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合同 转让 许可> 裁判文书 > 正文   
龚守义与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2-21 8:38:07     浏览次数:1768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昌民初字第9602号

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

委托代理人闫立德,北京市智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芦村。

法定代表人李继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黄英龙,北京市高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诉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年公司)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的委托代理人闫立德,被告(反诉原告)万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继有、委托代理人黄英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诉称:我与被告万年公司于2009年7月16日签订了《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万年公司受让了我的专利以及与该专利相关的技术秘密。双方约定了“许可合同使用费为甲方销售额营业税后35%……技术秘密使用费为按甲方在北京市内实施使用厂家,按每个生产厂家实施使用费合计为5万元/年”等合同条款。合同签订后,我履行了合同义务。万年公司实施我的技术生产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较好,迄今其在北京市内实施该技术的厂家为4家,获销售额75万余元。但万年公司未向我支付任何许可合同使用费,经我多次催促其仍无理推脱。故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万年公司向我支付实施技术使用费人民币20万元。

被告(反诉原告)万年公司辩称:不同意龚守义的诉讼请求。龚守义未按照《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向我公司提供有关技术资料、专利文献以及合同附件中的技术资料,也没有为促进专利的有效实施而向我公司提供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我公司一直未能有效实施涉案专利,龚守义要求我公司支付专利实施许可费的主张不能成立。

被告(反诉原告)万年公司反诉称:《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签订后,龚守义未按照合同约定,向我方提交产品加工图纸、检验报告、工业性检测报告等相关技术资料、专利文献以及合同附件中所确定的技术资料,亦未向我方提供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致使我方一直未能真正实施专利,且无从得知龚守义的专利是否具有可实施性和市场价值。后我公司只能通过自费进行大量实验性、检测性工作,最终确定了与龚守义的专利完全不同的技术方案并得到有关部门的认证,花费超过30万元。但是,在我公司研发的技术方案通过认定并可投入实施后,龚守义依仗专利权人身份,再三阻挠我公司实施,导致我公司无法顺利开展业务工作。2011年初,我公司发现龚守义违反合同约定,擅自授权第三方在北京市范围内实施涉案专利,而且将我公司自费研发的技术方案据为己有并许可第三方有偿实施,其至少收取超过30万元的专利使用费,并废除了我公司自费制作的图集。龚守义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的约定,使我公司未能实施涉案专利,签订合同的预期收益根本无法实现,巨额投入亦付之东流,故龚守义应当赔偿给我公司造成的预期收入损失和实际投入损失。并且龚守义允许第三人在北京市范围内实施涉案专利以及我公司自行投资研发的技术方案与我公司竞争并获益,其相关所得亦为我公司的损失。故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一、龚守义赔偿我公司因其违反《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的行为给我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00万元;二、反诉费全部由龚守义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辩称:万年公司的反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其反诉请求。我在《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签订前的2009年5月就提前履行了提供相关技术资料、技术服务与技术指导的义务,相关技术资料已经掌握在万年公司手中。万年公司已经依照我所提供的相关技术资料和现场指导生产出合同标的技术产品。2009年6月10日,双方邀请国家空调设备质量检测检验中心人员现场对合同标的技术产品进行了检测并形成检验报告。2009年6月24日,双方要求城建科技促进会专家现场对合同标的技术产品进行了评估并形成专家评估书。此外,《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的是普通技术许可,并非独占实施许可,万年公司的相关反诉主张不能成立。万年公司称我阻挠其实施该项技术,有悖常理,因双方利益一致,我没有理由、万年公司也没有证据显示我阻挠其实施该项专利。

经审理查明:

一、涉案专利的权利状况

2009年4月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名称为“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载明该实用新型专利的发明人及专利权人均为龚守义,专利号为ZL200820115174.2,专利申请日为2008年5月19日,授权公告日为2009年4月8日。

2012年3月21日,龚守义经公告送达收到第ZL200820115174.2号专利的专利权终止通知书。

2012年5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出具专利收费收据,载明“今收到‘北京市琦川水泥制品厂’交来‘年45年900年滞225恢1000’金额2170.00元

申请号‘2008201151742’”。

2012年12月2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证书号为第1200098号的专利登记簿副本,载明专利号为ZL20082

0115174.2的专利的专利权恢复登记日期为2012年5月23日,并载明“截止至办理本专利登记簿副本之日,该专利权有效,处于无效审查程序中。年费缴纳至2013年5月18日”。万年公司认为涉案专利正处于无效审查程序中,该审查结果对本案的审理具有重大利害关系。

万年公司提交了关于涉案专利审查信息的网络查询结果打印件,其上显示,2012年8月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涉案专利出具过一份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万年公司认为,该决定书载明的结果对本案的审理具有重大利害关系,龚守义应当出示该决定书。龚守义对该网页打印件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并否认持有该决定书,称其提交的专利登记簿副本已能证明涉案专利是有效的。

二、项目实施开展情况

2009年5月6日,龚守义与万年公司签订《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该份合同后被双方于2009年7月16日签订的同名合同所更替。该两份合同仅专利费收取部分的约定内容有异。

2009年6月18日,万年公司制作了《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共用排烟(气)道社会环境经济效益分析报告》。

2009年6月22日,国家空调设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引射导流式防火型厨卫排风道进行了现场试验检测并出具了《检验报告》。该《检验报告》载明的委托单位和生产单位均为万年公司。

2009年6月30日,北京城建科技促进会就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项目出具了《北京市建设科技项目专家评估证书》,并载明完成单位为万年公司,主要研制人员为龚守义、李继友等五人,主要技术文件里包含专利证书,评估结果为“专家一致同意该项目通过评估”。万年公司承认该评估证书所附的专利证书系龚守义的专利。

2009年7月16日,万年公司(甲方)和龚守义(乙方)签订了《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该合同包含有以下内容:合同开始部分约定“乙方以北京市区域内独占方式,在北京市地区范围内制作、销售使用的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专利权,甲方受让该项专利的实施许可并支付相应的实施许可使用费”;合同第一条明确了本合同许可实施的专利为实用新型专利,专利权人为龚守义,专利授权日为2009年4月8日,专利号为ZL200820115174.2;第三条约定乙方许可甲方实施专利的方式为“(获得)该项专利的实施许可并支付实施使用费,双方经过平等协商,在真实、各自意愿的基础上达成协议”,实施专利的范围为“北京市地区范围内”,实施期限为“2009年5月至2012年7月”;第四条约定“为保证甲方有效实施本项专利,乙方应向甲方提交以下技术资料:产品加工图纸(包括风帽)、检验报告、工业性检测报告、相关专利产品证明”;第五条约定乙方提交技术资料的时间为2009年7月16日,提交地点为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西二村材禾市19号,提交方式为“专利转让费到乙方账户生效,核对无误提交”;第六条约定乙方向甲方转让专利实施相关技术秘密,技术秘密的内容为“结构特征、引射抽力器、导流板”,技术秘密的实施要求为“排风道为双孔结构,在排风道进气口两侧位置导流板与引射抽力器的位置及特征”,技术秘密的保密范围和期限为“排风道进气口隔层位置单数在左侧,双数层在右侧,排风道进气口两侧导流板与抽力器夹缝通道,期限为15年”;第七条约定乙方向甲方提供相关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内容包括“现场技术指导,负责培训技术人员和试制人员”,方式为“乙方派出合格技术人员现场培训,甲方对乙方人员的必要工作、生活条件给予保证,有关差旅费、伙食标准由甲方确定”;第八条约定“乙方在合同生效后15日内,向甲方传授合同技术的有关内容,(甲方)按乙方提供的加工图验收”等;第九条约定甲方向乙方支付实施专利使用费计算方式为“许可实施使用费总额为:按甲方销售额营业税后35%,含排风道、引射抽力器、负压式风帽,按每笔合同数量、回款比例金额,按月结算,其中技术秘密的使用费为按甲方在北京市内实施使用厂家,按每个生产厂家实施使用费合计为5万元/年”,支付方式为“许可实施使用费由甲方一次付乙方”,具体支付方式和时间为“甲方支付乙方许可实施使用费,生产厂家实施使用费5日内;甲方出资方式,负责图集编制费、印刷费、模具制造费、加工费、有关推广活动费;按甲方销售排风道系统、引射抽力器、风帽及排风道销售额比例,按月支付给乙方”等;第十条约定“乙方应当保证其专利权实施许可不侵犯任何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如发生第三人指控甲方侵犯专利权的,乙方应当在10年内维持本项专利的有效性”;第十一条约定“乙方应当在本合同有效期内维持本项专利权的有效性,如由于乙方过错导致本项专利权终止的,乙方应当按本合同第十六条约定,支付甲方违约金或赔偿损失”等;第十四条约定“甲方有权利用乙方许可实施的专利技术和技术秘密进行后续改进。由此产生的具有实质性或创造性技术进步特征的新的技术成果,归双方所有……乙方有权在许可甲方实施该项专利权后,对该项专利权涉及的发明创造及技术秘密进行后续改进。由此产生的具有实质性或创造性技术进步特征的新的技术成果,归乙方所有……”;第十六条约定了双方应承担的违约责任“甲方违反本合同第三条约定,应当支付乙方违约金15万元;乙方违反本合同第十条约定,按比例支付违约金”;第二十一条约定“与履行本合同有关的下列技术文件,经双方以授权书、专利实施合同方式确认后,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1.技术背景资料:技术说明书;2.可行性论证报告:本专利技术图集、评估证书;3.技术评价报告:专家委技术审查报告;4.技术标准和规范:JG/T194-2006;5.原始设计和工艺文件:图纸资料;6.其他:专利证书、授予专利权通知书、年费发票”;第二十二条约定“受让方有权在北京市内优先获得的专利实施使用许可权,技术使用费归乙方所得,若甲方在本地区内与其他授权使用单位协作,必须经乙方专利权人同意方可实施”。

2009年9月,北京华建标建筑标准技术开发中心编制了《JZJ-01 2009 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

建造工程图集》(以下简称《JZJ-01

2009图集》)。该图集在“设计依据”部分列明了厨房卫生间排风道系统专利号为ZL200820115174.2,在“防回流措施”部分载明“在排气道排风口处可不安装防火阀”,在附录中载明单位为万年公司,联系人和项目设计主持人均为龚守义。

2009年9月,北京市建设领域科技成果推广项目通过对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烟道系统的审核,评定该系统在普通住宅范围内“可以推广”。该项目的申请鉴定单位为万年公司,联系人为龚守义。

2009年,万年公司制定了《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系统施工技术规程(修订稿)》。该规程主要起草人和负责人为龚守义、李涛,所涉专利的专利号为ZL200820115174.2。

2010年,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被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认定为北京市自主创新产品,有效期为2010年11月至2013年11月,证书上所载单位名称为万年公司。

2011年3月9日,住宅事业技术联盟管理中心制定了《北京市自主创新产品 引射导流式防火型

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北京地区实施许可管理规约》(以下简称《管理规约》)。该规约包含有以下内容:“北京天宇建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负责本公约实施的组织、监督、检查”;“凡在我市从事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生产经营活动的‘联盟单位’,除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必须共同遵守执行本规约”;“专利权人、项目设计主持人:龚守义”;“北京地区‘实施许可管理单位’:北京天宇建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住宅事业联盟技术管理中心”;“北京地区许可生产企业称为‘联盟生产单位’”;“为了市场开发和业务拓展必备条件,以保证管理统一,由联盟管理中心组织市建委、北京城建科技促进会倡导品牌宣传,开展区域性的推广活动,在标准的制定、标准宣贯、建造工程图集参编、修编……之前,先将有关活动事项及费用通知各联盟生产单位”;“执行标准要求1.JZJ-01-2009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建造工程图集、2.……”;“‘实施许可管理单位’供应排气道管体系统组件诱导器、防倒灌负压式风帽,‘联盟生产单位’负责按照加工图纸生产排气道管体”;“所有工程必须由实施许可管理单位、联盟生产单位、施工单位三方签章生效”;“实施许可管理单位、联盟生产单位必须执行标准图集要求,排气道、诱导器、风帽部品体系的集成销售”;“遵守联盟管理的有关规定,按照有关技术标准及图纸要求标准生产,保证产品质量”;“按规定有效期内交纳专利使用费,付给专利权人”;“本公约经联盟成员签字后生效”;“本规约试行有效期限为一年,自2011年1月1日起施行”等等。万年公司系该规约的“联盟生产企业”之一,该规约末页有万年公司的盖章及其法定代表人李继友的签名。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亦是“联盟生产企业”之一。

2011年,住宅事业技术联盟管理中心出具《授权证书》,许可鑫海橡塑制品厂加工生产厨卫排气道氯氧化镁引射诱导器,配套销售给“联盟管理中心”,所涉专利的专利号为ZL200820115174.2,许可日期为2011年2月5日至2013年2月4日。龚守义作为住宅事业技术联盟管理中心的总经理在该《授权证书》上签名。万年公司称鑫海橡塑制品厂系河北省廊坊市的企业。

2011年8月,北京华建标建筑标准技术开发中心编制了《JZJ-01 2011 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

建造工程图集》(以下简称《JZJ-01

2011图集》)。该图集在“设计依据”部分列明了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的专利号ZL200820115174.2,在附录中载明单位为北京天宇建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主持人为龚守义,标准参编联盟企业单位包括万年公司、北京昊天影新建材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并在图集中注明“JZJ-01(2011年版)替代JZJ-01(2009年版),原有图集JZJ-01(2009年版)作废”。万年公司称《JZJ-01

2009图集》作废后无法再使用,其也不能使用《JZJ-01

2011图集》。龚守义称图集每年都会更替,北京天宇建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作为《管理规约》的实施单位故在《JZJ-01

2011图集》单位署名中标明其公司名称,而万年公司作为《管理规约》的联盟生产单位是有权使用2011年版图集的。

万年公司另提交了产品名称分别为水泥砂浆通风道和烟风道的检验报告两份,称该两份检验报告系龚守义提供的虚假检验报告。该两份检验报告的委托人均载明为万年公司,但没有龚守义的签名。龚守义否认向万年公司提供过该两份检验报告。

三、万年公司相关技术产品的生产销售情况

2009年至2010年,万年公司作为甲方分别与乙方北京林建达新型建筑材料厂、北京昊天影新建材公司、北京顺连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及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签订了《生产销售合作协议》。上述四份《生产销售合作协议》均为甲乙双方就乙方企业生产加工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管体及与甲方万年公司配套的引射抽力器和防倒灌负压式风帽等事宜所达成的合作协议,内容基本一致,合同有效期均为一年,并约定由乙方企业付给专利权人专利使用费3万元/年(除其与北京林建达新型建筑材料厂约定的为2万元/年)。龚守义称其从未收到过上述乙方企业交付的专利使用费。万年公司则称上述协议系在龚守义的主导下签订的,其公司未收取乙方企业交付的专利使用费。

2009年8月14日,万年公司与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总参通信部项目经理部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由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总参通信部项目经理部向万年公司采购通风道,合同总价款为66

600元,并载明按照“图集JZJ-01(2009)现场验收”。

2010年,万年公司与中建一局华中建设有限公司签订《物资买卖合同》,约定由中建一局华中建设有限公司向万年公司采购通风道及风帽,合同总价款为331

522元,并载明“通风道具体做法见图集JZJ-01,风帽具体做法见图集88JZ8”。

2010年3月20日,万年公司与润泽工地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由润泽工地向万年公司采购引射导流器,合同总价款为120

000元,并载明质量要求为“JZJ01(2009)图集”。

2011年3月8日,万年公司与北京市琦川水泥制品厂签订《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生产销售许可合同》,约定北京市琦川水泥制品厂经万年公司同意在北京市生产厨卫排气道、销售防倒灌负压式风帽及配套引射诱导器,并按照排气道价格销售额5%向万年公司支付提成费,合同有效期为一年,并载明专利权人为龚守义。

2011年3月13日,万年公司与北京城建亚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加工承揽合同》,约定由北京城建亚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向万年公司采购排气道、引射导流器和水泥风帽,合同总价款为237

860元,并载明“图集选用为JZJ-01(2009)引导流式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

四、万年公司的费用支出情况

万年公司为证明其为履行《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所支出的相关费用,提交了如下证据:1、其与邓建兵签订的《租车协议》、租车费收据,并有证人邓建兵出庭作证;2、手写文本一份;3、其与北京华建标建筑标准技术开发中心签订的(2009)华建标合同第(4)号合同及《JZJ-01图集编制结算单》;4、其与文安县嘉鸿塑料制品厂签订的《委托加工合同》。《租车协议》签订日期为2009年5月1日,约定由万年公司租用邓建兵雪佛兰轿车一辆,租金为每月人民币1万元,租期以月为期限。租车费收据共16张,出具时间为2009年6月至2010年10月期间,总额为16万元。证人邓建兵出庭作证,称2009年6月至2010年8月期间,万年公司租用了其名下的雪佛兰轿车,并同时雇用其为司机,主要工作由万年公司分配,包括载送龚守义、李继友等去设计院、建委处做图集以及跑业务等,万年公司共支付其13万元左右的费用。手写文本为2009年6与29日出具,内容为“截止2009.6.29日共支出61

263元

陆万壹仟贰佰陆拾叁元正”,并署有李继友、邓建华姓名。万年公司称此文本系“建设科技项目专家评估证项目”费用确认单。(2009)华建标合同第(4)号合同约定了《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建造图集的编制工作,万年公司需预付部分图集编制费计人民币3万元。《JZJ-01图集编制结算单》载明万年公司需再付图集编制费余款和购书款总计人民币49

400元。《委托加工合同》约定万年公司委托文安县嘉鸿塑料制品厂制造诱导器模具,合同总价款为人民币6万元。龚守义对万年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认可。

五、庭审情况

万年公司称龚守义未按照合同约定向其提交相关技术资料,亦未向其提供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龚守义则称其已经履行了上述合同义务,并且因双方早有合作,其提交技术资料的时间早于合同签订之日即2009年7月16日,而万年公司已经依据相关资料和技术指导生产出技术产品,并且相关技术产品已经过专业检测和专家评估。万年公司亦表示曾要求过龚守义提交相关技术资料,但承认无法提交相关证据加以证明。

万年公司称龚守义阻挠其实施相关技术,导致其无法顺利开展业务,但承认无法提交相关证据予以佐证。龚守义否认阻挠过万年公司实施相关技术。

万年公司称合同约定的专利实施许可方式是独占许可,龚守义违反合同约定擅自授权他人在北京市范围内实施涉案专利。龚守义称合同约定的专利实施许可方式是普通许可。

龚守义称从未收到过万年公司依照合同约定应当支付的专利实施许可使用费。万年公司称曾支付过部分费用,但因无法提交证据证明,故本案中不予主张。

万年公司将第ZL200820115174.2号专利的权利要求书与《JZJ-01

2009图集》记载的技术方案进行了比对,向法庭提交了自行制作的《原告专利必要技术特征与被告技术特征对比表》(以下简称《技术特征对比表》)。该表的对比结论为“被告技术中缺少防火阀组件,且区分不同楼层高度确定采取的双孔、单孔排气道及不设置变压板的楼层,与原告的专利技术方案具有本质不同,因此被告技术不构成对专利的实施”。龚守义对《技术特征对比表》的比对结果不予认可,认为《JZJ-01

2009图集》中使用的技术与其专利相同,且万年公司所实施的技术方案不仅包括了涉案专利技术,还包括了相关技术秘密以及在实施过程中所涉及的其他技术,即《JZJ-01

2009图集》所记载的是一个综合的技术方案,不能以其作为比对材料得出《技术特征对比表》的比对结果。

万年公司称其生产的防倒灌风帽和引射导流器系第三人已经公开的专利技术,其未实施龚守义的专利,并提交了专利号分别为ZL200420048225.6、ZL200410038057.7和

ZL200620012143.5的专利相关资料以及《88JZ57(2007)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建筑构造专项图集》。龚守义对上述专利及图集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上述专利及图集中所记载的技术与《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中所涉及的技术在排风道、变压板、单双层设置、防倒流系统等部分都不相同。

龚守义主张的技术使用费为20万元,其称计算方式如下:万年公司与北京林建达新型建筑材料厂约定的专利使用费2万元;万年公司与北京昊天影新建材公司、北京顺连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及北京金昌建筑材料约定的专利使用费各3万元,共计9万元;万年公司与北京市琦川水泥制品厂签订的项目依照《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专利许可费用为5万元;万年公司分别与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总参通信部项目经理部、中建一局华中建设有限公司、润泽工地和北京城建亚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项目依照《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的分配比例,专利许可实施使用费总计应为25万多;以上共计41万,去除万年公司生产的非涉案专利产品风帽的部分,余下应为36万,但本案中仅主张20万。

万年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为100万元,其称计算方式如下:有书面证据佐证的费用包括租车费用13万元、评估费61

263元、图集编制及购买费79 400元、模具加工费6万元,共计330

663元;没有书面证据佐证并无法明确具体金额的费用包括职工工资、采购费、其他生产加工费用、预期利益损失以及龚守义擅自许可第三人实施的专利许可费等。

万年公司提供的证人何铁林出庭作证称,其曾为万年公司员工,万年公司于两年前承接了某通风道合同项目,为该项目提供图集、通风道、防火阀、水泥风帽,项目主持人是龚守义。龚守义对何铁林的证言真实性予以认可。

万年公司提供的证人高锦娥出庭作证称,其为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财务,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与龚守义签订合同后,龚守义许可该厂生产、销售通风道和诱导器,该厂向龚守义支付了3万元的管理费。高锦娥提交了《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生产销售许可合同》一份,该合同载明被许可方为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专利权人为龚守义,签订时间为2011年4月18日,但未载明许可方名称。龚守义对证人高锦娥的证言真实性不予认可,并称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是《管理规约》的联盟生产企业之一,该厂经许可生产销售通风道和诱导器符合《管理规约》的约定。

上述事实,有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专利状态查询网页、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专利收费收据、专利登记簿副本、专利审查信息网络打印件、《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共用排烟(气)道社会环境经济效益分析报告》、《检验报告》、《北京市建设科技项目专家评估证书》、《JZJ-01

2009图集》、北京市建设领域科技成果推广项目审核结果、《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系统施工技术规程(修订稿)》、北京市自主创新产品证书、《管理规约》、《授权证书》、《JZJ-01

2011图集》、《生产销售合作协议》、《工业品买卖合同》、《物资买卖合同》、《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系统生产销售许可合同》、《加工承揽合同》、《租车协议》、租车费收据、手写文本一份、(2009)华建标合同第(4)号合同、《JZJ-01图集编制结算单》、《委托加工合同》、证人证言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龚守义与万年公司签订的《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龚守义与万年公司在依照合同的约定享有合同权利的同时,亦应当依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

关于涉案专利的权利状况问题,根据本案已经审理查明的情况,本院确定涉案专利当前处于有效状态。万年公司所提及的涉案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出具日期为2012年8月2日,早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载明涉案专利有效的专利登记簿副本的日期2012年12月24日,故对万年公司所称该决定书与本案审理具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万年公司亦称涉案专利处于无效审查程序中,其审查结果与本案具有重大利害关系,但依据我国专利法的相关规定,宣告专利权无效的决定对在宣告专利权无效前已经履行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不具有追溯力,故对万年公司的该项抗辩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

关于龚守义是否履行了提供技术资料、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的合同义务,以及万年公司是否实施了涉案专利。龚守义与万年公司虽然未能按照双方于2009年7月16日签订的《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的时间及方式提交技术资料,但双方就涉案的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气道项目(以下简称涉案项目)于2009年5月即已开始合作,且涉案项目于2009年6月即已经现场试验检测和专家评估,而当时龚守义为涉案项目的主要研制人员之一,专家评估证书中所附的专利证书亦系涉案专利,故本院认为龚守义所称涉案专利的相关技术资料于2009年7月16日前已经交付于万年公司并提供了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的抗辩主张具有合理性,予以采信。万年公司称龚守义未能履行提供技术资料、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的合同义务,其曾要求龚守义履行,但未能提交任何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对其该项抗辩理由及反诉主张不予采信。万年公司称其未能实施涉案专利,其实际上实施的是《JZJ-01

2009图集》所记载的技术方案。但是,《JZJ-01

2009图集》记载的系一套完整的综合技术方案,该图集明确载明设计依据包括有涉案专利,且项目设计主持人和联系人均为龚守义,而《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第十四条亦约定双方可就涉案专利技术等进行改进,故万年公司将《JZJ-01

2009图集》记载的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进行比对并得出两者不同的比对结论不具有科学性和合理性,本院不予采纳。此外,涉案项目的北京市建设领域科技成果推广项目的申请联系人为龚守义;涉案项目的施工技术规程起草人和负责人为龚守义和李涛,所涉专利为涉案专利;万年公司承认其与北京林建达新型建筑材料厂、北京昊天影新建材公司等签订的《生产销售合作协议》所涉及的专利权人亦为龚守义。因此,综上,本院确认万年公司事实上已经实施了涉案专利,并进一步确认龚守义应已履行了提供技术资料、技术服务和技术指导的合同义务。万年公司关于龚守义未履行合同义务且其公司未实际实施涉案专利的抗辩理由及反诉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的专利许可方式系普通许可还是独占许可。根据《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开始部分的约定“乙方以北京市区域内独占方式,在北京市地区范围内制作、销售使用的引射导流式防火型住宅厨房卫生间排风道专利权,甲方受让该项专利的实施许可并支付相应的实施许可使用费”以及该合同第二十二条的约定“受让方有权在北京市内优先获得的专利实施使用许可权,技术使用费归乙方所得,若甲方在本地区内与其他授权使用单位协作,必须经乙方专利权人同意方可实施”,应当将上述内容中的“独占方式”理解为用以描述乙方即龚守义的专利权状况,而并非指甲方即万年公司所获得的专利许可方式,并且在该合同其他条款中均未明确约定专利许可方式为独占许可。此外,根据《管理规约》的约定内容以及万年公司对该规约的盖章及签字认可,可知万年公司对涉案专利系普通许可方式并未产生误解。另外,北京金昌建筑材料厂系“联盟生产企业”之一,而鑫海橡塑制品厂系河北省廊坊市的企业,因此龚守义对上述企业的专利授权行为并未违约。综上,本院认为万年公司所称龚守义对其专利许可方式系独占许可,龚守义授权他人实施涉案专利系违约行为的反诉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龚守义是否阻挠万年公司实施技术方案的问题,万年公司称龚守义阻挠其实施相关技术方案,但未能提交任何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对万年公司该项反诉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专利实施许可费的数额。本院认为,龚守义已经依照合同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其有权依照合同约定获取专利实施许可费用,并且龚守义就其所主张的专利实施许可费金额的计算方法符合《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的相关约定且数额较为合理,故本院不再予以调整。

关于万年公司的反诉请求。因万年公司所主张的龚守义未能履行合同义务、阻挠涉案专利实施并许可他人使用涉案专利违约以及万年公司自身未实施涉案专利等反诉事实不成立,故其提出的要求龚守义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的反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反诉被告)龚守义实施技术使用费二十万元;

二、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四千三百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六千九百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北京万年时代科贸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高  笛

人民陪审员    杜福文

人民陪审员    杨  明

二○一三 年 一 月 二十八 日

书 记 员  岳亭亭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