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行政确权(按行业)> 材料 > 正文   
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三人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行政纠纷案(一审发回后两审)
添加时间:2013-1-9 20:05:45     浏览次数:1458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6)一中行初字第92号

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科技经济园区振华路212号。

法定代表人楼寿林,所长。

委托代理人朱黎光,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林建军,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沧,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化学申诉处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崔国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行政诉讼处审查员。

第三人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紫金观巷26-19号。

法定代表人沈建冲,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邹可嘉,北京市川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耀冲,男,汉族,1965年5月21日出生,住上海市东茭白园88号。

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简称林达研究所)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9月19日作出的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509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05年12月26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快凯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06年3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达研究所的法定代表人楼寿林及其委托代理人朱黎光、林建军,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张沧、崔国振,第三人快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沈建冲及其委托代理人邹可嘉、沈耀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7509号决定系专利复审委员会就快凯公司针对林达研究所拥有的名称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作出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定:

一、关于证据的认定。1、关于新证据1.4’。证据1.4 应为证据1.4’复印件之误所造成。快凯公司在口头审理时提交了证据1的原件,虽然对于其中所包含的附件证据1.4’来说,其提交的日期超过了自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1个月的期限,但证据1.4’在快凯公司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提交的证据1中明确提到,并被用来证明快凯公司于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1个月内所主张的该证据所示的产品已被公开销售的具体事实,因此,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对该证据予以考虑。2、对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的认定。(1)快凯公司在口头审理中提交了证据1公证书原件,林达研究所在口头审理中认可其真实性,专利复审委员会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林达研究所认可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2-8、9、11-14的真实性,专利复审委员会对该证据2-8、9、11-14的真实性予以认定。林达研究所在口头审理后提交的意见陈述中对证据1公证书中所公证的证据1.3、证据1.4’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要求提供原件。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对于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除非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之外,应当将其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本无效宣告请求中:第一,证据1.3购销合同中需方名称“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与合同签章“广东省番禺氮肥厂”不一致,以及合同栏目填写的笔迹明显不同,其不构成排除证据1.3真实性的理由,具体来说,证据14的《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表明,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合同专用章上的名称为“广东省番禺氮肥厂”,购销合同中需方名称系企业法人名称“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简写,两者具有一致性。另一方面,合同栏目为手工填写,不同的栏目分由不同的人填写并不影响合同的效力,更不影响合同的真实性。第二,公证书文字部分明确记载所附证据1.3、证据1.4’的复印件均与原件相符,作为一份证据保全公证书,其“原件”应为证据法意义上的原件。第三,证据1.4’竣工图中“设计”、“制图”、“描图”栏相关人员的签字时间并不表明设计的时间晚于制图和描图时间。第四,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向公证机关提供其所拥有的书面证据1.3和1.4’以及实物证据并无不妥,且该公司原是广东省番禺氮肥厂与番禺汇强经贸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其拥有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在出资组建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之前的实物资产以及有关该实物资产购销合同及图纸也具有合理性。而证据1.5仅表明快凯公司免费为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检修合成塔内件,这不足以否定经过公证的书面证据1.3和1.4’的真实性。第五、林达研究所对证据1.3、证据1.4’在形式上虽提出诸多疑点,但在没有提供足以推翻证据1.3、证据1.4’真实性的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对公证机关依法证明的证据1.3和证据1.4’的真实性予以认定。(2)证据10进帐单的收款人帐号为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帐号,与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供方的工商银行帐号不同。同时,该进帐单也没有记载广东番禺氮肥厂为履行《工矿产品购销合同》支付了款项,因此,证据10与快凯公司所主张的该证据证明证据1.3中《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的需方已按合同要求付款的待证事实不具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的有效证据使用。(3)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15包括证据15.1和证据15.2。证据15.1的真实性应予认定,但证据15.2与证据15.1不具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的有效证据使用。3、对林达研究所提供的证据的认定。林达研究所提供的反证1仅表明快凯公司以证据1原件、证据2-15为基础主张的公知技术抗辩的理由在侵权诉讼的地方一审法院没有得到支持,其不能用以反驳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也不能证明快凯公司在本无效宣告请求中所主张的本专利在申请日之前已在国内公开使用的无效理由不能成立,因此,反证1与本无效宣告请求的无效理由是否成立不具有关联性,在本案中不予考虑。

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实物,这些证据相互印证,可以认定证据1.4’是证据1.3 的工矿购销合同中的图号为MZ531-000的技术图纸。该合同所包含的产品技术图纸处于公众中任何人想得知就可以得知的状态,其构成了本专利的现有技术(下称对比文件)。2、新颖性比较。将本专利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比较,权利要求1的全部技术特征均已被对比文件所公开,故权利要求1不具有新颖性。权利要求3、4、5、6也不具有新颖性。 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还提供有  二、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1、现有技术的认定。本无效宣告请求中,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不仅提供了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证据1.4’ 图号为MZ531-000的

三、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本专利权利要求2是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其与对比文件的区别仅仅是密封垫片的材料不同,没有给要求保护的产品在形状、构造或其结合上带来变化,因此,权利要求2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关于本专利权利要求7的创造性。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的基础上,容易想到在筒体与盖板之间夹一密封垫片并用螺母螺栓紧固来实现密封,得到权利要求7的技术方案并预见其技术效果,因此,权利要求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综上所述,本专利的权利要求1、3-6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2、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鉴于快凯公司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1-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的无效理由成立,本专利权应予宣告无效,本决定对快凯公司提出的其它理由不作评述。据此,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第7509号决定,宣告本专利权全部无效。

原告林达研究所不服第7509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称:

一、关于程序问题。1、证据1.4’是第三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1个月以后提交的,被告没有遵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也没有认定该证据属于《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1节中规定的应该不予考虑的新证据,因此,被告采纳该证据理由不充分,明显违反程序,对原告不公平。2、对于第三人在口头审理时提交的证据1.4’,根据《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4.2中“••••••将无效宣告请求书和有关文件副本转送专利权人,要求其在收到该通知书之日起一个月内答复”的相关规定,被告应给予原告一个月的答辩及另行举证的期限,然而被告只给原告15天书面答辩时间,明显违反了相关规定。3、证据1属于孤证,且其中存在许多疑点和瑕疵,在原告向被告提交反证1以说明司法程序认定证据1内容不具有真实性的情况下,被告理应按照“依职权调查原则”对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调查。反证1关系到司法裁判的一致性和权威性,反证1应该予以考虑和审理,其所涉及的证据就包括本案证据1,与本案有关联性。

二、关于事实认定问题。1、公证书的内容仅公证了复印件与原件相符,其并没有对原件上记载的内容是否真实、原件上的内容是否实际发生和履行进行公证。在原告提出其内容不具有真实性的异议后,被告理应对证据1内容的真实性依法予以审理。2、证据1是孤证,其需要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才能依法认定,第三人提交的证据1只有签定合同这一事实,但是对于使用公开而言,提交的证据要形成一个证据链才有证明力,其最少需要涉及合同的签订、货款支付、货物交付、调试验收等证据,但目前的证据1没有任何证据佐证其内容的真实性,而这样的证据是可以根据需要而人为形成,被告对证据1的认定明显不符合常理。3、证据1.4’何时公开应以其进入公共场合的时间为准予以认定,而不能以合同记载且以合同签定的时间作为其公开的时间。4、第三人提交的证据1并非从该合同的当事人处获得,而是从一个第三人曾提供免费服务的公司取得,而第三人提供的免费服务不符合经济惯例,且提供的服务可能侵犯本专利。由于证据的提供者有明显获利的动机,且该证据为孤证和可人为形成,没有理由能排除其它可能性而使其具有唯一性。5、根据合同约定,款到发货,虽然第三人提交的证据10即1996年11月18日的进帐单由于没有原件而没有被认定,但至少第三人想说明款项是该时刻支付的,然而合同却约定1996年11月16日启运,第一、既然合同有款到发货的约定且没有注明到款时间,逻辑上就不能注明发货具体时间。第二、第三人的证据说明货在款到前二天就发出,有违合同约定。在这种违反逻辑的合同条款和举证者无法自圆其说的事实面前,合同内容的真实性不应被认定。另外合同条款有二种书写体,特别是有关产品编号和图号等与图纸相联系的内容被明显的使用另一种书写体,明显存在有意识地将图纸形成关联的人为因素。合同的签订地点是上海,一般标准购销合同均是由供方提供,然而本合同是需方提供的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监制的标准购销合同,明显有违常理。该内件是非定型产品,必须与用户的外筒配套,专用的工业生产设备均是定制的,而证据1却在没有签定购销合同时就存在竣工图,且是三年前设计的,逻辑上也说不通。原告认为这种存在种种疑点和瑕疵的孤证不能认定。6、证据1也不足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新颖性要求各技术特征完全吻合,现有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这一事实。综上所述,原告认为,第7509号决定程序违法,认定事实有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销。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一、关于证据1.4’。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是授权性规范。被告坚持第7509号决定对证据1.4’予以考虑的意见。原告引用的《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4.2中的规定是答复无效宣告请求书以及转文通知书的期限,而不是口头审理结束后的答辩期限。原告在口头审理中对被告另外给予15天的答辩期没有提出异议。事实上,直到现在,原告都没有提出延长答辩期和重新口审的合理理由。二、关于反证1。反证1不是生效的判决,第7509号决定对此有详细的分析,坚持第7509号决定中的意见。三、关于事实的认定,被告坚持第7509号决定的意见。四、关于使用公开。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合同中的购买者为特定的人,负有约定或者默示的保密义务,因此构成了使用公开。五、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被告坚持第7509号决定的意见。综上,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第7509号决定。

第三人快凯公司述称:一、原告关于被告审查程序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1、被告接受第三人的证据1.4’符合法律的规定。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规定授权被告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处理证据问题,并非一律不予考虑。而且,在证据1.1公证书正文部分明确记载了证据1.4’,第三人在无效请求意见陈述中也明确说明了用证据1.4’等证据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和创造性。因此,第三人的证据1.4’并不属于《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3.1节规定的不予考虑的证据。2、被告给予原告十五天的时间让原告针对证据1.4’答辩并不违反《审查指南》的有关规定。原告有充足的时间核实第三人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原告已经在口头审理时及此后对证据1.4’充分陈述了意见。3、反证1尚未生效,不具有法律效力,被告不予审理符合法律规定。二、被告认定事实不存在错误。被告已经履行了对证据1公证书的全面审查义务,符合法律的规定和客观的事实。证据1公证书中的证据之间互相印证,而且这些证据和其它的证据之间也互相印证。原告对证据1公证书的疑问均能予以合理排除。三、被告以合同签订日作为合同产品所包含的技术信息的公开日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从证据1.3购销合同的内容来看,合同无保密条款,而且是现货销售,相关技术信息已经公开。原告主张“1.4’何时公开应以其进入公共场合的时间为准”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第三人认为原告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第7509号决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

本案涉及国家知识产权局于1999年11月10日授权公告、申请日为1998年8月21日、名称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的第98219568.0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即本专利),专利权人为林达研究所。

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为:

“1. 一种触媒筐盖板和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包含有筒体(1)、大盖板(2)、小盖板(3)、密封垫片(4)、螺栓(5)、螺母(6),其特征是大盖板(2)的外侧和筒体(1)的内侧各有凹形缺口台阶结合组成一个凹面形槽,小盖板(3)上有凸形榫头面置于凹面形槽中,凹凸面之间则夹有一道密封垫片(4),小盖板(3)和筒体(1)由螺栓(5)、螺母(6)紧固构成筒体(1)和大盖板(2)、大盖板(2)和小盖板(3)、小盖板(3)和筒体1之间的密封。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密封垫片(4)的材料为不锈钢膨胀石墨缠绕垫片。

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冷管型甲醇合成塔内件。

4.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均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

5.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带有绝热层的冷管型氨合成塔内件。

6.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JL型氨合成塔内件。

7.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大盖板(2)和小盖板(3)为一体,筒体(1)、盖板(2)间夹有一道密封垫片(4),由螺栓(5)、螺母(6)紧固筒体(1)、盖板(2)、密封垫片(4)构成筒体(1)、盖板(2)之间的密封。”

针对上述专利权,快凯公司于2004年12月13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认为:(1)本专利权利要求1-6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有关新颖性和创造性的规定,权利要求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有关创造性的规定。(2)权利要求5、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和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规定。快凯公司先后提交了十五份证据,其中:

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生产编号:SGH96-705、制造单位: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日期:1996年10月”等字样。其中生产编号中的96及制造日期中的1996有明显的改动痕迹。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的签订日期为1996年11月15日,合同的左上方载明的供方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需方为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合同载明的产品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复印件。三、协议书复印件。证据1.2照片中的钢制盖板上人工刻有“产品名称: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及位于该公司制氨分厂的该内件的集气室和盖板的现状进行了拍摄,并对内件筒体与盖板、集气室、复原组装、包装、封存的过程进行了拍摄和监督。与本公证书相粘连的照片为公证人员现场所拍摄,与现场实际情况相符。本公证书所附的下列文件均与原件相符。一、由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提供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二、由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提供的随购买设备交付的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进行证据保全。本处公证人员王敏超与公证员助理吴剑对位于该公司制氨分厂废钢材库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证据1.5:协议书)。证据1.1载明:申请人快凯公司因诉讼需要,向我处申请要求对位于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内的  证据1为浙江省公证处2004年12月11日作出的(2004)浙证字第021677号公证书复印件,共17页(内含证据1.1:保全证据公证书文字部分;证据1.2:公证人员现场拍摄的照片;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证据1.4: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整体运回杭州进行冷胆试压并修复,运输费用由乙方负责,甲方不支付任何费用,乙方暂押现金人民币伍万元整存放于甲方,甲方开具收据,待内件运回甲方,甲方即把伍万元现金退回给乙方。 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产品编号为SGH96-705,图号为MZ531-000。该合同的备注栏上载明:①现货即交;②汇票付款。该合同“供方对质量负责的条件和期限”栏中载明:按技术图纸制造。“结算方式及期限”栏载明:汇票结算,款到发货。该合同供方印章上显示的开户银行为工商银行,需方盖章为广东省番禺氮肥厂。该合同显示,填写产品名称的笔迹与填写产品编号、图号及备注栏内容的笔迹不同。证据1.5的协议书系甲方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与乙方快凯公司于2004年12月6日签订的,约定乙方将甲方的在证据1.2照片中显示的名称为

证据10:盖有“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嘉定支行业务公章”的进帐单复印件1页,收款人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日期为1996年11月18日。该进帐单复印件上载有“1996年11月20日进帐,此复印件与银行留底内容一致,中行嘉定支行,2005年1月11日”的字样并加盖有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嘉定支行业务公章,公章上显示的日期为2005年1月11日。

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与证据1复印件中的图纸(即证据1.4)不符。专利复审委员会经核对,两图纸确实不符,遂当庭将证据1原件的复印件转送给林达研究所,并宣布其可在口头审理后15日内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  2005年5月26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举行了口头审理。在口头审理过程中,快凯公司放弃了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无效理由。其确认无效宣告请求的理由为: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所用证据为证据1结合证据9-14,以及单独使用的证据15。权利要求2-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所用证据为证据1和证据2-8;权利要求5和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的规定。快凯公司提交了证据1的原件,林达研究所对该原件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该原件中的图纸(即证据1.4 ’

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MZ531-000等字样。表格的上方有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竣工图章,并盖有BPVS制造许可证章。   证据1.4 ’图纸右下角的表格中载明的设计、制图、描图的时间为1993年,设计项目为内件修改设计,设计阶段为施工图,并载有:上海光化机械厂、

2005年5月26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举行了口头审理。林达研究所对证据1原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提出证据1原件中的证据1.4 ’与证据1.4不符。专利复审委员会经核实,二者确实不符。专利复审委员会将证据1原件的复印件转交给林达研究所,并宣布其可以在口头审理后15日内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林达研究所对此没有提出异议。

2005年6月10日,林达研究所提交了一份意见陈述书,并提交了尚未生效的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杭民三初字第316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作为反证。其认为:快凯公司提交的公证书原件中的证据1.4 ’是超过无效宣告请求日一个月新提交的证据,依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应当不予考虑。专利复审委员会应当给予林达研究所不短于一个月的期限针对证据1.4 ’答辩。证据1从形式上看存在诸多疑点,林达研究所怀疑公证书所公证证据的真实性。

2005年9月1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第7509号决定。

上述事实有第7509号决定、口头审理记录表、证据1(内含证据1.1、证据1.2、证据1.3、证据1.4 ’、证据1.5)、证据10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一、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7509号决定中对证据1.4 ’予以考虑是否违反程序。

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证据1.4’是证据1的一部分,可见快凯公司先前提交的证据1.4系由于失误所致,而证据1是快凯公司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主要证据,该证据不属于《审查指南》第三章第3.1节规定的请求人提交的用于证明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未举证主张的具体事实的新证据。在快凯公司于口头审理过程中提交了证据1公证书原件的情况下,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对其中包含的证据1.4 ’予以考虑并无不当。林达研究所关于专利复审委员会对证据1.4 ’予以考虑违反程序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虽然不同,且证据1.4 ’的提交期限已经超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1个月的时间,但由于证据1.1已经明确载明公证保全的证据为  专利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在专利复审委员会受理无效宣告请求后,请求人可以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1个月内增加理由或者补充证据。逾期增加理由或者补充证据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可以不予考虑。本条规定明确授权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无效宣告请求的具体情况决定请求人逾期补充的证据是否予以考虑。另外,《审查指南》第三章第3.1节规定,对请求人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后提交的需要新的证据支持的新的无效宣告理由和提交的用于证明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未举证主张的具体事实的新证据,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考虑。就本案而言,快凯公司先前提交的证据1公证书复印件中包含的证据1.4与其在口头审理中提交的证据1公证书原件中包含的证据

二、专利复审委员会给予林达研究所15天的时间针对证据1.4 ’答辩是否违法。

首先,林达研究所主张根据《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4.2节中“••••••将无效宣告请求书和有关文件副本转送专利权人,要求其在收到该通知书之日起一个月内答复”的相关规定,专利复审委员会应给予其一个月的答辩及另行举证的期限。由于《审查指南》的上述规定系对专利权人答复随同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转送的无效宣告请求书和有关文件的期限,故该规定不适用于本案。其次,林达研究所在口头审理过程中对专利复审委员会给予的15天的答辩期没有提出异议。再次,林达研究所可以在15天的答辩期内对证据1.4 ’进行核实,专利复审委员会没有剥夺林达研究所的程序权利。此外,林达研究所并未就15天的答辩期过短提出合理的理由。因此,专利复审委员会给予林达研究所15天的时间针对证据1.4 ’答辩并未违法。

三、专利复审委员会是否应当依照“依职权调查原则”对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调查。

《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2节“依职权调查原则”规定,专利复审委员会可以自行或者委托地方知识产权局(或相应职能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调查有关事实或者核实有关证据。《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1节“请求原则”规定,在无效宣告程序中,专利复审委员会通常仅针对当事人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的范围、理由和提交的证据进行审查。由此可见,“请求原则”是无效宣告请求的基础性原则,“依职权调查原则”是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必要时采取的原则。“依职权调查原则”是“请求原则”的补充。就本案而言,首先,林达研究所在无效审查程序中并没有提出专利复审委员会应当依据《审查指南》规定的“依职权调查原则”对证据1进行调查。其次,证据1是公证书,公证员对证据形式上的真实性,即书证的原件与复印件一致以及物证的状态均进行了公证,据此足以认定证据1形式上的真实性,这从林达研究所认可证据1的真实性中也可以得到印证。就证据1内容是否真实而言,需要审查员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进行全面、客观的分析并进行判断。因此,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本无效宣告请求的具体情况依据“请求原则”进行审查并无不当。林达研究所要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依照“依职权调查原则”对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调查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四、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7509号决定中认定事实是否有误。

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作为一种工业化生产的化工设备,从提高效率及节省人力、物力的角度考虑,在通常情况下,生产厂家不会采取在钢制的盖板上人工刻录产品信息的方法来标示其产品。而且,在证据1.2显示的人工刻录的信息中,生产编号中的96及制造日期中的1996有明显的人工改动痕迹,而制造日期对本案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在证据1.2存在如此重大瑕疵的情况下,本院无法确信其中的信息系在产品制造时形成,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依法不予确认。另外,证据1.3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含有两种不同笔迹的文字,其产品编号、图号的书写笔迹明显与“产品名称”栏中的笔迹不同,显然是由不同的人书写。产品编号作为与证据1.2中的产品相对应的信息之一,图号作为与证据1.4 ’相对应的信息之一,二者在形成证据链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此外,证据1.5中的协议书与通常的交易惯例不相符。在证据1.3存在不同笔迹的情况下,结合证据1.2中的产品生产编号及制造日期存在人为改动的情况以及证据1.5的协议书与通常的交易惯例不相符的情况,本院对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内容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另一方面,证据10由于其中载明的银行名称及帐号与证据1.3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载明的银行名称与帐号不符而被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认可,也反映出证据1存在重大的瑕疵。综上所述,在本院对证据1.2、证据1.3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的情况下,证据1中的其他证据不能证明证据1.4 ’中所示的产品已经在本专利申请日前公开销售,因此,证据1.4 ’不能作为本专利的对比文件使用。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7509号决定中把证据1.4 ’作为本专利的对比文件,并得出本专利权利要求1、3、4、5、6不具有新颖性,权利要求2和7不具有创造性的结论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  公证书系公证员就其所见证的书证、物证、证人证言等证据的情况而出具的一种法律文书,其系公证员所作见证的客观记载,其内容只能反映公证员在见证时刻所接触到的证据的客观情况。除非公证员对证据的形成过程进行了相应的公证并在公证书中作了客观的描述,否则公证书无法对证据的形成时间、形成经过等公证员没有亲身经历的情况作出客观的反映。证据1系一份公证书,其中包含证据1.2公证人员现场拍摄的照片。从该照片显示的内容及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的记载来看,证据1.2的照片显示的产品系由存放在不同仓库的部件组装而成,产品的钢制盖板上人工刻有产品名称、生产编号、制造单位、制造日期等相关信息。

综上所述,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审查结论错误,依法应当予以撤销,林达研究所关于第7509号决定认定事实错误的诉讼理由成立,其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2目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二、维持第98219568.0号“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权有效。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苏  杭

代理审判员    江建中

代理审判员    邢  军

二 ○ ○ 六 年 六 月 二 十 日

书  记  员    万  晶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7)一中行初字第88号

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科技经济园区振华路212号。

法定代表人楼寿林,所长。

委托代理人朱黎光,北京市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林建军,北京市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人。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沧,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四申诉处复审员。

委托代理人程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行政诉讼处复审员。

第三人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江城路887号907室。

法定代表人沈建冲,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邹可嘉,北京市川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耀冲,男,住上海市虹口区车站北路715弄34号601室。

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简称林达所)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9月19日作出的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509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05年12月26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快凯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06年6月20日作出判决。专利复审委员会及快凯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06年12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本院重审。本院重新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2月6日公开开庭重新进行了审理。原告林达所的法定代表人楼寿林、委托代理人朱黎光,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张沧、程强,第三人快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沈建冲、委托代理人邹可嘉、沈耀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7509号决定系专利复审委员会就快凯公司针对林达所拥有的名称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提起的无效宣告请求作出的。其决定中认定:一、关于证据的认定。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4’图号为MZ531-000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结合他证,用于证明该证据所示的产品已被公开销售的事实,可以予以考虑。林达所对快凯公司的证据1公证书中所示证据1.3《工矿企业购销合同》(简称《购销合同》)、证据1.4’的真实性存疑,但我委认为该公证书是经过法定程序形成的,除非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据,否则应当将其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本无效宣告请求中:第一,证据1.3中需方“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名称虽与该合同印章中“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名称不一致,合同栏目填写笔迹也不同,但未构成排除该合同真实性的理由,合同需方的名称是其企业法人名称“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简写,证据14《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显示“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合同专用章名称就是“广东省番禺氮肥厂”,说明“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就是“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因合同栏目分由不同的人填写,所以笔迹不同,这点没有影响合同的效力及其真实性。第二,公证书文字部分明确记载所附证据1.3、证据1.4’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第三,证据1.4’图纸“设计”、“制图”、“描图”上相关人员的签字时间并不表明设计时间晚于制图、描图时间事实。第四,证据1.5仅表明快凯公司曾免费为“广东省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检修合成塔内件,不能否定证据1.3、证据1.4’的真实性。第五,林达所对快凯公司的证据1.3、证据1.4’所提出的形式上的诸多疑点,并未以足够的反证予以证明,对证据1.3、证据1.4’的真实性我委予以确认。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0进帐单收款人帐号与证据1.3《购销合同》中供方帐号不符,不能证明“广东省番禺氮肥厂”依该合同履行了付款义务。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5.1《压力容器出厂质量证明文件》、证据15.2Ф800甲醇合成塔内件图纸的真实性可以认定,但相互间缺乏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有效证据。林达所提交的反证1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仅证明快凯公司以其证据1公证书原件作为快凯公司在民事侵权诉讼中所提出的公知技术抗辩的主张未得到法院支持,与本案快凯公司所提出的无效请求理由无关,本案不予考虑。二、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1.3、证据1.4’证明《购销合同》中所涉及的图号为MZ531-000的技术图纸与证据1.4’内容相符,该图纸已处于公众想知即可知的状态,构成本专利现有技术(简称对比文件),将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本专利权利要求1全部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所公开,故此权利要求1不具有新颖性,权利要求3、4、5、6也不具有新颖性。三、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本专利权利要求2是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其与对比文件的区别仅仅是密封垫片的材料不同,要求保护的产品没有在形状、构造或其结合上带来变化,因此,权利要求2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关于权利要求7的创造性。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的基础上,容易想到在筒体与盖板之间夹一密封垫片并用螺母螺栓紧固来实现密封,得到权利要求7的技术方案并预见其技术效果,因此,权利要求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综上所述,本专利的权利要求1、3-6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2、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鉴于快凯公司提出本专利权利要求1-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无效理由成立,本专利权应宣告无效,本决定对快凯公司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5、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规定的无效理由不再作出评述。据此决定:宣告本专利全部无效。

原告林达所不服第7509号决定,起诉称:一、证据1.4’是快凯公司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一个月以后提交的,按照《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1节中的规定,不属于新证据,被告不应据以为证,即使作为证据使用,被告也应按照《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4.2中的规定,就此给我公司一个月的答复准备期,否则即有悖公平。二、快凯公司的证据1公证书属于孤证,我公司坚持认为该证据存在诸多疑点及瑕疵,我公司提交的反证1已经证明其证据1曾经司法程序确认为不具有证据的真实性,被告此评判理应与司法认定相一致,不应认定反证1与本案无关。证据1只能证明快凯公司签订过《购销合同》,但证明不了履约事实,更不能证明使用公开事实。证据1.4’的公开时间应以其实际进入公共领域的时间为准,而不能以《购销合同》的签订时间为准。快凯公司公证的证据来源于接受过快凯公司免费服务的公司,该公司与快凯公司存在利害关系,该证据的形成不能排除人为因素。《购销合同》的条款有两种笔体,特别是有关编号和图号等与图纸相关的关键内容笔体明显不同,存在人为制造两证关联的情况。一般合同文本是供方提供,而本合同文本却是需方提供,明显违背常理。合同标的内件是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一般不可能在签订合同时就已经有了产品竣工图,而且早在三年前就已设计完成。上述诸多疑点和瑕疵说明快凯公司的证据1缺乏证据本应具有的真实性,不能据以为证。同时该证据1并未证明其上的技术特征与本专利各项技术特征完全吻合,不足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专利复审委员会的第7509号决定程序违法,认定事实有误,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一、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属于授权性规范,我委对快凯公司证据1.4’的采纳并不违反该规定。《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4.2中的规定适用答复无效宣告请求书及转文通知书的期限,不是口头审理结束后的答辩期限。原告在口头审理中对被告另外给予的15天答辩期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提出过延长答辩期和重新进行口头审理的合理理由。二、原告提交的反证1不是生效判决,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三、有关使用公开问题,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购销合同》中存在保密约定,且合同已付诸履行,因此构成使用公开。四、有关新颖性及原告所诉的其他事实问题,我委坚持第7509号决定中的意见。综上,林达所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维持第7509号决定。

第三人快凯公司同意第7509号决定,并表示,一、我公司在无效请求意见陈述书中已明示以证据1.4’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我公司有权提交该证据,且原告已在口头审理时对证据1.4’发表了意见,行使了陈述权利。二、被告以《购销合同》签订日作为产品技术公开日符合法律规定,且合同约定的交易实为现货交易,原告对合同真实性的质疑没有依据。请求法院维持第7509号决定。

经审理查明,林达所是名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即本专利)的专利权人,本专利申请日为1998年8月21日,授权公告日为1999年11月10日,专利号为98219568.0。本专利权利要求1为:1.一种触媒筐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包括含有筒体、大盖板、小盖板、密封垫片、螺栓、螺母,其特征是大盖板的外侧和筒体的内侧各有凹形缺口台阶结合组成一个凹面形槽,小盖板上有凸形榫头面置于凹面形槽中,凹凸面之间则夹有一道密封垫片,小盖板和筒体由螺栓、螺母紧固构成筒体和大盖板、大盖板和小盖板、小盖板和筒体之间的密封。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密封垫片的材料为不绣钢膨胀石墨缠绕垫片。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冷管型甲醇合成塔内件。4.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均温甲醇合成塔内件。5.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带有绝热层的冷管型氨合成塔内件。6.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jL型氨合成塔内件。7.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大盖板和小盖板为一体,筒体、盖板间夹有一道密封垫片,由螺栓、螺母紧固筒体、盖板、密封垫片,构成筒体、盖板之间的密封。

2004年12月13日,快凯公司就本专利向被告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并在请求审查期间最终确定提起的理由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权利要求2-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权利要求5、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规定。用以证明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证据是:证据1(2004)浙证字第021677号公证书,包括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证据1.2现场取证照片、证据1.3《购销合同》、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证据1.5《协议书》。证据9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章程、证据10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996年11月18日的进帐单、证据11《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证据12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证据13番禺市番禺化工有限公司《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证据14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工商档案2页。

上述证据中证据1公证书显示:2004年12月11日浙江省公证处对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处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进行证据保全,并对内件筒体与盖板、集气室复原组装、包装、封存的过程进行了拍照,同时证明:本公证书所附的下列文件均与原件相符,即:《购销合同》复印件、随购买设备交付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复印件和《协议书》复印件。

证据1.2照片中显示:钢制盖板上刻有“产品名称: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生产编号:SGH96-705、制造单位: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日期:1996年10月”等字样。其中生产编号中的“96”与制造日期“1996”明显有重描痕迹。林达所表示上述日期属于涂改结果,不能作为确定该实物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即已存在的依据。快凯公司表示,该实物即合成塔内件,终要装入外壳后来使用,采取贴牌标注产品名称、型号、厂家、日期的方式难免发生贴牌在壳体内脱落,故此采取刻于内件钢板上的方式来标注。如果按林达所的主张,故意要制造假证涂改时间没必要特意留下描痕,可以涂平后重写会掩盖得更好。

证据1.3《购销合同》显示:签署日期为1996年11月15日、供方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需方为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签署地为供方所在地、产品名称为Ф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生产编号为SGH96-705、图号为MZ531-000、总交易金额为11万元。备注处载明:①现货交易;②汇票付款;④运输日期为1996年11月16日启运。在“供方对质量负责的条件和期限”一栏内注明:“按图纸制造”;验收标准一栏内注明:“按技术图纸验收”;“结算方式及期限”一栏内注明:“汇票结算,款到发货”。需方加盖章名为“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合同专用章”;供方开户银行及账号一栏为空白,供方合同章上所示“工商银行嘉兴营业部,账号:700864714……”、需方开户银行及账号一栏为“新造农行8710001-98”。另外合同中存在填写产品名称的笔体与填写产品编号、图号的笔体不同的情况。针对该证据真实性,林达所提出如下质疑:1、该合同书写笔体不同,特别是有关产品名称与产品编号、图号等关键内容出现两种笔体,有人为后续加入的可能。2、合同内容存在“现货交易”与“按图纸制造,款到发货”的矛盾。3、合同涉及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只能定后制作,不应签约时就有现货。4、合同签署地在供方,按照常理应由供方提供合同文本,而该合同文本注明为需方文本。5、合同为11月15号签订,货物为11月16号启运,不合常理,且合同约定“款到发货”,对方证据10证明需方11月18号才付的款,属于先发货后付款,与约定不符。6、需方签署人的印章名称与抬头填写的名称不一致。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林达所的上述质疑无法证明该合同证据不真实,其没有提供实质性反证支持其主张。1、看不出笔体有何不同,表格式合同签约双方共同参与合同书写合乎情理。2、合同内容即使有矛盾之处也不能构成其否定合同证据真实性的理由。3、约定的合成塔内件是不是非定型专用产品应由林达所举证证明,其没有证据不应采信。4、法律没有硬性规定应使用哪方提供的合同文本。5、交易履行时间符合约定,无不妥之处。6、合同需方主体是一个,坚持决定中的意见。快凯公司表示,我方否认林达所称的该合成塔内件为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我方曾在北京市高级法院审理期间补充过供方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996年在《小氮肥》月刊上所做的Ф500-Ф1000合成塔内筒广告,用以证明供方当时已经批量生产该产品。另外,从合同的名称上也可以看出该合同显然不是承揽加工定做合同,而是购销合同。

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该图纸与快凯公司在被告口头审理中提交的公证书原件中的图纸: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即证据1.4’)相比,两者不相符,为此快凯公司提交了证据1.4’,专利复审委员会将证据1.4’转交给林达所,并告知其可于口头审理后15日内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此后原告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对此林达所予以认可。

经对证据1.4’审查,可见该图纸右下角的表格中载明设计、制图、描图时间为1993年2月,设计项目为内件修改设计、设计阶段为施工图,并注有:“上海光化机械厂、Ф500等温单管折流型甲醇合成塔内件、MZ531-000等字样。表格的上方有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竣工图印章,并盖有BPVS制造许可证章。林达所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理由是图纸不是原件,且图纸下方未标注该图纸系为哪一厂家设计。专利复审委员会表示证据1 公证书已经证明该图纸与原件相符,真实性可以确定。快凯公司表示,没有指定厂家恰好说明该合成塔内件不属于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林达所当庭表示要求对方当事人提交图纸原件,并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专利复审委员会表示,林达所无论是在无效审查期间,还是法院一审二审期间均没有提出过该申请。快凯公司表示了同样的意见。

证据1.4’图纸显示,涉及一种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包括触媒筐和换热器。其中,触媒筐盖板和筒体密封结构包含有筒体、大盖板、小盖板、密封垫片、螺栓、螺母,大盖板的外测和筒体的内侧各有凹形缺口台阶结合组成一个凹面形槽,小盖板上有凸形榫头面置于凹面形槽中,凹凸面之间则夹有一道密封垫片,小盖板和筒体由螺栓螺母紧固,构成筒体和大盖板、大盖板和小盖板、小盖板和筒体之间的密封。林达所对证据1.4’公开了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特征一节表示认可。对于是否公开了权利要求3、4、5、6一节,经本庭多次询问表示沉默。

证据1.5《协议书》表明:2004年12月6日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甲方)与快凯公司(乙方)就甲方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进行冷胆试压和修复事宜达成协议,约定运费由乙方负责,甲方不支付任何费用,乙方暂押现金人民币伍万元整存放于甲方,甲方开具收据,待内件运回甲方,甲方即将伍万元现金退还给乙方。林达所表示该证据可以印证快凯公司与《购销合同》的需方有利害关系,与需方有关的《购销合同》与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均缺乏可信度。专利复审委员会表示,该协议是协议双方共同意愿的体现,不能由此推出证据1.1和1.4’虚假的结论。快凯公司表示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之所以没有找供方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维修,是因为当时供方被取销了经营资格,公司倒闭。

为证明快凯公司的公证书原件曾作为快凯公司与原告之间民事侵权诉讼中的证据已被法院判决认定为缺乏真实性而不予采信,原告提交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杭民初三字第316号民事判决书作为反证1,但该判决尚未生效。

证据10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996年11月18日的进帐单显示:收款人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出款人为“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金额为11万元、时间为1996年11月18日、出款人开户银行为“番禺市新造农行”,收款人开户银行为“中行×行分理处”、票据种类为汇票。

证据11《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证据12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证据13番禺市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上述证据显示番禺市番氮化工有限公司的股东系番禺市汇强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后转为番禺市汇强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与梁耀强二人。证据14工商档案2页:《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上有“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印章、在《印鉴式样》留档中留有名为“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合同专用章”的印鉴。

2006年6月20日,本院作出(2006)一中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认为:一、专利复审委员会采信快凯公司在其口头审理中提供的证据1.4’并未违反审查程序,且已给予了原告对证据1.4’行使相应抗辩的权利,林达所诉称专利复审委员会违规审查事实不能成立。二、林达所在审查期间没有主动要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依职权对快凯公司证据1的真实性进行调查”,现其以专利复审委员会未履行“依职权调查原则”,本院不予支持。三、在通常情况下,厂家不会采取人工在钢板上刻录产品信息的做法,该做法有悖产品生产的经济效益常理,同时证据1.2照片显示生产编号中的“96”与制造日期中的“1996”有明显的人为改动痕迹,而制造日期对于本案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上述事实难使本院形成对该证据为真的确信,另外证据1.3《购销合同》出现两种不同笔体,显然非一人所写,证据1.5协议书出现与通常交易习惯不符情况,结合上述情况分析,本院对证据1.3的真实性不予采信。在其他证据不能证明证据1.4’中所示的产品已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因此不能作为破坏本专利新颖性和创造性的对比文件,专利复审委员会在此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一、撤销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二、维持第98219568.0 号“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权有效。

判决后,专利复审委员会及快凯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06年12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高行终字第454号行政裁定,认定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上述事实有公证书文字及照片包括所附文件《购销合同》、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协议书》、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章程、进帐单、《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工商档案2页、《印鉴式样》留档、(2004)杭民初三字第316号民事判决书、第7509号决定、(2006)一中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2006)高行终字第454号行政裁定书,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在判断快凯公司关于“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已有相同的技术被公开使用”的主张是否成立时,本案应予查明的核心事实是快凯公司为此所提供的证据1,(2004)浙证字第021677号公证书中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证据1.3《购销合同》、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证据1.5协议书,以及与之相关的证据10进帐单等证据是否符合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的要求,能否证明“使用公开”的事实。

证据1公证书已证明:《购销合同》、随购买设备交付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和《协议书》三复印件均与原件相符。参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有关上述三份证据来源的真实性业经公证机关公证证明,林达所如认为该公证证明不能成立,应提交足以推翻该证明的相反证据,因其未提交,本院认定上述三份证据复印件与原件所载内容相同,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要求。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向林达所转交了“Ф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后,赋予林达所应有的答复准备期,保证了林达所对更正证据行使陈述、提起反证的权利,现林达所以专利复审委员会违反程序规范为由反对纳入该证据,与事实相悖,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林达所质疑证据1.3与证据1.4’真实性一节,本院认为,林达所指出证据1.3《购销合同》中存在两种笔体,并由此推出合同内容及证据本身虚假的结论是错误的,两者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因在于林达所无法排除这样一种合理存在,即合同的书写可以由不同的人共同完成,此与合约是否真实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同理,林达所提出合同内容上存在“款到发货”与“现货交易”的矛盾;“非定型专用设备不应有现货交易”以及合同不是供方文本等问题,均不能就此导出《购销合同》证据虚假的结论,原因在于“合同内容矛盾”不等于民事合约不成立;“合成塔内件属于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是林达所的主张,在快凯公司表示反对的情况下,根据主张者举证原则,林达所应对这一待证事实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证据1.3的合同性质与类型所示,该合同属于购销合同,即买卖合同,不是加工定做合同,如为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一般也不应签署《购销合同》。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在合成塔口径以及高度或其他方面会存在特殊要求,林达所应当具备提供他证予以佐证的能力,而不应仅限于自述;“供方提供合同文本是常理”的主张属于林达所的单方主张,仍需依靠证据加以证明,在既无法律依据,又无证据佐证的情况下,本院不予采信。合同中企业印章名称与抬头填写名称不符的情况属实,但根据《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中所显示的印章留档等证据可以证明两名称所指仍为同一主体,即“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该事实明确,不影响该合同证据的真实性。

对于林达所提出的证据1.4’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虚假的理由,本院认为林达所是以图上的“合成塔内件属于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这一待证事实作为推理前提,指出图纸上应当标明而没有标明为哪一厂家所指定设计,既而得出证据1.4’虚假的结论,该主张显然缺乏逻辑性,本院不予支持。

林达所通过证据1.5《协议书》说明快凯公司与《购销合同》上的需方存在事实上的利害关系,由此质疑证据1.3与证据1.4’的真实性,其有权做此怀疑,但仅凭怀疑难使本院形成“上述证据为假”的内心确信。本院根据公证证据认证规则,及证据审查结果,足以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做出判断,此情况不具备启动司法鉴定程序的前提条件,对其请求,本院不予准予。林达所提交的(2004)杭民初三字第316号民事判决书尚未生效,不符合证据要求,不能据以为证。

将证据1.3《购销合同》与证据1.4’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结合,可见产品名称均为“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产品编号均为“SGH96-705”,图号均为“MZ531―000”,同时根据“一图对一号”的绘图标注常识,可以认定《购销合同》中所指图纸即为“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据此,快凯公司完成了“此图即彼图”的证明责任,林达所如仍存疑,应由其提出反证予以证明,在其没有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理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

经将证据1.3《购销合同》与证据10进帐单结合,可见两证在主体关系、交易金额、交易时间、货款结算方式上均相符。没有证据显示,上述交易主体之间还存在另外一单与此交易金额、交易时间、货款结算方式均相同的交易,从而排除此笔货款并非本《购销合同》的履约款项。况且即使开户银行不一致,法律并未限定一家企业只许有一个帐户。林达所据此主张该证据不能证明上述合同已履行,且为专利复审委员会所确认,显与事实不符,本院认定在没有证据证明有与上述主体、金额、时间相符而存在另一笔相同交易的情况下,综合其他证据分析,该进帐单在肯定证明合同已履行的盖然性方面明显高于否定证明的盖然性,该合同得以履行的事实成立。

综上,本院认定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从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处购得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的事实即已存在,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属于依合同约定予以交付使用的验收依据。该竣工图的使用符合专利法规定的“使用公开”的事实构成,使用公开的事实成立。专利复审委员会以此所做判定是正确的。

由于林达所对公证保全物证事实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将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与证据1.2物证照片结合,至少可以证明2004年12月11日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处存有内件筒体与盖板、集气室等实物。虽无法直接判断钢板上的文字内容何时所刻,时间是否被涂改,但鉴于前述证据足以证明使用公开的事实成立,本院对此不再论述。

鉴于林达所对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公开了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全部技术特征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专利权利要求3、4、5、6为权利要求1 的从属权利,是对合成塔内件具体应用场合的限定,而这种限定没能使合成塔内件在形状、构造或其结合方面发生改变,也不能使已知的产品成为新产品,故在权利要求1不具有新颖性的基础上权利要求3、4、5、6也不具有新颖性。林达所未对第7509号决定中关于本专利创造性的评判提出异议,本院不再赘评。专利复审委员会据此认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三款之规定,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案件受理费一千元,由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千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任 进

代理审判员 董晓敏

代理审判员 于立彪

二○○七 年 三 月 十五 日

书 记 员 袁 伟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7)高行终字第2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科技经济园区振华路212号。

法定代表人楼寿林,所长。

委托代理人朱黎光,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林建军,北京金之桥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金光,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程强,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江城路887号907室。

法定代表人沈建冲,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邹可嘉,北京市川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耀冲,男,住上海市虹口区车站北路715弄34号601室。

上诉人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简称林达所)因专利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一中行初字第8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07年5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5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林达所的法定代表人楼寿林、委托代理人朱黎光,被上诉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李金光、程强,原审第三人杭州快凯高效节能新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快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沈建冲及其委托代理人邹可嘉、沈耀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达所是名称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申请日为1998年8月21日,授权公告日为1999年11月10日,专利号为98219568.0。

2004年12月13日,快凯公司就本专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2005年9月1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7509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509号决定),宣告本专利全部无效。林达所不服该决定,以专利复审委员会程序违法,认定事实有误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第7509号决定。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本案相关证据,应认定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从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处购得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的事实即已存在,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属于依合同约定予以交付使用的验收依据。该竣工图的使用符合专利法规定的“使用公开”的事实构成,使用公开的事实成立。专利复审委员会以此所做判定是正确的。

鉴于林达所对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公开了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全部技术特征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专利权利要求3、4、5、6为权利要求1 的从属权利,是对合成塔内件具体应用场合的限定,而这种限定没能使合成塔内件在形状、构造或其结合方面发生改变,也不能使已知的产品成为新产品,故在权利要求1不具有新颖性的基础上权利要求3、4、5、6也不具有新颖性。林达所未对第7509号决定中关于本专利创造性的评判提出异议,本院不再赘评。专利复审委员会据此认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三款之规定的认定正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决定。

林达所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决定。其理由主要是: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审理违反程序规定。证据1.4’图纸是第三人快凯公司提出无效请求一个月后提交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对该证据应不予考虑。此外,对该证据,专利复审委员会未给予林达所一个月的答辩期及另行举证期。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采信证据有误。1、证据1属于孤证,且存在许多疑点,对此证据专利复审委员会理应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进行调查。2、证据1.4’图纸并非原件,其真实性应不予认定。该图纸上并无产品编号;该图纸的公开时间不应以合同签订的时间,应以进入公众场合的时间为准;3、证据1.3购销合同亦非原件,真实性亦应不予认定。该合同书写字体不同,特别是有关产品名称与产品编号、图号等关键内容出现两种字体;合同涉及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只能定后制作,不应签约时就有现货;合同签署地在供方,按照常理应由供方提供合同文本,而该合同文本注明为需方文本;合同为11月15号签订,货物为11月16号启运,不合常理,且该合同中“款到发货”和“现货即交”内容矛盾;该合同中的图号是后来增加的。4、证据10进帐单是加盖公章的复印件,其形式不符合证据的要件。三、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的甲醇合成塔结构内件设计人为陈运根、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的甲醇合成塔结构内件为定型产品具有通用性、陈运根设计、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的甲醇合成塔结构内件共有200多台,其结构采用焊接密封,因此,涉案合成塔内件结构不可能是本专利的密封结构。2000年前上海光化机械厂没有生产Ф500甲醇合成塔结构内件。本院庭审中,林达所请求法院对公证书所涉及的购销合同、1.4’图纸依职权对其真实性进行调查。

专利复审委员会、快凯公司均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21日,林达所申请了名称为“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的实用新型专利(即本专利),该专利授权公告日为1999年11月10日,专利号为98219568.0。本专利权利要求1为:1.一种触媒筐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包括含有筒体、大盖板、小盖板、密封垫片、螺栓、螺母,其特征是大盖板的外侧和筒体的内侧各有凹形缺口台阶结合组成一个凹面形槽,小盖板上有凸形榫头面置于凹面形槽中,凹凸面之间则夹有一道密封垫片,小盖板和筒体由螺栓、螺母紧固构成筒体和大盖板、大盖板和小盖板、小盖板和筒体之间的密封。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密封垫片的材料为不绣钢膨胀石墨缠绕垫片。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冷管型甲醇合成塔内件。4.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均温甲醇合成塔内件。5.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带有绝热层的冷管型氨合成塔内件。6.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合成塔内件为JL型氨合成塔内件。7. 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合成塔内件,其特征是大盖板和小盖板为一体,筒体、盖板间夹有一道密封垫片,由螺栓、螺母紧固筒体、盖板、密封垫片,构成筒体、盖板之间的密封。

2004年12月13日,快凯公司就本专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权利要求2-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权利要求5、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规定。用以证明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证据是:证据1(2004)浙证字第021677号公证书,包括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证据1.2现场取证照片、证据1.3《购销合同》、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证据1.5《协议书》。证据9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章程、证据10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996年11月18日的进帐单、证据11《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证据12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证据13番禺市番禺化工有限公司《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证据14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工商档案2页。

2005年9月1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7509号决定。该决定认定:一、关于证据的认定。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4’图号为MZ531-000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结合他证,用于证明该证据所示的产品已被公开销售的事实,可以予以考虑。林达所对快凯公司的证据1公证书中所示证据1.3《工矿企业购销合同》(简称《购销合同》)、证据1.4’的真实性存疑,但该公证书是经过法定程序形成的,除非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据,否则应当将其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第一,证据1.3中需方“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名称虽与该合同印章中“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名称不一致,合同栏目填写笔迹也不同,但未构成排除该合同真实性的理由,合同需方的名称是其企业法人名称“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简写,证据14《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显示“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氮肥厂”的合同专用章名称就是“广东省番禺氮肥厂”,说明“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就是“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因合同栏目分由不同的人填写,所以笔迹不同,这点没有影响合同的效力及其真实性。第二,公证书文字部分明确记载所附证据1.3、证据1.4’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第三,证据1.4’图纸“设计”、“制图”、“描图”上相关人员的签字时间并不表明设计时间晚于制图、描图时间事实。第四,证据1.5仅表明快凯公司曾免费为“广东省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检修合成塔内件,不能否定证据1.3、证据1.4’的真实性。第五,林达所对快凯公司的证据1.3、证据1.4’所提出的形式上的诸多疑点,并未以足够的反证予以证明,对证据1.3、证据1.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0进帐单收款人帐号与证据1.3《购销合同》中供方帐号不符,不能证明“广东省番禺氮肥厂”依该合同履行了付款义务。快凯公司提交的证据15.1《压力容器出厂质量证明文件》、证据15.2Ф800甲醇合成塔内件图纸的真实性可以认定,但相互间缺乏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有效证据。林达所提交的反证1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仅证明快凯公司以其证据1公证书原件作为快凯公司在民事侵权诉讼中所提出的公知技术抗辩的主张未得到法院支持,与本案快凯公司所提出的无效请求理由无关,本案不予考虑。二、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快凯公司提供的证据1.3、证据1.4’证明《购销合同》中所涉及的图号为MZ531-000的技术图纸与证据1.4’内容相符,该图纸已处于公众想知即可知的状态,构成本专利现有技术(简称对比文件),将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本专利权利要求1全部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所公开,故此权利要求1不具有新颖性,权利要求3、4、5、6也不具有新颖性。三、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本专利权利要求2是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其与对比文件的区别仅仅是密封垫片的材料不同,要求保护的产品没有在形状、构造或其结合上带来变化,因此,权利要求2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关于权利要求7的创造性。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的基础上,容易想到在筒体与盖板之间夹一密封垫片并用螺母螺栓紧固来实现密封,得到权利要求7的技术方案并预见其技术效果,因此,权利要求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综上所述,本专利的权利要求1、3-6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2、7相对于对比文件不具有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鉴于快凯公司提出本专利权利要求1-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无效理由成立,本专利权应宣告无效,对快凯公司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5、7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规定的无效理由不再作出评述。据此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宣告本专利权全部无效。

上述证据中,证据1公证书显示:2004年12月11日浙江省公证处对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处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进行证据保全,并对内件筒体与盖板、集气室、复原组装、包装、封存的过程进行了拍摄和监督,共拍摄照片35张。同时证明本公证书所附的下列文件均与原件相符:1、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提供的《购销合同》复印件;2、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提供的随购买设备交付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复印件;3、《协议书》复印件。

证据1.2照片中显示:钢制盖板上刻有“产品名称: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生产编号:SGH96-705、制造单位:上海光化机械厂、制造日期:1996年10月”等字样。其中生产编号中的“96”与制造日期“1996”明显有重描痕迹。

证据1.3《购销合同》的签订日期为1996年11月15日、供方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需方为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该合同主要内容有:签署地为供方所在地、产品名称为Ф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产品编号为SGH96-705、图号为MZ531-000、总交易金额为11万元。备注处载明:①现货交易;②汇票付款;④运输日期为1996年11月16日启运。供方对质量负责的条件和期限一栏内注明:按图纸制造;验收标准一栏内注明:按技术图纸验收;结算方式及期限一栏内注明:汇票结算,款到发货。该合同加盖有供、需双方公司合同专用印鉴;供方开户银行及账号一栏为空白,供方合同章上所示“工商银行嘉兴营业部,账号:700864714……”、需方开户银行及账号一栏为“新造农行8710001-98”。另外该合同中填写产品名称的字体与填写产品编号、图号的字体不同。

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与快凯公司在专利复审委员会口头审理中提交的公证书原件中的图纸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即证据1.4’)相比,两者不相符,为此快凯公司提交了证据1.4’,专利复审委员会将证据1.4’转交给林达所,并告知其可于口头审理后15日内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此后林达所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对此林达所予以认可。

证据1.4’图纸右下角的表格中载明设计、制图、描图时间为1993年2月,设计项目为内件修改设计、设计阶段为施工图,并注有:“上海光化机械厂、Ф500等温单管折流型甲醇合成塔内件、MZ531-000等字样。表格的上方有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竣工图印章,并盖有BPVS制造许可证章。林达所在原审中当庭表示要求对方当事人提交图纸原件,并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专利复审委员会表示,林达所无论是在无效审查期间,还是法院一审二审期间均没有提出过该申请。

证据1.4’图纸显示,涉及一种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包括触媒筐和换热器。其中,触媒筐盖板和筒体密封结构包含有筒体、大盖板、小盖板、密封垫片、螺栓、螺母,大盖板的外测和筒体的内侧各有凹形缺口台阶结合组成一个凹面形槽,小盖板上有凸形榫头面置于凹面形槽中,凹凸面之间则夹有一道密封垫片,小盖板和筒体由螺栓螺母紧固,构成筒体和大盖板、大盖板和小盖板、小盖板和筒体之间的密封。

证据1.5《协议书》表明:2004年12月6日广州市番禺番氮化工有限公司(甲方)与快凯公司(乙方)就甲方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进行冷胆试压和修复事宜达成协议,约定运费由乙方负责,甲方不支付任何费用,乙方暂押现金人民币伍万元整存放于甲方,甲方开具收据,待内件运回甲方,甲方即将伍万元现金退还给乙方。

证据10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996年11月18日的进帐单显示:收款人为“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出款人为“广东省番禺市番禺氮肥厂”、金额为11万元、时间为1996年11月18日、出款人开户银行为“番禺市新造农行”、帐号8710001-98,收款人开户银行为“中行×行分理处”、票据种类为汇票。

证据11《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证据12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证据13番禺市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上述证据显示番禺市番氮化工有限公司的股东系番禺市汇强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后转为番禺市汇强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与梁耀强二人。证据14工商档案2页:《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上有“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印章、在《印鉴式样》留档中留有名为“广东省番禺氮肥厂合同专用章”的印鉴。

2006年6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一中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认为:在通常情况下,厂家不会采取人工在钢板上刻录产品信息的做法,该做法有悖产品生产的经济效益常理,同时证据1.2照片显示生产编号中的“96”与制造日期中的“1996”有明显的人为改动痕迹,上述事实难使本院形成对该证据为真的确信;证据1.3《购销合同》出现两种不同笔体,显然非一人所写;证据1.5协议书出现与通常交易习惯不符情况。结合上述情况分析,对证据1.3的真实性不予采信。在其他证据不能证明证据1.4’中所示的产品已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因此不能作为破坏本专利新颖性和创造性的对比文件,专利复审委员会在此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一、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的第7509号决定;二、维持第98219568.0 号“盖板与筒体新型密封结构合成塔内件”实用新型专利权有效。

判决后,专利复审委员会及快凯公司不服,均提起上诉。2006年12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高行终字第454号行政裁定,认定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上述事实有公证书文字及照片包括所附文件《购销合同》、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协议书》、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章程、进帐单、《关于番氮化工有限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登记有关手续的报告》、《关于转让番禺氮肥厂所持番禺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给梁耀强先生的请示的批复》、《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1994年度)》工商档案2页、《印鉴式样》留档、(2004)杭民初三字第316号民事判决书、第7509号决定、(2006)一中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2006)高行终字第454号行政裁定书,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在判断快凯公司关于“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已有相同的技术被公开使用”的主张是否成立时,本案应予查明的核心事实是快凯公司为此所提供的证据1,即(2004)浙证字第021677号公证书中证据1.1公证书文字部分、证据1.3《购销合同》、证据1.4Ф800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图、证据1.5协议书,以及与之相关的证据10进帐单等证据是否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能否证明“使用公开”的事实。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证据1公证书已证明《购销合同》、随购买设备交付的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和《协议书》三份复印件均与原件相符。参照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上述三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林达所对该公证证明的三份证据的真实性持异议,则依法负有提交支持其异议主张的证据的义务,因其未提交相关证据,故其异议不能成立。林达所在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及本院审理的举证期限内未就证据1的真实性向法院申请依职权进行调查,庭审时向本院申请依职权对证据1的真实性进行调查有悖法律的规定,对其申请不予准许。此外,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向林达所转交了“Ф500单管折流等温型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后,给予林达所15天的答复准备期,林达所对此并未提出异议,亦未提出答辩意见,因此,林达所诉称专利复审委员会违规审查的事实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证据1.3《购销合同》虽然存在产品名称与产品编号、图号等内容为两种字体的情形,但合同的书写有两种不同的字体并不能必然得出该合同虚假的结论,两者间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在林达所无证据证明该合同为虚假的情况下,林达所的该合同书写有两种字体则为虚假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林达所还提出合同涉及非定型专用工业设备,只能定后制作,不应签约时就有现货;合同签署地在供方,按照惯例应由供方提供合同文本,而该合同文本注明为需方文本;合同为11月15号签订,货物为11月16号启运,不合常理,且该合同中“款到发货”和“现货即交”内容矛盾;该合同中的图号是后来增加的等,主张涉案合同为虚假合同,但合同内容即使有矛盾之处并不足以导致合同内容不具真实性,且林达所的上述主张既无法律依据,也无证据佐证,如前所述,本院亦不予支持。

将证据1.3《购销合同》与证据1.4’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结合,可见产品名称均为“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图号均为“MZ531―000”,结合图纸设计时间在前,产品制造在后及“一图对一号”的绘图标注常识,可以认定《购销合同》中所指图纸即为“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

经将证据1.3《购销合同》与证据10进帐单结合,两者在付款主体、交易金额、交易时间、货款结算方式及付款人开户银行“番禺市新造农行”、帐号8710001-98均相符,林达所也无证据证明上述交易主体之间还存在另外与此交易金额、交易时间、货款结算方式均相同的交易。况且即使开户银行不一致,法律并未限定一家企业只许有一个帐户。综上,结合证据1.3《购销合同》、证据1.4’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及证据10进帐单,应认定《购销合同》已实际履行。

由于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广东省番禺市地方国营番禺化肥厂从上海光化化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处购得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的事实存在,Ф500等温型单管折流式甲醇合成塔内件竣工图属于依合同约定予以交付使用的验收依据。该竣工图的使用符合专利法规定的“使用公开”的事实,应认定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已有相同的技术被公开使用。故原审判决关于权利要求1、3、4、5、6不具有新颖性的认定正确。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林达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千元,均由杭州林达工业技术设计研究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冰

代理审判员   焦  彦

代理审判员   钟  鸣

二○○七 年 六 月十三 日

书  记  员   迟雅娜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