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合同 转让 许可> 裁判文书 > 正文   
青岛森田金属有限公司与杜浩、李继宗专利权转让合同纠纷案(2)
添加时间:2013-2-3 19:10:46     浏览次数:1163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鲁民三终字第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杜浩,男,1964年2月23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市南区芝泉路玺景园小区8号楼1单元502室。

委托代理人:所新萍,女,1948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四方区海伦路51号2号楼1单元402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继宗,男,1939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38号院1号2门101户。

委托代理人:所新萍,女,1948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四方区海伦路51号2号楼1单元402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森田金属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胶州市胶州湾工业园二区8号路南1号路西。

法定代表人:肖卫学,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力阁,山东兴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杜浩、李继宗因与被上诉人青岛森田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田公司)专利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青民三初字第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杜浩、李继宗的委托代理人所新萍,被上诉人森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力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7年12月19日授予森田公司、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一种名称为“复合含碳球团”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510134295.2。在专利申请期间,2007年10月22日,李继宗、杜浩、丰田哲夫、丰田永基作出董事会决议,决定将申请号为200510134295.2的专利向中国专利局申请专利权转让。2007年12月11日,森田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著录项目变更申报书和专利(申请)权转让证明,申请变更专利权人及专利权人地址。专利(申请)权转让证明的主要内容为:森田公司(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太平角五路3号四号楼一层)将2005年12月16日提交的名称为复合含碳球团的专利(专利申请)第200510134295.2号的全部权利转让给杜浩和杜继宗。在该证明的转让人处载明森田公司,加盖森田公司的圆形公章并有李继宗的签名;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也加盖了公章,并有平尾外志雄的签名。受让人处有杜浩和李继宗的签名以及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的公章和平尾外志雄的签名。2008年1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手续合格通知书,内容为将申请号为200510134295.2的“复合含碳球团”发明创造的专利权人由森田公司变更为杜浩和李继宗,共同专利权人仍然为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

森田公司系中外合资企业,中方投资者为青岛显鑫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显鑫公司),外方投资者为日本SANR有限会社。2001年11月30日,显鑫公司委派董事会成员三名即肖卫学、李继宗、杜浩,日本SANR有限会社委派董事会成员两名即丰田哲夫和丰田永基。肖卫学为森田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006年10月23日,标明为“显鑫公司关于变更委派出任森田公司董事、董事长人选的决定”,撤销对肖卫学董事、董事长的委任,委派李继宗出任森田公司的董事、董事长,对杜浩的委派不变。

2007年4月13日,森田公司向胶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出变更登记申请,以森田公司的中方投资者显鑫公司已经撤销对肖卫学的董事和董事长的委任为由,请求将森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肖卫学变更为李继宗。因现任法定代表人肖卫学提出异议,胶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过实质性审查认为,森田公司的中方投资者显鑫公司涉嫌虚假出资、伪造登记材料骗取工商登记正在立案调查中,企业中方股权已重新分配给肖卫学、杜浩等四人,肖卫学和显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杜浩已分别在股权证明书上签字确认,森田公司的中方投资者显鑫公司提供的委派书无效。同时,森田公司已更换启用新公章,旧公章已经声明作废,该公司使用作废的旧公章提出变更登记,申请主体不适格。据此,胶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胶工商外资驳字(2007)001号登记驳回通知书,对森田公司提出的变更申请予以驳回。森田公司对上述胶工商外资驳字(2007)001号登记驳回通知书不服,向胶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胶州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森田公司的现任法定代表人是肖卫学,森田公司的中方投资者的股权存在争议,但股权争议纠纷与法定代表人变更决议的有效与否系另一法律关系,在争议纠纷解决之前森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仍为肖卫学,法定代表人在其职权范围内代表法人进行的各种行为就是法人的行为。而且森田公司已于2007年3月启用了新的椭圆形公章,原圆形公章已登报声明作废,本案行政起诉状中所用公章为森田公司作废的圆形公章。综上,原告不能代表公司提起行政诉讼,无诉讼主体资格。据此作出(2007)胶行初字第26号行政裁定书,驳回森田公司的起诉。森田公司对该行政裁定书不服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7)青行终字第248号案中认为,上诉人(森田公司)与被上诉人(胶州市工商管理局)提供的材料说明上诉人的中方投资者股权存有争议,在上诉人的中方投资者的股权存有争议的情况下,被上诉人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外商投资企业股权争议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第二条处理意见“相关当事人就外商投资企业投资权属发生争议,需要重新确认的,应当根据实际出资情况,经当事人协商一致,或者经司法、仲裁机关依法确认权属后,依法定程序办理审批及变更登记手续”的规定,驳回上诉人的变更登记申请并无不当,最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判。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一起专利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条规定,专利申请权和专利权可以转让。转让专利申请权或者专利权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并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登记,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予以公告。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并非本案必要的共同原告,森田公司的诉讼主体适格,杜浩、李继宗关于主体的抗辩不成立,不予支持。杜浩、李继宗在专利申请期间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专利(申请)权转让证明,申请专利权人及专利权人地址变更,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据该证明在专利权授予之后将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变更为杜浩、李继宗。从转让证明的内容可以看出,其名为证明,实际是一份专利权转让合同,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专利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专利权转让合同若合法有效,则专利权发生转移,反之,则不应转移。专利权转让证明系森田公司出具,转让人为森田公司,受让人为杜浩和李继宗,在转让人处加盖森田公司圆形公章,并有李继宗的签名。原审法院认为,在森田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登记申请的行政程序中,胶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已经驳回了森田公司的申请,该具体行政行为经过行政诉讼程序被法院予以维持,因此,森田公司的现任法定代表人仍为肖卫学。李继宗不具有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也没有证据证明森田公司授权其在转让证明上签字,依据《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因此李继宗在转让证明上签字的行为不能代表森田公司,对森田公司不发生效力。胶州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胶行初字第26号行政裁定书,因二审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该行政裁定书在法院查明事实部分认定,“森田公司因内部纠纷已于2007年3月启用了新的椭圆形公章,原圆形公章已登报声明作废。”因此圆形公章不能代表森田公司,加盖作废公章的转让证明不能视为是森田公司的意思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本案中杜浩、李继宗变更专利权人的行为是一种无权处分行为,其行为显然不会被权利人即专利权人森田公司追认,也不可能通过订立合同的方式取得处分权,因此专利权转让证明应为无效,专利号为ZL200510134295.2的“复合含碳球团”专利的专利权人仍为森田公司,杜浩、李继宗的抗辩均不成立,森田公司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五十一条的规定,判决:一、杜浩、李继宗签订的将“复合含碳球团”专利(专利号ZL200510134295.2)转让给杜浩、李继宗的专利权转让合同无效。二、驳回森田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杜浩、李继宗承担。

杜浩、李继宗不服原审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森田公司的诉讼请求。其主要理由如下: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违法。1、原审判决错误地扩大了另案行政诉讼终审认定的事实。另案行政诉讼终审认定的事实只有一个:即森田公司当时中方股权存有争议。同时,另案行政终审裁定书中明确指出“对股东情况是否真实、法定代表人变更决议是否有效,均不属本案审查范围”,即森田公司中方股东显鑫公司提供的委派书是否有效,新、旧公章哪个作废的问题全部排除出了终审认定的事实。因此,本案原审法院认定圆形公章已经作废、加盖圆形公章不能代表森田公司,不能视为是森田公司的意思表示,与行政诉讼终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不符。2、另案行政诉讼终审裁定后,肖卫学以无效的《中方股权证明》为证,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确权之诉,2007年12月3日又申请自动撤诉,并被准许。因此,森田公司中方股权已经不存在争议,显鑫公司是森田公司注册登记的中方股东。另案行政诉讼认定的法定代表人是否应当变更登记的事实,是需要重新确认股权后才能认定的待定事实。当时工商局虽然驳回了森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申请,肖卫学仍为法定代表人,也只是在中方股权争议解决之前的待定事实。原审判决以另案的待定事实作为本案认定专利权转让合同无效的全部事实不当。3、原审法院采信证据违反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采用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在另案行政诉讼“对股东情况是否真实、法定代表人变更决议是否有效均不予审查”,没有认定圆形公章作废的情况下,原审判决采信该行政裁判文书认定圆形公章作废,违反法律规定。另外,原审判决已对“两被告提交的证据24、25予以采信”,即认定李继宗有权代表森田公司、圆形公章并未作废,而后又推翻了已采信的24号证据,自相矛盾。4、专利权转让合同效力的实质问题应是专利权人森田公司和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的真实意思表示,法定代表人在诉讼中的地位只是代理人,公章也仅是一种证明,原审判决仅以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和所谓的圆形公章已作废的事实认定涉案专利权转让合同无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违背了森田公司的真实意思。三、原审判决遗漏了本案的必要诉讼当事人。涉案“复合含碳球团”专利的专利权人是森田公司和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涉案专利权转让合同是经森田公司和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共同确认并由法定代表人签名并加盖法人公章。因此,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作为涉案专利权的共同权利人,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应当是本案必要的诉讼当事人,原审法院应当依法追加其参加本案诉讼。

被上诉人森田公司口头答辩称:一、胶州市工商局作出的驳回通知书是行政机关已经生效的行政行为,胶州市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已经生效,法律上已确认森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肖卫学。二、到目前为止,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肖卫学和圆形公章的使用都是已经形成的事实,圆形公章作废也是事实。三、杜浩、李继宗等因侵占森田公司款物,已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和利用合同诈骗罪,现已被胶州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综上,杜浩、李继宗利用作废公章转让森田公司的涉案专利权的行为无效,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杜浩、李继宗提交了如下新证据:1、加盖森田公司椭圆形公章,时间为2006年11月28日的民事起诉状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青民四初字第33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各一份,用来证明当时森田公司的圆形公章没有丢失,森田公司向法院起诉,后被法院驳回;2、2006年12月29日以森田公司名义在青岛日报刊登的郑重声明复印件一份,用来证明上诉人发现有人盗用公章;3、2009年1月份显鑫公司的起诉状及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09)北民二初字第272号案传票复印件一份,用来证明显鑫公司股权纠纷案已提起诉讼。

被上诉人森田公司对上述证据1、3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2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证据1、3均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2的真实性难以确认,均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问题涉及两个方面,一是涉案专利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二是原审法院是否遗漏了必要的诉讼当事人。

一、关于涉案专利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的转让人为森田公司、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受让人为李继宗、杜浩、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因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原本就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之一,不存在再次受让涉案专利权的问题,故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实际上要解决的是森田公司与杜浩、李继宗之间的专利权权属问题。从涉案专利转让证明的形式上看,转让人处有李继宗签名,并加盖了森田公司的圆形公章,形式要件完备,但该转让人处的签名和公章能否代表森田公司转让其专利权的真实意思,关键应看李继宗是否是森田公司的合法代表人,圆形公章是否是森田公司真实有效的公章。从查明事实看,森田公司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始终是肖卫学,杜浩、李继宗对此亦无异议,在肖卫学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变更的情况下,应当认定肖卫学的行为代表的就是森田公司的真实意思。在森田公司内部产生纠纷,其法定代表人肖卫学不能实际控制森田公司的原有圆形公章的情况下,肖卫学有权代表森田公司对外发表声明废止其圆形公章的效力。森田公司的圆形公章被声明作废后,2007年11月22日签订的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上仍加该圆形公章不能代表森田公司的真实意思,而李继宗既非森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其经过森田公司的合法授权,故李继宗无权代表森田公司签署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处分森田公司的专利权,其在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的转让人处签字的行为亦不能代表森田公司。综上,原审判决认定涉案专利权转让合同无效,并无不当。

二、关于原审法院是否遗漏了必要的诉讼当事人问题。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虽然也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之一,但其行为与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的效力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涉案专利权转让前后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均为专利权人之一,涉案专利权转让证明中森田公司的转让行为是否是森田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与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无关。因此,即使昭和电炉兴业株式会社未参加本案诉讼也不会影响本案的审理结果,原审法院未追加其参加本案诉讼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杜浩、李继宗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依据不足,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上诉人杜浩、李继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戴 磊

代理审判员   柳维敏

代理审判员   战玉祝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焦 扬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