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法律实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按类型)> 总论> 法律实务 > 正文   
蒙恬公司诉梁辉、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被告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3-3-17 13:11:17     浏览次数:1230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本案被告梁辉、被告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委托,依法担任蒙恬公司诉梁辉、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用新型专利侵权一案的代理人,开庭前,我仔细查阅和研究了本案的全部案卷材料和有关法律法规,本代理人认为蒙恬公司诉梁辉和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侵害其实用新型专利权是一种恶意诉讼行为。下面我就本案谈九个方面的意见如下:

一、本案第一、二被告均不是适格被告。

法庭调查表明: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工商营业执照核准登记无效。《个体工商户名称登记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申请个体工商户名称预先核准,应当由申请人或申请人委托的代理人向经营场所所在地的登记机关提交以下材料:

(一)个体工商户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二)经营者的身份证明;(三)经营者委托代理人办理的,还应当提交委托书和代理人的身份证明。

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的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登记资料表明,梁辉既没有亲自去申请此项登记行为,也没有书面委托他人去进行登记,所以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工商营业执照核准登记违反程序是错误的,是应当撤销的,其登记行为自始至终无效!梁辉不应对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行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法庭调查清楚的表明: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2011年8月26日购买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的商家——是广州天河区石牌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石牌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糸个体工商户,为待业青年蒋晴所有经营。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于2011年9月15日巳经倒闭停办,门店巳转让他人。蒋晴在申办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工商营业执照时,因自己的身份证丢失而使用了本案第一被告梁辉的身份证登记。因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索取购买发票,发票巳用完的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请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代开了一张收据和一张发票,其收款、开票是蒋晴,同行业之间临时借用一张发票司空见惯。事实上梁辉没有参与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经营管理和收益。因此本案的适格被告应当是实际持有、管理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蒋晴,而不应是被借用了身份证的梁辉和梁辉所在的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二、本案第一、二被告没有专利侵权的主观过错,不构成专利侵权行为

专利侵权主观上的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所谓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是侵犯他人专利权的行为而实施该行为;所谓过失是指行为人因疏忽或过于自信而实施了侵犯他人专利权的行为。

      专利法明确规定未经专利权的许可,不得实施专利,并且对实施行为作了明确的界定,即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使用、许诺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行为。只有符合上述类型时,才能构成侵权行为,违法性是专利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之一。

《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的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从这条规定中可以看出,在经营者无过错的情况下,能证明产品的合法来源,即使销售了侵权产品也不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的行为是一种不明知、不应知的销售行为。蒋晴应原告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的主动购买要求,为原告在广州鑫祥盛电脑科技公司炒货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手写板的行为并不违法 。君好羲之笔免驱手写板来源于 广州鑫祥盛电脑科技公司经营的深圳千彩计算机公司生产的产品,不论这种产品是否为专利侵权产品,本案被告一、二均不需承担法律责任。

      三、原告认定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为专利侵权产品没有法律依据。

1、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2011年8月26日卖给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的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糸深圳市千彩计算机糸统有限公司自行研发生产的,该产品商标巳经国家商标局依法批准注册,按商标法规定的商标的禁止条件,申请注册商标的标记的产品不得侵犯他人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等在内的先权利或合法利益。本代理人认为既然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取得了国家商标局依法批准注册,该产品应当是合法产品而不是原告所诉的侵害蒙恬公司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否则国家商标局不可能依法批准该产品的注册商标!

    2、刚才法庭调查中,深圳市千彩计算机糸统有限公司出示的证据表明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糸深圳市千彩计算机糸统有限公司委托他人或自行研发生产的产品,不是侵权产品。

3、本案所涉的产品是否为专利侵权产品未经法定机构认定。《专利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 “专利侵权纠纷涉及实用新型专利或者外观设计专利的,人民法院或者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要求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出具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对相关实用新型或者外观设计进行检索、分析和评价后作出的专利权评价报告,作为审理、处理专利侵权纠纷的证据。”

    刚才法庭调查中原告没有举证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糸专利侵权产品的专利权评价报告或鉴定结论,相反本案第三被告却举出了充足的证据证明该产品是自行研发的不构成侵权的依据。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一种技术含量高的电子产品,本代理人认为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否糸专利侵权产品的鉴定结论应当由技术权威部门作出司法技术鉴定,不能由原告信口雌黄!

因此,本代理人郑重请求法庭责令原告当庭依法提供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侵权的专利权评价报告或司法技术鉴定结论,这是本案的关键证据!否则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四、本案第一被告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对原告所诉具体产品没有辨别能力。

退一步讲,即使如原告所诉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侵权产品,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也没有辨别能力。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卖出的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一种技术含量高的电子产品,该产品商标巳经国家商标局依法批准注册。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否构成侵权,不是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所能辨别的,恐怕大多数人都无法辨别,因有关专利侵权判定,必须将产品与对方权利要求书中的技术方案进行对比,判定,很复杂。况且深圳市千彩计算机糸统有限公司公开生产、广州鑫祥盛电脑科技公司公开经销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没有任何执法部门去制止和处理!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又怎能能辨别得了其侵权与否?!

说句心里话,如果明知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侵害原告蒙恬公司的实用新型专利权,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和其员工也不会将它炒来卖给被侵权的蒙恬公司,因为当时蒙恬公司的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购买时表明了身份而且等货等了一个多小时。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还按原告蒙恬公司的要求出具了发票。购买者就是蒙恬公司。明知是侵权产品而将它销售给被侵权公司天底下没有这样的蠢人!由此可见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和其员工没有侵权故意!

五、本案被告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仅仅销售了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即使有侵权行为其情节也特别轻微。原告索要巨额赔偿于法无据

《专利法》第六十五条 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专利损失不外乎侵权实际损失和所实际减少的收入。刚才法庭调查巳经很清楚,原告没有就其受到的实际损失举证,这只能说明原告的所谓六十万元损失子虚乌有!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2011年8月26日仅仅卖给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的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货源炒买于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而且这种买卖行为也是按原告方的主动购买要求进行的。所买卖的货物价值充其量为区区230元人民币,退一万步讲,即算两个君好羲之笔电脑手写笔是侵权产品,其无意的侵权行为和情节也特别轻微,对原告蒙恬公司何来10万元的巨额损失呢?!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是小本经营,仅仅炒买炒卖了两个君好羲之笔电脑手写笔,哪里有什么库存可供原告蒙恬公司销毁呢?!这不是明摆着的仗势欺人、血口喷人、敲诈勒索又是什么呢?!

六、原告所诉具体产品不一定是本案第一被告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所销售。

应当提请法庭注意的是,原告在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购买行为类似于行政机关违法的钓鱼执法!广州南方公证处(2011)南公证内字第44039号公证书不是现场公证,其所诉产品没有在店家当场封存。广州南方公证处(2011)南公证内字第44039号公证书属于外出办理保全证据公证,依照《公证程序规则》第二十八条、五十四条的规定应当由两名公证员进行,而该公证仅一人,所以广州南方公证处(2011)南公证内字第44039号公证书属于无效公证,该公证不产生法律效力。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2011年8月26日卖给原告委托代理人朱伟科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糸深圳市千彩计算机糸统有限公司自行研发生产的,该产品商标巳经国家商标局依法批准注册,是事实。但是今天在法庭上调查中原告举证的两个君好羲之笔电脑手写笔是否为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2011年8月26日卖给原告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的产品,当时没有销售人或见证人的印迹,是否为原告方事后调换嫁祸于人,被告方和代理人不得不表示怀疑,因为在在本案中原告及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本来就存在不道德的故意设套行为!

七、本案第一被告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所销售的两个君好羲之电脑手写笔来自于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刚才法庭调查巳经很清楚,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2011年8月26日卖给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的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货源来自于广州市天河区石牌西路38—40海正电脑城122档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千彩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也向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了上述产品。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其所供产品真假如何、侵权与否,以及本案确定损失数额应为多少,都需要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参与诉讼才能搞清。在本案受理后,本案第一、二被告认为为查明本案真相,确认本案涉及的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是否为侵权产品,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均申请法庭将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追加为本案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本案第三被告也提出了追加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为本案当事人的要求,很遗憾法庭没有同意,在此本代理人再次提出申请追加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参与诉讼的请求,请法庭充分考虑。

八、本案第一被告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销售行为与本案第二被告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无关。

广州市天河区石牌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是经广州市天河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批准成立的个体工商户,为待业青年蒋晴个人经营。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经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批准成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有限责任公司,梁辉是其中的大股东之一。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与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不存在隶属关系,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蒋晴的经营行为与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无关。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基于商户之间的帮助仅仅是代开了一张收据发票而已。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卖给原告的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的行为,即使有侵权行为也只能由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的所有人蒋晴自己承担责任,原告要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来为他人承担责任岂不冤枉!

九、原告方滥用诉权。

法庭调查表明,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本来没有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2011年8月26日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指名需要购买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经营者蒋晴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经到处打听,派员工才从广州市鑫祥盛电脑科技有限公司炒买来两个给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朱伟科。朱伟科为购买到这两个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在威龙电脑耗材经营部柜台前等了一个多小时。真是好心没好报!涉世未深、老实善良的农村女青年蒋晴哪里会知道因此而中了原告及原告代理人甚至包括两名公证人员精心设计的极不道德的圈套呢?!不仅祸及了自己,而且还连累了梁辉及梁辉所在的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原告的滥用诉权造成了具有二十多年经营历史的广东金威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商业声誉受损,销售下降,利润减少,并且不得巳而支付本案诉讼成本。本来原告方认为其专利产品被侵权,起诉对其实施了侵权行为的公司足矣,又何必伤害无辜的人和公司呢?!其滥用诉权的恶意诉讼行为应当受到谴责!本案第一、二被告也将保留反诉追究原告方法律责任的权力!

综上所述,本代理人认为,本案被告一、二均不是适格被告,认定君好羲之笔(免驱版)电脑手写笔为专利侵权产品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专利侵权的主观过错,不构成专利侵权行为;原告方滥用诉权。为保护被告一、二的合法权利,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代理人请求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真相,明镜高悬,充分采纳本代理人的意见,依法判决驳回原告方的全部诉讼请求。

代理人:张定青

2012-03-06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