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侵犯著作权> 法律实务 > 正文   
王庆祥与同心出版社、长春联合图书城有限公司《爱新觉罗•溥仪日记》著作权侵权纠纷案同心出版社一审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2-12-2 18:03:48     浏览次数:1092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受本案被告同心出版社的委托,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指派本人作为被告同心出版社的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的诉讼活动。根据本案有关事实,代理人认为本案应当弄清如下问题:

(一)被告同心出版社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是谁写的日记?其著作权应当归谁享有?

(二)被告同心出版社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是否是原告的演绎作品?

(三)演绎作品的作者创造性劳动体现在哪里?其权利范围是什么?其与原作品的权利界限在哪里?

下面,本代理人逐一回答上述问题,并提出本人的下述观点:

一、被告所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是溥仪先生所写的日记,其著作权归溥仪和其继承人享有

同心出版社所出版的《溥仪十年日记》是溥仪先生对其在1956至1967年这10余年时间工作、学习、生活以及经历的事件的记录,反映了其从皇帝到公民的改造过程和心路历程,是溥仪先生的创作的作品,溥仪先生当然是其所写日记的作者。依据著作权法的有关规定,其著作权理应归溥仪及其继承人享有。

二、被告所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是溥仪先生的原创作品,不是原告的演绎作品,没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权。

被告同心出版社所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是溥仪先生从1956年-1967年间所写的日记,没有包含原告整理注释的任何内容,因此,同心出版社所出版的《溥仪10年日记》完全是溥仪先生的原创作品,不是由被告注释整理而产生的演绎作品,不会也不可能侵犯原告的著作权。

三、演绎作品作者创造性劳动体现在其“演绎”的内容,其权利范围也仅限于因其“演绎”而产生的作品,而不能及于原作品。

作品可以分为原作品和演绎作品。所谓演绎作品是指对已有作品进行改编、翻译、注释、整理而产生的作品。那么,演绎作品的独创性体现在哪里?其作者对哪部分内容享有权利?

著作权制度设立的目的就在于保护作品的独创性。由于演绎作品是在已有作品的基础上经过再创作而产生的新作品,那么已有作品就是演绎作品的源泉和基础,而已有作品是原作者创作的,因此已有作品显然不体现演绎作者的独创性。演绎作品的价值在于经过演绎作品的作者的“演绎”而产生了新的作品,因此演绎作品的独创性主要体现为演绎作品的作者所“演绎”的那部分内容,而不包括已有作品。所以,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的著作权也仅限于由“演绎”而产生的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著作权法的上述规定明确了演绎作品和原作品的权利界限。这个界限包含两个方面内容:一、著作权权属界限,即演绎作品和原作品的著作权的归谁享有。二、著作权人行使权利的界限。就权属界限而言,根据上述规定,演绎作品的作者仅仅对由其“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演绎作品享有著作权,而对原作品不享有著作权。原作品的著作权归原作品的作者享有。其实,著作权法第三十四条和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也体现了上述原则。

具体到本案,溥仪先生所写的日记,是溥仪先生对他某一历史时期工作、学习、生活、情感以及经历的事件的真实记录,是溥仪先生的原创作品。溥仪先生当然是他的日记的作者。该日记的著作权当然也只能属于溥仪和他的法定继承人,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享有该日记的著作权。对于原告而言,即便如其所述,在96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爱新觉罗.溥仪日记》的时候他曾做过注释整理工作,但那他也只能对于由其注释整理而产生的演绎作品享有著作权,对《溥仪日记》本身不享有著作权。他无权就溥仪日记本身主张权利。

四、原告混淆了原作品和演绎作品的权利界限

从原告的整个诉讼主张来看,原告显然没有准确的区分演绎作品和原作品的界限,而是错误的把《溥仪日记》这一原作品当作其演绎作品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进而也把《溥仪日记》这一原作品的著作权也当作其演绎作品著作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正是由于原告混淆了原作品和演绎作品的界限,才导致其错误的认为被告出版《溥仪10年日记》侵犯了其“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这一著作权的全部权利。

五、原告无权限制、妨碍《溥仪10年日记》的著作权人行使权利

其实,著作权法第十二条也为著作权人行使权利划定了界限。由于演绎作品是在原作品的基础上经过再创作而产生的作品,因此法律对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的权利进行了限制,即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既包含不能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人的“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等各项权利,也包含不能限制、妨碍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行使原作品的著作权。

由于原告错误的将《溥仪10年日记》当作其演绎作品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进而错误的认为凡是发表、出版《溥仪10年日记》的行为都是侵犯其著作权的行为。依照原告的逻辑,《溥仪10年日记》只能由其授权出版发行,否则就是侵权。原告的上述行为,客观上限制、妨碍了《溥仪10年日记》的著作权人对该作品著作权的行使,侵犯了该作品著作权人对该作品的“发表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

综上所述,被告同心出版社出版《溥仪10年日记》没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权,原告无权限制、妨碍该作品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因此恳请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观点,供法庭参考。

代理人:付明德

2009年6月30日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