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 表演者权> 经典案例 > 正文   
音像制品侵权案件侵权责任的划分与认定 —陈涛、胡海泉(羽泉)诉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长影集团银声音像出版有限公司侵犯表演者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2-18 18:46:17     浏览次数:1185

作者:徐晓恒

来源:http://www.zjiplawyer.com/caseandreserach/TypicalCase/200807/172.html

【案情摘要】

原告:陈涛、胡海泉。 

被告: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 

被告: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 

被告:长影集团银声音像出版有限公司。 

原告于2005年在市场上发现许多音像店在非法销售由国际音像出版社、金科光盘公司、银声出版公司出版、复制、发行的羽泉系列VCD专辑。该系列五张专辑中141首曲目的表演者均为两原告。原告认为三被告在未经两原告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出版、复制、发行上述系列专辑,严重侵犯了两原告的表演者权,给两原告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上述三被告立即停止对上述曲目两原告之表演者权的侵害,未经原告许可,不得复制、发行涉案音像制品;在《中国文化报》上发表声明,向两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连带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200万元人民币、诉讼合理支出5.2万元人民币及鉴定费用1.8万元人民币。

被告国际音像出版社辩称,从2002年至今从未出版过、亦未委托过任何光盘加工厂复制过任何羽泉专辑,被控侵权VCD光盘中所标有的识别码及版号均为盗版者私自编造的。 

被告金科光盘公司当庭辩称,从未复制过被控侵权光盘,不存在侵权事实。 

被告银声出版公司辩称,对于被控侵权VCD光盘的出版、复制毫不知情。被控侵权VCD光盘中所标明的版号、编号、编码及出版条码均不符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规定,且其包装及光盘上明确标明有两家出版社,据此可知被控侵权VCD明显为盗版光盘。 

【法院审理】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6月10日,长春电影制片厂银声音像出版社(简称银声音像出版社)向金科光盘公司出具了两份复制委托书,委托金科光盘公司复制《小夜曲》VCD光盘五万张,版号为ISRC CN- D16-03-0325-00/ V.J6,复制《影视系列3》VCD光盘五千张,版号为ISRC CN-D16-02-0038-0/ V.J9。2005年,原告在市场上购买到名称分别为《羽泉 我相信》、《羽泉 天下无贼》、《羽泉 在孤独中》、《羽泉 你的眼泪,溶化我》、《羽泉 红五月北京演唱会》的五套羽泉专辑VCD。上述五套专辑的封底均标有“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ISRC CN-A07-04-388-00/ V.J6  ISBN 7-88355-115-9”字样,其内装光盘上均标有“长春电影制片厂银声音像出版社”字样,其中名称为《影视系列3》的内装光盘上所标注的版号均为ISRC CN-D16-02-0038-00/ V.J6,名称为《小夜曲》的内装光盘上所标注的版号均为ISRC CN- D16-03-0325-00/ V.J6。2005年11月14日,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对被控侵权九张VCD光盘进行了勘验,确认了陈涛、胡海泉对涉案光盘中的141歌曲进行了表演,享有表演者权。被控侵权的九张光盘盘芯中的SID码均已受到毁损。2005年10月12日,原告将上述光盘送至公安部光盘生产源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出具鉴定书,证明被控侵权的九张光盘共涉及如下五个SID码: ifpi P401 、ifpi P402、 ifpi P407 、ifpi P408、ifpi P419。庭审中,金科光盘公司确认上述SID码确为其公司所使用。银声音像出版社虽然辨称委托金科光盘公司复制的两张光盘与被控侵权VCD光盘虽名称均为《小夜曲》及《影视系列3》,但二者却非同一制品。但金科光盘公司及银声出版公司均未提供两份复制委托书后所附节目单。 

法院认为,本案中,因被控侵权VCD光盘中所涉141首歌曲的表演者均为陈涛、胡海泉,故对原告陈涛、胡海泉的表演者身份本院予以确认。原告陈涛、胡海泉依据著作权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对其表演享有表演者权,任何人未经其许可不得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 

     对于原告陈涛、胡海泉认为被告银声出版公司为被控侵权光盘出版者的主张,法院认为,因被控侵权VCD光盘的盘芯标注有银声音像出版社的名称,而银声音像出版社委托被告金科光盘公司复制的节目的名称与被控侵权VCD光盘盘芯名称均分别为“影视系列3”及“小夜曲”,且银声出版公司对上述复制委托书亦予以认可,故对银声出版社为被控侵权VCD光盘的出版者这一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原告陈涛、胡海泉认为被告国际音像出版社为被控侵权光盘的出版者并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主张,法院认为,新闻出版署颁布的《音像制品条码实施细则》等规章中规定,在出版的同一制品上的音像制品条码与中国标准音像制品编码(版号)应对应同一出版社。同时,同一制品所对应的版号应是唯一的,且不得一号多用。本案中,被告国际音像出版社的音像制品条码出版者前缀是ISBN  7—88004,音像制品编码出版者码是A07。被控侵权光盘盘底标注的音像制品编码出版者码虽亦均是A07,但其音像制品条码出版者前缀ISBN  7—88335却非被告国际音像出版社的条码出版者前缀,二者不能相互对应。鉴于已认定银声出版社为被控侵权VCD的出版者,故对于原告陈涛、胡海泉认为被告国际音像出版社为被控侵权VCD光盘的出版者的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陈涛、胡海泉认为被告金科光盘公司为被控侵权VCD光盘复制者的主张,法院认为,因被告金科光盘公司确认公安部光盘生产源鉴定中心所认定的九张被控侵权VCD光盘的生产源识别码均为其所使用,故对被告金科光盘公司为被控侵权VCD光盘的复制者这一事实予以确认。

法院判决:一、被告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长影集团银声音像出版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复制、发行被控侵权VCD光盘;二、被告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长影集团银声音像出版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陈涛、胡海泉经济损失含合理支出三十八万七千零六十元;三、驳回原告陈涛、胡海泉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提起上诉,上诉期间又与原告达成和解协议后撤诉。

 

【案件评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盗版音像制品侵权案件。法院对本案的审理结果,对著作权侵权案件中权利人的确认和侵权者的责任认定有积极的借鉴作用。

 

一、关于盗版光盘中邻接权人的权利主体资格认定问题

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五条将表演者解释为:“表演者,是指演员、演出单位或者其他表演文学、艺术作品的人”。我国法律规定的表演者与1961年的罗马公约以及TRIPS协议一致。罗马公约认为表演者是“演员、歌唱家、音乐家、舞蹈家和表演、演唱、演说、朗诵、演奏或者以别的方式表演文学艺术作品的其他人员”。本案原告羽泉组合正是主张对音乐作品演唱的表演者权。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自作品完成时产生,著作权人可以根据自愿将其作品进行著作权权利登记。一旦发生侵权纠纷中,经过登记的著作权,权利人可以将登记文件及相应的作品提供法庭作为权利证明。对于没有经过登记的著作权,其权利人应当提供何种证据来证明自己享有著作权的问题存在争议。尤其象本案原告所主张的表演者权,如何证明他们属于表演者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一审法院在本案庭审中对盗版光盘中的曲目进行播放,被告对羽泉的表演者权利人的地位没有异议,故法院确认羽泉是上述作品的表演者。但问题是,如果被告以盗版光盘曲目不能确认羽泉的权利主体地位进行抗辩,原告又如何举证。实践中的做法是由原告申请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侵权光盘曲目的音源同一性进行比对 ,若正版光盘曲目与盗版光盘曲目声音无明显不同,则举证责任落到侵权方,如侵权方不能提交相应的反驳证据,则法院认定两者音源同一,从而确认原告表演者地位。这种做法也是符合著作权司法解释规定的。

我国著作权法有“如无相反证据,在作品上署名的视为作者”的规定,最高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起诉讼所提供涉及作品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以及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这条规定,重点把“合法出版物”作为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证据形式予以承认,对解决著作权的证明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在音像制品侵权案件中,用正版光盘与盗版光盘进行音源同一性比对正是遵循该条司法解释的思路。

2002年在广东佛山召开的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也肯定了这样的精神: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著作权等侵权诉讼,所提供的作品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等,查证属实的,应当作为当事人享有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权利的证据,对方不能提供相反证据反驳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享有权利。

 

二、关于盗版光盘出版者的确认问题

本案中,确认盗版光盘的出版者是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按照常理,任何违法犯罪者都不会将自己暴露在公众面前,因此,盗版光盘盘面或者包装上显示的出版发行者一般不会是真正的出版发行者。本案,法院确认银声公司为盗版光盘的出版者,关键的证据是江西金科光盘有限公司提供了银声公司出具的两份复制委托书,委托金科光盘公司复制《小夜曲》VCD光盘五万张,版号为ISRC CN- D16-03-0325-00/ V.J6,复制《影视系列3》VCD光盘五千张,版号为ISRC CN-D16-02-0038-0/ V.J9。而《小夜曲》和《影视系列3》恰恰是盗版光盘的名称,二者具有一定的关联关系。即便如同银声公司抗辩,其提供复制委托书,委托金科公司复制的曲目不是盗版光盘的曲目,但因其无进一步证据佐证,法院便依据关联关系推定其实施了委托复制。法院在确定银声公司为出版者后,依据“同一制品不应当存在两个不同的出版社”的推定,排除了中国国际音像出版社的出版者地位。值得思考的是,本案假如不存在两份复制委托书,那么出版者的责任又如何确定?

笔者认为,首先,如果音像出版社能够举证证明复制委托的不是涉案音像制品,可以免责,由复制者承担责任。例如,在北京喜洋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普宁市金盘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侵犯录音制作者权一案中,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提供了依据涉案的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出版的其他音像制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因此没有让其承担侵权责任,而由普宁市金盘科技有限公司承担了侵犯复制权和发行权的法律责任。本案银声公司如果提供了依据两份复制委托书复制的其他正版音像制品,将可以免责。非常遗憾的是银声公司没有提供这方面的证据。加之光盘名称上的联系,使法院产生了合理怀疑,便推定其实施了委托复制。但是,这种推定还是存在极大的误判可能。

其次,如果盗版光盘上出版者名称纯属假冒,复制者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盗版光盘与出版者有关联,应当由复制者承担非法发行的责任。本案,如果没有复制委托书,应当由金科公司承担全部责任。

 

三、关于盗版光盘复制者的确认问题

在正版光盘产品上,都有ifpi码。ifpi码原称SID码(Source Identification Code),是IFPI组织为了防盗版而引入的一套规范程序,它是用来识别光盘制作源和复制源的业界标准。Ifpi码包括母盘SID码和模具SID码。模具SID码 (Mould SID Code)是指每个Mould SID Code都由"IFPI"和四个或五个字符组成。由厂商申请,IFPI组织分配。该码要求附着在生产线模具上,因此也不易去除或改变,即便光盘上的ifpi码毁损,也可以鉴定辨认。因此,只要是正式光盘生产线上复制的光盘总会留下ifpi 码。从ifpi 码追寻盗版光盘的生产线索是最为容易的。本案中,原告在公安部光盘生产源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证明被控侵权的九张光盘共涉及如下五个SID码: ifpi P401 、ifpi P402、 ifpi P407 、ifpi P408、ifpi P419,全部归属于金科光盘公司。

依据《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音像复制单位接受委托复制音像制品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与委托的出版单位订立复制委托合同;验证委托的出版单位的《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副本及其盖章的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及著作权人的授权书;接受委托复制的音像制品属于非卖品的,应当验证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出版行政部门核发并由委托单位盖章的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音像复制单位应当自完成音像制品复制之日起2年内,保存委托合同和所复制的音像制品的样本以及验证的有关证明文件的副本,以备查验。”

依据前述规定,一般情况下当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存在瑕疵,不能成为光盘生产厂家合法复制涉案光盘的合法依据;光盘生产厂家没有验证委托的出版单位的《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副本及著作权人的授权书,没有尽到合理审查的义务;光盘生产厂家没有保存委托合同和所复制的音像制品的样本以及验证的有关证明文件的副本,没有尽到留存备查的义务等情形,法院会判决光盘生产厂家构成侵权。

本案中,法院认为,在主观上,银声出版公司作为出版者,明知其未取得表演者的授权,却仍予以出版并委托金科进行复制,其显然对出版、复制行为的侵权可能性均有充分的认识。金科光盘公司作为光盘复制商,明知应按《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验证出版社的相关文件,却未对相应的著作权授权证明予以验证,其亦不仅能预见到复制行为的侵权可能性,亦能预见到出版行为的侵权可能性。二者在足以预见到对方行为侵权可能性的情况下,却仍然从事出版、复制行为,在主观上显然存在共同过错。据此,银声出版公司与金科光盘公司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行为。法院正是依据光盘生产厂家的没有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存在过错而作出侵权判决的。

总之,在盗版音像制品侵权案件中,一般情况下,复制者是可以确定的,因此,在划分与认定侵权责任时,首先应当确定复制者的责任,根据复制者的抗辩或者提交的证据进一步确定出版发行者的责任。如果复制者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与盗版光盘上标明的出版发行者产生联系,则出版发行者不应当承担责任。

(评析人:徐晓恒)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