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行政确权(按行业)> 机械 > 正文   
天津市恒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三人周京舟“工地照明车”实用新型专利行政纠纷案(两审)
添加时间:2013-1-9 19:32:12     浏览次数:1562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6)一中行初字第124号

原告天津市恒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西青区南河镇潘楼村北。

法定代表人王继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丽英,女,1971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天津市北洋有限责任专利代理事务所专利代理人,住天津市塘沽区三槐路胜利楼17栋2门301号。

委托代理人赵宇,男,1977年9月10日出生,汉族,天津市北洋有限责任专利代理事务所职员,住天津市河东区津塘路156号。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祁轶军,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一申诉处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柴爱军,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行政诉讼处审查员。

第三人周京舟,男,1968年5月18日出生,汉族,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董事长,住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4号93楼17号。

委托代理人侯力,天津元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天津市恒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恒博公司)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2月15日作出的第784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847号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06年1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周京舟作为第三人到庭参加诉讼,于2006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恒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丽英、赵宇,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祁轶军、柴爱军,第三人周京舟的委托代理人侯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专利复审委员会第7847号决定系针对恒博公司请求宣告周京舟享有的名称为“工地照明车”的第00265350.8号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无效而作出的。

第7847号决定认为:

一、关于本专利的实用性

在本专利的权利要求1至3及说明书中都清楚地记载了一种工地照明车,其包括照明车底盘,底盘下的轮子,底盘上的升降装置和照明装置,其中升降装置是由滑轮5个,钢丝绳1条,升降管3节,底盘管1节和绞盘组成,其中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2节升降管内两端上,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3节升降管内两端上,另一滑轮固定在底盘管上外侧,绞盘固定在底盘管上,钢丝绳一端固定在第一节升降管上,中间通过固定在第二节升降管上的滑轮、第三节升降管上的滑轮和底盘管上的滑轮后,其另一端固定在绞盘上,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滑轮上安装有升降保护装置,该装置由滑轮、拉簧、齿片和滑轮架组成,滑轮通过滑轮轴安装在升降管上固定的滑轮架上的长孔内,齿片的一端铰接在滑轮轴上,另一端上开有一个长条孔,该孔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上,拉簧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和滑轮轴的端部;该照明车还安装有防倒自锁装置,其中带有固定销的支撑架的一端与小固定架铰接,固定锁盘与大固定架铰接,其铰接点与圆心有一偏心距,小固定架、大固定架、挡板与车底盘固定连接。这种工地照明车由于具有上述的升降保护装置而能够实现安全升降,由于具有上述结构的防倒自锁装置而能够确保安全使用。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至3所要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而言,能够制造和使用,具有再现性,没有违背自然规律,且可以产生积极效果,故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规定。

二、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

1、以绞盘作为动力并利用滑轮来实现升降管的升降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所公知的常识性技术;2、本专利说明书及附图2已经公开了升降保护装置的具体结构,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其技术能力范围内可以将具有这种结构的升降保护装置应用到本专利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技术方案中并实现其防止升降管下滑的功能,而不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3、本专利说明书及附图3已经公开了防倒自锁装置的具体结构和操作方式,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其技术能力范围内可以将具有这种结构的防倒自锁装置应用到本专利权利要求1或2限定的技术方案中,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按照说明书所记载的内容,不需要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就能够再现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解决其技术问题,实现其发明目的并产生预期的技术效果,因此,对恒博公司提出的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第三款的主张不予支持。

三、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

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3节升降管内两端上,这一技术特征已经在本专利说明书及说明书附图中明确公开,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技术方案是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从说明书中所公开的内容直接得到或概括得出的技术方案,而且权利要求的范围并未超出说明书记载的内容,因此,权利要求1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四、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

虽然恒博公司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作为附件提交了周京舟诉恒博公司专利侵权起诉书(以下简称起诉书)的复印件,但并未以此作为说明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的证据而加以使用;在口头审理时,恒博公司当庭提交的作为破坏新颖性的证据的起诉书属于新证据,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及《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1节的有关规定,故对此证据不予考虑。即使接受此证据,由于其不能证明公开销售的事实,因此不能证明本专利在申请日之前已经处于公开状态下。证据3仅能够反映出一种工地照明车的某些外部结构特征,而未公开其内部结构,因此仅依据证据3不能认定销售广告中的产品就是本专利所要求保护的工地照明车,仅凭证据3尚不能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已经在申请日前处于公开使用或销售状态下的事实,故对恒博公司所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备新颖性的主张不予支持。

五、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

证据2所公开的这种可防止机器设备逆转的常规型棘轮机构,其基本结构是机械设计领域的常识性技术内容,但证据2并未明确给出将这种棘轮机构应用到照明设备尤其是可升降的工地照明车上以解决本专利所提出的技术问题的技术启示。本领域技术人员基于证据1所公开的技术内容结合证据2所公开的棘轮机构得到本专利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并非是显而易见的,需要付出创造性的劳动,而且本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技术方案还产生了使绞盘受到阻尼而不滑落、从而可以使升降管顶端随意停在1.3-4.5米之间的位置上、进而实现安全升降的有益效果,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具备实质性特点和进步,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所规定的创造性。

综上,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7847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

原告恒博公司不服第7847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其诉称:

一、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

1、对于证据3《工程机械》期刊广告,被告认为证据 3未公开其内部结构,而认定未破坏新颖性是适用法律错误。依据北京高院《关于审理专利复审和无效行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试行)》(京高法发〔1999〕388号)的第6条的规定,只要刊登了广告,而不要求广告公开其内部结构,就推定技术方案处于公众能够了解和看到的状态,即构成销售公开。故证据3已经破坏了本专利的新颖性。

2、对于证据4起诉书,被告认定“证据4是新证据且不能证明公开销售的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74条的规定,证据4所述的“原告(即第三人)设计的工地照明车在1997年试生产,2000年12月12日申请专利”和“在原告申请专利前后,原告将其设计的工地照明车在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投产,销售情况良好” 即为第三人自认的事实,我方不需举证。

前述广告和起诉书已形成证据链,足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

二、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

无效程序中当事人双方认可“证据1和本专利的区别特征是: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证据2作为教科书明示了棘轮机构为公知常识,给出了技术启示。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是不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进一步说,即使被告将证据2不作为是公知常识而作为另一篇对比文件,证据2也给出了技术启示。证据2中明示“…使用棘轮机构防止机构逆转的停止器,棘轮停止器广泛用于卷扬机、提升机以及运输机设备中”与区别特征“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的作用是相同的,均为“防止机器逆转,保持升降机构顺利工作”。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前述棘轮机构广泛应用的“提升机”已经包含了本专利的升降装置(正如本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的“底盘上的多节升降装置),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将“提升机”中棘轮机构应用到本专利的“升降装置”,是不需要付出创造性的劳动的。除此之外,被告在评判创造性时,将“工地照明车升降机构”混淆成上位概念“工地照明车”,因为证据2所示的“棘轮机构”产生的技术启示的对象应当是“工地照明车升降装置”而不是“工地照明车”。

三、关于本专利的实用性

1、结合本专利的说明书和附图1,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无法达到将升降管上升到附图1所设置的目的,按照附图1的实施方案升降管只能上升到3号滑轮下方的位置,并且由于设置在升降管上的滑轮会对滑轮产生干扰,因而升降管无法升降。2、根据本专利说明书及附图2的记载,无法实现升降保护装置的防止升降管下滑的功能。由于照明灯的重量达上百斤,而作用在齿片上的摩擦力仅为重力的分力X摩擦系数,摩擦力的值显然小于重力值,所以权利要求2记载的技术方案显然无法达到升降保护的功能。3、根据本专利说明书及附图3的记载,防倒自锁功能是无法实现的。因此,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二十六条第三款、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规定。

四、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只是说明两个滑轮分别设置在升降管内两端上,并未说明滑轮的具体设置位置,在说明书附图1中只给出了一种实施方式,未得到说明书的支持,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不符合专利法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综上所述,被告在无效程序中,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在认定证据时也有失公允。原告在无效程序中提出的证据足以破坏本专利的新颖性、实用性和创造性,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第7847号决定,直接判决本专利权无效。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原告提交的证据3仅能够证明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有一种具有广告所示外部结构的照明车处于公开销售状态,但由于证据3未公开这种工地照明车的内部结构,因此仅凭证据3不能认定销售广告中的产品就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要求保护的工地照明车,不能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已经在申请日前处于公开销售状态。原告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以附件的形式提交了起诉书的复印件,但并未以该起诉书作为证明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的证据而加以使用,而是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作为程序文件提交,证明该无效请求涉及到专利侵权案件,以便我委将该无效宣告请求案的法律状态及审查结论及时通知相应的人民法院或其它相关职能部门。原告当时具体请求理由为:1、在无效宣告请求书中,原告没有在评述新颖性时作出相应的说明,而是仅以公告号为特开平10-144109的日本专利特许公报的复印件作为证据1用来否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新颖性。2、原告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并没有象提交其它证据那样提交一式两份,而仅提交一份。同时原告也未在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所规定的期限内提交将该起诉书作为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备新颖性的证据加以使用,而是在口头审理时提出该主张,因此第7847号决定将其在口头审理时提交的起诉书认定为新证据是恰当的。原告认为该起诉书中所述“在原告申请专利前后,原告将其设计的工地照明车在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投产,销售情况良好”表明本专利已经使用公开的事实的理由不能成立。该表述不能清楚准确地证明其销售时间发生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因此该起诉书不能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在本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处于公开使用或公开销售的状态。关于本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四款及第二十六条第三、四款的规定,我委坚持在第7847号决定中的相关事实、理由及结论。综上,第7847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审理结论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第7847号决定。

第三人周京舟的书面陈述意见:原告在本案起诉书中所提的理由在第7847号决定中均给出了详尽的论述和说明,该审查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第7847号决定。

在本院审理过程中,专利复审委员会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公开号为特开平10-144109号的日本专利公开特许公报;

2、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机械设计基础》版权页及第491页的复印件;

3、《工程机械》2000年7月-11月的复印件共10页;

4、起诉书复印件;

上述证据1-4用于证明第7847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5、本专利权利要求书及说明书;

6、原告于2005年5月12日提交的无效宣告请求书;

7、原告于2005年6月3日提交的补充意见陈述书;

证据6-7欲证明原告用以支持其无效理由所采用的证据。

8、口头审理记录表,证明原告用以支持其无效理由所采用的证据及口头审理中重要事项的记录。

原告恒博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6份证据,其中证据1-4与被告证据1-4相同。

5、第7847号决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6、《辞海》版权页和第1843页的复印件。

第三人周京舟的证据与被告提交的证据6-7相同。

本院将上述证据向各方当事人进行了交换,并在庭审过程中对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根据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确认。根据对上述证据的质证和认证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周京舟于2000年12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名称为“工地照明车”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该申请于2002年8月14日被授权公告,专利号00265350.8。授权公告文本载明的权利要求如下:

1、一种工地照明车,包括照明车底盘,底盘下的轮子,底盘上的升降装置和照明装置,其特征是升降装置是由滑轮5个,钢丝绳1条,升降管3节,底盘管1节和绞盘组成,其中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2节升降管内两端上,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3节升降管内两端上,另一滑轮固定在底盘管上外侧,绞盘固定在底盘管上,钢丝绳一端固定在第一节升降管上,中间通过固定在第二节升降管上的滑轮、第三节升降管上的滑轮和底盘管上的滑轮后,其另一端固定在绞盘上,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

2、按照权利要求1所述的工地照明车,其特征是滑轮上安装有升降保护装置,该装置由滑轮、拉簧、齿片和滑轮架组成,滑轮通过滑轮轴安装在升降管上固定的滑轮架上的长孔内,齿片的一端铰接在滑轮轴上,另一端上开有一个长条孔,该孔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上,拉簧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和滑轮轴的端部。

3、按照权利要求1或2所述的工地照明车,其特征是该照明车安装有防倒自锁装置,其中带有固定销的支撑架的一端与小固定架铰接,固定锁盘与大固定架铰接,其铰接点与圆心有一偏心距,小固定架、大固定架、挡板与车底盘固定连接。”

针对上述专利权,恒博公司于2005年5月12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1月1日进行了口头审理,恒博公司在口头审理中当庭明确放弃将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作为无效理由,并确认其无效理由为: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和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2月15日作出第7847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有效。

原被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提交的证据1-3为第7847号决定中的证据1-3。证据1为日本专利公开特许公报,公开日早于本专利申请日;证据2为《机械设计基础》,出版于1995年12月,在第491页中有如下记载,……所示为使用棘轮机构防止机构逆转的停止器。这种棘轮停止器广泛应用于卷扬机、提升机以及运输机等设备中;证据3为《工程机械》2000第31卷第7期至第11期,所对应的年份为2000年7月至11月。在上述期刊的广告页中,有名称为照明车的广告,型号分别为PB420G、PB440G、PB442G、PB1200G,功率分别为800W、1600W、2000W。广告主为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在无效程序的口头审理中,原告当庭提交了周京舟于2005年4月4日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恒博公司侵犯专利权的起诉书(本案中原被告提交的证据4),在该起诉书中有如下表述,原告设计的工地照明车于1997年试生产,2000年12月12日申请专利,2002年8月14日被授予专利权。在原告申请专利前后,原告将其设计的工地照明车在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投产,销售情况良好。2003年4月,被告从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购买了PB440G和PB1300G两种型号的工地照明车进行仿制和销售……。

在本案诉讼中,原告认为证据3与证据4中的产品具有同一性。

本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为以下三点:1、本专利是否具有实用性;2、本专利是否具有新颖性、3、本专利是否具有创造性。

1、关于本专利的实用性问题。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规定:实用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能够制造或者使用,并且能够产生积极效果。在评判一项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是否具有实用性时,其评判主体为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即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根据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能够完整的了解所述技术方案并进行制造和使用。本案中,根据权利要求1-3所记载的技术方案以及说明书和附图对权利要求的解释,已经清楚的再现了该技术方案的结构。即在本专利的权利要求1至3及说明书中都清楚地记载了该工地照明车,其包括车底盘,底盘下的轮子,底盘上的升降装置和照明装置,升降装置是由滑轮,钢丝绳,升降管,底盘管和绞盘组成,其中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2节升降管内两端上,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3节升降管内两端上,另一滑轮固定在底盘管上外侧,绞盘固定在底盘管上,钢丝绳一端固定在第一节升降管上,中间通过固定在第二节升降管上的滑轮、第三节升降管上的滑轮和底盘管上的滑轮后,其另一端固定在绞盘上,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滑轮上安装有升降保护装置,该装置由滑轮、拉簧、齿片和滑轮架组成,滑轮通过滑轮轴安装在升降管上固定的滑轮架上的长孔内,齿片的一端铰接在滑轮轴上,另一端上开有一个长条孔,该孔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上,拉簧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和滑轮轴的端部;照明车安装有防倒自锁装置,其中带有固定销的支撑架的一端与小固定架铰接,固定锁盘与大固定架铰接,其铰接点与圆心有一偏心距,小固定架、大固定架、挡板与车底盘固定连接。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根据上述结构内容,能够制造和使用,因此具有工业再现性。原告关于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无法达到将升降管上升到附图1所设置的目的、无法实现升降保护装置的防止升降管下滑的功能及防倒自锁功能是无法实现的理由没有事实依据,因此,本院对原告认为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规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2、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问题。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新颖性,是指在申请日以前没有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国内外出版物上公开发表过、在国内公开使用过或者以其他方式为公众所知,也没有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由他人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且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中。在评判本专利是否具有新颖性之前,需要对何为新证据进行论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新的证据应当是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在此之前发现或者形成的证据应当进行证据交换。原告在口头审理时当庭提交的起诉书其形成时间为2005年4月,口头审理是在2005年11月1日,该证据形成的时间早于被告要求原告和第三人进行证据交换及陈述意见的时间。原告在口头审理时当庭提交的起诉书显然不具有新证据的属性,因此原告在无效程序中延迟提交该证据只能承担不利的后果。然而,该起诉书却是不争的法律事实,该法律事实使得无效程序的启动,并最终导致被告具体行政行为的产生以及本诉的发生。但该起诉书在时间上给出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即“在本专利申请日前后”。因此单凭该起诉书尚不能认定本专利在先公开的事实。然而在将《工程机械》期刊所刊登的广告与起诉书中所述文字结合,则不难看出广告中的真实内容,二者指向一致,即均指向以本专利技术方案制造出来的产品,具有同一性,对该同一性,本院予以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于1994年10月27日颁布,1995年2月1日实施。广告法颁布后要求做广告必须有现成的产品,因此从法律意义上刊登广告后则意味着产品已处于公开销售的状态。而公开销售是使用公开的一种形式,即技术方案处于一种不特定公众只要愿意都能够了解、看到的状态。由于以本专利技术生产的照明车以广告的形式在《工程机械》期刊上刊登发布,该时间早于本专利申请日,导致本专利的技术方案以产品的形式公开使用和销售,因此使得本专利权利要求1-3的新颖性受到破坏并丧失。故本院对原告关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备新颖性的主张予以支持。

3、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问题。由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3已丧失新颖性,因此本院对本专利是否具有创造性则无需进行评判。

综上所述,由于第7847号决定对新颖性的认定错误,故导致第7847号决定错误,应当依法撤销。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784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二、第00265350.8号“工地照明车”实用新型专利权全部无效。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负担(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海旗

审 判 员 任 进

代理审判员 周云川

二 0 0 六 年 三 月 二 十 日

书 记 员 乔 平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6)高行终字第274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周京舟,男,汉族,1968年5月18日出生,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董事长,住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4号93楼17号。

委托代理人侯力,天津元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廖涛,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祁轶军,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王伟艳,该委员会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市恒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西青区南河镇潘楼村北。

法定代表人王继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有振,男,汉族,1952年5月25日出生,该公司职员,住天津市红桥区新开大街爱华里3门313号。

委托代理人赵宇,男,汉族,1977年9月10日出生,天津市北洋有限责任专利代理事务所职员,住天津市河东区津塘路156号。

上诉人周京舟、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因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行初字第12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06年6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7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周京舟的委托代理人侯力,上诉人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祁轶军、王伟艳,被上诉人天津市恒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恒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有振、赵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涉及名称为“工地照明车”的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由周京舟于2000年12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2002年8月14日被授权公告,专利权人为周京舟。针对本专利权,恒博公司于2005年5月12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1月1日进行了口头审理,恒博公司当庭确认其无效理由为: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和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2月15日作出第784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7847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恒博公司不服该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1、本专利具有实用性。2、恒博公司在口头审理时当庭提交的周京舟于2005年4月4日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恒博公司侵犯专利权的起诉书(以下简称起诉书)的形成时间早于专利复审委员会要求恒博公司和周京舟进行证据交换及陈述意见的时间,该起诉书显然不具有新证据的属性,恒博公司在无效程序中延迟提交该证据只能承担不利的后果。然而,该起诉书却是不争的法律事实,该法律事实使得无效程序启动,并最终导致专利复审委员会具体行政行为的产生以及本诉的发生。将《工程机械》期刊所刊登的广告与起诉书中所述文字结合,不难看出广告中的真实内容,二者指向一致,即均指向以本专利技术方案制造出来的产品,具有同一性。我国广告法颁布后要求做广告必须有现成的产品,因此,从法律意义上刊登广告后则意味着产品已处于公开销售的状态。而公开销售是使用公开的一种形式,即技术方案处于一种不特定公众只要愿意都能够了解、看到的状态。由于以本专利技术生产的照明车以广告的形式在《工程机械》期刊上刊登发布,该时间早于本专利申请日,导致本专利的技术方案以产品的形式公开使用和销售,因此,使得本专利权利要求1—3的新颖性受到破坏并丧失。3、由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3已丧失新颖性,因此,对本专利是否具有创造性无需进行评判。

综上所述,第7847号决定对本专利新颖性的认定错误,导致第7847号决定结论错误,应当依法撤销。故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第7847号决定;(二)第00265350.8号“工地照明车”实用新型专利权全部无效。

周京舟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维持第7847号决定。其理由为,原审判决对证据的认定错误:1、原审判决对起诉书能否作为无效证据的认定是错误的。恒博公司在无效案件口审前从未将起诉书作为证据使用,而是将其作为启动无效程序的必要文书。2、证据3《工程机械》期刊中只有工地照明车的相关文字描述,没有记载任何有关的技术方案,不能证明该证据与本专利之间的关联性。

专利复审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维持第7847号决定。其理由为:第一,恒博公司提出无效请求时以附件形式提交了起诉书的复印件,但并未以该起诉书作为证明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的证据加以使用,而是作为程序文件提供给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二,该起诉书不能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处于公开使用或者公开销售状态下的事实;第三,该起诉书与证据3之间缺乏关联性。恒博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周京舟于2000年12月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名称为“工地照明车”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该申请于2002年8月14日被公告授权,专利号为00265350.8,专利权人为周京舟。该专利授权公告文本载明的权利要求如下:

“1、一种工地照明车,包括照明车底盘,底盘下的轮子,底盘上的升降装置和照明装置,其特征是升降装置是由滑轮5个,钢丝绳1条,升降管3节,底盘管1节和绞盘组成,其中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2节升降管内两端上,两个滑轮分别固定在第3节升降管内两端上,另一滑轮固定在底盘管上外侧,绞盘固定在底盘管上,钢丝绳一端固定在第一节升降管上,中间通过固定在第二节升降管上的滑轮、第三节升降管上的滑轮和底盘管上的滑轮后,其另一端固定在绞盘上,绞盘轴上安装有棘轮及摩擦片。

2、按照权利要求1所述的工地照明车,其特征是滑轮上安装有升降保护装置,该装置由滑轮、拉簧、齿片和滑轮架组成,滑轮通过滑轮轴安装在升降管上固定的滑轮架上的长孔内,齿片的一端铰接在滑轮轴上,另一端上开有一个长条孔,该孔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上,拉簧套在滑轮架上固定的销轴和滑轮轴的端部。

3、按照权利要求1或2所述的工地照明车,其特征是该照明车安装有防倒自锁装置,其中带有固定销的支撑架的一端与小固定架铰接,固定锁盘与大固定架铰接,其铰接点与圆心有一偏心距,小固定架、大固定架、挡板与车底盘固定连接。”

针对上述专利权,恒博公司于2005年5月12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并提交了以下证据:

附件1:公开号为特开平10-144109号的日本专利公开特许公报;

附件2: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机械设计基础》版权页及第491页的复印件。

2005年6月3日,恒博公司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下列补充证据:

附件3:《工程机械》2000年7月—11月的复印件共10页,所对应的年份为2000年7月至11月。在上述期刊的广告页中,有名称为照明车的广告,型号分别为PB420G、PB440G、PB442G、PB1200G,功率分别为800W、1600W、2000W。广告主为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5年11月1日进行了口头审理,恒博公司在口头审理中当庭确认其无效理由为: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和第四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在口头审理中,恒博公司当庭提交了起诉书,在起诉书中有如下表述:“原告设计的工地照明车于1997年试生产,2000年12月12日申请专利,2002年8月14日被授予专利权。在原告申请专利前后,原告将其设计的工地照明车在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投产,销售情况良好。2003年4月,被告从蓝通工程机械(天津)有限公司购买了PB440G和PB1300G两种型号的工地照明车进行仿制和销售……”。恒博公司认为该起诉书与证据3构成了一个证据链,证明被请求人在申请日之前已经公开销售本专利产品的事实,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新颖性。

2005年12月15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7847号决定,认为:(一)关于本专利的实用性。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要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而言,能够制造和使用,具有再现性,没有违背自然规律,且可以产生积极效果,故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的规定。(二)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按照说明书所记载的内容,不需要付出创造性劳动,就能够再现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解决其技术问题,实现其发明目的并产生预期的技术效果,因此,本专利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第三款。(三)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本专利权利要求1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四)关于本专利的新颖性。虽然恒博公司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作为附件提交了起诉书的复印件,但并未以此作为说明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的证据而加以使用;在口头审理时,恒博公司当庭提交的作为破坏新颖性的证据的起诉书属于新证据,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及《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1节的有关规定,对此证据不予考虑。即使接受此证据,由于其不能证明公开销售的事实,因此,不能证明本专利在申请日之前已经处于公开状态下。证据3仅能够反映出一种工地照明车的某些外部结构特征,而未公开其内部结构,因此,仅依据证据3不能认定销售广告中的产品就是本专利所要求保护的工地照明车,仅凭证据3尚不能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3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已经在申请日前处于公开使用或销售状态下的事实,故对恒博公司所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备新颖性的主张不予支持。(五)关于本专利的创造性。本专利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技术方案具备实质性特点和进步,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所规定的创造性。综上,专利复审委员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

以上事实,有第7847号决定、公开号为特开平10-144109号的日本专利公开特许公报、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机械设计基础》版权页及第491页的复印件、《工程机械》2000年7月-11月的复印件共10页、起诉书复印件、本专利权利要求书及说明书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新颖性是指在申请日以前没有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国内外出版物上公开发表过、在国内公开使用过或者以其他方式为公众所知,也没有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由他人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且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中。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恒博公司在无效程序口头审理过程中提交的起诉书能否被接受以及起诉书与证据3组合能否证明依照本专利技术生产的产品已经于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

首先,根据《审查指南》的相关规定,对请求人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后提交的用于证明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未举证主张的具体事实的新证据,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考虑。由此可以认为,请求人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举证主张的具体事实,请求人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后提交其他证据用于证明同一具体事实,并未禁止专利复审委员会对该证据予以认可。本案中,恒博公司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提交的证据3用于证明依照本专利技术生产的产品已经于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在口头审理期间,恒博公司提交起诉书用于补强证据3,证明的是同样的具体事实,因此,起诉书可以予以认定。专利复审委员会和周京舟关于起诉书不应予以认定的上诉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虽然恒博公司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一个月内未将起诉书作为证据提交,专利复审委员会亦未将其作为证据予以交换,但是,恒博公司在口头审理期间明确将其与证据3结合评价本专利的新颖性,专利复审委员会也就起诉书组织恒博公司和周京舟进行了充分的辩论,而且起诉书是周京舟在另一案中起诉恒博公司专利侵权而向有关法院提交的,因此,将该起诉书作为新证据予以认定并未损害周京舟在无效宣告请求审查程序中的权利。

将《工程机械》期刊所刊登的广告与起诉书中所述文字结合,能够证明以本专利技术生产的照明车以广告的形式在《工程机械》期刊上刊登发布的时间早于本专利申请日,导致本专利技术方案以产品的形式公开销售,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有新颖性。原审法院关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具有新颖性的认定是正确的,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专利复审委员会和周京舟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千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千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负担五百元(已交纳),由周京舟负担五百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辉

代理审判员    岑宏宇

代理审判员    焦  彦

二 ○○ 六 年 八 月 八 日

书  记  员    毕  怡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