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知识产权
其他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知识产权 > 植物新品种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与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济阳县泉星种业有限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4 11:26:36     浏览次数:1041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济民三初字第88号

原告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阎永生,董事长。

原告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新友,董事长。

原告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房志勇,董事长。

以上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高东进,河南光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

法定代表人邵长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建中,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济阳县泉星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云岭,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培泽。

委托代理人于强,济阳县济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原告)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济阳县泉星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阳泉星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7年4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6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高东进、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建中和被告济阳泉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高培泽、于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原告共同诉称,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拥有cna20000053.5“郑单958”玉米杂交种植物新品种权。2007年1月1日,河南农科院粮作所授权三原告和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排他生产经营“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并授权四单位在全国范围内共同全权负责有关“郑单958”玉米杂交种的维权事宜。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未经“郑单958”品种权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许可,生产销售外包装为“鲁种99118”而实际为“郑单958”的玉米杂交种,三原告发现被告济阳泉星公司正在销售该“鲁种99118” 玉米杂交种,经济阳县工商局查封并委托鉴定其结论为“郑单958”玉米杂交种。两被告的行为已构成对“郑单958”植物新品种权人及利害关系人的侵权,请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并连带赔偿三原告经济损失100万元。

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辨称,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是“鲁种99118”品种权人,从未销售名为“鲁种99118”,实为“郑单958”的玉米种子。2007年4月18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应原告的举报以涉嫌销售假玉米种子为由扣留了被告212袋、10600公斤“鲁种99118”玉米种子。2007年4月27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因扣留错误解除了扣留措施。2007年4月27日,法院应原告的证据保全申请从被告生产线上提取了正在包装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但在庭审时原告也认为未侵犯“郑单958”植物新品种权,要求不作为证据使用。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于2007年1月5日销售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鲁种99118”玉米种子,而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2007年3月底对济阳泉星公司进行现场检查,2007年4月10日和4月20日扣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销售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及取样委托鉴定,期间达三个月之久,亦未通知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到场,委托鉴定的玉米种子并非原告生产销售。本案为普通的民事侵权诉讼,依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三原告无直接证据证实其主张,除了被告济阳泉星公司的指认外,全是推测和想当然。请求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济阳泉星公司辨称,济阳泉星公司受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的委托在济阳县范围内销售其不再分装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提供的玉米种包装袋上标注着种子经营许可证号、种子生产许可证号、种子检疫证号、审定编号、执行标准等一系列有效证明,济阳泉星公司有理由相信所销售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的合法性和真伪性,济阳泉星公司不应为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的行为承担责任。在济阳县工商局的执法过程中,济阳泉星公司已将4970斤“鲁种99118”玉米种子交济阳县工商局封存,另30斤因包装破裂而无法封存。请求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cna20000053.5“郑单958”玉米杂交种植物新品种权证书和年费缴纳凭证,以证明涉案植物新品种权的内容和效力。两被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二、授权书,以证明三原告获得品种权人的授权,可以提起诉讼。两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三、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现场检查笔录、发票和检测报告,以证明两被告的侵权行为。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提出异议,被告济阳泉星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上述检查笔录和检测报告系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行政执法中依法作出,发票系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开具,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虽对证据的关联性提出异议,但未提供反证,本院对其异议不予支持,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四、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和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于2003年12月24日签订的玉米杂交种“郑单958”科研成果使用许可合同和付费凭证,以证明三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两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该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提出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

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山东省农作物品种审定证书,以证明“鲁种99118”为山东省种子总公司选育的玉米品种。三原告和被告济阳泉星公司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二、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扣留财物通知书、财物清单和解除行政强制措施通知书,以证明三原告怀疑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生产销售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侵权,经工商行政机关查处并不成立。三原告和被告济阳泉星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济阳泉星公司提供了下列证据:

一、发票、扣留财物通知书和财物清单,以证明山东省种子总公司销售给济阳泉星公司“鲁种99118”玉米种子5000斤,后被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查封扣留。三原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被查封的种子是否为其销售提出异议。本院认为,上述扣留财物通知书和财物清单系工商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中依法作出,发票系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开具,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虽对证据的关联性提出异议,但未提供反证,本院对其异议不予支持,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二、委托书,以证明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许可济阳泉星公司在济阳区域内销售不再分装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三原告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上述认证,本院确认下列事实:

2000年8月22日,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向农业部提出植物新品种申请,于2002年1月1日获得授权,品种权号cna20000053.5,品种名称“郑单958”,属或种玉米,品种权人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2007年1月1日,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授权三原告和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排他生产经营“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并授权四单位在全国范围内共同全权负责有关“郑单958”玉米杂交种的维权事宜。诉讼中,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声明,决定在程序上放弃加入共同诉讼,其相关实体权益由三原告享有。

“鲁种99118”是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选育的玉米品种,2005年3月6日获得山东省农作物品种审定证书。诉讼中,各方确认“鲁种99118”和“郑单958”为两种不同的玉米杂交种。2007年1月5日,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销售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鲁种99118”玉米种子2500公斤,规格每袋装2.5公斤,单价每公斤9元。2007年3月1日,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出具委托书,授权济阳泉星公司在2007年3月1日至2007年8月1日在济阳区域内销售不再分装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

2007年3月28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的执法人员来到被告济阳泉星公司门市部检查,制作现场检查笔录并提取样品,该现场检查笔录记载:济阳泉星公司的经营场所有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生产的“鲁种99118”玉米种子5000斤,该批玉米种包装上标注经营许可证编号(农)农种经许字(2004)第0172号,生产许可证编号(鲁)农种生许字(2004)第0001号,检疫证编号鲁(历城)植检登字(078)号,品种审定编号鲁农审字(2005)008号。2007年4月5日,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对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委托送检样品“鲁种99118”,与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植物新品种保藏中心提供的标准样品“郑单958”进行同一性检测,结论为二者属于同一品种。2007年4月10日和20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济阳分局分别向济阳泉星公司下达扣留财物通知书,两次共扣留“鲁种99118”玉米种子4970斤。2007年4月18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下达扣留财物通知书,扣留“鲁种99118”玉米种子212袋,每袋50公斤装。2007年4月27日,该局下达解除行政强制措施通知书,解除上述强制措施。

三原告在提起本案诉讼的同时,认为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有许多未售出的侵权玉米种子(有已包装的和待包装的),提出证据保全申请,本院依法裁定准许并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种子包装生产线上提取一包2.5公斤装“鲁种99118”玉米种子。庭审时,三原告认为该包玉米种子与“郑单958”不同,不要求作为证据使用。

本院认为,“郑单958”为农业部授权保护的植物新品种,“鲁种99118”为山东省审定推广的品种,二者为两种不同的玉米杂交种,其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均应得到保护。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是否以生产销售“鲁种99118”为名,实为生产销售“郑单958”。

(一)关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生产并销售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5000斤“鲁种99118”玉米杂交种的行为。

2007年1月5日,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销售给被告济阳泉星公司5000斤“鲁种99118”玉米杂交种。2007年3月28日,被告济阳泉星公司被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查处并提取样品送检,证实工商行政机关所查处的“鲁种99118”玉米杂交种与“郑单958”植物新品种相同。上述事实由发票、现场检查笔录、封存样品和检测报告组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加以证实,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虽以未被通知到场为由否认各证据之间的关联性,但是,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均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行政执法中依法取得,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异议,故对其异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未经许可,生产销售与“郑单958”相同的玉米种子,侵犯了“郑单958”植物新品种权, 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因侵权种子已被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扣留,两被告的上述行为已经终了,已无判决停止侵权行为的必要。被告济阳泉星公司作为销售者,其提供了侵权种子的合法来源,故不负赔偿责任。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应对上述侵权行为和三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而发生的合理费用承担赔偿责任,其数额由本院结合上述销售数量、销售价格、三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而发生的合理费用及被告侵权的主观恶意程度酌定为10万元。

(二)关于三原告对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的其他指控。

三原告认为,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大肆生产销售外包装为“鲁种99118”而实际为“郑单958”玉米杂交种,销售范围极广。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收集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诉讼中,三原告向本院提出证据保全申请,本院依法准许并按照三原告提供的证据线索“储藏在加工厂内已包装的和亟待包装的玉米种子”,从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加工厂种子包装生产线上提取一袋“鲁种99118”玉米种子,而三原告庭审时认为该种子不同于“郑单958”,不要求作为证据使用。鉴于,(一)“鲁种99118”和“郑单958”均为有关部门审定的两种不同的玉米杂交种;(二)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2007年4月18日应三原告的举报查扣212袋50公斤装“鲁种99118”玉米种子,后证实并非侵权种子。故三原告的上述指控缺乏证据支持,对其相关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

二、驳回原告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800元,由原告原告河南金博士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种业有限公司、河南农科院粮作所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0000元,由被告山东省种子总公司负担4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和副本八份,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4800元,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俊河
审 判 员 贾 忠
审 判 员 赵 雯
二○○七年九月五日
书 记 员 马绪乾

(刘建明编)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