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擅用名称 冒用标志> 法律实务 > 正文   
天津市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和张宇与陈大千不正当竞争案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2-11-8 23:05:16     浏览次数:1747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津建保企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天津市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和张宇先生的委托,指派张冲甫律师作为本案一审阶段的代理人,代理人于开庭前详细查阅了相关证据与法律、法规,结合今天的庭审调查情况,围绕法庭总结的争议焦点,特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本案主要适用的法律、法规

《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第11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九条、第二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第九十九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条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

《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第三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四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二)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广告的经营者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代理、设计、制作、发布虚假广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 第四条规定: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包括误认为与知名商品的经营者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的,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视为足以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第六条规定: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的外国(地区)企业名称,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在商品经营中使用的自然人的姓名,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姓名”。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自然人的笔名、艺名等,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姓名”。 第七条规定: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包括将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企业名称、姓名用于商品、商品包装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第(三)项规定的“使用”。 第八条规定:经营者具有下列行为之一,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一)对商品作片面的宣传或者对比的;(三)以歧义性语言或者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进行商品宣传的。

我国《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九十九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法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享有名称权。企业法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有权使用、依法转让自己的名称。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法人的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适用前款规定。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二、本案的原告、被告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主体资格

反不正当竞争法是保护经营者的法律,反不正当竞争法通过保护经营者诚实的商业活动,维护市场竞争秩序,间接保护消费者。《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

本案被告陈大千虽然未取得营业执照,但其通过杂志、网络等方式为推销其商品进行了宣传活动,广告中表明了商品生产者、提供者的身份,并留有商品定购电话,被告陈大千提供的证据7表明陈大千“多次捐赠《财神像》等彩塑作品”,被告大观收藏文化研究所下属的《收藏界》杂志在其主编高玉涛的《“泥人张”彩塑传奇》文章中也承认“他(陈大千)塑造的高达一米多的大型财神组像被北京银行总部、北京银行天津分行及天津船业集团总部陈列于其办公楼大厅中央招财纳宝。”由此可见,被告陈大千属于在市场上为商业目的从事商业性活动的主体;被告大观收藏文化研究所及其下属的《收藏》杂志为在中国市场上进行艺术品收藏、经营相关活动的经营者,又当庭承认《收藏》杂志中夹带的《财神像》的订购电话是其单位经营电话,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被告大盈九州公司拥有的网站大量刊登商业广告。三被告均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

本案原告也是经营者。《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 第三十一条规定:个人独资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投资人应当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规定:“依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私营独资企业、合伙组织属于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这一司法解释,明确了个人独资企业具有独立的诉讼主体地位。个人独资企业作为一种特殊的市场主体,投资人对其享有完全的支配权。尽管个人独资企业具有相对独立的民事主体的法律地位,但同时其独立性又受到一定的限制。在本案中,被告既侵犯了原告泥人张绘塑老作坊的企业名称权,同时又侵犯了企业投资人原告张宇先生的姓名权,所以,我们认为两个原告共同参与本案诉讼既有利于案件的调查,又有利于保护权利人的合法利益。

三、原告泥人张绘塑老作坊依法享有“泥人张”字号的使用权

依据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原告依法享有“泥人张”字号的使用权。1998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1996)高知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张氏家族中从事彩塑创作人员与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应共同享有“泥人张”这一知名彩塑艺术品特有名称的专有权。其中彩塑工作室的专有权性质为国家所有,单位持有,未经张氏家族中权利人的同意,不得改变性质。因知名彩塑艺术品的特有名称、商标和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均具有区别企业和商品之功能,在‘泥人张’名称的专有权人非单一主体的情况下,若双方未能就如何共同使用达成一致意见,应将‘泥人张’与有权在其创作的彩塑艺术品上使用的单位名称或创作者的个人名称同时使用,以达到双方既共同享有使用‘泥人张’的权利,同时又将双方各自创作的艺术品相区别的目的,双方经有关部门核准,在企事业机构名称中亦应将‘泥人张’仅作为部分内容使用,以示区别。”故此,判决书第三条判定:“张明山后代中从事彩塑创作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有权在其创作的艺术品上使用‘泥人张’名称,但必须与个人姓名或单位名称同时使用。”第四条判定:“张明山后代从事彩塑创作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经有关部门核准均有权将‘泥人张’名称作为企业或机构名称的部分内容使用。” 第六条判定:“张明山后代从事泥塑创作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未经协商一致,不得将‘泥人张’名称转让和许可他人使用。”判决确认了这一知名彩塑艺术品特有名称的专有权。其中,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是全额预算拨款单位,其专有权性质为国家所有,单位持有,单位使用时必须与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之单位名称同时使用。未经与张明山后代从事泥塑创作的人员协商一致,该单位不得将“泥人张”名称转让和许可他人使用。

四、被告侵犯了原告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的企业名称权

被告冒用“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称号推销商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的企业名称权。被告虽然抗辩说并未在《财神像》等彩塑作品上刻有“天津泥人张第六代传人陈大千”字样,但被告当庭承认曾用“天津泥人张第六代传人陈大千”名义对该作品进行过简介,因此,应当认定被告陈大千已经实际使用了“泥人张”的专用名称。《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了法人享有名称权,其他人不得盗用、假冒。企业名称及其字号(字号是企业名称的核心)是区别不同市场主体和商品的商业标识。企业的知名度决定着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地位。知名度高的企业生产的产品,与其他企业、个人生产的同类产品比较,市场占有率高。任何人想通过使用他人企业名称获得商业利益,必须经过名称权人的同意,否则即构成对名称权人的侵权。当字号只有一种含义时,即使仅仅擅自使用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也足以造成消费者误认或者混淆市场主体,从而侵害相关企业的名称权。且企业的知名度是凭借企业产品的质量来赢取的。侵权人利用他人的知名度进行不正当竞争不需更大的投入便可坐享其成,被告真正用意不在于宣传泥人张传人,而在于推销其商品。被告行为损害了竞争对手,具有“傍名牌”、“搭便车”的明显恶意。不仅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还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五、被告侵犯了原告张宇的姓名权

目前,真正的“泥人张第六代传人”只有原告张宇先生一人。正像“毛主席的孙子”的指向只有毛新宇将军一样,“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目前的唯一指向也只有张宇先生一人。被告陈大千在凤凰网《凤凰城市会客厅》栏目中,在列举了泥人张自张明山到张乃英等前五代传人后,直接将自己标榜为“泥人张第六代传人”,被告此举,直接侵犯了原告张宇的姓名权。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认定:“在张明山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内,张氏家族中从事彩塑行业的后代在自己创作的艺术品上一般均以“泥人张第×代”和自己的姓名而署名。”判决还认定了泥人张的前四代传人:“张明山为泥人张彩塑创始人。张明山的彩塑人物,善于细致入微地刻画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并注意以彩塑技艺表现人物的心理,逐渐形成泥人张艺术的独特风格。张明山之子张玉亭、张华棠承袭了其父彩塑技艺风格,又有创新,善于从动态中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为泥人张第二代传人。张明山之孙张景禧、张景福、张景祜为泥人张第三代传人。张景禧、张景福、张景祜之子张铭、张钺、张镇、张锠等又分别继承发展和创新了前辈的彩塑技艺风格,成为泥人张第四代传人。” 第五代传人之一是原告的父亲张乃英,其在异常艰苦的历史条件下毅然坚持进行泥人张艺术创作与革新,现已传承到第六代张宇。

一种家族技艺的传承人,一般都由有血缘关系或姻缘关系的后代构成,整个社会是有固定的认定标准的。泥人张彩塑的世代薪火相传,传道方式有家传、带徒等两种主要方式。泥人张的传人,必须具备文化水平,美术知识,艺术追求和艺术悟性等综合素质。绝不是随便哪一个曾经向泥人张传人学习过或当过学徒的人都能符合传人标准的。被告陈大千提交的《一九五九年成立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以来培养弟子情况》的证据中也只是承认陈大千是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杨志忠的弟子,并不能证明陈大千因此就是“泥人张第六代传人”。被告陈大千提交的《泥人张全集》证据中也将泥人张家族传人的作品与泥人张弟子的作品明确分开排序、介绍也证明了传人与弟子间存在着质的区别。2007年6月,真正的“泥人张第六代传人”张宇先生被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荣誉称号。天津市政府公布的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第2项泥人张彩塑的申报地区或单位中明确列明持有人是天津市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和张氏传人,第14项风筝魏风筝的申报地区或单位中也明确列明持有人是南开区魏氏传人,这表明了政府对只有血缘关系才构成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宗传人的态度。1959年6月19日,中共天津市文化局党组关于招收泥人制作学员的请示报告中写道:“为了继承和发展泥人制作艺术,培养第二代,我局艺术博物馆准备筹建一个“泥人张彩塑坊”。 1959年6月26日,中共天津市文化局党组请示成立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的请示报告中写道:“为了有计划有目的的培养泥塑第二代,拟将天津市原有泥人张工作室两处合并成立”天津市泥人张彩塑坊。”原天津市文化局局长张映雪在1993年1月出版的《天津文化史料》第四辑《纪念泥人张创始人张明山诞生一百六十周年专辑》中的的《源远流长,熠熠生辉》文章中写道“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的中青年一代已逐渐成长起来……这是年轻一代对泥人张一二代遗产学习和继承的显著成果。”(见被告陈大千提供证据第四类第2号,第53页)以上证据说明,党和政府对泥人张传人系列和泥人张彩塑工作室职工的师徒间传承系列是有着明确区分的,对国有的泥人张彩塑工作室职工而言,其师徒间应有自己独立的传承顺序,泥人张彩塑工作室职工只能说自己是泥人张彩塑工作室老师某某的弟子,不得冒充为“天津泥人张第×代传人”。否则,被告陈大千的弟子也可以宣称自己是“天津泥人张第7代传人”,陈大千的弟子的弟子也可以宣称自己是“天津泥人张第8代传人”,可以设想,全国将一下子冒出成千上万个“天津泥人张第6代(或第7代)传人”,可是,他们与真正的“天津泥人张第6代传人”却无丝毫关联,这不仅将严重侵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也将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损害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有违我国加入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庄严承诺。

泥人张历代传人都广收学徒,弘扬这一艺术奇葩,培养出了一大批著名的泥人张弟子,像郑于鹤、李浩华等彩塑名家,但他们从不到处炫耀、宣扬自己是泥人张第几代传人。他们只是以“泥人张”的弟子自称。华夏在《郑于鹤的泥人世界》专著前言中写道:“三十多年以前,郑于鹤在师从”泥人张“第三代张景祜先生之后,渐次以新的民间彩塑艺术著称,成为有口皆碑的解除彩塑艺术家。”脚踏实地、勇于创新才是真正艺术大师的成功之路和艺术风骨,他们是不需要靠妄称自己是泥人张第几代传人来沽名钓誉的。

六、被告的一系列行为构成虚假宣传

广告宣传不能产生误导性,经营者在进行广告宣传时应当对一般消费者对该广告宣传的普遍理解予以足够的注意,即,应当注意该广告宣传是否可能对一般消费者产生误导。尤其是在其广告宣传涉及他人的企业名称、个人身份时,应当对相关事实作全面、客观的介绍,并采取适当措施避免使消费者产生歧义或者误认。“泥人张”这一称号对特定彩塑产品在生产、销售过程中,有着宣传作品正宗、传统、知名及作品质量优良等作用,使用“泥人张”这一称号会给使用者带来经济利益。被告的“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的宣传,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和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足以造成消费者对该商品的来源和制作人的混淆以及张明山后代传人的身份的误认——张氏正宗传人亲自制作的作品,使经营者由此得到不正当利益或者竞争优势。在广告中,被告还大肆吹嘘、推销自己的所谓具有“历史性的突破”的铜彩塑,并在产品广告中标有其作品的订购电话,直接导致了原告企业经营额的下降。侵权者与被侵权者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使用行为足以使相关公众将使用人提供的商品误认为是被侵权人的商品;对经营者造成了直接损害。

被告陈大千在《城市会客厅》栏目中,在列举了泥人张自张明山到张乃英等前五代传人后,直接将自己标榜为“泥人张第六代传人”进行虚假宣传;其又在《收藏》杂志中的《中国彩塑艺术的传统与创新》一文中写道:“据推算,仅泥人张第二代张玉亭一人就有近万件作品的流传。可是,现在“老泥人张”传世作品才有百余件。“泥人”不便于保存这个问题便凸显出来。这是泥塑的致命弱点。这种工艺极为落后。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精品意识在一天天地增加。故而如何使彩塑艺术品能够长期保存下去,增加其收藏价值?经过反复实践,2009年我的第一尊“铜彩塑”作品《高山仰止唯虚云》在首届工艺美术大师提名奖中获得最高奖项“特等奖”。此项技术现已申请专利。这个世纪难题终于突破了。这再一次证明铜彩塑比泥塑、陶塑具有更大的优越性,它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通过自主创新,谱写了彩塑艺术的新篇章。”文中对传统泥人张作品极尽贬低之能事,对自己大吹大擂。艺术大师徐悲鸿曾这样评价泥人张彩塑“比例之精确,骨骼之肯定与传神之微妙,据吾在北方所见美术品中,只有历代帝王像中宋太祖、太宗之像可以拟之。” 泥人张艺术风格,是写实、细腻、色彩精致和线条微妙。传统泥人张彩塑所用材料是含沙量低且无杂质的纯净胶泥,经风化、打浆、过滤,添加棉絮反复砸揉而成熟泥,软硬适度便于雕塑。这种材质的泥人具有独特的艺术美感,艺术品以金属材质替代泥陶材质并不决定着其当然具有较高的艺术品质,被告的铜彩塑除了能获取更高的售价外,我们看不出其具有何种“历史性的突破”。

七、被告的侵权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

被告侵犯原告企业名称权和姓名权的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其行为具备以下要素:侵权者与被侵权者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使用行为未征得权利人的许可,属擅自使用;权利人企业名称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使用行为足以使相关公众将使用人提供的商品误认为是被侵权人的商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泥人张”字号和企业名称权属于原告天津市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和张宇先生。“泥人张”在中国获得了相当的市场占有率和知名度,成为我国诸多消费者所熟悉的民间艺术品品牌和企业字号。原告与被告陈大千同处天津市区,两者距离较近,经营范围基本相同,被告未经权利人的许可,擅自使用知名商品“泥人张”牌专有的名称于同类产品上,造成和原告的知名商品相混淆;被告使用“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的名称,不但含有原告企业名称中字号的核心文字“泥人张”,又在泥人张历史延承的宣传中声称自己是泥人张正宗第六代传人,既侵害了真正“泥人张第六代传人”张宇先生的姓名权,也足以造成公众对张明山后代传人的身份与被告陈大千身份的混淆和误认。作为普通消费者,在购买时施以一般的注意力,显然难以将被告作品与原告知名作品加以区分。再结合被告在其招商订购广告、网站上以“泥人张第六代传人”名义所作宣传,已经足以使消费者产生混淆和误解。综上,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八、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受特殊保护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第三十二届大会于2003年10月17日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张学忠大使于12月2日在巴黎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递交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亲自签署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批准书。依照中国宪法之规定,该公约成为中国法律渊源的一部分。

天津泥人张彩塑于2006年5月20日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又被天津市政府列入天津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历史的见证和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蕴含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文化意识,体现着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和创造力。保护和利用好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继承和发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增进民族团结和维护国家统一、增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都具有重要而深远意义。应当受到整个社会的特别保护。

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第11条规定:“各缔约国应该:(a)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其领土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保护。”《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国发【2005】42号)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要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对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要制定科学的保护计划,明确有关保护的责任主体,进行有效保护。对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代表性传人,要有计划地提供资助,鼓励和支持其开展传习活动,确保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

九、被告应当承担共同侵权的连带责任

三被告共同擅自使用“泥人张”的字号,未经权利人的许可,进行虚假宣传并从而获利,抢占了原告公司的一部分销售市场,侵犯了原告公司的名称权,直接给原告公司造成了经济利益损失和商誉损失。被告擅自使用“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称号进行虚假宣传侵犯了原告张宇的姓名权,因此,被告的行为已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共同侵权主体基于共同的侵害行为及结果,决定了其责任的不可分割性,各侵权主体都应对共同的损害结果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此后侵权主体之间根据责任大小发生内部求偿关系。

我国《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该规定肯定了共同过错致人损害构成共同侵权行为的情形。共同侵权行为中的共同过错既包括共同故意也包括共同过失。

十、民事责任的承担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了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的主要方式,《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了违法者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被侵害的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泥人张绘塑老作坊经济损失额计算办法:

1. 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略);

2. 经营者的利润损失。(略)

另外,被告的擅自使用“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称号进行虚假宣传行为使不少人以为被告陈大千与原告张宇之间存在血亲或姻亲关系,给张宇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特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张宇精神赔偿费10000元。

十一 总论

对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予特别保护不仅是履行我国国际承诺的需要,更关系到我国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对于弘扬民族精神,发展民族经济,增强民族团结益莫大焉。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造者和传承人,他们肩负着时代和人民的重托。只有切实保护艺术传承人,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和创造积极性,才能有效地挽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件有影响力的手工艺品往往成为自己家乡的标志性符号,提起天津的民间彩塑艺人,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泥人张”。天津作家冯骥才的民俗散文《泥人张》中写道:“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而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泥人张的历代传人们用智慧、汗水,历经百余年的艺术实践创造了享誉海内外的知名艺术品牌,为祖国赢得了盛誉。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泥人张是一种专有名称,只有张明山后代中从事彩塑艺术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经有关部门核准有权将泥人张作为企业和机构名称的部分内容使用。然而,泥人张字号正日益受到各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侵害。本案被告陈大千虽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天津泥人张第六代传人”,但他除了能拿出自己曾师从天津泥人张工作室老师逯某和杨某学习过彩塑外,拿不出自己与泥人张家族的其他关联与传承关系,其使用“泥人张”字号进行商业经营又未经过权利人的授权,构成不正当竞争。几名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造成了原告企业的巨大经济损失和原告个人的精神损失,请法院依法判令所请。

以上律师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

天津津建保企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冲甫

2011、10、17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