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裁判文书> 民事 > 正文   
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与湖北日报社、襄樊日报社、程天友侵犯名誉权纠纷案(两审)
添加时间:2013-3-27 19:11:11     浏览次数:1064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1998)武民初字第342号

原告张勇,女,1975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宜城市人,个体户,住宜城龙头二中宿舍。

原告曾清炎,男,1959年9月4日出生,汉族,台湾省新竹县人,务农经商,住台湾省新竹县北市大义里。

原告张桂荣(张勇之母),1950年10月6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宜城市人,宜城市龙头二中职员,住宜城龙头二中宿舍。

原告姚学联(张勇之父),1946年4月1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宜城市人。

以上4原告之委托代理人谷辽海、姚启明,均系辽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湖北日报社,住所地:武汉市武昌区黄鹂路65号。

法定代表人卢吉安,社长。

委托代理人汪洋,该社干部,住该社宿舍。

委托代理人黄森榕,女,该社干部,住该社宿舍。

被告襄樊日报社,住所地: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区新街5号。

法定代表人李怀福,社长。

委托代理人尚正友,男,该社干部,住襄樊市襄阳区新街5号。

委托代理人王建国,襄樊市第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程天友,男,1957年5月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宜城市人,宜城市对台事务办公室干部,住该办宿舍。

委托代理人陈辉照,宜城市第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与被告湖北日报社、襄樊日报社、程天友侵犯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桂荣、姚学联及张勇、曾清炎之委托代理人谷辽海和被告湖北日报社之委托代理人汪洋、黄森榕,被告襄樊日报社之委托代理人尚正友、王建国,被告程天友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辉照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诉称,被告程天友(笔名程帆)利用职务之便,盗用工作中获悉的原告张勇、曾清炎的隐私,以自己的主观臆断和世俗偏见,肆意添油加醋,虚构情节,使用笔名“程帆”在原告生活所在省市内的两级报纸上发表文章,含沙射影,污蔑诽谤,肆意制造耸人听闻的消息,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误导了读者,被告湖北日报社和襄樊日报社发表新闻未认真核实稿件,造成报道失实,在广大读者范围内给原告造成恶劣影响,要求3被告以适当方式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等8万余元。

被告程天友辩称,自己在两报上发表的文章并非新闻,属纯文学作品,文章中的事情与现实中原告张勇与曾清炎的情况有本质不同,人不同,事也不同,并非真人真事,系采用“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人”的手法创作的警示小说,张勇等原告系牵强附会,“对号入座”。两篇文章并未侵犯原告的名誉权,要求法院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

被告湖北日报社辩称,原告方没有证据证明其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

被告襄樊日报社辩称,刊载在襄樊晚报周末休闲版面上的“他只想玩玩”一文,文章内容与原告实情并不完全相符,其本意是对事不对人,文中特别注明姓名属虚构。文章批评的现象客观存在,且这种社会现象违反社会公德、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被告有权履行自己的职责,对此种现象予以善意而委婉的批评,不同意承担名誉侵权责任。

经审理查明,原告张勇家住湖北省宜城市,1993年9月至1996年7月就读于武汉大学。在校学习期间,在外任家庭教师时,偶遇台湾新竹县回乡探亲的原告曾清炎,以后通过接触了解,双方欲建立“恋爱”关系,期间,张勇之父母即原告张桂荣、姚学联找到宜城市台湾事务办公室,向当时任主任的程天友谈及女儿张勇与曾清炎“恋爱”一事后,托程天友查证曾的身份及家庭情况,由此被告程天友得知张勇与曾清炎的有关情况。现在张勇与曾清炎保持正常关系。1998年6月6日,程天友以笔名“程帆”之名在被告湖北日报社的《湖北日报》第5版双休特刊“警钟长鸣”专栏发表《校园惊梦》一文,文中描述一女性唐琼在武汉某高校学习期间,在外任家庭教师时,在主人家结识一曾姓男子,遂产生好感,并受骗上当一事;同年6月19日,程天友又以笔名“程帆”在襄樊日报社所属的《襄樊晚报》第5版周末休闲版载文《他只是想玩玩》,文中描述武汉某大学学生唐琼结识的台湾“男友”曾某某是个感情骗子,为此唐琼失去毕业分配和择业的资格……最终唐琼悄悄离开了父母,离开了自己的故乡……文尾并注明,考虑到隐私问题,主人公姓名系虚构。原告见报后,于1998年9月1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协议。

以上事实,有经双方质证认可的两报报载原文及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被告程天友于1998年6月6日和6月19日以笔名“程帆”分别在《湖北日报》第5版双休特刊“警钟长鸣”专栏发表的《校园惊梦》和《襄樊晚报》第5版周末专栏发表的《他只想玩玩》两篇文章并非新闻报道,文章未直接报道原告,也与原告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原告方称该两篇文章对其污蔑诽谤、肆意制造耸人听闻的消息,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3被告已构成对其名誉权的侵犯的证据不足,故原告方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5条、第101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的诉讼请求。

诉讼费3510元由原告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共同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9年2月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1999)鄂民终字第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勇(又名张小英),女,1975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个体户。住湖北省宜城市龙头二中宿舍。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清炎,男,1959年9月4日出生,汉族,台湾省人,务农经商,住台湾省新竹县北市大义里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桂荣,1950年10月6日出生,汉族,住宜城龙头二中宿舍(系张勇之母)。

上诉人(原审原告)姚学联,男,工人,1946年4月15日出生,汉族,住宜城龙头二中宿舍(系张勇之父)。

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谷辽海、姚启明,辽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日报社,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黄鹂路65号。

法定代表人卢吉安,社长。

委托代理人汪洋,该社干部,住该社宿舍。

委托代理人黄森榕,女,该社干部,住该社宿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襄樊日报社,住所地: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区新街5号。

法定代表人李怀福,该社社长。

委托代理人释贵明,男,该社干部,住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城区X街X号。

委托代理人刘志国,男,该社干部,住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城区X路X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程天友,男,1957年5月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宜城市对台事务办公室干部,住该单位宿舍。

委托代理人陈辉照,宜城市第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因侵害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武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勇、张桂荣及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谷辽海、姚启明,被上诉人湖北日报社的委托代理人汪洋、黄森榕,被上诉人襄樊日报社的委托代理人释贵明、刘志国,被上诉人程天友及委托代理人陈照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张勇(以下简称张勇)于1993年9月至1996年7月以委培方式在武汉大学计算机电子工程专业学习,期间兼做家庭教师。在做家教时,在学生家偶遇台湾省新竹县的上诉人曾清炎(以下简称曾清炎)。以后通过接触和了解,双方建立了恋爱关系,随后张勇两次将曾清炎带回宜城家中。曾清炎在第一次去宜城期间送给张勇父母人民币(下同)1万元及部分礼品。张勇于1996年7月在武汉大学毕业。张勇的父母即上诉人张桂荣、姚学联(以下简称张桂荣、姚学联)为对女儿的婚姻之事慎重起见,于同年7月与时任湖北省宜城市的妇联主任杨正秀了解有关情况,杨正秀委托任该市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的被上诉人程天友(以下简称程天友)查证曾清炎的身份及家庭情况,并要求予以保密。程天友提出现有一宜城籍台胞何荣华先生回乡探亲,并介绍双方见面,张桂荣等委托何先生回台湾后了解曾清炎的有关情况。何先生返回台湾后,于1997年8月亲赴曾清炎家中及当地有关部门查证:曾清炎时年36岁,未婚,初中学历,农户家庭;其表示近期生意不景气,工作尚未固定,结婚之事没准备,暂不去大陆。1997年下半年,张勇曾打算在湖北省襄樊市开出售电脑的门面;目前,张勇、曾清炎仍保持着正常的朋友关系。上述事实有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庭审陈述,湖北省宜城市龙头二中王爱民、湖北省宜城市妇联杨正秀证言在卷佐证。

1998年6月6日,被上诉人程天友以笔名“程帆”之名在被上诉人湖北日报社(以下简称湖北日报社)出版的《湖北日报》第5版双休特刊“警钟长鸣”专栏发表《校园惊梦》一文,文中描述:一女性唐琼在武汉某高校学习期间,在校外任家庭教师时,在主人家结识一台湾省新竹县未婚曾姓男子,遂产生好感,通过接触了解,二人建立恋爱关系;唐琼将曾领回宜城家中,临走时曾还赠送唐琼父母1万元,并出示了自己的台湾身份证;唐琼父母携女来到市台办,恳请帮助了解曾在台湾的情况;台办负责人托正在探亲的家住台湾桃园县的何先生打听一下曾的情况;唐准备在襄樊市投资开办电脑门面等。文中还以虚构的方式描写,曾表示要给唐60万元人民币;台胞何先生打来电话,告之曾先生家庭情况,且曾先生言称他无意与唐琼结婚,只想哄骗玩玩而已;他自己比唐琼更需要钱;唐琼为巩固与曾先生的关系,在面临毕业时,放弃学业,违反校纪校规与曾先生出游,欲与其结婚;唐琼因中途辍学而失去了毕业分配的资格;唐琼大梦方醒,后悔莫及,羞愧无颜等等。

同年6月19日,程天友又以笔名“程帆”在被上诉人襄樊日报社(以下简称襄樊日报社)出版的《襄樊晚报》第5版周末休闲版载文《他只是想玩玩》一文,副标题是:“大学期间,她真心爱上那个白马王子;置学业于不顾,双双游山玩水;他走了,留下将带她赴台定居的承诺;纸包不住火,他只是感情骗子”。文中所表述的事实基本同《校园惊梦》,除此之外还有,市台办程主任弄清详情后,当即责怪唐家夫妇及其女儿行事草率;文章结尾处注明:“考虑到隐私问题,主人公姓名系虚构。”上述事实,有1998年6月6日《湖北日报》、1998年6月19日《襄樊晚报》等,以及当事人庭审陈述在卷佐证。

上述两篇文章刊出后,在湖北省宜城市当地造成了较大影响,张勇的同学、老师、邻居等纷纷给其写信,有人表示指责,有人表示愤怒。程天友在得知张勇等要向法院起诉的消息后,曾让杨正秀等人到张桂荣家中“私了”,被张桂荣等拒绝。以上事实有湖北省宜城市新街乡荩忱中学的李建华、湖北省宜城市梳水镇雅口学校辛道香、湖北省宜城市龙头乡铁湖村14组阮友兰、湖北省宜城市小河中学张大君的书信、湖北省宜城市龙头街道办事处第二初级中学党支部书记张森太、杨正秀、湖北省宜城市史志办李俊的证言等在佐证。4上诉人见报后,于1998年9月1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3被告以适当方式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8万元,因本案诉讼所支付的费用2万元。

一审法院为,被告程天友于1998年6月6日和6月19日以笔名“程帆”分别在《湖北日报》第5版双休特刊“警钟长鸣”专栏发表《校园惊梦》和《襄樊晚报》第5版周末休闲版发表《他只是想玩玩》两篇文章并非新闻报道,文章未直接报道原告,也与原告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原告方称该两篇文章对其诬蔑诽谤,肆意制造耸人听闻的消息,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3被告已构成对其名誉权的侵犯的证据不足,故原告方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的诉讼请求。原审宣判后,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查明和认定的事实不清,自相矛盾。原审查明的事实一方面系本案发生的事实的一部分,另一方面这一部分事实也是上诉人张勇与曾清炎所发生的事实的一部分,且都在这2篇文章中出现;原判认定事实严重违法。2篇文章中占80%的内容或披露上诉人的隐私或严重失实地对上诉人嘲笑、讽刺、挖苦,而原判认为被上诉人的2篇文章并非新闻报道,文章未直接报道上诉人,也与上诉人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是错误的认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3被上诉人承担侵害名誉权责任,由于侵权行为还在继续,赔偿四上诉人的精神损失费人民币20万元,为此诉讼所造成的其他损失费5万元,合计25万元。

湖北日报社辩称,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认为我报侵权,只是其对号入座的结果,且其中的几位亲朋好友的来信,把刊登日期都搞错了;我报发表有关文章是符合有关规定的;即使他们的名誉受到侵害,也只是他们的生活圈子及亲朋好友知道,与本报无关,且证据除了几封信以外,没有其他的例证说明他们的名誉受到侵害;对于地方党政官员投送的作品,本报无核实之义务;该文不是新闻作品,属于文艺作品,不要求以真人真事表现客观实际;作品本身与4上诉人有很大区别;本报发表该文是舆论监督的范畴,对事不对人,是一种公益性的,请求法院给予特殊保护。

襄樊日报社辩称,同意湖北日报社的意见;同时认为该作品是属于短篇小说。程天友辩称,其在两报上发表的文章不是新闻,自然也不是“故事通讯”;文章内容与张勇、曾清炎的实际情况相距甚远;一审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提供的部分证词因其所说报纸刊登的时间与实际刊登的时间不符,且用同种信纸,有作伪证之嫌。3被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二审期间,本院审查认为湖北日报社、襄樊日报社分别刊登的《校园惊梦》和《他只是想玩玩》2篇文章已构成侵害上诉人的名誉权,故告知其在规定时间内在其出版的报纸上刊载赔礼道歉声明,作出补救措施消除影响。襄樊日报社于1999年8月30日在其出版的《襄樊晚报》上刊载声明,内容为:“本报1998年6月19日第5版编发的文学作品《他只是想玩玩》,因把关不严,给宜城市的张勇及其亲属带来不利影响,特向张勇及其亲属表示歉意。”湖北日报社于1999年8月28日在其出版的《湖北日报》上刊载声明,内容为:“本报1998年6月6日双休特刊A版刊登的《校园惊梦》一文,据查与事实有出入,特此说明。”1999年9月3日襄樊日报社再次在其出版的《襄樊晚报》上刊载声明,内容为:“本报1998年6月19日第5版编发的文学作品《他只是想玩玩》,因把关不严,给曾清炎先生带来不利影响,特向他表示歉意。”上述事实有1999年8月30日和9月3日的《襄樊晚报》、1999年8月28日的《湖北日报》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系纪实文学作品侵害名誉权纠纷。公民有进行文学作品创作的自由,通过文学作品揭露和鞭挞社会丑恶现象,应受法律保护。但同时法律禁止任何人利用文学创作的形式以故意或过失的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利。

湖北日报社于1998年6月6日刊登于其出版的《湖北日报》第5版双休特刊“警钟长鸣”专栏上的《校园惊梦》,及同年6月19日刊登在襄樊日报社出版的《襄樊晚报》第5版周末休闲版的《他只是想玩玩》署名程帆的2篇纪实性文学作品,系程天友一人所撰写。虽是两篇文章,但基本内容相同;两篇文章虽未使用4上诉人真实姓名及详细地址,但文中所描述家住湖北省宜城市、在武汉某大学读书的主人公唐琼与家住台湾在汉经商曾先生的相识地点、往来过程、赠送钱物、托人打听、主人公籍贯等描述,与张勇及家人和曾清炎往来所经历的生活事实基本吻合;且能相互印证,其范围由大到小,由泛指到特指;作为撰稿人的程天友由于其特殊身份,知道上诉人张勇、曾清炎的相识的全部经历;周围群众也都知道该两篇文章所指,唐琼即为上诉人张勇,曾先生即为上诉人曾清炎。

程天友在《湖北日报》、《襄樊晚报》上发表的两篇文章,文中事实披露个人隐私,且曾清炎与张勇交往,是正常的恋爱关系,不违反社会道德,不是社会舆论所抨击的对象,又3被上诉人在文章发表前未征得4上诉人同意,其行为侵害了4上诉人的隐私权。

程天友在两报上发表的两篇文章,将特定的描写对象曾清炎及张勇,即曾先生与唐琼描写成用钱物为手段的“感情骗子”,置学业于不顾,游山玩水、只想成为台胞夫人、被骗后羞愧无颜的年轻女性,将张勇父母描写成为行事草率、贪图钱财的家长等社会丑恶现象的典型。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程天友不能证实其描写的这部分情节是真实的,由此说明,相关部分情节是虚构的,具有明显的侮辱和诽谤性质。

以程帆署名的两篇文章在《湖北日报》、《襄樊晚报》上发表以后,便有人表示谴责。在4上诉人准备起诉前,程天友曾托人要求“私了”,承认其给上诉人造成了伤害。程天友在两篇文章中虚构的属社会丑恶现象的情节,对4上诉人的人格、形象均造成了不良影响,侵害了4上诉人的名誉权。襄樊日报社在刊登上述文章时,在文尾用黑体字注明“考虑隐私问题,主人公姓名系虚构”,力图引导读者相信全部内容都是真实可信的。由于两报社在本院告知两篇文章已构成侵害名誉权,要求其在规定的时间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两报社采取补救措施,防止了上述两篇文章所造成的不良影响的继续扩散。

4上诉人所提责令3侵权人停止侵害,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的诉讼请求是合法合理的,本院予以支持。4上诉人要求3侵权人赔偿25万元,数额偏高,其偏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具体数额由法院酌情确定。

被上诉人程天友在本案诉讼中不顾事实,坚持认为其发表的《校园惊梦》、《他只是想玩玩》不构成对4上诉人的名誉侵权,是没有道理的,其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信。两报社以文学作品报社不承担核实义务,没有侵权后果,公益性文章不承担侵权责任等抗辩理由,没有法律根据,本院不予采信;其提出部分证人所说文章刊登时间、信纸等证据即使有问题,但不能据此否定全部证言的效力,且其认为部分证据属伪证,无其他证据证明。两报社在本院告知两篇文章已构成侵害名誉权后,要求其在规定的时间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两报社分别在其出版的报纸上刊登消除影响的声明,并停止了继续侵权的行为,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可不再承担责任。程天友以两篇文章是采用有关的素材写成的小说,但其提供的证据中,没有与4上诉人遭际相同的内容,其凭空编写,不可能有大量的内容与4上诉人相同;同时亦有证明其有与上诉人“私了”的意愿,故其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原审判决以两篇文章并非新闻报道,也未直接报道4上诉人,文章与4上诉人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及构成侵权的证据不足等,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和有关法律的规定不符,实体处理不当,应当改判。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第(3)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武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

二、程天友立即停止侵害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名誉权;

三、由程天友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分别在《湖北日报》、《襄樊晚报》上刊登声明,对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赔礼道歉,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本院审查同意;

四、由程天友赔偿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精神损失费1万元,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1.82万元,合计2.82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给付;

五、驳回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510元,由程天友负担3159元,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共同负担35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510元,由程天友负担3159元,张勇、曾清炎、张桂荣、姚学联共同负担351元。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冬   丽

代理审判员     伍   荣   敦

代理审判员     郭   振   华

1999年9月13日

书  记  员       陈    慧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