场所谈论公司保密信息,不准通过其他方式传递公司保密信息。秘密信息和资料无须保留时必须销毁。严禁为他人窃取、购买或违章提供公司保密信息。保密期间为5年,在聘用期间以及合同被解除或终止5年内不得为个人目的或利益而使用任何保密信息或以其他形式对公司的合法利益产生不利影响。除非得到公司的书面同意,不得在保密期间以任何目的和方式向任何公司、实体、组织和个人泄露保密信息。涉及保密内容的员工违反保密事项的规定,应当按照双方签订的保密协议支付违约金50万元,如果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还应赔偿公司的所有直接或间接损失。构成犯罪的还应交由国家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2006年9月25日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关于图纸管理的规定》规定:由设备厂发到机加工组、板金组、装配组的图纸,在图纸零件全部加工完毕之后,由设备厂厂长负责回收后交于信息室,由信息室进行适当处理。信息室对回收的图纸进行记录,对照下发的图纸清单,对没有回收的图纸定期向设备厂厂长询问情况。设备厂和信息室要对公司图纸进行严格管理,如图纸被遗失,则查明原因,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公司会予以相应的处罚。

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2006年11月3日的《图纸管理规定》对于图纸的提供、发放、回收流程作了详细的规定。如图纸发放规定:信息室将资料原件存档,复印2份零件图、1份装配图,并加盖红色“试制”章,发给制造部(或设备厂),采购清单复印一份,加盖红色“试制”章,发给物流采购。图纸回收规定:常用件在经过品保检验合格后由品保将常用件图纸返回现场,不随合格零件一起入库,仓库根据品保检验合格单入库,常用件图纸应在现场多次利用,待字迹无法清楚辨认时由设备厂厂长统一到信息室以旧换新;非常用件且不能入库的零件图纸由设备厂厂长在一个项目结束回收到信息室处理;随合格零件入库的图纸,由仓库管理员每周五下午定期回收到资料室。

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2006年、2007年的《资料交接登记表》上对于登记发出的图纸被告人杜开宁均在“接收人”一栏签名。

(五)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基本情况及生产、销售相关设备的情况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11日,法定代表人郭运国,股东郭运国出资30万元,张爱忠出资2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科技开发;销售惰性气体保护系统设备。董事会成员为郭运国(执行董事)、郭书周(监事)、张爱忠(经理)。实际经营者郭书周。2007年11月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变更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股东变更为郭运国、张爱忠、郭书周,出资额分别为10万元、10万元、80万元。

2007年底被告人杜开宁主动与郭书周联系,想去伊特克斯公司工作,并称有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不久,双方于2007年底进行了面谈。2008年3、4月间,被告人杜开宁向被告人郭书周提供了从米开罗那公司带走的等离子火头及六通阀的图纸。2008年5月,被告人杜开宁至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工作,协助安排设备的生产。

2008年3月11日海宁市映宇电子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映宇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宁映宇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包括手套箱、高温炉、等离子排气封接台等,价值105万元。8月10日双方又签订购销合同,合同金额调整为115万元。同年8月交货。

2008年5月15日海盐美耀电子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盐美耀公司)朱建忠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盐美耀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价值105万元。

2008年5月海宁市海之杰光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海之杰公司)向被告单位购买特种灯生产线,合同总价为1,050,800元,同年10月交货。

2008年6月9日海宁欧菲特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欧菲特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宁欧菲特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包括手套箱、高温炉、等离子排气封接台、注汞器、二端电极定位系统等,价值1,398,800元。同年10月中旬交货。

2008年6月30日海宁市新晨光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新晨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宁新晨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包括手套箱、高温炉、等离子排气封接台、注汞器、二端电极定位系统,价值1,095,000元。同年9月中旬交货。

2008年7月19日海宁达美光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达美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宁达美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价值108万元。同年8月交货。

2008年8月1日海宁欧莱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欧莱特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伊特克斯公司向海宁欧莱特公司销售特种灯生产线1套,价值110万元。同年11月交货。

(六)案发经过

2008年6月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向原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以下简称南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报案,反映该公司原设备厂经理杜开宁利用职务之便窃取公司保密图纸后,提供给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使用,使该公司遭受重大损失。当月,公安机关对被告人杜开宁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立案侦查。2008年7月3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二龙路派出所在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101号上岛咖啡厅进行检查时,将被告人杜开宁抓获,并当场缴获大量有关汽车氙气灯流水线设备的图纸。根据被告人杜开宁的交代,当日下午侦查人员在其使用的车牌号为京J-65882的起亚小汽车内缴获了有关图纸。7月5日侦查人员对被告人杜开宁住处进行搜查,搜查出产品设计图16份。7月4日侦查人员至伊特克斯公司调查取证,但被告人郭书周否认认识杜开宁,并否认从杜开宁处获取有关资料。侦查人员将杜开宁从看守所带到伊特克斯公司,郭书周仍拒绝承认认识杜开宁。根据杜开宁的交代和当场指认,侦查人员扣押了伊特克斯公司的三名技术人员使用的电脑主机,由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进行检查,并由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进行复核,经整理后委托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对三台电脑主机硬盘中的资料进行鉴定,发现其中储存了大量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资料。2009年5月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以下简称南汇公安分局)决定对被告人郭书周刑事拘留并实施网上通缉。2009年11月19北京市延庆县公安局延庆派出所在延庆县迎宾环岛执行设卡任务时将郭书周抓获。

(七)鉴定情况

1、2008年7月5日,南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将扣押的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三台电脑主机中的三块硬盘(分别为Seagate品牌一块、HITACHI品牌两块)和U盘一个(清华同方品牌)委托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现更名为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进行检查,提取相关的电子证据。该监察队于2008年7月5日至7月11日对上述检材做了相应的电子检查,提取了相关的电子证据,并刻录于光盘内保存,制作了初步的检查意见书,并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已更名为上海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复核。7月11日至7月15日该处对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做的检查意见书和制作的光盘进行了复核,并出具了编号为“2008-174”的《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检查意见书》,该检查意见书“检查书制作人”一栏上有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的两名侦查人员于2008年7月11日的签名,在“复核人审核意见”一栏有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于2008年7月15日的盖章及复核人的签名。检查意见为:(1)在Seagate品牌的电脑硬盘中发现了由AUTOCAD程序生成的后缀为dwg的文档,提取上述文档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Seagate-5JX8FSX1\DWG”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表格,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Seagate-5JX8FSX1\EXCEL”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文档,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Seagate-5JX8FSX1\WORD”目录中。(2)在HITACHI品牌的电脑硬盘中发现了由AUTOCAD程序生成的后缀为dwg的文档,提取上述文档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E8U1NK5M\DWG”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表格,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E8U1NK5M \EXCEL”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文档,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E8U1NK5M \WORD”目录中。(3)在HITACHI品牌的电脑硬盘中发现了由AUTOCAD程序生成的后缀为dwg的文档,提取上述文档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E8TYZ2RM\DWG”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表格,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 E8TYZ2RM \EXCEL”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电子文档,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 E8TYZ2RM \WORD”目录中;在该硬盘中发现有关的视频文件,提取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HITACHI- E8TYZ2RM \AVI”目录中。(4)在清华同方品牌的U盘中发现由AUTOCAD程序生成的后缀为dwg的文档,提取上述文档存放在光盘“2008-711.rar”文件中的“清华同方U盘\DWG”目录中。

2、2008年7月16日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接受南汇公安分局的委托,对扣押的被告人杜开宁的有关图纸及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电脑内的有关图纸中,是否包含有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以及该图纸是否具有非公知性进行鉴定。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于2008年7月31日出具了国科知鉴字[2008]40号《技术鉴定报告书》。经检查,在被扣押的三个硬盘和一个U盘中均包含有脱羟炉、等离子火头及抽充台、手套箱等设备的图纸。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的鉴定结论为:(1)送鉴的杜开宁的有关图纸中包含有和米开罗那公司相同的设备图纸;(2)送鉴的光盘资料中的“清华同方U盘”文件夹中包含有和米开罗那公司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设备图纸;(3)送鉴的光盘资料中的“HITACHI―E8TYZ2RM”文件夹中包含有和米开罗那公司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设备图纸;(4)送鉴的光盘资料中的“HITACHI―E8U1NK5M”文件夹中包含有和米开罗那公司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设备图纸;(5)送鉴的光盘资料中的“Seagate―5JX8SX1”文件夹中包含有和米开罗那公司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设备图纸。(6)上述光盘图纸和纸件图纸中所包含的米开罗那公司的脱羟炉、等离子火头、手套箱等设备的零部件的设计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材质以及具体技术要求的确切组合属于非公知技术信息。根据目前企业的惯常做法,企业一般不会将其设计的设备生产图纸公之于众,社会公众也难以通过公开渠道直接获得他人的生产图纸。而且,设备图纸中记载的零部件的设计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材质以及具体技术要求等技术信息需要企业经过反复计算和试验才能确定,不同技术人员独立设计的设备图纸所记载的上述技术信息不可能完全相同,即便通过公开销售的相关设备,也不能直观、容易地获得上述设备图纸所记载的整体确切组合的技术信息。上述鉴定专家为北京电光源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吴初瑜、北京机床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俞圣梅、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陈学忠。

3、2008年12月25日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接受南汇公安分局的委托,对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生产销售的有关汽车金卤灯生产设备和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关设备图纸(主要涉及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抽充台)进行对比鉴定,鉴定的材料为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生产并销售到海宁映宇公司的一套制造汽车金卤灯的生产设备,以及国科知鉴字[2008]40号《技术鉴定报告书》依据的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关设备图纸。当日,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工作人员陪同两位鉴定专家代表,在南汇公安分局两位办案人员的带领下到达浙江省海宁市,就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生产并销售到海宁映宇公司的一套制造汽车金卤灯的生产设备进行现场勘察,整个现场勘察过程在该公司的厂房内进行,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工作人员就现场勘测过程进行摄像和拍照。2009年1月6日该中心召开专家鉴定会,与会专家根据现场勘测记录,在对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有关设备和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相关设备图纸进行对比的基础上,就委托鉴定内容取得一致意见,形成专家签字的《技术鉴定会会议纪要》。2009年1月8日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出具了国科知鉴字第0901号《技术鉴定报告书》,鉴定结论为:现场勘测的伊特克斯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的外部特征、主要结构及主要尺寸和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脱羟炉设备图纸所记载的对应技术信息相同或实质相同;现场勘测的伊特克斯公司的等离子火头的结构和米开罗那公司图纸记载的等离子火头的结构略有差异,但两者等离子火头的前腔、后腔等零件的主要结构和尺寸相同或实质相同;现场勘测的伊特克斯公司的集成阀块(多路通道分路器)的主要结构及主要尺寸和米开罗那公司图纸记载的集成阀块(多路通道分路器)的主要结构和主要尺寸相同或实质相同。上述鉴定专家为北京电光源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吴初瑜、北京机床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俞圣梅、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陈学忠。

(八)审计情况

2010年4月28日,南汇公安分局委托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米开罗那公司因商业秘密被侵犯而受到的损失进行鉴定。该事务所于2010年6月10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权利人因被侵犯商业秘密所造成的损失可以包括:1、过去的研制开发成本。2、目前的现实利益损失。3、将来竞争优势的丧失。对于损失1无法量化和提供资料,故不予计算。对于损失3由于公安机关对侵权行为及时进行打击,目前没有发现由于不易于停止侵权行为的情况导致商业秘密彻底丧失的具体情形,故不对将来竞争优势的丧失进行预测而作为实际损失的组成部分。故鉴定主要针对第二部分损失的认定。由于手套箱设备的价格有差异,故采用权利人提供的被侵权前所生产销售的与侵权产品基本相同配置的4套设备生产销售资料,取这些设备生产销售的平均利润,最终测算得到权利人被侵权产品的净利润平均为51.99%,单套设备净利润平均为165万元,再基于权利人有足以应对市场上所出现的侵权产品7套的同期生产能力这样一个前提,侵权产品的出现导致本应属于权利人的生产销售数量及利益流失。故被害单位损失以查实的被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乘以每件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估算7套设备的利润约为1,155万元。

以上事实,有以下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一)证人证言

1、证人聂永伟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年3月至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任技术员,主要负责绘图和设计图纸,该公司只有两名技术人员。其进公司时公司已经在生产汽车氙气灯设备,图纸是郭书周给他的,其在这些图纸的基础上作了重新修改或设计。设计图全部储存在公司配给他的电脑里。被告人杜开宁于2008年5月左右到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工作,负责生产管理。杜开宁给了他10多份等离子火头的图纸,让他用电脑画下来,然后拷贝给杜开宁。郭书周对这件事应该知道的。

2、证人陈孟春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年5月中旬到伊特克斯公司工作,从事机械设计,没有参与公司的汽车氙气灯流水线设备的设计。公司里只有两名技术员。杜开宁在公司不管技术,主要负责生产。杜开宁曾让其改过几张图纸,主要是编号。其不知道杜开宁是否将其他单位的图纸提供给伊特克斯公司。

3、布劳恩惰性气体系统(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布劳恩公司)总经理周智峰的证言,证实国内生产手套箱和汽车氙气灯设备的厂家有上海米开罗那公司、北京伊特克斯公司、株洲德光公司,几家公司生产的产品外观相似,但具体尺寸不一样。该公司图纸是德国设计的,对有关设计图和生产技术采取保密措施,其他公司不可能从互联网或其他合法途径取得产品设计图和技术资料。

(二)相关书证

1、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报案材料,证明2008年6月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向原南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报案的情况。

2、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营业执照,证明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9日,法定代表人万新军。

3、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关于特种灯制作设备的相关证书,证明米开罗那公司的特种灯制作设备于2005年7月20日被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认定办公室认定为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

4、被告人郭书周的《离职协议》,证明被告人郭书周曾在北京米开罗那公司工作,于2004年1月12日离职,离职后有义务保守公司商业秘密和技术秘密。

5、被告人杜开宁的《聘用备忘录》,证明被告人杜开宁于2006年4月17日被米开罗那公司聘用为制造部下属设备厂经理,负责设备厂的生产、调度及管理工作。

6、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资料交接登记表》、《保密制度》、《图纸管理规定》、《关于图纸管理的规定》、《通知》等,证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对其所拥有的汽车氙气灯生产设备图纸采取了保密措施。

7、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等工商登记材料、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公司章程修正案,证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11日,法定代表人郭运国,注册资本50万元,股东郭运国,张爱忠。2007年11月经变更股权、增加注册资本至100万元,郭书周出资80万元,占股80%。

8、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向7家公司销售7套设备的情况:

(1)海宁映宇公司副总经理陆佰明的笔录,及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电汇凭证(回单)、记账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08年3月11日双方签订合同,8月交货,合同总价105万元。

(2)嘉兴美耀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美耀公司)朱建忠的笔录,及海盐美耀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嘉兴美耀公司银行联行来账凭证、开给嘉兴美耀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08年5月15日双方签订合同,合同总价为105万元。

(3)海宁海之杰公司孙定煜的笔录,及该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银行承兑汇票、收条、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08年5月双方签订合同,10月交货,合同总价约1,050,800元。

(4)海宁欧菲特公司董事长沈益飞的笔录,及该公司提供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销售合同、电汇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08年6月9日双方签订合同,10月中旬交货,合同总价1,398,800元。

(5)海宁新晨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建章的笔录,及该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电汇凭证、银行联行来账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双方于2008年6月30日签订合同,9月中旬交货,合同总价109.5万元。

(6)海宁达美公司销售负责人周金民的笔录,及该公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银行联行来账凭证、增值税普通发票,证明双方于2008年7月19日签订合同,8月交货,合同总价108万元。

(7)海宁欧莱特公司的管理人员章祥林的笔录,及该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销售合同、付款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双方于2008年8月1日签订合同,11月交货,合同总价110万元。

9、株洲市德光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该公司从未生产销售过用于生产汽车氙气灯内管的下列手套箱系统:多工位手套箱(8人以上)、顶部装有高真空炉、内置抽充台及等离子封接机等,国内能生产上述系统的厂商只有米开罗那公司一家。

10、布劳恩公司出具的说明,证明手套箱、真空炉和等离子封接机是氙气灯生产线中的重要部件,该公司所有氙气灯生产线设备都是根据每一个客户要求定制的,没有对部件单独销售,而是按生产线销售,售价根据配置不同,价格差异很大,从30万欧元到上百万欧元不等。

11、案发经过。证明被告人郭书周经网上追逃,于2009年11月19日在北京市延庆县因形迹可疑、神情紧张被巡逻民警抓获。被告人杜开宁于2008年7月3日在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101号上岛咖啡厅因证件可疑被抓获。

(三)公安机关查扣材料及勘验、检查笔录

1、南汇公安分局搜查证(沪公南刑搜字〔2008〕012号)、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2008年7月4日,侦查人员对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进行搜查,并扣押该公司的电脑主机三台(机箱品牌:两台金河田、一台百事得),被告人郭书周在上述文书上签名。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2008年7月3日侦查人员扣押了被告人杜开宁车内及交易时缴获的图纸、清华同方U盘一个。

3、南汇公安分局搜查证(沪公南刑搜字〔2008〕013号)、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在被告人杜开宁住处缴获的图纸,证明2008年7月5日,侦查人员对被告人杜开宁住处及有关地方进行搜查,在其客厅电视柜左下柜内搜查出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产品设计图16份,被告人杜开宁的妻子徐秀霞在上述文书上签名确认。

4、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检查意见书、工作情况,证明2008年7月5日-15日期间,南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将扣押的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三台电脑主机中的Seagate硬盘一只、HITACHI硬盘二只以及清华同方U盘一个送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检查,提取了相关的电子证据,并刻录光盘保存,制作了初步的检查意见书。随后交由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进行复核,并作出了同意复核的意见。

(四)鉴定结论

1、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出具的技术鉴定报告书(国科知鉴字〔2008〕40号),证明在被扣押的被告人杜开宁的U盘和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三个硬盘中有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相同的图纸。其中有些图纸上标有米开罗那公司的标记“MKL”,有些标有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标记“ET”。同时鉴定结论表明米开罗那公司图纸中所记载的脱羟炉、等离子火头、手套箱等零部件的设计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材质以及具体技术要求的确切组合不为公众所知悉,属于非公知技术信息。

2、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出具的技术鉴定报告书(国科知鉴字第0901号),该报告书对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销售给海宁映宇公司的设备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进行了比对。鉴定结论表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生产的生产线中的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集成阀块的主要结构、尺寸相同或部分相同。

3、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公信中南〔2010〕鉴字第44号),证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因商业秘密受到侵犯而遭受损失1,155万元。

(五)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杜开宁的供述。杜开宁于2006年4月开始到米开罗那公司工作,主要负责生产。公司的图纸都是保密的,有专门规定。2007年12月左右主动联系伊特克斯公司的郭书周,见面后自称有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2008年春节前,郭书周打电话问杜开宁有无全套图纸,杜开宁称只有等离子火头的图纸。2008年3月底,郭书周约杜开宁见面,杜开宁至伊特克斯公司并将等离子火头和六通阀图纸交给郭书周,郭书周扫描后拷贝在公司电脑内。一周后杜开宁正式至伊特克斯公司工作,没有聘用协议,主要是审图,看看加工。拿了3个月工资,每月4,000元。从2008年5月开始,伊特克斯公司在生产中使用了等离子火头的技术,但没有用六通阀图纸。伊特克斯公司的技术员小聂、小陈的电脑中有很多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其在生产现场发现脱羟炉图纸的图标是米开罗那公司的。当时问郭书周,郭书周笑了一下。

2、被告人郭书周的供述。2003年曾在北京米开罗那公司做过网络宣传,主要宣传该公司的产品。伊特克斯公司实际由郭书周经营。2008年春节前后,杜开宁先后两次电话与其联系,要到伊特克斯公司工作。但公司没有聘用他。其知道杜开宁曾经在米开罗那公司工作。2008年5月初,杜开宁到伊特克斯公司上班,每月工资4,000元,由他负责公司的生产。伊特克斯公司电脑里有米开罗那公司的设计图纸,杜开宁只提供了10多幅等离子火头图纸,其将杜开宁提供的图纸让设计员小陈或小聂画过。这些电子版的图纸保存在技术员的电脑里,是让他们看一下,公司用这些图纸做过实验,生产过几个等离子火头,但没有使用。2008年春节后,郭书周请谢子燕设计几张炉子的图纸,谢子燕提供了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炉图纸,郭书周用U盘在谢子燕的办公室里拷过来,但公司没有使用。伊特克斯公司所有生产用的设计图都储存在小聂或小陈的电脑里。前后一共订了7份合同,7条生产线设备的有关设计图是一致的。公司生产产品时以前没有图纸的,现在也很少出图。汽车氙气灯生产线的图纸由聂永伟按照郭书周的要求进行设计或修改,图纸储存在小聂的电脑里。

上述证据,经当庭出示和庭审质证,合法有效,应予确认。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提供了其于2011年2月25日委托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检索的报告及附件,证明高温高真空炉技术是公知技术。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辩护人提供了以下证据:

1、北京国威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国威鉴定中心)[2010]知鉴字第11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没有侵犯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该意见书通过比对米开罗那公司及伊特克斯公司的图纸,认为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脱羟炉、手套箱技术信息已为公众所知悉,图纸中给出的材质、具体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以及具体的技术要求已为公众所知悉;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结构与伊特克斯公司既不相同也不等同;米开罗那公司手套箱净化柱与伊特克斯公司的设计数据、结构既不相同也不等同。

2、安徽天长市天丽光源石英仪器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如新的谈话笔录,证明被告人郭书周曾参与改造该公司所有的米开罗那公司生产的排气台,并向郑如新学习、研讨、设计相关设备的经过。

3、论文:《单工位金卤灯电弧管排气台排气头真空气路系统选用与设备研究》、《双真空烘烤排气台的研制及应用》,证明相关技术已经公开。

被告人郭书周的辩护人提供了以下证据:

1、国威鉴定中心[2010]知鉴字第11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米开罗那公司的等离子火头、集成阀块、真空脱羟炉不属于非公知技术,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产品与米开罗那公司的产品技术特征和外观特征都不同。该意见书认为,伊特克斯公司等离子火头、集成阀块、真空脱羟炉与米开罗那公司相同的主要零部件的尺寸中,一部分是外部尺寸,一部分采用了国家标准,一部分是所属技术领域设计人员常用的数据,一旦产品出售,这些信息对公众而言就是公知的。两者等离子火头主要尺寸、主要结构、核心技术不同;两者集成阀块主要结构、主要尺寸不同,外观特征明显不同,伊特克斯公司的集成阀块技术显著优于米开罗那公司;伊特克斯公司真空脱羟炉性能、核心结构部位与米开罗那公司不同。

2、2010年8月10日对北京玻璃研究院总工程师张明荣的谈话记录,证明2007年因郭书周需要,张明荣从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何华强处借来了与德国布劳恩公司一样的等离子火头产品实物供郭书周参考,郭书周使用后原物归还。郭书周与张明荣为研发等离子火头一起去过何华强的公司,考察其提供的产品与布劳恩公司等离子火头的差异。

3、2010年8月9日对颜丙雷的调查笔录及其测绘并签字的15页等离子火头图纸,证明颜丙雷曾在伊特克斯公司任机械工程师,2007年7、8月,郭书周将借来的等离子火头交颜丙雷测绘,颜丙雷拆开并绘制了15张图纸。伊特克斯公司按照图纸制作了产品,颜丙雷参加了等离子火头点火、喷火试验。

4、2010年8月9日对刘金玲调查笔录及其辨认签字确认的13张等离子火头图纸、15张真空脱羟炉图纸,证明刘金玲于2007年11月离开伊特克斯公司后,郭书周与刘金玲一起绘制等离子火头、真空脱羟炉图纸的过程。2007年12月7日刘金玲到新公司上班后不久,郭书周约其与杜开宁见面。当时杜开宁称其从原来的公司带出了一些图纸和相关资料,并希望到伊特克斯公司工作。郭书周明确表示不要杜开宁的图纸,也没有答应杜开宁到伊特克斯公司工作。

5、2010年8月8日对北京泰科诺科技有限公司施戈的谈话笔录,证明2007年底被告人郭书周向施戈讨教真空脱羟炉的技术,施戈进行了帮助并画了炉体的草图,并告诉炉体直径、高度的具体数据等。

6、2010年9月6日对安徽天丽光源石英仪器有限公司郑如新的谈话记录及照片,证明2007年9月被告人郭书周为研制真空脱羟炉找郑如新探讨制作技术,郭书周在郑如新处参观了上海辰荣电炉厂的炉子并探讨改进技术。辩护人出示了郭书周的研发笔记本和电脑,郑如新确认是郭书周写的内容和拍的真空脱羟炉照片。

7、2008年1月23日被告人郭书周与上海晨华电炉厂的姚政波的电子邮件,证明被告人郭书周从合法途径取得真空脱羟炉的技术参数和资料、价格构成。

8、2006年11月被告人郭书周与上海辰荣电炉有限公司的来往电子邮件,证明被告人郭书周从合法途径取得真空脱羟炉的技术、资料和价格。

9、2011年1月24日对王继名(北京钨铜材料厂销售二部部长)谈话记录,证明2008年3-4月间,被告人郭书周多次去王继名处学习讨教真空炉技术和材料问题。 

10、2011年1月25日陈小明(北京西奥德数控设备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07年或2008年郭书周通过网络联系到陈小明,讨教变压器的有关参数和尺寸。

11、2011年1月26日黄河激(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等离子体与燃烧中心副研究员)的证言,证明2007年郭书周通过网络找到黄河激讨教等离子火头的制作。

12、2010年8月8日调取证据笔录及部分证据,证明辩护人于2010年8月8日赴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在被告人郭书周办公室、公司库房等处共调取证据23份,包括图纸、等离子火头实物、集成阀实物、阀门底座实物、研发记录本、网上查询资料等。

13、国内真空钼丝炉生产厂家资料,证明仅国内就有14家企业在生产真空脱羟炉,米开罗那公司并非唯一的氙气灯设备生产厂家。

14、特种灯生产线的生产厂家资料,证明仅国内就有14家企业在生产特种灯生产线。米开罗那公司的生产线销售价格一路下滑的真正原因是市场有序竞争所致,绝非被告人杜开宁窃取图纸的结果。

15、《等离子弧焰发生器使用说明书》,证明2006年被告人郭书周拜访成都菲斯特科技有限公司时取得该说明书,等离子火头的技术和产品在2006年已在国内公知,郭书周于2006年开始研究。

16、《真空热处理工艺与设备设计》,证明真空热处理炉和真空热处理工艺装备的关键技术早在1998年10月已在网上公布,郭书周可从中了解关键技术。

17、“流体机械论坛”网上2007年4月17日的信息,证明从2007年4月8日起,真空热处理技术培训班已连续举办,真空热处理技术已成为公知技术。 

18、《设备采购合同》及授权书,证明被告人郭书周于2005年1月曾销售过手套箱,其可通过测绘了解手套箱的全部结构和用材,因此无需从米开罗那公司取得手套箱的任何技术。

19、被告人郭书周的笔记、特种灯生产线图纸,证明郭书周善于研究新技术,以及解决真空脱羟炉、排气台安放位置难题的过程,并研究解决了灯线设备节能难题。

20、购销合同,证明2006年8月19日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向株洲市德光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供应4工位手套箱。2007年3月14日又向株洲市伊玛泰克德光光源设备有限责任公司销售四工位手套箱。

21、销售合同,证明2007年9月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与安徽天长市天丽光源石英仪器有限公司签订手套箱技改合同,进行手套箱技术改革。

22、施戈绘制的真空炉外壳图纸,注明施戈让被告人郭书周根据实际需要确定的细节问题自行修改。

23、陈孟春工资表,证明陈孟春到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时间段,其没有接触除其负责的项目外的任何图纸,其电脑上不应出现灯线设备图纸。

24、2010年12月22日潘国平谈话笔录,证明潘国平曾是海宁映宇公司和欧斯特电光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伊特克斯公司曾在2008年3月与海宁映宇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向其提供氙气灯生产线设备,该设备的技术含量和效率比米开罗那公司要高。

25、2010年12月23日朱宏杰谈话笔录,证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供应给海宁映宇公司的汽车灯生产线在2009年5月被米开罗那公司的工程师拆开过。

26、2010年12月23日朱孙华谈话笔录,证明2009年5、6月间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供应给海宁映宇公司的特种灯生产线被上海来的人拆开过。

针对被告单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定性提出的意见,本院综合查明的事实及认定的证据,对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分别评判如下:

一、关于公安机关搜查、取证过程的合法性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就公安机关取证过程的合法性提出以下意见:1、公安机关确实扣押了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3台电脑主机,但扣押时侦查人员没有出示搜查证。2、搜查笔录上没有侦查人员的签名,也没有见证人的签名。3、搜查时公安机关带着被害单位的员工。4、扣押清单中没有列明电脑硬盘中的名称、内容、规格等,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5、公安机关用于鉴定的3个硬盘并非被扣押的硬盘,且被扣押的3台主机中有6个硬盘,而非只有3个。因此,侦查人员的搜查、扣押过程不合法,违反了程序。本院认为,2008年7月4日南汇公安分局的侦查人员至被告单位搜查时,向被告人郭书周出示了搜查证,并由郭书周在搜查证上签名。搜查笔录上有两名侦查人员及被告人郭书周的签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零八条规定,进行搜查时,应当由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在场。第二百零九条规定,搜查的情况应当制作《搜查笔录》,由侦查人员、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上述规定并没有规定搜查笔录必须要有被搜查人和其他见证人共同签名。由于搜查时被告人郭书周作为公司的负责人本人在场,并在搜查笔录上签名,故没有其他见证人签名并不违反上述规定。涉案图纸储存在电脑中,当时被告人郭书周并不配合侦查人员的执法行为,三台电脑中具体包括哪些与本案有关的文件尚不明确,必须经检查后才能确定,因此侦查人员根据当时的情况直接扣押了伊特克斯公司的三台电脑主机后,再送相关机构检查提取与本案有关的文件,该过程并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法律并未禁止侦查人员在取证时根据需要要求被害人到场,故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的辩护人认为米开罗那公司的员工出现在取证现场,因而取证过程不合法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根据南汇公安分局、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的侦查人员以及上海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出具的工作情况说明,侦查人员于2008年7月4日将3台电脑主机扣押后,当晚在将被告人杜开宁押解回沪时,随同携带上述电脑主机回沪。7月5日侦查人员将电脑主机委托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队(现更名为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进行检查,提取相关的电子证据,并刻录于光盘内保存,制作了初步的检查意见书,并于7月11日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已更名为上海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复核。7月11日至7月15日该处对上述检查意见书和制作的光盘进行了复核,并于7月15日出具了编号为“2008-174”的检查意见书。因此被扣押的电脑在送鉴前未脱离过侦查人员,刻录的光盘中显示的文件夹修改时间在7月5日至15日的检查时间内。被告单位、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认为用于鉴定的三个硬盘并非被扣押的三台电脑主机中的硬盘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本院认为,侦查人员的搜查、取证过程合法,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的相关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二、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关技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

1、关于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的资质

被告单位、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委托的鉴定机构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鉴定人员吴初瑜没有鉴定人资质;鉴定人员俞圣梅、陈学忠的鉴定资质登记在北京国科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该中心与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是不同的两家单位。故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出具的鉴定书违反了司法部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规定,不能成为有效的控罪证据。本院认为,根据《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管理规定》第八条的规定,经批准列入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人名册的鉴定人,在《人民法院报》予以公告。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是经最高人民法院审核批准并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告的司法鉴定机构,列于《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人名册》中,鉴定类别为知识产权,故该中心具有知识产权司法鉴定资质。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二条规定,国家对从事“法医类、物证类、声像资料鉴定以及根据诉讼需要由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确定的其他应当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的鉴定事项”的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制度。《司法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司法部令第95号)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的司法鉴定机构是指从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二条规定的司法鉴定业务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司法部令第96号)第二条规定:“司法鉴定人从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二条规定的司法鉴定业务,适用本办法。”因此对于知识产权案件中涉及技术鉴定的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并未明确规定适用上述相关规定。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取得了最高人民法院审核批准的司法鉴定资质,其聘请的鉴定人员都是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高级工程师或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具有鉴定的能力。故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接受公安机关委托进行技术鉴定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其出具的鉴定结论书合法、有效。

2、关于技术的公知性问题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从被告人杜开宁及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了米开罗那公司的等离子火头、手套箱、脱羟炉图纸,并组织生产与米开罗那公司关键技术相同的侵权产品,故本院仅针对上述部件进行阐述。因在国科知鉴字第0901号鉴定报告书中未对手套箱的技术信息的相同性进行鉴定,故不能认定伊特克斯公司的手套箱使用了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信息。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出具的国科知鉴字[2008]40号鉴定书证明,扣押的被告人杜开宁的纸质图纸、U盘、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三个电脑硬盘中,包含有与米开罗那公司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设备图纸,上述图纸中所包含的米开罗那公司的设备图纸所记载的脱羟炉、等离子火头、手套箱等零部件的设计尺寸、公差配合、表面粗糙度、装配关系、材质以及具体技术要求的确切组合属于非公知技术信息。

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认为,上述技术信息不属于非公知信息,为此其提供了国威鉴定中心的两份鉴定意见书。同时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有关信息不为其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不为公众所知悉”。该条第二款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有关信息不构成不为公众所知悉:(一)该信息为其所属技术或者经济领域的人的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二)该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进入市场后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三)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四)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五)该信息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六)该信息无需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容易获得。根据上述规定,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信息或是国家标准,或是常规尺寸,或是通过测量、观察产品等即可获得,故不属于非公知信息。

本院认为,商业秘密中涉及的技术信息是指能在生产中应用的技术资料和数据,包括技术诀窍、设计图纸、关键数据、产品配方、制作方法、工艺流程等信息。首先,涉案的汽车氙气灯生产线是一种价格昂贵的大型设备,一般由客户定购,并根据客户提出的要求进行生产,而后交付客户,故涉案设备并非是在市场上可以随意购买的产品。其次,涉案设备的信息并非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米开罗那公司的氙气灯生产设备具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由该公司技术团队经过多年的研发而成,其对于设备的图纸等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并未公开其技术信息,因此相关技术信息的获得必须接触该公司的产品。但基于前述原因,他人接触涉案产品的渠道或是自己购买,或在其他购买方处接触。但不管通过何种渠道,如果要获得设备尺寸等技术信息必须拆卸该设备。该设备中含有大量数据,要掌握精确的数据,必须经过反复的测量、试验。因此,如果相关人员要获取涉案设备的尺寸等技术信息必须付出巨款购买设备,或拆卸他人购买的设备,而一般情况下,他人允许第三方拆卸其花巨款购买的大型设备的可能性很小。即使取得了设备,要取得精确的数据也必须反复试验、测量才能取得。因此涉案设备的相关技术信息并不是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的信息。第三,被告人郭书周认为其产品技术信息并非来源于米开罗那公司,说明被告人郭书周并未采取反向工程获取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关技术信息。第四,国威鉴定中心的鉴定书认为争议的部分尺寸是便于测量的尺寸,一旦产品售出对公众而言就是公知的。本院认为,如前所述,涉案设备并非能在市场上随意购买,因此相关信息并不能轻易获得。如果要测量尺寸,必须获取设备并拆卸开来,虽然设备的尺寸可以测量,但需经过反复测量、试验才能获得其精确的数据,并非通过直接观察产品就能容易取得的。因此产品的售出并不代表相关技术信息就成为公知。第五,国威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表明等离子火头中有11个尺寸为国家标准,米开罗那公司确认其中有一个数据是国家标准,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认为其选择的国家标准出自《液压气动用O形橡胶密封圈 沟槽尺寸》(GB/T3452.3-2005)及《液压气动用O形橡胶密封圈第1部分:尺寸系列及公差》(GB/T3452.1-2005),但其并未能在上述国家标准中全部指出相关数据。且即使有11个尺寸为国标数据,在国标中有很多不同的尺寸可以选择,而要将各种不同的国标数据组合在一起,不同的设计人员选择并组合在一起的尺寸完全相同的可能性虽不能完全排除,但不是必然的。且现在被告单位与被害单位生产的产品不仅所谓的国标数据相同,其他非国标数据也相同或实质相同。这种独立选择、设计产生的相同的可能性更低。因此即便存在国标数据,这些数据经过选择和组合后即形成一个整体并成为权利人特有的技术信息。同时,被告人郭书周在侦查人员讯问时供述被告人杜开宁向其提供了等离子火头的图纸,其曾使用该图纸做过实验,生产过几个等离子火头,证明被告人郭书周接触过米开罗那公司的等离子火头图纸,而图纸上详细标明了尺寸等信息,故在被告人郭书周接触过米开罗那公司等离子火头图纸且产品主要数据相同而被告人又无法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可以确定被告人郭书周通过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获取了等离子火头的技术信息。第六,国威鉴定中心还认为米开罗那公司真空脱羟炉的尺寸不但是公知的,也是所属技术领域常用的,但鉴定意见书所附鉴定材料中并未体现相应的依据,被告单位、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也无直接的证据证明其产品技术信息的来源,也未证明其他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的尺寸与其相同。鉴定结果表明米开罗那公司与伊特克斯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的主要尺寸完全相同或实质相同,即使是常用尺寸,两家不同的单位各自生产的产品主要尺寸完全相同几乎是不可能的。故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的相关技术信息是非公知信息。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认为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关技术信息是公知信息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3、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对技术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

米开罗那公司通过与员工约定保密义务,制定保密制度及图纸管理规定等,明确了负有保密义务的对象及保密的内容,规定了图纸发放、回收、销毁等的程序,以对该公司图纸及记载的技术信息予以保密。被告人杜开宁与米开罗那公司签订的备忘录中约定不得泄露公司机密,不得将公司的机密出让或泄露给任何第三方。其在米开罗那公司任设备厂经理,负责设备的生产、调度及管理工作,知道公司的设备图纸都是保密的,也确认其对于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应当承担保密义务。因此米开罗那公司对涉案设备的相关技术采取了保密措施,被告人杜开宁作为公司的设备厂经理对于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秘密负有保密义务。

综上,本院认为,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等是制造汽车金卤灯的重要生产设备,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的主要尺寸是非公知的技术信息,能够为米开罗那公司带来经济利益。米开罗那公司通过与员工约定保密义务,及对员工领取图纸、返还图纸等方面管理等,对技术信息采取了一定的保密措施。故属于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的辩护人提供的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不足以推翻公诉机关提供的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的鉴定结论,本院不予采信。

三、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是否使用了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

本院认为,科技部知产事务中心比对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的产品后作出的鉴定结论表明,两者真空脱羟炉、等离子火头的主要尺寸相同或实质相同,而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对此并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被告人郭书周在庭审中大量陈述了其个人学习研究和向他人请教氙气灯生产线技术的过程,其辩护人也提供了10多份证人证言以证明郭书周曾经向他们请教,但付出努力学习和研究并不代表被告人郭书周必然会取得生产线的成功开发。伊特克斯公司及郭书周称在网上及教科书上有大量的公开资料,其通过这些公开资料获取了相关技术信息,但其提供的教科书、论文等材料中只有相关的原理,原理属于公知信息,任何人均可以使用,而要将原理应用于产品的研发、生产则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和反复试验等,不同的人研发则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而这些公开的资料中并无产品尺寸等具体信息。因此被告人郭书周不能证明其从这些公开的资料中获取了与米开罗那公司相同的技术信息。被告人郭书周称其参考过布劳恩公司等公司的产品,但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产品尺寸与布劳恩公司或者其他公司相同,相反却与米开罗那公司的产品尺寸相同。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的辩护人提供的两份鉴定书采用的是被告单位提供的图纸,该图纸的形成时间不明,也没有证明该图纸与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生产的产品相同,而要证明被告单位的产品与米开罗那公司不同,应当用伊特克斯公司销售的产品进行比对。被告人杜开宁在2007年8月离开米开罗那公司后与被告人郭书周进行了联系并接触,而在2008年3月伊特克斯公司才开始签订销售氙气灯生产线的合同,直至同年8月交货,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在庭审中确认这是该公司销售的第一套完整的生产线。因此可以证明被告人郭书周在接触杜开宁之前从未生产销售过涉案的氙气灯生产线。在被告单位的技术人员电脑里均发现了大量与米开罗那公司相同的图纸,部分图纸上还有米开罗那公司的标记,被告人郭书周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多次供述杜开宁向其提供了等离子火头的图纸,并形成电子版保存在技术员的电脑中。对于真空脱羟炉的图纸被告人郭书周则多次供述是曾经在米开罗那公司工作过的谢子燕提供的,但谢子燕予以了否认。从被告人郭书周的供述中可以确认其知道伊特克斯公司技术员的电脑中有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虽然郭书周在庭审中极力否认,但伊特克斯公司销售的生产线中的等离子火头及真空脱羟炉的主要尺寸与米开罗那公司的相同,且对于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则无相反的证据推翻。因此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及被告人郭书周对于涉案技术信息的合法来源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本院确定伊特克斯公司使用了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秘密。

四、关于给被害单位造成的经济损失问题

公诉机关指控,权利人米开罗那公司因商业秘密被侵犯,所受到的损失以查实的被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乘以被侵权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估算约人民币1,155万元。

被告单位和被告人郭书周及其辩护人认为,审计依据的会计账册是米开罗那公司自己提供的,相关数据没有事实依据。米开罗那公司的产品价格不符合市场规律,如果伊特克斯公司没有销售这7套设备也不必然一定由米开罗那公司销售,客户购买伊特克斯公司的产品是市场规律使然。

本院认为,侵犯商业秘密所造成的权利人的损失表现之一即为产品销售市场的被侵占,从而造成权利人获利的减少。由于涉案生产线配置的不同,其价格有较大的差异,因此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依据米开罗那公司在被侵权前销售的与侵权产品基本相同配置的4套设备的销售资料,计算出这些设备的净利润率平均为51.99%,单套设备净利润平均为165万元。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共销售了7套侵权产品,基于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具有足以应对市场上所出现的侵权产品7套的同期生产能力,确定米开罗那公司的损失计算为1,155万元。伊特克斯公司无偿使用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对于米开罗那公司本身就是一种损失。一项技术的研发需要大量的研发成本,而伊特克斯公司无偿使用他人的技术秘密势必使其研发成本降低,侵权产品的价格也必然随之降低,继而这种价格上的优势也给侵权方带来了产品销售上的优势。据生产同类产品的布劳恩公司的证明,该公司的氙气灯生产线设备价格从30万欧元至上百万欧元不等,因此米开罗那公司人民币三、四百万元的产品单价并未违背市场规律。伊特克斯公司以低价销售侵权产品,抢占了米开罗那公司的市场份额。故公诉机关以伊特克斯公司的侵权产品的销售数量乘以米开罗那公司被侵权前的产品利润计算权利人的经济损失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害单位米开罗那公司经多年研发成功的氙气灯生产线设备中含有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能够给该公司带来经济利益,米开罗那公司对该技术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符合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被告人杜开宁是米开罗那公司的设备厂经理,能够接触到米开罗那公司的技术秘密,其违反保密义务,以不正当的手段取得米开罗那公司的等离子火头图纸,并披露给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用于生产氙气灯生产线,侵犯了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给米开罗那公司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被告人郭书周明知被告人杜开宁曾经在米开罗那公司工作,也应当知道杜开宁提供的等离子火头的图纸是非法取得的,仍然将米开罗那公司的图纸用于伊特克斯公司的设备生产,故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及被告人郭书周具有使用他人技术秘密的故意,与被告人杜开宁共同侵犯了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同时被告单位及被告人郭书周亦无证据证明其通过自己研发或其他合法的途径获得真空脱羟炉的相关技术信息,亦侵犯了米开罗那公司的该部分技术秘密。被告人郭书周是伊特克斯公司的实际经营者,所获非法利益归属伊特克斯公司,故被告单位伊特克斯公司构成单位犯罪,应当判处罚金。被告人郭书周作为伊特克斯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其个人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虽然被告人杜开宁于2008年7月3日因被公安机关关押而离开伊特克斯公司,其在伊特克斯公司仅工作了两个月,且仅提供了等离子火头的图纸,但由于是杜开宁主动与被告人郭书周联系并提供图纸,杜开宁的行为对米开罗那公司的商业秘密被侵犯并造成重大的损失起到了重要作用,其应当对伊特克斯公司销售7套生产线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故其辩护人提出对被告人杜开宁适用缓刑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杜开宁到案后交代态度较好,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据此,为严肃国家法制,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不受侵犯,根据被告单位和被告人的行为性质、危害后果、认罪态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二百二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单位伊特克斯惰性气体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郭书周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11月19日起至2014年5月18日止。)

三、被告人杜开宁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四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5日起至2014年12月7日止。)

四、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倪红霞   

代理审判员      冯 祥   

人民陪审员      余继钟   

二〇一一年七月五日              

书 记 员      叶菊芬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一十九条 有下列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

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的,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本条所称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本条所称权利人,是指商业秘密的所有人和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的商业秘密使用人。

第二百二十条 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第六十七条 ……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 ……

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四条 对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犯罪的违法所得、非法经营数额、给权利人造成的损失、社会危害性等情节,依法判处罚金。罚金数额一般在违法所得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或者按照非法经营数额的50%以上一倍以下确定。

第六条 单位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本解释规定的相应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定罪处罚。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