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知识产权
其他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知识产权 > 植物新品种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丹东农业科学院与辽宁丹铁种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4 14:27:50     浏览次数:1310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4)沈民四知初字第81号

原告:丹东农业科学院。

法定代表人:景希强,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韩明旭,辽宁同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辽宁丹铁种业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范香久,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树勋,铁岭市“148”法律服务中心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周文惠,铁岭县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

原告丹东农业科学院(以下简称农科院)与被告辽宁丹铁种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铁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原告于2004年7月21日起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民事审判第四庭审判员王晓航担任审判长并主审,代理审判员马越飞、徐文彬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原告于2004年9月10日向本院提出对被告被控侵权品种进行技术鉴定的请求,国家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以下简称知产中心)于2005年3月8日作出技术鉴定报告书,本院于2005年3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农科院委托代理人韩明旭,被告丹铁公司法定代表人范香久、委托代理人周文惠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原告农科院诉称:2003年至2004年期间,原告于辽宁、吉林两地市场上发现被告生产的“创奇0209”以“新丹科2109”的名义进行销售,并与原告经国家农业部授权的“丹科2109”属同一品种,被告于2003年生产被控侵权品种4000亩,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2、被告赔偿经济损失308万元;3、被告赔偿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费用2万元;4、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丹铁公司辩称:1、原告所诉被告以“新丹科2109”的名义销售“创奇0209”与事实不符;2、被告生产的“创奇0209”是经过辽宁省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与原告的“丹科2109”相比存在明显的差异,不属同一品种,被告不存在侵权行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植物新品种证书,证明原告拥有“丹科2109”的品种权;2、购货凭证、信誉卡,证明被告在市场上确有销售行为;3、侵权案件调解终止说明,证明该案在辽宁省农业厅的行政处理己经终止;4、2004年9月16日辽宁省农业厅植物新品种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证明,证明证据5的真实性和有效性;5、2004年5月8日由北京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证明被控侵权品种与原告的授权品种属同一品种;6、被告给辽宁省农业厅的答辩书,证明2003年被告生产被控侵权品种55万公斤;7、原告损失的计算依据,原告从育种基地购进种子为每公斤3.90元,销售价为每公斤9.20元,每公斤利润5.30元;8、依据原告的申请,本院调取的被告于2003年1-6月销售“创奇0209”的销售明细帐,证明被告实际生产被控侵权品种所获的金额。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1、对证据1、2、3、6、8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2、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份证据违反法律程序,不具证明效力;3、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检测部门不具有资质,取样送检的过程没有通知被告,程序违法,不具有证据效力;4、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份证据是原告单方提供的证据。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1、辽宁省农业厅[2004]20关于公布2003辽宁省农作物新品种审定结果通知,证明“创奇0209”依法享有品种权;2、辽宁省农业厅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立案通知书,证明原告到法院起诉之前,已经到其他行政部门进行处理,本案属于行政案件;3、2004年5月8日农业植物新品种检测报告,这是原告单方检测报告(同原告证据5);4、“创奇0209”品种田间测试结果,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品种不是同一品种;5、丹东第五研究所关于铁岭实验站遗留问题协议一份,证明原、被告之间原来曾经合作过;6、被告方提交给农业厅的答辩状,证明反驳事实(同原告证据6);7、2004年3月30日北京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的检测报告,反驳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5,证明由同一检测机构出具的同一检测事项内容表述不一致;8、玉米新品种“丹科2109”授权使用协议,证明原、被告2001年曾经合作过;9、技术合作协议书,证明原、被告之间曾经合作过;10、辽宁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品种的通知[2004]19号文件,证明“丹科2109”品种描述与“创奇0209”描述形态是不一致的,证明被告没有侵犯原告植物新品种权。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1、对证据1、2、3、5、6、7、8、9、10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2、对证据1的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创奇0209”是否侵权;3、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田间检测有正规的检验办法,被告的田间检测没有按有关规定实施;4、对证据5、7的关联性有异议;5、对证据8-10的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

原告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依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封存了在被告处查封的被控侵权品种样品,并经双方当事人签字确认。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共同提取了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植物新品种保藏中心备存的原告授权品种“丹科2109”的标准样品,并委托知产中心对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品种与原告授权品种的品种是否为同一品种进行了鉴定。该中心委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玉米研究中心)进行了dna指纹分析方法(ssr分子标记技术)检测,知产中心依据玉米研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并组织了专家组对玉米研究中心的检测报告进行了讨论,然后向本院出具了技术鉴定报告书,结论为送检的被控侵权产品与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植物新品种保藏中心提供的标准样品(即原告授权品种“丹科2109”)不属于同一品种。经开庭质证,被告对鉴定结论无异议。原告对鉴定结论有异议:1、认为玉米研究中心的检测报告的主检人不具备检测资格;2、认为被鉴定的被控侵权品种是二级种子,国家标准规定二级种子纯度达到96%以上即可,存在4%杂种的问题,在鉴定过程中有可能随机提取的种粒均是杂种,影响鉴定的结论;3、对于ssr技术和选用30引物检测问题,原告认为在原告提供的也是由玉米研究中心出具的报告中没有说明选用30对引物检测的问题。由玉米研究中心出具的同一事项的各次检测报告结论均不一致,因此本案的检测报告不能保证客观性和真实性。对上述问题鉴定人认为:“1、主检人是经过专业技术培训,并且检测过程均严格遵守有关规定,故主检人具备检测资格;2、关于种子纯度问题,我们利用dna指纹分析技术进行鉴定,考虑到存在种子纯度的问题。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们专门研究了利用玉米单粒种子dna进行鉴定。我们随机提取了10粒种子,进行单粒种子鉴定,采取多数结论一致的原则判定是否为同一品种;3、采用dna指纹分析技术是目前对种子进行纯度和真假鉴定最好的方法,为了检测结论的准确性,我们采用了30对引物对比,对于检测报告的内容,我中心每次检测结果仅对每次送检的样品负责,而且每次检测的双方样品我中心均有备案。”

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的答辩意见及双方当事人对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2000年8月24日,原告农科院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申请了名称为“丹科2109”的玉米新品种,2003年3月1日获得授权,品种权号为:cna20000061.6。2003年12月被告开始生产被控侵权品种,共3000亩,产种55万公斤左右。2004年2月被告丹铁公司被控侵权玉米品种命名为“创奇0209”,并通过辽宁省农作物新品种审定,同时在市场上销售。2004年6月30日被告销售被控侵权品种销售帐记载贷方余额累计6,254,378.30元。经本院依法委托知产中心进行技术鉴定,鉴定技术报告书分析认为:玉米研究中心利用30对ssr核心引物对送检的被控侵权品种样品与原告授权品种的标准样品进行dna扩增,分别扩增出67个特征谱带。送检样品的67个特征谱带中有14个特征谱带与标准样品的特征谱带不相同,差异率为20.9%。鉴定结论为:被控侵权品种“创奇0209”与原告授权品种“丹科2109”不属同一品种。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证据1、2、6、8,被告提供的证据1,技术鉴定报告书,经开庭公开质证、认证、辩证,本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植物新品种,是指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加以开发,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和稳定性并有适当命名的植物品种。完成育种的单位或者个人对其授权品种,享有排他的独占权。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品种权所有人许可,不得为商业目的生产或者销售该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不得为商业目的生产或者销售繁殖材料重复使用于生产另一品种的繁殖材料。原告农科院是“丹科2109”玉米种的品种权人,其合法享有的排他独占品种权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判断被控侵权品种是否构成侵权的判定方法为,被控侵权品种的全部性状特征均与授权品种的全部性状特征相同的,应当认定被控侵权物落入品种权的保护范围。通过鉴定结论可以认定,被控侵权品种与原告授权品种有14个特征性状存在差异,差异率为20.9%,应当认定被控侵权物没有落入原告品种权的保护范围内。

关于原告主张应采用田间观察检测的方法进行鉴定问题。本院认为,田间观察检测方法与dna指纹分析技术检测方法是目前专业领域对品种同一性鉴定均可采用的不同方法,田间观察检测需要较长的周期,资源消耗量大,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处理侵权纠纷不够快捷、拖延诉讼时间、增加诉讼周期及成本;dna指纹分析技术不受生长发育阶段、环境条件的影响,具有更准确、更稳定、重复性好、操作简便快捷的特点,更利于侵权纠纷的快速解决,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是更科学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故原告主张进行田间观察检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由玉米研究中心出具的同一检测事项,检测报告结论不一致问题。本院认为,原告向本院提供的检测报告不是经过司法程序委托进行的检测,被告对原告提供的检测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故其不具有法律效力,玉米研究中心也表示其只对每次检测的样品负责,并且有备案可供查证。因此本案应以本院通过司法程序委托进行鉴定的技术鉴定报告书的结论为依据。对原告此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主张其生产的被控侵权品种是经过辽宁省农作物新品种审定的品种,应受到品种权保护,其生产的品种与原告的品种权不属同一品种的问题。本院认为,品种审定是品种审定委员会对新育成的品种或者新引进的品种进行区域化鉴定,目的是为了防止盲目引进和任意推广不适宜品种或劣质品种,强调的是品种的推广价值。按照《种子法》的规定,主要农作物品种在推广应用前必须通过国家或省级审定。通过品种审定的品种要想取得品种权的司法保护,应向国家有关品种授权部门提出品种权申请,符合授权条件,才可以取得品种权的保护。取得国家授权的品种,要想在生产上推广应用还需经过品种审定或认定。因此品种审定与品种权保护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对被告此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告农科院对其诉讼请求负有举证责任,其没有向本院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丹铁公司存在侵权行为。被告自行生产的“创奇0209”与原告授权品种“丹科2109”玉米种不属同一品种,其没有侵犯原告享有的品种权,不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承担诉讼费用的法律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二条、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丹东农业科学院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6,220元,保全费8,020元,鉴定费30,000元,均由原告丹东农业科学院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晓航
代理审判员 马越飞
代理审判员 徐文彬
二○○五年四月十日
书 记 员 姜东峰

(刘建明编)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