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法律实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驳回 无效 行政管理> 行政管理> 法律实务 > 正文   
专利行政处理决定上诉中的证据问题
添加时间:2012-11-8 9:19:31     浏览次数:1124

【案例评析】

〖1〗一、关于专利侵权纠纷处理决定的事实和证据

昆明市知识产权局作出本案处理决定认定侵权事实的主要证据是鉴定意见书,出具该鉴定意见书的专家鉴定组组长范严生,系该鉴定组的法律专家,但其提交的专家职称证书系已过期的助理研究员的专业技术证书,不能证明其符合《云南省知识产权局组织专利保护技术鉴定工作规则(试行)》第12条第(1)项规定的法律专家的鉴定人员条件。因该鉴定意见书的鉴定人员资格不具有合法性,且鉴定结论超出了专业技术鉴定范围,作出了法律上的认定,依法不应被人民法院采纳。昆明市知识产权局在行政处理程序中也未听取各方当事人对该鉴定意见书的陈述、申辩,违背了《证据规定》第60条第(2)项之规定,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证据,因此昆明市知识产权局认定欧冠公司侵权的主要证据不足。

本案中,昆明市知识产权局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存在重大瑕疵,不符合证据的可采性要件。首先,出具鉴定意见书的一位法律专家的职称证书已经过期,不符合鉴定人员条件,属于鉴定人的主体不合格。其次,鉴定意见书是有关机构对事实、证据的真实性的鉴定,鉴定的内容可以作为法院判决所依据的证据,但本案中鉴定意见书认定被控侵权产品落入了该专利的保护范围,昆明市知识产权局没有将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进行对比,直接根据该鉴定意见书作出处理决定。该鉴定意见书对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侵权作出了法律上的判断,这种做法超出了鉴定意见书的法定鉴定范围,依法应当不予采纳。

二、关于专利侵权纠纷处理决定的行政程序

首先,专利侵权纠纷处理决定的行政程序是应当事人申请依法启动的,具有被动性、中立性的特征,专利侵权确认机构不能自行启动该程序。而本案中,昆明市知识产权局在举证期限届满后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一份《情况说明》,要求补充杨英武的授权委托书、第一次提出处理的请求书、受理通知书、送达回证等7份证据材料。一审法院接纳并在一审判决中确认了这些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解释》)第28条第(1)项的规定,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因不可抗力等正当事由可以补充提交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已经收集的证据。但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之规定,被告有正当事由要延期提交证据的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出书面申请,并经人民法院准许,才可以延期提交证据。在本案中,昆明市知识产权局并没有在10日内提出延期补充提供证据的书面申请,而是在举证期限届满后直接提交了上述7份证据材料。其逾期提交的上述7份证据材料因不符合提交证据的规定,不应予以接纳。

由于昆明市知识产权局对于受理程序缺乏充分合法的证据加以证明,因此人民法院认定昆明市知识产权局在请求书既无请求人本人签名或盖章,也无有效授权委托代理的情况下就向第三人杨英武发出受理通知书,也就是昆明市知识产权局未收到有效请求书就予以立案受理,违反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布实施的《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6条、第7条规定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应当提交请求人签名或盖章的请求书的法定程序。

其次,行政程序应当依法进行。根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9条的规定,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在立案之日起7日内将请求书及其附件送达被请求人。但本案中,昆明市知识产权局提供“谭佑”于2006年5月26日签收两份请求书的收据证明将请求书及其附件送达被请求人,但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因无“谭佑”身份证明佐证,该证据依法不能被采纳。因此,昆明市知识产权局未将合法有效的请求书送达给欧冠公司,违反法定程序。

再次,昆明市知识产权局未在口头审理前三日让各方当事人得知进行口头审理的时间和地点,违反了《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10条规定的法定程序。

本案的意义在于,技术鉴定意见书应当符合合法性要求,并且在侵权处理程序中只能作为参考,专利侵权判定机构不能仅根据技术鉴定结论作出判断,还应当将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进行对比,从而判断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专利的保护范围,是否构成侵权。专利行政部门处理侵权纠纷的程序应当合法,并且在法定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供作出决定的全部证据和法律依据。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60条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一)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

(二)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

(三)原告或者第三人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未作具体行政行为依据的证据。

《专利行政执法办法》

第6条请求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的,应当提交请求书以及所涉及专利权的专利证书复印件,并且按照被请求人的数量提供请求书副本。

必要时,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实所涉及专利权的法律状态。专利侵权纠纷涉及实用新型专利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要求请求人出具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检索报告。

第9条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在立案之日起7日内将请求书及其附件的副本通过邮寄、直接送交或者其他方式送达被请求人,要求其在收到之日起15日内提交答辩书一式两份。被请求人逾期不提交答辩书的,不影响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进行处理。

被请求人提交答辩书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在收到之日起7日内将答辩书副本通过邮寄、直接送交或者其他方式送达请求人。

第10条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可以根据案情需要决定是否进行口头审理。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决定进行口头审理的,应当至少在口头审理3日前让当事人得知进行口头审理的时间和地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的,或者未经允许中途退出的,对请求人按撤回请求处理,对被请求人按缺席处理。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