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团队案例> 文书 > 正文   
孙海波与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二审)
添加时间:2013-2-26 17:04:15     浏览次数:1120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一中民终字第18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7号0320室。

法定代表人李大军,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范秀霞,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海波,男,1973年1月27日出生,汉族,无业,住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中南路230号5-5。

委托代理人王文,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志,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中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孙海波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2)海民初字第56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2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并于2013年1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范秀霞,被上诉人孙海波的委托代理人王文、郭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海波在一审中起诉称:2011年2月21日,孙海波与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科公司)签订了一份赛乐王夜场游乐机产品区域销售合同,约定孙海波取得自2011年2月21日至2012年2月20日辽宁省大连市地区区域内独家经营的权利。孙海波按约定向中科公司交纳80000元区域代理费。同年3月中旬,孙海波向中科公司进货12台,已交纳货款23760元,中科公司另赠产品3台。中科公司提供的赛乐王夜场游乐机产品与合同约定的产品型号不一致,并且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根本无法正常使用;该产品没有经过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不能在市场上销售,中科公司构成根本违约,其产品也没有相关标识,属于三无产品。孙海波多次与中科公司协商,中科公司始终未予答复。中科公司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合同法与产品质量法的相关规定,构成了对合同的根本违约。为维护合法权益,故孙海波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孙海波与中科公司签订的区域销售合同;2、中科公司返还孙海波80000元区域代理费;3、中科公司退货并返还货款23760元;4、中科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中科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一、中科公司提供的产品质量合格,孙海波所称的质量不合格不符事实,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孙海波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产品具有相关安全及质量合格证书,中科公司的产品也经过了国家强制认证,不存在违约行为;二、孙海波称产品是三无产品不符合事实,中科公司是经工商登记的合法企业,产品生产经营也符合法律规定,为了产品运输过程中的损坏,故产品用了两层包装,而在外包装、内包装上均有相关标识,还有产品使用说明书和保修卡等资料,产品也有条形码和标签;三、双方签订合同前,原告孙海波已经对产品有了了解,且在中科公司进行了实地考察,故孙海波的陈述不符合事实,根据合同约定如果产品质量问题,中科公乏可以保修包换,而中科公司从未收到孙海波的相关信息;四、孙海波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孙海波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签订合同合法有效,合同第十条对合同解除和法律责任进行了明确约定,合同签订后中科公司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不存在解除合同的事实及法律依据;关于返还代理费问题,也不符合合同及法律规定,根据合同约定,孙海波没有达到进货量,不应进行返还;关于返还退货及货款,也不符合合同及法律规定,向中科公司购买产品系孙海波自愿行为,双方购销行为合法有效,不符合返还货款的情况;关于商标问题,中科公司对于商标的使用行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中科公司于2010年11月19日向商标局提交了注册商标的申请,现在正在办理过程中,该使用行为并未违法也未侵犯他人利益。综上,中科公司请求驳回孙海波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2月21日,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甲方)与孙海波(乙方)签订《销售合同》,该合同约定:“……一、销售区域1、乙方的销售区域为: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除外)地区。二、销售产品1、乙方销售甲方的产品为‘赛乐王夜场游乐机’系列产品;2、销售赛乐王产品后期的游戏软件的升级销售;3、在销售区域内有‘赛乐王游乐机的内置终端广告发布经营权’。三、销售权限1、甲方授权乙方全面负责该地区的销售和销售商管理,甲方不得在乙方销售区域内另设其他销售商;¨….四、销售期限1、本合同的区域销售期限为壹年,从本合同签订之日其至2012年2月20日止,双方可根据本合同的约定提前一个月终止或续签;¨….五、销售条件与进货量1、乙方向甲方交纳区域销售买断费人民币捌万元,取得该区域的销售权,供货价格为人民币1980元每台(不含税);2、如果乙方在合同生效三个月内进货总量不达壹佰伍拾台,则甲方有权要求乙方提出书面的情况说明材料,甲方据情况有权取消乙方独家销售权;3、区域销售买断费的返还:乙方总进货量达伍佰台,甲方将返还乙方交纳的区域销售买断费,不达量不返还;返还方式:以货款或现金方式返还;六、价格政策1、甲方建议产品零售价格为4800元―5800元每台,乙方可根据当地市场行情自行调整。……”。

上述合同签订后,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向孙海波出具了授权书:“赛乐王’作为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的商标及商号,已在中国申请注册。兹授权孙海波先生,于辽宁市大连市地区区域内使用,享有‘赛乐王’许可的产品经营权和商标使用权。本授权生效期为:2011年2月20日,有效期一年”。孙海波依约向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支付区域销售买断费十万元,并以每台一千九百八十元的价格从该公司购进产品十二台,货款共计二万三千七百六十元。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另附赠孙海波产品三台。

双方均认可中科公司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有音视频信号的播放功能,自身有存储介质,正常工作时需连接220伏生活电源。

另查,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所称的“赛乐王”商标,现正在申请注册过程中,尚未成为注册商标。2011年9月7日,“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为“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双方合同中约定销售的产品为“赛乐王夜场游乐机系列产品”,未明确约定产品型号;但双方提交的产品实物照片中载明该产品的名称为“赛乐王游乐机”,MODEL(型号)为HD198;产品外包装上显示的产品名称为“赛乐王夜场游乐机”,型号为HTP1806TV;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的名称为“多媒体液晶投影机”,型号为HTP-1806TV。一审诉讼中,孙海波为证明中科公司向其提供的产品与合同约定的产品不一致,还向该院出示了产品检验报告和产品检验合格证书,该实验报告和合格证书中产品名称为“赛乐王游乐机”,型号为1806TV―6。中科公司称其公司产品只有1806TV一种型号,前述产品使用说明书、实验报告和合格证书对应的就是其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但其未就此向该院提供充分证据。

一审诉讼中,中科公司向该院出示了其与广州市花都区雅瑶轰天炮数码电子厂于2010年12月17日签订的0DM协议和编号为2005010903157888的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用于证明其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通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该0DM协议载明:因我厂(指广州市花都区雅瑶轰天炮数码电子厂,下同)与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生产多媒体投影机,兹同意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在CCC认证申请时引用我厂检测报告(检测报告号:C-004Z1008QM-6003)和CCC证书(证书编号:2008010903288263)的结果,并允许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作为CCC认证申请时的申请人和制造商,共同对产品负责。此次申请的产品与原获证产品的型号规格对照表如下:原获证型号:1806TV-9,此次申请的型号:1806TV-6。我厂声明为北京中科睿视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的各项条件(包括产品设计、关键原材料/元器件的供应商及型号规格、质量管理体系、生产过程控制、工艺流程、检验试验等)与我厂的获证条件完全一致。产品设计属于我厂,并由我厂对质量责任负责。本授权书在中国签订,双方签字日期起生效五年。编号为2005010903157888的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载明产品名称为多媒体投影机,型号为1806TV、1805TV。孙海波称上述0DM协议中广州市花都区雅瑶轰天炮数码电子厂加盖的公章为复印件,对该证据不认可;中科公司未能出示该协议原件。

一审诉讼中,中科公司为证明其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经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还向本院提交了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该证书中载明的产品名称为“多媒体投影机”,型号为1806TV-6。该院以双方提交的产品实物照片及该证书向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查询,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向本院回函称“实物的两张图片与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中所列的产品型号以及该证书对应的实验报告中留存的铭牌不一致”。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本案中,孙海波与中科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均应严格履行。但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9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要求解除合同,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结合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一是中科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二是如中科公司违约,其应承担的违约责任。

关于第一点,该院认为中科公司存在以下违约行为:

第一,中科公司向孙海波提供的产品名称及具体型号,

在该产品标签上、外包装上、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检验报告和产品检验合格证书中均存在较大差异,且与合同中约定亦不相符。中科公司称其公司只有一款产品,上述产品标签和外包装上、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检验报告和产品检验合格证书中所涉及的产品及型号即为其向孙海波提供的产品,且与合同约定一致。但其该主张与现有证据明显相悖,其亦未提交其他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故该院对其上述主张不予采信。中科公司的上述行为势必导致孙海波从中科公司购买的产品无法正常销售,不能实现孙海波与中科公司签订合同的目的,中科公司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构成根本违约。

第二,中科公司向该院出示的其与广州市花都区雅瑶轰天炮数码电子厂于2010年12月17日签订的0DM协议,因其未出具原件,孙海波对此亦不予认可,故该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况且该0DM协议和编号为2005010903157888的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中载明的产品名称均为“多媒体投影机”,与本案涉及的销售合同中约定的产品名称、产品自身标签上的名称、产品外包装上的名称均不一致,前述证书的编号与0DM协议中约定的证书编号亦不一致,无法达到证明本案所涉产品经过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的证明目的,故该院对中科公司以前述0DM协议和编号为2005010903157888的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证明本案所涉产品经过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的主张不予采信;

中科公司为证明其产品经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还向该院提交了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该证书中载明的产品名称为“多媒体投影机”,型号为1806TV―6,该产品名称及产品型号与本案涉及的销售合同中约定的产品名称、产品自身标签上的名称和型号、产品外包装上的名称和型号均不一致。该院以双方提交的产品实物照片及该证书向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查询,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向该院回函称“实物的两张图片与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中所列的产品型号以及该证书对应的实验报告中留存的铭牌不一致”。据此,该院认为,中科公司提交的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与中科公司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不相对应。

综合以上分析,现有证据无法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中科公司提供的产品通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在此情况下,该院认定本案所涉产品未经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双方均认可合同约定产品有音视频信号的播放功能,自身有存储介质,需连接220伏生活电源,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该产品应经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在中科公司未就该产品进行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的情况下,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该产品缺乏市场流通条件,双方就该产品签订的合同亦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中科公司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存在根本违约。

基于前述分析,中科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双方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构成根本违约。但孙海波基于上述违约行为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的诉讼请求,因双方的销售合同在该院判决前履行期限已经届满,销售合同到期自动终止履行,故对于孙海波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再予以裁判。

关于第二点,如前所述,中科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赔偿由此给孙海波造成的损失。结合本案情况,因中科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孙海波为履行合同交纳的区域销售买断费八万元及其依照合同购买产品的款项二万三千七百六十元属于因中科公司违约而对其造成的损失,其要求中科公司赔偿上述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在中科公司赔偿孙海波购买产品款项的损失后,孙海波亦应将中科公司交付的相应产品退还中科公司,孙海波对此表示认可,并表示如不能退还的,愿按照购买价格赔偿,该院对此亦不持异议。

对于双方当事人的其他诉辩主张,该院并非忽视或默认,该院认为依前述意见已能对本案作出判决,故在此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款、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中科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孙海波经济损失十万零三千七百六十元;二、孙海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中科公司产品自身标签载明的产品型号为HD198、产品名称为赛乐王游乐机的产品十五台,每台价值一千九百八十元;三、驳回孙海波其他诉讼请求。

中科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主要上诉理由是: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表现在:1、中科公司向孙海波提供的产品与合同约定相符。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产品为赛乐王游乐机系列,并未明确约定型号规格,合同签订后,中科公司依约交付了产品,产品名称为赛乐王游乐机,规格型号为180TV-6,且该产品已经通过了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的认证;2、中科公司提交的产品经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并获发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判决认定中科公司构成根本违约证据不足,中科公司已经实际向孙海波提供了合同约定的产品,并不存在违约;2、一审判决认定前后矛盾,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中科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以合同解除或无效、撤销为基础的,但一审判决并未判决合同解除、无效或撤销,属于适用法律与裁判结果自相矛盾,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3、一审判决超出了孙海波的诉讼请求范围。一审判决在原告并未主张赔偿损失的情况下,无视事实和法律,径行判决中科公司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孙海波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由孙海波承担。

孙海波服从一审法院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以上事实,还有双方当事人在本院审理期间的开庭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孙海波与中科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应属有效合同,双方均应严格履行。

本案主要涉及以下问题。

一、中科公司提供的产品是否符合合同约定,其行为是否构成根本违约。对此,本院认为,虽然双方在《销售合同》中约定产品为赛乐王游乐机系列,并未明确约定产品的型号规格,但经过本院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中科公司提交的产品实物照片中载明该产品的名称为“赛乐王游乐机”,产品型号MODEL为HD198,但产品外包装上显示的产品名称为“赛乐王夜场游乐机”,型号为HTP1806TV,而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的名称为“多媒体液晶投影机”,型号为HTP―1806TV。即中科公司提供的产品在标签上、外包装上、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检验报告和产品检验合格证书中均存在较大差异。虽然中科公司称其公司只有一款产品,上述产品标签和外包装上、产品所附说明书中、产品检验报告和产品检验合格证书中所涉及的产品及型号即为其向孙海波提供的产品,且与合同约定一致。但其该主张与现有证据明显相悖,其亦未提交其他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其上述主张不予采信。中科公司的上述行为势必导致孙海波从中科公司购买的产品无法正常销售,不能实现孙海波与中科公司签订合同的目的,中科公司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构成根本违约。

二、即使中科公司向孙海波交付了产品规格型号为180TV-6的赛乐王游乐机,但由于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向一审法院回函称“实物的两张图片与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中所列的产品型号以及该证书对应的实验报告中留存的铭牌不一致”。本院认为,中科公司提交的编号为2011010903463215的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证书与中科公司依照合同提供的产品不相对应,不能确定规格型号为180TV-6的赛乐王游乐机是否经过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现有证据无法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中科公司提供的产品通过了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在此情况下,本案所涉产品未经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该产品应经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在中科公司未就该产品进行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的情况下,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该产品缺乏市场流通条件,双方就该产品签订的合同亦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中科公司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存在根本违约。

三、中科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双方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其行为构成根本违约。但孙海波基于上述违约行为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的诉讼请求,因双方的销售合同在判决前履行期限已经届满,销售合同到期自动终止履行,故一审判决对于孙海波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的诉讼请求不再予以裁判并无不妥。由于中科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一审判决中科公司赔偿其由此给孙海波造成的损失并未超出孙海波的诉讼请求。

中科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千一百八十八元,由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一千一百八十八元,由中科锐视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宁勃

代理审判员周丽婷

代理审判员杨钊

二O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牛捷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