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裁判文书> 民事 > 正文   
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与周玉财、烟台北方玻璃模具有限公司董事、监事、经理损害公司权益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2-3 14:05:21     浏览次数:865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鲁民三终字第14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住所地,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漓江路15号。

法定代表人:万广斌,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进敏,山东盛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玉财,男,1962年6月28日出生,汉族,烟台北方玻璃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黎强,山东融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烟台北方玻璃模具有限公司。住所地,烟台市福山高新技术产业区永达街西首。

法定代表人:周玉财,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黎强,山东融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川公司)因与周玉财、烟台北方玻璃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公司)董事、监事、经理损害公司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烟民三初字第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大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进敏与周玉财、北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黎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川公司在原审中诉称,周玉财自1996年3月起任大川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于2000年10月20日调离大川公司。周玉财在大川公司任副总经理期间,于2000年5月10日,违反《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之规定,私自将大川公司所有的作价25万元人民币的玻璃模具生产专有技术作为周玉财的私有财产作价15万元人民币投资入股到北方公司,成为其个人的出资股本,并兼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亲自经营与其所任职的大川公司完全同类的营业,从事损害与其所任职的大川公司方利益的违法活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大川公司请求法院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大川公司成立于1991年10月18日,股东为香港华鲁有限公司和山东省香夼铅锌矿(以下简称香夼铅锌矿)。香夼铅锌矿除以现金、实物出资外,还以专有技术即SMRI-86型合金铸铁和SMDE-88型合金铸铁玻璃模具专有技术作价25万元作为其投资的一部分。双方就玻璃模具专有技术达成协议如下,双方同意上述技术作为香夼铅锌矿的股份投资,作价人民币25万元;该技术作为合资企业的资产,任何一方不经董事会批准不得转让;双方均有责任保证该项技术的秘密。

周玉财于1991年9月被调至大川公司任筹建小组副主任,后相继任该公司车间主任、副总经理兼生产技术部经理、经营部经理,负责该公司的生产和经营。

2000年5月31日,周玉财利用虚假的辞职证明在烟台市福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注册成立了北方公司,周玉财任北方公司董事长。在烟台市福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档案中有2000年5月10日周玉财与邝益壮、马敏签订的协议书,协议约定三方共同投资成立北方公司,其中周玉财现金出资57.14万元,专有技术作价14.29万元,合计71.43万元,占投资额的40%。公司注册手续委托周玉财办理。2000年10月3日,周玉财与邝益壮又签定补充协议,马敏自愿退出股份,股份变更为周玉财出资100万元,专有技术作价15万元,合计115万元,占51%股份。

2000年10月10日,周玉财向大川公司递交辞职申请。10月20日,周玉财与大川公司签订辞职协议书。该协议约定,周玉财自调离之日起三年内不准使用大川公司专有生产技术,生产经营大川公司已开发和生产过的产品,不准使用大川公司用代价建立起来的营销网络及业务客户经营同类产品;周玉财应该将其保管的技术资料、工艺文件交接给指定人员,并负责保密,不得带走和传到社会。

另查明,大川公司在2004年4月5日庭审中向法院确认了其主张的赔偿损失是从周玉财设立大川公司起至其离开该公司之间发生的,对大川公司主张的玻璃模具生产专有技术当时并未投入使用;北方公司是在周玉财离开大川公司四个月后才开业的,即这期间没有实际经营,也没有营业收入。

又查明,2003年11月7日,大川公司以周玉财及北方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诉至法院,案经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理,并分别作出了(2003)烟民三初字第39号和(2006)鲁民三终字第8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了周玉财在离开大川公司时,带走了大川公司的玻璃模具配方、机械加工工艺卡图纸、工序卡片图纸、管理规定、财务报告、经营计划、董事会文件、决定、客户通讯录等材料及两被告侵犯了属于大川公司的SMDE-88型合金铸铁配方的商业秘密等事实,终审判决两被告立即停止对大川公司的SMDE-88型合金铸铁配方的侵犯商业秘密行为,判令两被告将有关该商业秘密的技术资料返还给大川公司,并不得使用、泄露该商业秘密;赔偿大川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6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一、关于大川公司存在诉讼请求权竟合,本案能否合并审理,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法院认为,大川公司在向法院提起诉讼时,其所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将周玉财的15万元股本投资作为非法所得归大川公司,并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专有技术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但大川公司已就同一事实以两被告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另案向法院提出了诉讼,法院已作出了生效判决,大川公司在本案诉状中既请求按知识产权的相关规定保护,也请求依照公司法的规定保护,在法院向其释明的情况下,大川公司向法院明示了其诉讼请求应依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处理。对此,本案案由应确定为董事、监事、经理损害公司权益纠纷,适用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处理。

二、关于周玉财是否损害大川公司权益的问题。法院认为,周玉财和北方公司对大川公司的侵权行为发生在199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施行期间,故应适用该法律处理本案纠纷。199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董事、经理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从事上述营业或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第六十三条规定:“董事、监事、经理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第四款规定:“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不得兼任其他经济组织的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不得参与其他经济组织对本企业的商业竞争。”根据上述法律法规规定,周玉财在担任大川公司副总经理尚未离职期间,与他人投资设立北方公司并登记注册经营与其任职公司相同的业务,违反上述禁止性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关于周玉财及北方公司称大川公司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所有人,也不是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使用商业秘密的使用人、大川公司所谓的玻璃模具配方不构成商业秘密的抗辩主张。从大川公司提交的香港华鲁有限公司和山东省香夼铅锌矿合资协议看,该协议中明确约定了SMRI-86型合金铸铁和SMDE-88型合金铸铁玻璃模具专有技术作价25万元作为向大川公司投资的一部分,该技术作为合资企业的大川公司资产,且经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烟民三初字第39号及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鲁民三终字第8号作出的民事判决认定了SMDE-88型合金铸铁配方属于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故两被告的抗辩理由,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支持。关于两被告称周玉财并未将大川公司所谓的专有技术作价入股北方公司,大川公司仅是猜想认为周玉财成立北方公司的入股投资的抗辩主张。从2000年5月10日及10月3日周玉财与邝益壮、马敏等人签订的协议书以及补充协议中,双方对周玉财的出资方式均有表述,最终确定以该技术作价15万元,证据是北方公司成立时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备案的法律文件,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再从周玉财在离开大川公司时所带走其玻璃模具配方、机械加工工艺卡图纸、工序卡片图纸、管理规定、财务报告、经营计划、董事会文件、决定、客户通讯录等材料的事实看,周玉财已将其所掌握的大川公司所有的商业秘密及有关技术资料带到了北方公司,北方公司才得以生产出与大川公司同类的产品。从上述证据和事实来看,法院能认定周玉财利用其掌握的大川公司所有的商业秘密及相关技术作价15万元以出资方式投入北方公司的事实,对两被告的抗辩理由,因其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

三、关于本案中两被告应否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法院认为,大川公司主张权利的法律根据是199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和《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第四款等规定。根据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董事、经理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商业竞争活动。董事、经理从事上述商业竞争活动,属于法律禁止的商业竞争行为。董事、经理从事上述营业或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董事、经理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199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董事、经理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从事上述营业或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这里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指董事、经理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一是强调只有营业所得的收入才“应当归公司所有”。仅登记注册设立与其任职公司同类营业的公司而未从事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则不属于上述规定的营业收入。二是从事了损害其任职公司利益的活动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周玉财违反《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199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上述规定,其从事上述营业或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 但大川公司在本案中未主张和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周玉财在北方公司经营与大川公司同类的营业所获得的收入和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所获得的收入。而本案中,大川公司请求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判令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对于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的请求,因大川公司主张的上述技术信息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只有SMDE-88型合金铸铁其组方方案属于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其他技术属于公知公用的技术。对于公知公用的技术,任何人可以自由使用,任何人不能主张独占权利。故根据该生效判决,大川公司仅对周玉财以其技术部分投资中的SMDE-88型合金铸铁其组方方案享有商业秘密权利。出资人以非货币出资应向被投资公司转移其产权。出资人一旦将财产投资于公司,即丧失所有权而取得股权。假若大川公司主张周玉财以其商业秘密技术作价15万元入股作为北方公司注册资本是合法的话,则周玉财向北方公司移转了15万元价值的该技术产权后,北方公司对此技术即取得了15万元价值的财产占有使用处分权;而周玉财得到的是仅是相应出资比例的股东权利。股东权利既非纯粹的财产权,亦非纯粹的身份权,而是一种包含了财产性的权利和非财产性的权利的综合性权利。其中财产性的权利如周玉财基于股东地位可对北方公司行使请求分配股利、股份转让等权利,请求分配股利属于收益,是其对北方公司投资的主要预期利益,这属于周玉财基于股东权利而获得的财产上的财产性收入,但其具有期待性和不确定性;非财产性的权利如周玉财可对北方公司的经营管理决策行使表决等权利,但不具有直接的财产内容。因此周玉财以大川公司主张的商业秘密技术作价15万元入股北方公司并未获得15万元的财产收入,周玉财获得的股东权利本身与上述法律规定的从事营业或损害活动所得的收入不是同一概念,二者不能混同。另外,大川公司主张周玉财作价15万元入股的技术,已在其起诉并审结的周玉财和北方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周玉财和北方公司不得使用、泄露该商业秘密,即周玉财和北方公司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该商业秘密,包括不能以该商业秘密作价入股,故周玉财以大川公司主张享有权利的技术作价15万元入股,该股权资本属于不合法的,北方公司在法律上对该入股资本不享有合法的权利,周玉财在法律上对此相应出资比例的股权也不享有合法的股权权利。非法的股权和资本依法应予否定,且大川公司请求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其所涉及的该15万元人民币对周玉财而言并不存在,周玉财只在形式上持有相应出资比例的股权,故大川公司该诉讼请求的根据和理由不充分,依法不能成立。对于大川公司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的诉讼请求,实质上是周玉财以大川公司主张享有权利的25万元玻璃模具生产技术商业秘密作价15万元入股北方公司的投资差额10万元作为损失赔偿。由于该商业秘密技术具有可复制、可重复使用等特点,且由于大川公司对该技术已经实际占有使用于其生产经营,故周玉财带走了大川公司主张权利的玻璃模具生产专有技术等技术信息,拷贝到北方公司的微机中,未必实际剥夺大川公司对该技术的合法占有使用处分权。且大川公司未在本案中主张并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因此而丧失对该商业秘密占有使用权或影响其该技术产品市场的损失数额等事实,故大川公司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的诉讼请求中的投资差额10万元,并非大川公司所受到的无形资产损失或实际经营损失,大川公司该诉讼请求的根据和理由不足,依法不能成立。在大川公司起诉的已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生效的周玉财及北方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大川公司主张周玉财带走了其标有“绝密”等保密措施的玻璃模具配方技术资料及图纸等技术信息、经营计划、管理规定、财务报告、董事会文件、客户通讯录等,拷贝到北方公司的微机中,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商业秘密行为,立即停止生产销售玻璃模具,赔偿大川公司被侵犯商业秘密所受到的经营利润损失674797.74元,赔偿大川公司因调查两被告侵犯其商业秘密所支出的费用53177.00元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综合考虑了大川公司的SMDE-88型合金铸铁其组方方案的价值情况、周玉财及北方公司的侵权情节以及大川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有关费用等情况,酌定周玉财及北方公司赔偿大川公司经济损失60000元,驳回大川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章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定,周玉财及北方公司侵犯大川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一种。在本案中,大川公司主张周玉财作为其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私自将大川公司所有的作价25万元人民币的玻璃模具生产专有技术的合法商业秘密,以周玉财的私有财产作价15万元人民币投资入股到北方公司,成为其个人的出资股本,并兼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亲自经营与其所任职的大川公司完全同类的营业,从事损害与其所任职的大川公司方利益的违法活动。根据199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和《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第四款等规定,周玉财上述行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其行为属于法律法规禁止的不正当的商业竞争行为,据此大川公司在本案中请求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判令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请求权须依赖于一定的基础权利。所谓的基础权利包括物权、债权、人格权、身份权、知识产权等。由于大川公司在上述两案中诉讼主张的权利基础均是其生产玻璃模具配方技术资料等(其中包括商业秘密和公知公用技术),故属于同一合法的基础权利即商业秘密权利。大川公司在上述两案中主张的两被告侵犯其商业秘密的不正当商业竞争行为,属于同一侵权行为。该侵权行为,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构成要件形成侵犯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法律关系,根据公司法的构成要件形成董事、监事、经理损害公司权益的不正当的商业竞争法律关系。当同一事实行为同时符合数个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时,依据数个法律规范产生数个请求权,由于数个法律规范具有同一的权利保护目的,形成请求权竞合,因而只能择一行使诉权。大川公司根据上述不同的法律关系分别在两案中提出不同的请求权,属于请求权的竞合。当事人不得就同一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分别以不同的请求提起两起诉讼。由于大川公司上述两个请求权发生的基础权利是相同的,并且这些请求权的目的是相同的,即都是根据两被告损害其公司利益的同一不正当竞争损害事实,请求保护其公司的利益。故在大川公司其起诉的两被告侵犯其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判决生效以后,大川公司本案的诉讼请求获得第二次保护的法律根据和理由不足。

综上所述,周玉财的行为违反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禁止性规定,但大川公司请求判令收归周玉财盗用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作为其个人私有资本投资到北方公司的非法所得15万元人民币为大川公司所有,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大川公司的工业产权商业秘密的转让财产损失10万元人民币,缺乏充分证据和理由,法院不予支持。依据199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及《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第四款之规定,判决驳回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260元,由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负担。

大川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大川公司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两被告负担。主要理由如下:1、周玉财把大川公司所有的专用技术作价15万元投入到北方公司,一审法院认定该15万元不是所得收入不当。因为周玉财通过此方式节省了应当由其支出的15万元。所以,这15万元虽不是营业收入,却是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活动的所得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意思为不管董事、经理是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还是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所得收入均归公司所有。一审法院仅认为经营活动的收入才归公司所有不当。2、周玉财将原本价值25万元的专有技术以15万元抵作出资,致使大川公司损失了10万元,一审法院认为这10万元不是大川公司的损失不当。3、(2006)鲁民三终字第8号民事判决确认周玉财侵犯了大川公司的商业秘密,并判令周玉财承担相应的责任。一审法院认为大川公司还是就上一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提起的诉讼,只是诉讼请求不一样,一审法院的认定与事实不符。(2006)鲁民三终字第8号案与本案不是同一个行为,本案是损害公司权益的侵权行为。

周玉财与北方公司答辩称,周玉财虽将专有技术作价15万元投入到北方公司,但是北方公司当时刚成立,没有经营,没有经济效益,并且这种股东的投资收益具有不确定性,若公司经营不善亏损,则不会有收益。本案与(2006)鲁民三终字第8号案属于对一个事实提起两次诉讼,构成重复诉讼。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大川公司在本案中称,周玉财私自将其专有技术作价15万元投资到北方公司的行为是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依据法律规定,该15万元系周玉财损害其公司权益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大川公司所有;该专有技术价值25万元,现周玉财仅作价15万元,周玉财还应当赔偿大川公司10万元的损失。对于大川公司的上述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关键应当分析本案与大川公司与周玉财、北方公司之间另一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前案)之间的关系。在前案中,法院判决周玉财私自将大川公司的专有技术向北方公司披露,其与北方公司应承担停止侵犯大川公司商业秘密的责任,并赔偿大川公司经济损失6万元。虽然前案是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本案是董事、监事、经理损害公司权益纠纷,但是两个案件指向的行为都是同一个,即周玉财、北方公司擅自使用大川公司专有技术的行为。对此,大川公司在原审的诉状中明确表示本案与前案属于同一侵权行为产生的不同的损害后果。当同一行为符合数个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时,依据数个法律规范产生数个请求权,由于数个法律规范具有同一的权利保护目的,形成请求权竞合,只能择一行使诉权。既然擅自使用专有技术的行为在前案中已被法院处理过,并且周玉财与北方公司已被判令赔偿大川公司的损失,大川公司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其有其他损失,所以,其就同一行为从另外的法律关系上再寻求保护的理由和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根据 199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董事、经理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从事上述营业或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 《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第四款规定:“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不得兼任其他经济组织的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不得参与其他经济组织对本企业的商业竞争。”上述法律规定表明,公司总经理或副总经理在任职期间负有竞业禁止的义务。具体到本案,周玉财在任大川公司副总经理时擅自使用大川公司的专有技术与他人投资成立了北方公司,并任北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且北方公司经营与大川公司相同的业务,可见,周玉财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上述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损害了大川公司的合法权益,构成侵权。但本案的赔偿问题仍应根据侵权造成的实际后果加以考虑,大川公司现并无证据证明周玉财因违反公司法律规定而对大川公司利益造成实际损害的事实。由于对损失存在缺乏证据,大川公司关于其收回15万元价款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大川公司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260元,由烟台大川玻璃模具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清霜

代理审判员   刘晓梅

代理审判员   于志涛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石 青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