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商业贿赂罪 串通投标罪> 裁判文书 > 正文   
陆晓明犯商业受贿罪案
添加时间:2012-11-10 8:13:19     浏览次数:922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1999)沪二中刑再终字第3号

原公诉机关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陆晓明,男,1957年4月25日生,汉族,上海市人,高中文化,原系上海油脂二厂玉兰油脂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兼驾驶员培训部经理,住本市大渡河路2031弄9号301~302室。1995年4月25日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万元;赃款人民币十万一千五百元依法没收。现羁押于上海市虹口区看守所。

辩护人:邵斌、芮传政,上海市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陆晓明犯受贿罪一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于1995年4月25日作出(1995)普刑初字第182号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陆晓明不服判决,提出申诉。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于1998年6月10日以(1998)普刑监字第3号通知,驳回申诉,维持原判。陆晓明仍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诉。经本院审查并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1998年11月6日作出(1998)沪二中刑监字第73号刑事裁定,指令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于1999年5月27日作出(1999)普刑再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陆晓明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本院于1999年6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1999年7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代理检察员刘申利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陆晓明及其辩护人邵斌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3年6月至1994年2月,原审被告人陆晓明利用担任上海油脂二厂玉兰油脂发展公司驾驶员培训部经理的职务之便,将培训部的部分培训名额分别交给王钢、徐国庆、张锦耀、钱玉明,尔后分别收受王钢的贿赂款计人民币12500元;徐国庆的贿赂款计人民币70000元;张锦耀的贿赂款计人民币15000元;钱玉明的贿赂款计人民币4000元。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王钢、徐国庆、徐银宝、张锦耀、钱玉明、薛元芬、王伟萍等人的证词及有关书证等证据证实。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陆晓明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处罚,原审在事实认定上是正确的,当时适用的法律亦无不当,陆晓明对事实部分提出的异议,无新的证据佐证,不予支持。据此,依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第四条、第五条、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二条及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维持(1995)普刑初字第182号刑事判决。

上诉人陆晓明及其辩护人对原判所认定的事实未表示异议。检察机关认为,上诉人陆晓明收受他人贿赂款的事实,不仅有行贿人的陈述,且有多名证人的证言以及查获的有关书证等证据证实,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上诉人陆晓明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计人民币10.15万元的事实清楚,各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上诉人亦供认不讳,应予以认定。

在法庭审理中,控、辩双方针对原判所适用的法律以及上诉人的主体身份等问题,当庭举证、质证和辩论,上诉人作了最后陈述。综合双方争议及各自理由,本院评判如下:

一、上诉人陆晓明认为,其系企业内部的聘用干部,非国家工作人员。

上诉人陆晓明的辩护人亦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并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下列证据:

1、上海油脂二厂副厂长吴培德、上海油脂公司政工部办事员陈月英关于上诉人陆晓明系企业内部的聘用干部,其干部履历表的审批部门为中共上海油脂二厂总支委员会的证词;

2、上海市人事局关于转发劳动人事部《吸收录用干部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沪人(1983)字第90号]关于从全民所有制单位的工人中吸收干部,须由区、县、局人事(干部)部门审批的书证;

辩护人认为,上述证据材料证明,上诉人陆晓明系企业内部的聘用干部,未经上海市人事局规定的从全民所有制单位的工人中吸收干部,须由区、县、局人事部门审批,其未列入国家行政干部编制序列,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

检察机关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下列证据:

1、上海油脂二厂的营业执照以及核发执照的通知单关于上海油脂二厂的经济性质是原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现改为国有企业的书证;

2、上海玉兰油脂发展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以及核发执照的通知单关于上海玉兰油脂发展公司的经济性质是集体(股份合作)企业的书证;

3、由上诉人陆晓明填写的1985年企业自费改革工资制度职工工资审批表、1987年企业浮动工资制度职工工资审批表、(1989年)上海市粮食局企业职工增加工资审批表、(1990年)企业职工标准工资审批表关于除1985年的审批表,上诉人陆晓明执行的工资标准是企业工人外,其余三张审批表均执行的是企业干部标准,享受了干部待遇的书证;

4、上海油脂二厂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上诉人陆晓明与上海油脂二厂法定代表人签订的劳动合同书关于企业自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后,打破了干部和工人编制上的身份界限,而上诉人陆晓明当时是以干部身份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书证;

5、1998年10月28日上海油脂公司陈月英关于上诉人陆晓明系企业管理岗位上的聘用干部的证词。

检察机关认为,上海油脂二厂是国有企业,上海玉兰油脂发展公司是集体股份合作企业。当时上诉人陆晓明已被国有企业聘为集体股份合作企业的副总经理兼驾驶员培训部经理,其已行使了干部的管理职能。而从执行的工资标准来看,其执行的是企业干部标准。故上诉人陆晓明是企业的聘用干部,具有管理职能,符合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其在任职期间收受贿赂,应以受贿罪论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陆晓明非国家工作人员的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对检察机关出示的证据真实性未表示异议,但又提出三点辩护意见:

1、上诉人陆晓明所填写的工资审批表,均属企业职工工资审批表,说明上诉人是企业职工。另外,该表格的制表单位是上海市劳动局,而非上海市人事局,更进一步证明了上诉人非国家干部;

2、上诉人与企业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未明确其具体职务,故无证据证明其系以干部身份签订;

3、不否认上诉人在企业中具有管理职权,但是,具有管理职权的人员并非均为国家工作人员。

本院认为,上诉人陆晓明于1991年6月4日填写了中共中央组织部1988年制的干部履历表,审查机关为上海油脂二厂总支委员会,且在该表中明确为聘用干部。上诉人陆晓明原为上海油脂二厂供销股的汽车驾驶员兼修理工,1984年10月至填写此表格时为汽车调度员。上海市人事局1983年7月12日沪人(1983)字第90号通知第四条明确规定:从全民所有制单位的工人中吸收干部,由区、县、局人事(干部)部门审批。上诉人陆晓明原为全民企业职工,虽曾填写过干部履历表,但不符合上海市人事局的审批规定,其企业中聘用干部的身份,不属国家干部编制序列,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陆晓明系非国家工作人员的理由成立,应予采纳。检察机关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主体身份无误的意见,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

二、上诉人陆晓明提出,法院认定其有罪的判决是在1995年4月25日作出的,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已于同年2月28日公布施行,其应适用上述决定。故认为原判适用法律不当。

辩护人提出了相同的辩护意见,并当庭宣读了《决定》第十五条规定:“本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违反公司法受贿、侵占、挪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决定》公布施行前发生的行为,公布施行后尚未处理或者正在处理的,依照刑法第九条规定的原则办理。”即依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办理。辩护人认为,陆晓明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的日期在《决定》公布生效后,依照法律规定,应当适用该《决定》。

检察机关认为,原判适用法律并无不当。理由:

1、上诉人陆晓明的受贿行为发生于1993年6月至1994年2月期间,此时《决定》尚未公布。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1995年3月24日高检发研字(1995)3号关于认真执行《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的通知第四条规定:根据《决定》第十五条的规定。《决定》没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即对于在《决定》施行前发生的违反公司法规定的行为,不适用本《决定》,本《决定》只适用于生效以后发生的这类犯罪行为;

2、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均明确规定,《决定》适用于“尚未处理或正在处理”的案件,对于已经处理的案件不能适用。陆晓明受贿一案在上述司法解释前已处理完毕,故无溯及力。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四十一号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于1995年2月28日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1995年12月25日法发(1995)23号《关于办理违反公司法受贿、侵占、挪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决定》公布施行前发生的行为,公布施行后尚未处理或者正在处理的,依照刑法第九条规定的原则办理。陆晓明的受贿行为虽然发生在《决定》公布施行之前,但在此之前,法院尚未对其作出有罪判决的处理。而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对陆晓明的判决处理是在《决定》公布施行之后,且《决定》的法定刑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轻,故上诉人陆晓明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应适用《决定》之辩护意见,于法有据,应予采纳。检察机关的意见,因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故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上诉人陆晓明于1993年6月至1994年2月被聘用上海玉兰油脂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兼驾驶员培训部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分别收受了王钢、徐国庆、张锦耀、钱玉明等人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10.15万元,其行为已触犯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第九条之规定,构成商业受贿罪,且数额巨大。原判对其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定罪量刑不当,依法应予纠正。为严肃国家法律,维护正常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第九条、第十四条、第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1999)普刑再初字第1号、(1995)普刑初字第182号刑事判决以及(1998)普刑监字第3号通知;

二、被告人陆晓明犯商业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万元;

三、追缴的赃款人民币十万一千五百元依法予以没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华山

审 判 员 孙 虹

代理审判员 陈金台

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

书 记 员 丁康威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