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合同> 理论前沿 > 正文   
影视委托创作合同中剧本质量之认定问题研究
添加时间:2012-12-29 14:28:02     浏览次数:1798

作者:  张道营

摘要:剧本质量不高是困扰我国影视业发展的顽疾之一,认定剧本质量的可选方法也众说纷纭,在摄制方与编剧方订立的委托创作合同中对剧本质量的认定方法进行约定是比较有效的解决方案。本文从我国编剧方势力比较弱小这一现象切入,分析了委托方认定剧本质量存在问题的三种事由,认为法律尊重缔约双方之意思自治,委托方不得滥用任意解除权。文章接着论述了双方约定认定剧本质量的四种可选方法,并对其组合运用提出了见解。接下来,笔者分别从委托方与受托方之视角阐释了解除合同后已交付剧本著作权之归属问题,并提炼出了法官在判决由剧本质量引起的诉讼时所采用的判决策略。最后,笔者期望相关各方精诚合作,共同促进我国影视产业的发展。

关键词:影视合同  剧本质量  著作权  判决策略

近年来,我国影视产业发展迅速,涌现出大量优秀的电影及电视剧作品,在满足人们精神生活享受的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2010年,国产影片票房总额为57.34亿元,新增影院313家,城市影院银幕总数突破6200块,[1] 全国生产完成并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剧目共计436部14685集。[2] 但是,我国社会公众知识产权意识仍较薄弱,市场主体运用知识产权能力不强,侵犯知识产权现象还比较突出。[3] 影视产业的发展也受到这些行业通病之制约,更严重的是其发展还受到剧本质量之影响,没有高水平剧本保障的影视业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影视产业是内容产业,而剧本水平是其内容质量的最初保障。编剧群体的创作水平不仅代表了其单个群体的水准,更是我国影视产业发展的基础,在国际传播总体上“西强我弱”的情形下,以我国时下编剧界之水准实不足与文化产业发达之国家一较长短,更不必遑论抵御好莱坞商业文化的入侵,西方价值观的输入。只喊几句口号,《功夫熊猫》并不会“滚出”中国,[4] 也不碍《阿凡达》在中国内地取得13.2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收入。[5] 而且我国的编剧基本上各自为战,整体力量很小,不可能像好莱坞编剧般可通过集体罢工来维权,某资深编剧即认为:“小作坊式生产使得我们的电视剧数量很多,质量不够。”[6] 在总体环境不能立马得到改善的情况下,通过双方委托创作合同中对剧本质量认定标准之合理约定来保护编剧权利,防止委托方滥用解除权就具有了很强的现实意义。

一、委托方认定剧本质量存在问题的事由

(一)以剧本内容不符合委托方要求为由拒绝履行相关合同义务

剧本内容的创作是非常主观化的智力创作活动,虽然剧本有原创、改编、续写之分,但不能否认受托方基于其生活感悟与艺术造诣而完成之作品的审美价值。而且委托方正是出于对受托方之信赖关系才达成合作之意向,在此情形之下,委托方不能仅以内容不符合约定而滥用委托方的任意解除权。当然,不排除影视创作实践中确实存在着剧本内容粗糙之现象,在委托方解除合同后应给予受托方适当补偿。

在北京禹风古韵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王雁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上诉案[7] 中双方约定“剧本按规定时限完成后,甲方(委托方)支付乙方(受托方)稿酬8万元”,在全部剧本改编完成后,禹风公司认为王雁改编的剧本存在质量问题,不能达到拍摄要求,未支付《协议书》约定的剩余稿酬。法院经审理后认定:鉴于王雁已完成《协议书》约定的全部剧本的改编,双方所约定8万元的支付条件已成就。

本案中双方仅约定“乙方(受托方)在为本剧改编中要保证剧本的质量”,而没有对剧本内容要达到何种标准做出约定,故在委托方无异议的情况下即应认为剧本内容已符合其要求,委托方以剧本内容质量存在问题为由而不履行相关合同义务的行为是不能得到法律保护的。

此问题还涉及到民法当中的诚信原则,在民事法律关系中当事人应互守诚信,在条件成就之时履行对待给付或其他约定之义务,而不得滥用市场之优势地位任意做出毁约之行为。《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即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此原则不仅是法律之强制要求,亦是影视业持续发展之根基所在,编剧方与影视摄制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同利益体,双方本应互相信任,彼此契合,而不是处于时时要靠法律调节的紧张关系中。

(二)对剧本体裁之争

在日常生活中区分一部影视作品是否为电视剧或电影似乎是十分容易的事,但是在剧本创作领域认定其是否为合同中约定的体裁却是无比复杂又无比重要的。现在的影视业大多由业界公司所掌控,一部影视作品的投资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如果编剧创作的剧本与合同中约定的体裁不相符,或者现在的影视技术不可能达到剧本创作的剧情拍摄之需要,这时就不宜以尊重编剧的创作自由之故来对抗委托方的任意解除权。

北京荣宝虹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李龙云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中[8] 双方即对委托剧本的体裁性质发生了争议。委托方认为:经我公司多次催促,被告超过约定时间仓促交稿,但所收到的剧本却是其它文学作品,与约定的电视连续剧体裁不符。我公司多次要求被告修改剧本均遭拒绝,由此影响了拍摄计划,给我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被告明知《荣宝斋》是电视连续剧,却把《荣宝斋》剧本按其它文学体裁进行创作,已构成严重违约。而受托方却认为:我历时一年呕心创作的《荣宝斋》剧本,不仅是我殚精竭虑的智力成果,而且达到了纪实体电视剧的新高度。我按照《创作协议》的约定,创作完成了该剧本,已经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

此问题即涉及到认定《荣宝斋》剧本是否为电视剧剧本的问题,法院在对电视剧、电视片、电视剧剧本等概念做了深入剖析后才将《荣宝斋》剧本定性为电视片,委托方不宜将其作为电视剧[MS1] 来拍摄。这就提示编剧要严守合同对剧本体裁之限定,不可随意发挥,而创作出与约定不符的剧本体裁。即使其创作有创新之处,却也违反了合同之约定,理应承担违约责任。

而且剧本的创作毕竟不同于其他没有任何束缚的文学创作形式,可以融古往今来之奇谈逸事,汇天下八方之野狐鬼怪,论帝王将相之谁主沉浮。剧本创作有着委托方的明确要求,要准备随时变动剧情以迎合摄制方之目的。这就要求编剧们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与职业道德,不能为一己之私,为了发挥自身的天纵才情,而违背委托创作合同之约定。归要结底,剧本是为影视摄制服务的,要为影视剧创作总体贡献力量,如某编剧要独创某种文学体裁,其尽可以选择另外的文学创作形式,剧本之创作不可能完全天马行空,它是一门戴着脚镣的艺术。[MS2]

(三)以剧本字数不符合约定为由不履行相关义务

剧本的字数原本是一个客观事实,却因不同行业有不同惯例而发生争议,这就要求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计算字数之标准,以免成为一方以“重大误解”为不履行相关合同义务之事由。

林海鸥诉北京晟龙天华投资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9] 中双方对剧本字数的认定出现了争议,合同中约定:创作后的剧本共30集,每集不少于18 000字(排版字数)。委托方(被告)辩称:电视剧剧本每集不含标点、空行的纯字数要在15 000字以上才能符合拍摄电视剧的要求,而原告交付的作品每集字数少于约定的18 000字,纯字数在9000字左右,且剧本在18集以后内容拼揍,不符合拍摄电视剧的要求,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而且,被告并不知悉“排版字数”的计算方法,以为“排版字数”就是“纯字数”。

关于影视剧本字数之认定标准相关部门已有明确规定,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第七条第一、二款规定:“支付基本稿酬以千字为单位,不足千字部分按千字计算。支付报酬的字数按实有正文计算,即以排印的版面每行字数乘以全部实有的行数计算。末尾排不足一行或占行题目的,按一行计算。”如果此规定不符合影视行业之惯例,双方可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以纯字数为计数标准,本规定并不具有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规定性,双方另行约定亦不会导致合同无效,此情形下法律首先尊重缔约双方之意思自治。

二、合同中双方约定认定剧本质量之可选方法

(一)委托方与受托方一致认可

合同法的核心是意思自治原则,双方意思表示一致,达成合意,在不违反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前提下,合同即有效。影视剧本创作合同作为委托合同的一种,适用委托合同中的任意解除权之规则,如该解除合同的事由是相关当事人引起,相对方不赔偿损失。在发生《合同法》第94条[10] 之规定的情形下,合同当事人行使任意解除权的不承担违约责任。

受托方保证剧本质量的是编剧,而委托方认可剧本质量的可能是负责剧本事务的员工、法定代表人、该影视剧的导演、第三方认定人等,这就要求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确认剧本质量之人选,以免发生在合同无相关约定时编剧要听从不确定人员之要求的情形。而且,受托方应注意保存委托方认可剧本质量之证据,可在委托方认可剧本质量后索要相关书面证明,以免在诉讼中处于举证不能的被动地位。

(二)委托方默认

委托创作合同是基于双方当事人的信任关系而建立的,在签订合同之前,双方一般会有基本之相互了解,或以前进行过合作,或有中间人介绍,或某编剧在业界有一定知名度。此合作关系有一定的人身依赖性,彼此间的信赖十分重要,委托方在合理期间未对剧本提出修改建议即可认定其已默认剧本质量。

双方可在合同中约定“甲方(委托方)在每次收到乙方(受托方)交付的部分或全部稿件后,须于若干天内通知乙方稿件是否通过或提出修改意见,甲方在约定期限内末通知乙方的,视甲方认可剧本质量。”此方法,可免除编剧随时修改剧本之风险,亦使双方合作更加顺畅。

(三)第三方认定剧本质量

剧本创作是极个性化的智力劳力,编剧不太可能认定其创作的剧本质量不高,而委托方则要考虑影视剧制作的方方面面,不仅要对内容有要求,还要考虑到拍摄的成本,更要考虑其能否通过相关部门之审查。在此情况下,委托方会给受托方施加诸多限制,合同当事人很可能会成为博弈与对立的双方,因此,寻求双方都认可的第三方认定剧本质量也就成为可选方案之一。

在上文提到过的北京荣宝虹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李龙云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中[11],原告提供了导演熊郁、峨嵋电影制片厂创作策划部以及作家李准、曾庆瑞、尹鸿对《荣宝斋》剧本的评述,用以证明该剧本不是电视连续剧体裁不能拍摄成电视连续剧。而被告也提出了第三方证据,著名作家舒乙读后认为:“李龙云写荣宝斋,形式上很特殊,他不写那种单纯的故事片,他写的是纪实性长篇电视剧的脚本。这反而非常吃功夫,处处都要有根有据啊。”如果双方不是在诉讼发生后将第三方对剧本质量之评定作为证据使用,而是在合同中约定由第三方认定剧本质量,可更好维护双方之利益。

为判定有关剧本质量纠纷诉讼中的法律标准,上海司法局即聘请了陆寿钧等5位著名编剧作为影视剧本司法鉴定专家,专门解决因剧本质量无标准可循而引起的司法判定难题。[12] 虽然第三方认定剧本质量也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偏差,不一定能反映普通公众的审判情趣,但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可引入此类制度,为委托方与受托方提供剧本鉴定服务。

(四)通过国家相关部门之审查

我国对影视剧剧本施行事前审核制度,对剧本质量的最终核实权掌握在广电总局手中。此事前审查机制在从源头上保证了影视剧不可能对我国现行体制带来根本性之冲击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妨害了文学艺术的创作自由,违反了《宪法》的相关规定。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四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国家对于从事教育、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和其他文化事业的公民的有益于人民的创造性工作,给以鼓励和帮助。”而《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13] 第二条规定:“国家实行电影剧本(梗概)备案和电影片审查制度。未经备案的电影剧本(梗概)不得拍摄,未经审查通过的电影片不得发行、放映、进口、出口。”《电视剧审查管理规定》[14] 第四条第一、二款规定:“国家对电视剧实行题材规划立项审查和电视剧发行许可制度。未经电视剧题材规划立项的剧目,不得投拍制作。”在广电总局相关部门规章的规定下,公民的宪法性权利反而受到了一定之限制。[MS3]

这是制度性缺陷对影视行业发展的巨大限制,在这些硬性规定下,影视剧本的内容能有重大突破的空间不足,这也是我国的影视剧本创作行业与国际相比差距甚远的原因之一。在制度变革前,影视创作合同中的双方只能通过相对合理条款之设计来维持行业的良性发展。因此,我们的相关部门一方面对影视业的发展指指点点[15] ,另一方面又希望其繁荣昌盛,实在有违文化自由创作之规律。

而实务中合同双方会约定一部分尾款,待剧本通过广电总局审核后再支付给编剧,这体现了双方共担行政审核风险的行业惯例,也是我国影视行业不得已而做出的折中选择。

上述四种认定剧本质量之方法并不是截然分开的,前两种方法较易实现,也是最常用的方法,第三种需要的成本代价比较高,而最后一种是我国特殊国情下最终认定之方法,对编剧有不公之嫌。可以组合使用此四种方法,以达到平衡双方利益之最佳效果。

三、因剧本质量问题解除合同后已交付剧本著作权之归属

(一)归委托方所有

委托创作剧本合同解除后,已交付剧本的著作权归属是一个编剧们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在编剧行业发育不完整,甚至编剧们处于弱势地位的情况下,委托方几乎会垄断已交付剧本的著作权,之后,再找其他编剧对剧本进行继续创作,委托方毫无疑问会在这两次合作中占尽优势,这是中国编剧市场生态之真实写照。

在温普林与北京奥蓬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上诉案中[16],根据涉案协议书的约定,在剧本创作的任何阶段,如协议解除,温普林已完成故事大纲、分集大纲、分场大纲等的著作权及相邻权归奥蓬扬公司所有。因此,涉案合同解除后,被上诉人奥蓬扬公司对上诉人温普林已经交付的故事大纲、分集大纲、分场大纲及15集剧本享有著作权,上诉人温普林享有其创作的涉案部分剧本的署名权。

编剧将未完成的剧本归委托人所有也是无奈之选择,我国的影视剧本市场总体上处于买方市场,一般由摄制方选定其合意的编剧进行创作,被选择的编剧在其中的谈判能力比较弱,一个未完成的剧本要找到下家是比较困难的。只要委托方支付相应的报酬,即使比约定的少,编剧方往往只能接受。

(二)归受托方所有

在双方合同中对解除合同后剧本著作权归属未做约定的,由《著作权法》调整,其第十七条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而且在将影视剧本提交广电总局审核时,委托方要提交编剧的著作权授权许可书或协议书,这就为编剧行使其权利,主要是获得报酬的权利提供了某种程度的保障。

鉴于编剧在影视业中的弱势地位及谈判能力差的现状,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向社会及行业内编剧推荐并公布了三个有关剧本交易的合同书的标准格式,以维护编剧的合法权益,[17]  其中对未完成剧本著作权的归属亦有详细约定。

四、法院对因剧本质量无相关约定所生之诉的判决策略[MS4] 

(一)对影视剧本内容质量一般不做评定

对剧本内容质量之认定需要相关专业知识,而且专家的认可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拍出有市场影响力的作品,其他因素之参与,如导演艺术水准、演员表演能力、影视公司宣传水平、观众诉求等,亦是不可缺少的。通过对相关已决案件文书之审读,笔者发现法官一般不会对剧本的内容质量做出评判,相反,法官会对剧本字数、体裁等较易认定,也不会产生太大分歧的可预见性事实进行评判。在相关案件中,合同双方当事人已经约定了评判剧本质量的标准,法官只要认定双方所举证据之证明力即可。而且,与上海市司法局那样能够聘请相关专家鉴定剧本质量的地方毕竟是少数,对剧本内容质量不做评价就成了知识产权法官的判决策略之一[MS5] 。

(二)按公平原则酌情平衡双方利益

在笔者收集到的判决书中[18],法官一般会注意双方利益之平衡,不会过于偏袒一方。他们不只单单考虑合同书中的约定,更考虑各利益方之力量对比,将法律规定背后的人文关怀与调和社会矛盾的作用发挥出来,使之不是冰冷的死法,而成为化解各方冲突的活法。即使在受托方因剧本质量不能满足委托方要求而违约的情况下,只要编剧有相关证据证明其已经交付部分或全部稿件,他们通常会拿到部分或全部报酬。法官会用《合法法》第五条规定的“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之条款来平衡双方诉求,这是弱小的中国编剧行业之福,亦是其悲哀的写照。

影视剧本质量不高是制约我国影视业发展的顽疾之一,在时下的剧本事前审核机制不能改变的情形下,编剧的创作自由确实受到极大的束缚,但这不能成为编剧界拒绝提高其专业水平与业务能力的借口,相反,这更是体现编剧们高超技艺与市场洞察力的良机之一。这就要求各方通力合作,摄制方在订立剧本委托创作合同时公正合理,编剧们在进行创作时尽可能发挥聪明才智,相关立法部门逐步废止事前审核的规定,为我国影视业之发展,为我国文化在国际上争取更多话语权创造良好的条件。

参考文献:

[1] 姜一平:《 2010年全国电影市场火热票房收入达101.72亿元》http://www.china.com.cn/info/movies/2011-01/07/content_21694315.htm 2011-6-5

[2] 《广电总局关于2010年第四季度和年度全国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颁发统计情况的通告》

http://www.chinasarft.gov.cn/articles/2011/01/21/20110121144915150566.html 2011-6-5

[3]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http://www.gov.cn/zwgk/2008-06/10/content_1012269.htm 2011-6-6

[4] 《<功夫熊猫2>遭抵制 赵半狄称好莱坞赚钱洗脑》 http://www.cnstock.com/index/gdbb/201105/1329696.htm 2011-6-10

[5] 《<阿凡达>中国票房近2亿美元 成为海外票房冠军》http://news.163.com/10/0402/19/639O0LN9000146BD.html 2011-6-10

[6] 《郑晓龙:剧本创作质量不够现状让人担忧》http://ent.163.com/11/0511/07/73ONABAP00032DGD.html 2011-6-5

[7] 王兴东: 《规范剧本合同促进影视产业发展》http://zscq.fabao365.com/info/15535/ 2011-6-6

[8]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公布三个剧本交易合同范本》http://content.caixun.com/NE/01/6u/NE016up6.shtm 2011-6-10

[9] 北京禹风古韵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王雁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上诉案       【案件字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6)二中民终字第11356号

[10] 北京荣宝虹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李龙云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

【案件字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5)一中民初字第13060号

[11] 林海鸥诉北京晟龙天华投资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

【案件字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初字第16166号

[12] 温普林与北京奥蓬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上诉案

【案件字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二中民终字第04763号

[13]《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

[14]《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1999)》

[15]《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10)》

[16] 《电视剧审查管理规定(2004)》

[17] 《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2006)》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